卷五百十九 列传三百六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赵尔巽|发布时间:2017-06-28 22:12:32|

◎藩部二

  ○敖汉 柰曼 巴林 紥噜特 阿噜科尔沁 翁牛特

  克什克腾 喀尔喀左翼 乌珠穆沁 浩齐特

  苏尼特 阿巴噶 阿巴哈纳尔

  敖汉部,在喜峰口外,至京师千有十里。东西距百六十里,南北距二百八十里。东柰曼,西喀喇沁,南土默特,北翁牛特。

  内紥萨克二十四部,自科尔沁、紥赉特、杜尔伯特、郭尔罗斯、喀喇沁、土默特左翼、阿噜科尔沁、翁牛特、阿巴噶、阿巴哈纳尔、四子部落、茂明安、乌喇特外,皆元太祖十五世孙达延车臣汗之裔。达延车臣汗子十一:长图噜博罗特,其嗣为敖汉、柰曼、乌珠穆沁、浩齐特、苏尼特五部;第三子巴尔苏博罗特,其嗣为土默特右翼一旗及鄂尔多斯部;第五子阿尔楚博罗特,其嗣为巴林、紥噜特二部;第六子鄂齐尔博罗特,其嗣为克什克腾部;第十一子格哷森紥紥赉尔珲台吉,其嗣为喀尔咯左翼、喀尔喀右翼二部;馀皆不著。图噜博罗特子二:长博第阿喇克,详乌珠穆沁传;次纳密克,生贝玛土谢图。子二:长岱青杜楞,号所部曰敖汉;次额森伟徵诺颜,详柰曼传。

  岱青杜楞子索诺木杜棱及塞臣卓哩克图,初皆服属于察哈尔。以林丹汗不道,天聪元年,偕柰曼部长衮楚克率属来归,诏索诺木杜棱居开原,塞臣卓哩克图还旧牧。二年,偕柰曼、巴林、紥噜特诸台吉剿察哈尔,谕勿妄杀降,严汛哨。后索诺木杜棱以私猎哈达、叶赫山罪,议夺开原地。塞臣卓哩克图卒,子旺第继为部长。八年冬,遣大臣赴硕翁科尔定诸藩牧,以紥哈苏台、囊嘉台为敖汉界。崇德元年,诏编所部佐领,设紥萨克,以旺第领之,爵多罗郡王。

  顺治元年,从入山海关,击流贼李自成。康熙十三年,请选兵随剿逆藩吴三桂,诏还牧听调。十四年,随大军剿察哈尔叛人布尔尼。十五年,徵兵赴河南,寻调荆州。越三年,凯旋。二十八年秋,诏发喜峰口仓粟赈所属贫户。三十七年冬,遣官往教之耕,曰:“朕巡幸所经,见敖汉及柰曼诸部田土甚嘉,百穀可种。如种穀多穫,则兴安岭左右无地可耕之人,就近贸籴,不须入边巿米矣。其向因种穀之地不可牧马,未曾垦耕者,今酌留草茂之处为牧地,自两不相妨。且敖汉、柰曼蒙古以捕鱼为业者众,教之以引水灌田,彼亦易从。凡有利益於蒙古者,与王、台吉等相商而行。”雍正五年,以所部灾,赐帑赈之。九年,随大军剿噶尔丹策凌。

  所部一旗,驻固尔班图尔噶山,与柰曼、翁牛特、巴林、紥噜特、喀尔喀左翼、阿噜科尔沁诸部统盟于昭乌达。爵五:紥萨克多罗郡王一;附多罗郡王一;附固山贝子二,一由贝勒降袭;镇国公一,由贝子降袭。

  是旗垦事最在先。嘉庆以后,屡申严禁。光绪十七年,金丹道匪杨悦春等纠众为乱。十月,攻贝子德克沁府踞之,戕德克沁,四出纷扰,喀喇沁、土默持、翁牛特、柰曼诸部皆被兵。胁汉人为匪,遇蒙人则杀,占官署,毁教堂,蹂躏甚惨。命直隶提督叶志超等剿之,至十二月始平。诏赈恤之,凡敖汉等五部八旗,为银十七万两有奇,全济民、蒙三十万口有奇。李鸿章会都统奎斌奏:“蒙古、客民结怨已深,一在佃种之交租,一在商贾之积欠。应更定新章,佃种蒙地者,由地方官徵收,蒙古王公派员领取;商民领取蒙古赀本贸易,或彼此赊欠致有亏折,亦应送地方官持平论断,毋稍偏倚。”此敖汉诸部蒙古、客民结隙根本所在,故鸿章等欲更张救之。二十四年,紥萨克郡王达木林达尔达克以充昭乌达盟长扰累属下,违例科派,夺盟长及紥萨克。三十一年,紥萨克郡王勒恩紥勒诺尔赞复被护卫刺死。三十三年,都统廷杰以置嗣未定,请理藩院慎择亲贤,速为承袭。宣统元年,以族人棍布札布袭。二年,分置左、右二旗,以原有紥萨克者为左旗,别授郡王色凌端噜布为右旗紥萨克。左旗有佐领三十五,右旗有佐领二十。

  柰曼部,在喜峰口外,至京师千有百一十里。东西距九十五里,南北距二百二十里。东喀尔喀左翼,西敖汉,南土默特,北翁牛特。

  元太祖尝偕弟哈布图哈萨尔平柰曼部,三传至额森伟徵诺颜,即以为所部号。子衮楚克嗣,称巴图鲁台吉,服属于察哈尔。以林丹汗不道,天聪元年,偕从子鄠齐尔等率属来归,诏还旧牧。鄂齐尔以卒巡徼,斩察哈尔兵百,获牲畜百馀献,赐号和硕齐,赉甲一。八年,遣大臣赴硕翁科尔定诸藩牧,以巴克阿尔和硕、巴噶什鲁苏台为柰曼界。崇德元年,授紥萨克,爵多罗达尔汉郡王。先是,所部阿邦和硕齐从大军剿茂明安部逃贼有功,至是以宣谕朝鲜,衮楚克遣属岱都齐赍书从。遇明皮岛兵,狙击之,斩贼二,被创还,悉蒙奖赉。五年,遣属紥丹随大军征索伦,凯旋,得优赐。七年,复遣属善丹、萨尔图随征明,由黄崖口入边,下蓟州,趋山东,攻克衮州。八年,善丹来献俘,赐宴。

  顺治元年,从入山海关,击流贼李自成。康熙十四年,察哈尔布尔尼叛,紥萨克郡王紥木三应之,徙察罕郭勒,与布尔尼贼垒联声援,且遣党煽诸紥萨克。诏抚远大将军信郡王鄂紥率师讨,至达禄,布尔尼败遁,为科尔沁额驸沙津阵斩。紥木三蹙缚乞罪,特旨贷死。更优奖不附逆诸台吉,鄂齐尔由一等台吉袭紥萨克郡王爵,乌勒木济由二等台吉晋贝子,格哷尔由二等台吉晋辅国公,乌尔图纳素图由三等台吉晋一等台吉,鄂齐尔长子额尔德尼授三等台吉。二十年,诏发喜峰口仓粟赈所属贫户。雍正五年,所部歉收,赐帑赈之。九年,随大军剿噶尔丹策凌。初,柰曼与敖汉逢国家典礼及征伐事,先后偕来,位秩如一。独紥木三怀贰,遂不齿於敖汉。迨鄂齐尔重膺锡封,奉职惟谨,而荷恩亦如故焉。

  所部一旗,驻彰武台,其爵为紥萨克多罗达尔汉郡王。道光二十七年,以寿安固伦公主指配柰曼紥萨克郡王阿完都洼第紥布之子德木楚克紥布,授固伦额驸。旋袭爵职。同治四年,卒,追赐亲王衔。光绪十七年,金丹道匪之变,是部亦被扰。事平,赈恤之。有佐领五十。

  巴林部,在古北口外,至京师九百六十里。东西距二百五十一里,南北距二百三十三里。东阿噜科尔沁,西克什克腾,南翁牛特,北乌珠穆沁。

  元太祖十六世孙阿尔楚博罗特生和尔朔齐哈萨尔。子苏巴海,称达尔汉诺颜,号所部曰巴林。子巴噶巴图尔嗣。有子三:长额布格岱洪巴图鲁,次和托果尔昂哈,次色特尔。初皆服属於喀尔喀。

  天命四年,额布格岱洪巴图鲁偕喀尔喀部长遣使乞盟,允之。十一年春,以背盟私与明和,大军往讨,阵斩台吉囊努克。冬,讨紥噜特,诏分军入部境以张兵势,焚原驱哨而还。会察哈尔林丹汗掠其诸部,台吉皆奔依科尔沁。天聪二年,色特尔率子色布腾及额布格岱洪巴图鲁子色棱、和托果尔昂哈子满珠习礼等,自科尔沁来归,优赉抚辑之。三年,从征明,由养息穆河入大安口,克遵化。四年,攻昌黎,与紥噜特兵围城北。六年,从略大同、宣府边。八年五月,会兵紥木哈克征察哈尔,赐宰桑布兑山津雕鞍良马,遂由独石口征明朔州,克堡八。十月,遣大臣赴硕翁科尔定诸藩牧,以扈拉瑚琥、呼布里都、克哩叶哈达、瑚济尔阿达克为巴林界。崇德元年,选兵从征明。三年,自墙子岭入明边,树云梯攻城,台吉阿玉什属索尔古先登,克之。四年,围锦州。六年,围松山。七年,献俘,赉将弁币。

  顺治元年,从入山海关,击流贼李自成。五年,诏编所部佐领,以满珠习礼掌左翼,爵固山贝子;色布腾掌右翼,爵多罗郡王:各授紥萨克。康熙二十三年,上幸塞外,驻跸乌拉岱,两翼紥萨克率诸台吉来朝,赐冠服、弓矢、银币有差。二十八年,诏发古北口仓粟赈所属贫户。二十九年,命额驸阿喇布坦率两翼兵四百,赴葫芦郭勒侦噶勒丹。是役也,色布腾子格哷尔图、纳木紥,孙纳木达克、桑哩达、乌尔衮,暨族台吉沙克塔尔等皆从。格哷尔图尤冲锋奋击,师旋,得优赉。三十四年,以噶勒丹掠喀尔喀至巴颜乌兰,诏檄敖汉、柰曼兵赴阿喇布坦军,并命纳木达克、乌尔衮等防乌珠穆沁汛。是年所部歉收,诏发坡赖屯米赈之。三十八年,命护军统领鄂克济哈、学士苏赫纳往会紥萨克等,将现贮巴林米千石散赈。若人众米寡,再运坡赖米赈给。雍正九年,随大军剿噶勒丹策凌。二等台吉璘瞻追贼察巴罕河,护驼马;又击之於塔尔勒图、固尔班什勒诸处。叙功,晋授一等台吉。

  所部二旗:右翼驻托钵山,左翼驻阿察图拖罗海。爵四:亲王品级紥萨克多罗郡王一,紥萨克固山贝子一,附固山贝子二。光绪十七年,金丹道匪之变,贼渠李国珍扰至是部那林沟地,叶志超遣军击平之。三十三年,以是部垦地置林西县,隶赤峰直隶州。左翼有佐领十六,右翼有佐领二十六。

  紥噜特部,在喜峰口外,至京师千五百一十里。东西距百二十五里,南北距四百六十里。东科尔沁,西界阿噜科尔沁,南喀尔喀左翼,北乌珠穆沁。

  元太祖十八世孙乌巴什称伟徵诺颜,号所部曰紥噜特。子二:长巴颜达尔伊勒登,次都喇勒诺颜。巴颜达尔伊勒登子五:长忠图,传子内齐,相继称汗;次赓根;次忠嫩;次果弼尔图,次昂安。都喇勒诺颜子二:长色本,次玛尼。初皆服属於喀尔喀。

  太祖高皇帝甲寅年,内齐以其妹归我贝勒莽古尔泰;忠嫩及从弟额尔济格亦来缔姻。天命四年秋,大军征明铁岭,从。色本偕从兄巴克等随喀尔喀台吉宰赛以兵万馀助明,为我军阵擒。冬,内齐、额尔济格、额腾、鄂尔斋图、多尔济桑、阿尔斋弼登图偕喀尔卓哩克图洪巴图鲁等遣使乞盟,许之,遣大臣往莅盟。其宰桑扣肯属有来奔者,上以盟不可渝,拒弗纳。旋释色本、巴克归。八年,巴克来朝,命释其质子鄂齐尔桑与俱归。而忠喇、昂安等屡以兵掠我使赍往科尔沁之服物及马牛。上遣军征之,斩昂安,俘其众。忠嫩子桑图以孥被擒,来朝乞哀,诏归令完聚。未几,所部诸台吉复背盟,袭我使固什於汉察喇及辽河畔,掠财物。十一年,命大贝勒代善率师往讨,斩鄂尔斋图,擒巴克等凡十四台吉。师还,仍诏释归。寻为察哈尔林丹汗所掠,往依科尔沁。

  天聪二年,内齐、色本等先后率属来归。台吉喀巴海杀察哈尔台吉噶尔图,以俘七百献,赐号伟徵。三年,奉敕定随征军令。以越界驻牧自议罪,内齐、色本、玛尼及果弼尔图、巴雅尔图、岱青,请各罚驼十、马百,诏宽之,各罚马一。是年冬,随征明,入龙井关,克遵化,围其都。明兵屯城东,蒙古诸部不俟整队,骤进失利,惟色本及玛尼败敌,得优赉。五年春,诏议台吉岱青罪。先是大贝勒代善阵擒岱青子善都,往奔科尔沁。越二年归,诏留赡养。嗣从大军征明,贝勒莽古尔泰与明兵战都城东,岱青、善都遁走。又诬讦贝勒阿济格纵属杀人。至是,论罪应斩,上特宥之,夺所属人户分给莽古尔泰、阿济格。六年,内齐、色本、玛尼、喀巴海等从征察哈尔,谕奖其实心效力。寻随贝勒阿济格略明大同、宣府边。八年,由独石口进攻朔州。是年冬,遣大臣赴硕翁科尔定诸藩牧,以诺绰噶尔多布图乌鲁木为紥噜特界。崇德二年,由朝鲜进征瓦尔喀。三年,随征喀尔喀紥萨克图汗。五年春,从征索伦,赐台吉桑古尔及阿玉什、琥赖、阿尔苏瑚、岳博果等蟒服、貂裘、甲胄、弓矢。冬,以台吉肯哲赫追擒茂明安逃人功,赐号达尔汉。

  顺治元年,从入山海关,击流贼李自成。五年,诏编所部佐领。时内齐、色本卒,以内齐子尚嘉布掌左翼,色本子桑噶尔掌右翼,各授紥萨克贝勒。康熙十四年,察哈尔布尔尼叛,且阴煽诸部。二等台吉根翼什希布以不附逆,封镇国公。后停袭。二十九年,随大军征噶尔丹,二等台吉科克晋、四等台吉衮楚克色尔济额尔德尼阵殁,俱赠一等台吉,赐号达尔汉。雍正元年,所部歉收,诏发帑赈之。十一年,选兵随剿噶尔丹策凌,隶敖汉台吉罗卜藏军。

  所部二旗,左翼驻齐齐灵花拖罗海山北,右翼驻图尔山南。爵四:紥萨克多罗贝勒一,紥萨克多罗达尔汉贝勒一,附镇国公一,辅国公一。是部产硷,初禁开取。光绪二十一年,都统松寿以部议主开,奏定纳课章程,由各旗选派公正蒙员试办。三十三年,都统廷杰奏,以是部及阿噜科尔沁垦地置开鲁县,隶赤峰直隶州。是部左右翼旗各有佐领十六。

  阿噜科尔沁部,在古北口外,至京师千三百四十里。东西距百三十里,南北距四百二十里。东紥噜特,西巴林,南喀尔喀左翼,北乌珠穆沁。

  元太祖弟哈布图哈萨尔十三传至图美尼雅哈齐。子三:长奎蒙克塔斯哈喇,游牧嫩江,号嫩科尔沁;次巴衮诺颜;次布尔海,游牧呼伦贝尔。巴衮诺颜子三:长昆都伦岱青,号所部曰阿噜科尔沁,以别於嫩科尔沁。子达赉,称楚琥尔,嗣为部长;次哈贝,子巴图尔,裔不著;次诺颜泰,子四,号四子部落。布尔海裔号乌喇特,详各部传。

  阿噜科尔沁与四子部落、乌喇特、茂明安、翁牛特、阿巴噶、阿巴哈纳尔及喀尔喀内外紥萨克统号阿噜蒙古,初皆服属於察哈尔。以林丹汗不道,天聪四年,达赉暨子穆彰率属来归,命诸贝勒郊迎五里,赐宴。八年,遣大臣赴硕翁科尔定诸藩牧,以两白旗外塔拉布拉克逊岛为其部界。崇德元年,宣谕朝鲜,其部德赫拜达尔赍书从。遇明皮岛兵,狙击败之。还,得优赉。先是阿噜科尔沁设两旗,达赉、穆彰各领一。至是始并两旗为一,以穆彰领之。嗣从征朝鲜、瓦尔喀、索伦、喀尔喀,及明济南、锦州、松山、蓟州。

  顺治元年,从入山海关,击流贼李自成。叙功授紥萨克,爵固山贝子。康熙二十七年,噶尔丹侵喀尔喀,谕所部兵防苏尼特汛。二十八年,部众乏食,赐粟赈之。二十九年,二等台吉栋纽特从征噶尔丹,见贼势炽,慷慨谓众曰:“我等受恩深,若稍退,何面目见圣颜乎?”率兵三百趋前战,皆殁。三十年,赠一等台吉,世袭达尔汉号。是冬,理藩院议给所部贫户米穀。谕曰:“赏给米穀,应调蒙古驼马运送。时值隆冬,输輓殊艰,恐领米之人不能运到,必致沿边私粜,不如量米给银,到彼甚易,贫人得霑实惠。”三十五年,上亲征噶尔丹,侦贼沿克噜伦河至额哲特图哈布齐尔地,谕严防汛界。

  四十三年,遣大臣往讯盗案,宣谕紥萨克戢所部,务令无盗。四十八年,固山额驸巴特玛妻县君以属人不遵令,请献户口,谕暂遣官理,后不为例。雍正五年,赐所部贫户银。九年,从大军剿噶尔丹策凌。十三年,遣官赍银赈饥。

  所部一旗,驻牧珲图山东,隶昭乌达盟。其爵为紥萨克多罗贝勒,由固山贝子晋袭。是部亦产硷。光绪三十一年,定蒙员自办纳课章程。是部一旗,有佐领五十。

  翁牛特部,在古北口外,至京师七百六十里。东西距三百里,南北距百六十里。东阿噜科尔沁,西承德府,南喀喇沁及敖汉,北巴林及克什克腾。

  元太祖弟谔楚因,称乌真诺颜。其裔蒙克察罕诺颜。有子二:长巴颜岱洪果尔诺颜,号所部曰翁牛特,次巴泰车臣诺颜,别号喀喇齐哩克部,皆称阿噜蒙古。巴颜岱洪果尔诺颜再传至图兰,号杜棱汗。子七:长逊杜棱,次阿巴噶图珲台吉,次栋岱青,次班第伟徵,次达拉海诺木齐,次萨扬墨尔根,次本巴楚琥尔巴泰车臣诺颜。三传至努绥,子二:长噶尔玛,次诺密泰岱青。皆初服属於察哈尔。以林丹汗不道,天聪六年,逊杜棱、栋岱青暨喀喇齐哩克台吉噶尔玛率属来归。是年,上亲征察哈尔,各选兵从。林丹汗遁;复从贝勒阿济格赴大同、宣府,收察哈尔部众之窜入明边者。师旋,优赉遣归。自是其部称翁牛特,以喀喇齐哩克附之,不复冠阿噜旧称。

  七年春,栋岱青、噶尔玛来朝,班第伟徵等相继献驼马。冬,逊杜棱复率众来朝。八年,遣大臣赴硕翁科尔定诸藩牧,以扈拉瑚、琥呼布哩都为翁牛特部界。是冬,班第伟徵、达拉海诺木齐以越界游牧罪,议罚驼百、马千。诏从宽,罚十之一。复以罚奈曼部驼马命分给逊杜棱、栋岱青。崇德元年,诏编新部佐领,以逊杜棱掌右翼,爵多罗杜棱郡王;栋岱青掌左翼,子多罗达尔汉岱青,各授紥萨克。三年,喀尔喀紥萨克图汗拥众偪归化城,上亲征之,栋岱青、班第伟徵、达拉海诺木齐等以兵会侦,紥萨克图汗遁,乃还。四年,栋岱青率宰桑乌巴什、和尼齐等从大军征明。六年,围锦州、松山,设伏高桥大路及桑阿尔斋堡,遇杏山逃卒,追击之,斩获甚众。七年,叙功,赐栋岱青、噶尔玛、和尼齐等布币有差。复追议松山掘壕时,宰桑乌巴什以诵经故不亲督兵,及暮又失守望罪,论死,诏宥之。达拉海诺木齐及绰克图巴木布等复从贝勒阿巴泰征明。八年,来献俘,赐宴。

  顺治元年,从入山海关,击流贼李自成,复追叙部将噶勒嘛从征明功,赐号达尔汉。康熙十五年,以剿逆藩吴三桂,诏选兵赴河南驻防。十六年,调荆州。十八年,撤还。二十二年,以其部多盗,谕抚众及弭盗法。二十六年,上阅兵卢沟桥,命其部来朝人从观。二十七年,选兵赴苏尼特汛防御噶尔丹。三十四年,所部乏食,遣官往赈。三十五年,上亲征噶尔丹,诏徵兵五百,运中路军糈给器糒。三十六年,朔漠平,赉运粮兵银。五十六年,理藩院奏翁牛特及克什克腾诸紥萨克请令公勘地址有越界伐木者论罪,从之。雍正五年,赐银赈所属贫户。九年,随大军剿噶尔丹策凌。乾隆二十年,从征达瓦齐。

  所部二旗,右翼驻英什尔哈齐特呼朗,左翼驻紥喇峰西。爵四,紥萨克多罗杜棱郡王一,附固山贝子一,镇国公一,紥萨克多罗达尔汉岱青贝勒一。光绪十七年,金丹道匪之变,贼渠李国珍等扰是部,焚王府,踞乌丹城,即元全宁路治,实热河北路门户。叶志超遣副将潘万才等率军先克之,馀遂迎刃而解。是部二旗,蹂躏均重。事平,赈恤之。左翼有佐领二十,右翼有佐领三十八。

  克什克腾部,在古北口外,至京师八百有十里。东西距三百三十四里,南北距三百五十七里。东翁牛特及巴林,西浩齐特及察哈尔正蓝旗牧厂,南翁牛特,北乌珠穆沁。

  元太祖十六世孙鄂齐尔博罗特,再传至沙喇勒达,称墨尔根诺颜,号所部曰克什克腾。子达尔玛,有子三:长索诺木,次巴本,次图垒。服属於察哈尔。天聪八年,索诺木率属来归。崇德六年,台吉沙哩、博罗和、云敦等奉命赴董家、喜峰诸口侦明兵,俘斩甚众。顺治九年,诏编所部佐领,以索诺木领之,授紥萨克。康熙二十六年,上阅兵卢沟桥,命其部来朝人从观。二十七年,噶尔丹侵喀尔喀,诏选兵防苏尼特汛。二十九年,四等台吉穆伦噶尔弼以侦击噶尔丹功,晋一等台吉。三十五年,上亲征噶尔丹。凯旋,以其部设站兵无误驿务,赉银币。雍正五年,赐银赈其属贫户。

  所部一旗,驻牧吉拉巴斯峰,隶昭乌达盟。其爵为紥萨克一等台吉。是部垦事最早。嘉庆中,设白岔巡检治之。同治中,回匪东窜热河,设戍其地。

  又经棚当直隶多伦诺尔厅东北,商民萃处,号称蕃盛。光绪十七年,金丹道匪之变,是部曾以兵协剿乌丹城等处之匪,得捷。有佐领十。

  喀尔喀左翼部,在喜峰口外,至京师千二百有十里。东西距百二十五里,南北距二百三十里。东科尔沁,西柰曼,南土默特,北紥噜特及翁牛特。

  元太祖十六世孙格哷森札紥赉尔珲台吉居杭爱山,始号喀尔喀。有子七,部族繁衍,分东、西、中三路,以三汗掌之。其长子阿什海达尔汉诺颜。生子二:长巴颜达喇,为西路紥萨克图汗祖;次图扪达喇岱青,子硕垒乌巴什珲台吉。生子三:长俄木布额尔德尼,次杭图岱,次衮布伊勒登,皆为喀尔喀西路台吉,隶紥萨克图汗。

  康熙三年,衮布伊勒登以其汗旺舒克为同族罗卜藏台吉额璘沁所戕,部众溃,穷无依,乃越瀚海来归。先是喀尔喀中路土谢图汗下台吉本塔尔携众内附,封紥萨克亲王爵,驻牧张家口外。至是诏衮布伊勒登紥萨克多罗贝勒赐牧喜峰口外察罕和硕图,以所居地分东西,故本塔尔称喀尔喀右翼,衮布伊勒登称喀尔喀左翼。盖自国初以来,喀尔喀相继归诚,名凡三:曰旧喀尔喀,归诚最早,后编入蒙古八旗;曰内喀尔喀,即今隶内紥萨克之喀尔喀左右翼二部;曰外喀尔喀,其归诚较后,即今隶外紥萨克之喀尔喀土谢图汗、车臣汗、紥萨克图汗、赛因诺颜四部。二十九年,以额鲁特台吉噶尔丹侵喀尔喀土谢图汗、车臣汗、紥萨克图汗,所居皆被掠,先后乞降。诏衮布伊勒登备兵要汛,侦御噶尔丹。三十五年,上由克噜伦河亲征,谕其部选兵赴乌勒辉听调。噶尔丹败遁,撤兵还。雍正元年,所属歉收,赐帑赈之。九年,大军剿噶尔丹策凌,选兵赴归化城驻防。寻以护外紥萨克游牧,移驻克噜伦河。乾隆初撤之。

  所部一旗,驻察罕和硕图。其爵为紥萨克多罗贝勒。有佐领一。是部与敖汉、柰曼、巴林、翁牛特、紥噜特、喀尔喀左翼、阿噜科尔沁七部十一旗,统盟於卓索图。道光末筹海防,咸丰中剿粤匪,皆徵其兵。至同治初,科尔沁亲王僧格林沁阵亡,乃撤归。清代蒙古留京王公,以是盟与哲里木、卓索图为多,大都额驸子孙。锡林郭勒、乌察布、伊克昭三盟则鲜见焉。

  乌珠穆沁部,在古北口外,至京师千一百六十三里。东西距三百六十里,南北距四百二十五里。东索伦,西浩齐特,南巴林,北瀚海。

  元太祖十六世孙图噜博罗特由杭爱山徙牧瀚海南,子博第阿喇克继之。有子三,分牧而处。长库登汗,详浩齐特部传。次库克齐图墨尔根台吉,详苏尼特部传。次翁衮都喇尔,号其部曰乌珠穆沁。子五:长绰克图,号巴图尔诺颜;次巴雅,号赛音冰图诺颜;次纳延泰,号伊勒登诺颜;次彰锦,号达尔汉诺颜。皆早卒。次多尔济,号车臣济农,与察哈尔同族,为所属。以林丹汗不道,多尔济偕绰克图子色棱徙牧瀚海北,依喀尔喀。

  天聪九年,大军收服察哈尔,多尔济偕喀尔喀部车臣汗硕垒、浩齐特部策棱伊勒登土谢图、苏尼特部叟塞巴图鲁济农、阿巴噶部都思噶尔紥萨克图巴图尔济农等表贡方物。崇德元年,命旧自察哈尔来归之伟宰桑等赍敕往谕,遂偕其使纳木浑津等至。自是贡物不绝。二年八月,台吉伊什喀布、乌喇垓增格、阿津、铿特克等来贡,赉冠服、甲胄、弓矢、布币。十一月,多尔济、色棱各率属由克噜伦来归。三年,喀尔喀紥萨克图汗拥众偪归化城,上统师亲征,多尔济、色棱以兵会侦,紥萨克图汗遁,乃还。赐贡马台吉巴甘冠服、鞓带。五年,赐来朝台吉固穆、塔布囊阿哈图等蟒服、采币。六年,诏授多尔济紥萨克和硕车臣亲王。顺治三年,诏授色棱紥萨克多罗额尔德尼贝勒。以多尔济掌左翼,色棱掌右翼。是年大军剿苏尼特部腾机思,至喀尔喀,以多尔济属达喇海乡导功,赐号达尔汉。

  康熙二十年,以所部牧邻喀尔喀,因互窃驼马,王大臣等遵旨议边汛形胜处各屯兵百许,按旗设哨,嗣后紥萨克能抚众戢盗者予叙,否则论罪。二十七年,噶尔丹侵喀尔喀,遣大臣赴乌珠穆沁宣谕紥萨克等防汛。三十年,阿巴噶台吉奔塔尔首乌珠穆沁台吉车根等叛附噶尔丹,语涉紥萨克王素达尼妻。命大臣往勘,得车根等私给噶尔丹驼马,又令部校阿尔塔等往通信状,罪应死。素达尼妻预知,应削封号、夺所属人户。素达尼已故,应除爵。议上,诏治车根等罪,免夺人户。素达尼未预谋,免除爵,袭如初。三十一年,素达尼弟协理台吉乌达喇希妻以乌达喇希证车根等从逆状,乞予叙。理藩院议乌达喇希故,应赠辅国公,令子衮布紥侦袭,从之。后停袭。三十四年,噶尔丹复侵喀尔喀,诏所部选兵驻汛。三十五年,侦噶尔丹至额哲特图,哈卜济尔赴乌尔辉听调。是年,上亲征噶尔丹还,赐坐塘诸弁兵银。五十五年,选兵随大军防御策妄阿喇布坦。雍正九年,议剿噶尔丹策凌,诏徵乌珠穆沁西各紥萨克兵三千驻乌喇特汛防四十九旗游牧,复谕乌珠穆沁别以兵驻克噜伦河。十年,移驻达哩刚爱。十三年,撤还。乾隆十二年,诏嘉两翼紥萨克,值所属灾,赡贫户二万馀,王贝勒以下各赐俸半年,无俸台吉俱赐币有差。

  所部二旗:右翼驻巴克苏尔哈台山,左翼驻魁苏陀罗海,与浩齐特、苏尼特、阿巴噶、阿巴哈纳尔诸部统盟於锡林郭勒。爵四:紥萨克和硕车臣亲王一,附镇国公一,辅国公一,紥萨克多罗额尔德尼贝勒一。左旗紥萨克贝勒色楞传至达克丹都克雅紥布。咸丰十年,以报效军需驼马,予郡王衔。是部左翼有固尔班泊,产盐,由巴林桥乌丹城运售内地,西出围场,分销承德、丰、滦各属;东出建平,分销建昌、朝阳各属;远者更可销至奉天突泉诸县,西南可由多伦至山西丰镇、宁远诸厅。光绪三十二年,都统廷杰奏定试办蒙盐章程。宣统二年,度支部尚书载泽奏定山西蒙盐办法,谓东路以乌珠穆沁蒙盐为主,以苏尼特部盐附之。左翼有佐领二十一,右翼有佐领九。

  浩齐特部,在独石口外,至京师千八百一十五里。东西距百七十里,南北距三百七十五里。东及北乌珠穆沁,西阿巴噶,南克什克腾。

  元太祖十六世孙图噜博罗特,再传至库登汗,号其部曰浩齐特。库登汗孙德格类,号额尔德尼珲台吉。子五:长奇塔特紥幹杜棱土谢图,次巴斯琫土谢图,次策凌伊勒登土谢图,次奇塔特昆杜棱额尔德尼车臣楚琥尔,次茂海墨尔根。与察哈尔同族,为所属。以林丹汗不道,徙牧瀚海北,依喀尔喀。

  天聪八年,所部台吉额琳臣及塔布囊巴特玛班第图噜齐、宰桑僧格布延彻臣乌巴什等,携户口驼马自喀尔喀内附,遣使迎宴,赉甲胄、雕鞍、蟒服、银币。额琳臣属有先附者五十三户,仍命辖之。九年,大军收服察哈尔,策凌伊勒登土谢图偕乌珠穆沁诸部长表贡方物。崇德元年,巴斯琫土谢图偕苏尼特部来贡。二年,奇塔特昆杜棱额尔德尼车臣楚琥尔子博罗特率属来归。顺治三年,诏授紥萨克多罗额尔德尼贝勒,后晋封郡王。八年,奇塔特紥幹杜棱土谢图子噶尔玛色旺携众至。十年,诏授紥萨克多罗郡王,以博罗特掌左翼,噶尔玛色旺掌右翼。

  康熙二十七年,诏发拜察储粟赈其部贫户,复命给银。三十四年,噶尔丹侵喀尔喀,诏两翼紥萨克选兵驻界侦御之。三十五年,上亲征噶尔丹,牧马郭和苏台,谕偕苏尼特、阿巴哈纳尔部长董牧务。凯旋,两翼紥萨克率台吉等欢迎道左,谕奖饲秣得宜,并优赉监牧及修道凿井诸弁兵。五十四年,所部歉收,以唐三营储粟赈之,并遣官往教之渔。雍正九年,大军剿噶尔丹策凌,诏选兵分驻克噜伦河。十年,移驻达哩刚爱。十三年,撤还。

  所部二旗:左翼驻特古哩克呼都克瑚钦,右翼驻乌默赫塞哩,隶锡林郭勒盟。爵二:紥萨克多罗额尔德尼郡王一,紥萨克多罗郡王一。是部左右翼有佐领各五。

  苏尼特部,在张家口外,至京师九百六十里。东西距四百六里,南北距五百八十里。东阿巴噶,西四子部落,南察哈尔正蓝旗牧厂,北瀚海。

  元太祖十六世孙图噜博罗特,再传至库克齐图墨尔根台吉,号其部曰苏尼特。库克齐图墨尔根台吉子四:长布延珲台吉,子绰尔衮,居苏尼特西路;次布尔海楚琥尔,子塔巴海达尔汉和硕齐,居苏尼特东路。初皆服属於察哈尔。以林丹汗不道,徙牧瀚海北,依喀尔喀。

  天聪九年,绰尔衮子叟塞偕喀尔喀车臣汗硕垒遣使贡方物。崇德二年,塔巴海达尔汉和硕齐子腾机思、腾机特、莽古岱、哈尔呼喇偕台吉、伟徵等,各遣使来朝,赐朝鲜贡物。三年,台吉务善伊勒登、多尔济喀喇巴图鲁、色棱、达尔玛等从征喀尔喀紥萨克图汗,侦遁,仍还。四年春,台吉超察海、噶尔楚、瑭古特、卓特巴、什达喇、莽古思、鄂尔斋、巴图赖、额思赫尔、僧格等来朝,赉冠服、甲胄、弓矢。冬,腾机思、叟塞各率属自喀尔喀来归,入觐,献驼马。五年正月,赐叟塞、腾机思、腾机特、莽古岱、哈尔呼喇及台吉布达什希布、阿玉什、噶尔玛色棱、额尔克、辰宝、茂海、伊勒毕斯等甲胄、银币。十月,台吉乌班岱、栋果尔、鄂尔齐、博希、沙津等来贡马,赉冠服、鞍辔。六年,授腾机思紥萨克多罗郡王。七年,授叟塞紥萨克多罗杜棱郡王。以腾机思掌左翼,叟塞掌右翼。

  顺治三年,腾机思以车臣汗硕垒诱叛,率弟腾机特及台吉乌班岱、多尔济斯喀等逃喀尔喀。上遣师偕外藩军由克噜伦追剿至谔特克山及图拉河,腾机思、腾机特遁,获其孥。乌班岱、多尔济斯喀为四子部落军阵斩。师旋,以乌班岱从子讬济弗从叛,且随剿,赐所俘。五年,腾机思及腾机特悔罪乞降,诏宥死,仍袭爵如初。康熙十年,所部歉收,诏发宣化府及归化城赈粟储之,复酌给马牛羊。二十年,遣官察给两翼灾户银米。

  二十七年,噶尔丹侵喀尔喀,诏选兵二千防汛。二十九年,噶尔丹袭喀尔喀昆都伦博硕克图衮布,诏新部王以下原效力者,赴军听用。寻噶尔丹入乌珠穆沁界,谕还驻本旗要汛。三十五年,上亲征噶尔丹,诏选兵赴乌勒辉听调,以牧马郭和苏台,偕浩齐特、阿巴噶、阿巴哈纳尔诸部长董牧务。凯旋,谕奖饲牧得宜,并优赉监牧及修道凿井诸弁兵。以右翼紥萨克属旺舒克、左翼紥萨克属博罗紥布乡导功,赐号达尔汉。复诏郡王萨穆紥之第三子多尔济思喀布贝勒、博木布之长子素岱会师图拉河,缉噶尔丹。寻分右翼兵赴珠勒辉克尔阿济尔罕、左翼兵赴伊察紥罕,以不见贼踪,撤还。五十四年,灾,诏发张家口储粟并帑十万,自台吉下六万四千九百馀丁遍赡之。

  雍正元年,右翼二等台吉进达克以追捕叛贼遇害,晋赠一等台吉,命视公爵致祭。子三:长噶尔玛逊多布,封辅国公;次噶尔玛策布腾;次恭格垂穆丕勒。以随捕贼功,各晋台吉秩有差。噶尔玛逊多布爵后停袭。二年,所部灾,赐银赈之。九年,调兵屯克噜伦河,防御噶尔丹策凌。十年,有奏商都达布逊诺尔牧厂应移苏尼特汛者,上饬止之,令各居其牧。十二年,所部兵驻防达哩刚爱。十三年,撤还。乾隆十二年,以灾告饥,遣官往赈。

  所部二旗:左翼驻和林图察伯台冈,右翼驻萨敏西勒山,隶锡林郭勒盟。爵四:紥萨克多罗郡王一;附多罗贝勒一;紥萨克多罗杜棱郡王一;附辅国公一,由贝勒降袭。洎五十六年,以是部连年被旱,又特赈之。道光十三年,右翼郡王与喀尔喀亲王争界,诏察哈尔都统凯音布往勘。寻以喀尔喀灾,缓之。其地当漠南北之冲,历代由漠南用兵漠北者,多出其途。光绪末,于苏尼特右翼王府东北七十里置电报局,曰滂江,以通乌得叨林之电。是部亦产盐,西南行销山西丰宁诸厅。左翼有佐领二十,右翼有佐领十三。

  阿巴噶部,在张家口外,至京师千里。东西距二百里,南北距二百有十里。东阿巴哈纳尔,西苏尼特,南察哈尔正蓝旗牧厂,北瀚海。

  元太祖弟布格博勒格图,十七传至巴雅思瑚布尔古特。子二,长塔尔尼库同,号所部曰阿巴噶。塔尔尼库同子二:长素僧克伟徵,子额尔德尼图扪,号紥萨克图诺颜;次扬古岱卓哩克图,子多尔济,号额齐格诺颜。初称阿噜蒙古,服属於察哈尔。以林丹汗不道,徙牧瀚海北克噜伦河界,依喀尔喀车臣汗硕垒。

  天聪二年,偕喀喇沁、土默特、鄂尔多斯诸部长击察哈尔众四万於土默特之赵城,复约喀尔喀偕喀喇沁乞师问察哈尔罪。六年,台吉奇塔特楚琥尔携众五百内附。九年,大军收服察哈尔,额尔德尼图扪孙都思噶尔等附车臣汗硕垒表贡方物。崇德四年,额齐格诺颜多尔济自喀尔喀来归。时有同名多尔济者,号达尔汉诺颜,率众皆至。六年,诏授额齐格诺颜多尔济为紥萨克多罗卓哩克图郡王。顺治八年,都思噶尔自喀尔喀来归,诏授紥萨克多罗郡王。以多尔济掌左翼,都思噶尔掌右翼,遣官定牧地。康熙六年,阿巴哈纳尔部乞降,以阿巴噶牧地赐之。遣官视浩齐特、苏尼特界外水草丰美地,指给阿巴噶移牧。二十九年,噶尔丹侵喀尔喀,诏所部王以下原效力者,赴军听用。复谕偕阿巴哈纳尔供军糈,兼防新降喀尔喀掠诸内紥萨克牧产。三十一年,以台吉班第额尔德尼岱青、根敦、巴雅尔、纳木塔尔、紥木素、齐达什等导乌梁海众内附,均授二等台吉。三十五年,上亲征噶尔丹,牧马郭和苏台,谕偕浩齐特、苏尼特、阿巴哈纳尔诸部长董牧务。凯旋,谕奖饲牧得宜,并优赉监牧及修道凿井诸弁兵。复以所部达济桑阿乡导功,赐号达尔汉。三十六年,王、贝子、台吉等朝正,请备马从军,慰令各归所部。时有二等台吉图把紥布色臣楚琥尔者,年八十八,谕嘉其奋志报效,优赉之。五十四年,以灾歉收,诏发唐三营储粟赈之,复赐无产台吉牧牲。雍正二年,遣官赍银赈所部贫户。九年,大军剿噶尔丹策凌,徵兵驻达哩刚爱。十三年,撤还。乾隆十一年,旱灾,赈之。五十四年,紥萨克卓里克图郡王喇特纳什第以事夺紥萨克,予其弟巴勒丹僧格一等台吉紥萨克。

  所部二旗,左翼驻科布尔塞哩,右翼驻巴颜额伦。爵五:紥萨克多罗郡王一;紥萨克一等台吉一;附多罗卓里克图郡王一;固山达尔汉贝子一;辅国达尔汉公一,由贝子降袭。右翼紥萨克巴勒丹僧格三传至杜噶尔布木。咸丰七年,以报效军需,予镇国公衔。是部左右翼有佐领各十一。

  阿巴哈纳尔部,在张家口外,至京师千五十里。东西距百八十里,南北距四百三十六里。东浩齐特,西阿巴噶,南察哈尔正蓝旗牧厂,北瀚海。

  元太祖弟布格博勒格图,十八传至诺密特默克图,号所部曰阿巴哈纳尔。再传至多尔济伊勒登。子二:长色棱墨尔根,次栋伊思喇布。初称阿噜蒙古,依喀尔喀车臣汗硕垒。驻牧克噜伦河界,其地在瀚海北。

  崇德七年,有和硕泰者,台吉达喇务巴三察属也,携孥内附。嗣托克托伊达噜噶、达赖等至,皆优养之。康熙元年,台吉阿喇纳、噶尔玛,宰桑固英等越瀚海南牧绰诺陀罗海近内汛。三年,色棱墨尔根复如之。守臣以闻,上知为喀尔喀所胁,宥罪遣归。因谕喀尔喀以噶尔拜、瀚海为牧界,继此有越者留勿遣。四年,喀尔喀复违谕,令阿巴哈纳尔台吉牧瀚海南。栋伊思喇布弗之从。寻偕台吉阿喇纳、噶尔玛等率众来归,诏授紥萨克固山贝子。阿喇纳、噶尔玛以各携丁七百馀,均授一等台吉。五年,色棱墨尔根亦来归。六年,诏授紥萨克多罗贝勒,遣官指示阿巴噶部移牧他所,以旧牧地给阿巴哈纳尔。色棱墨尔根掌左翼,栋伊思喇布掌右翼。二十七年,噶尔丹侵喀尔喀,哲卜尊丹巴呼图克图奔赴内汛,所部班第岱青、车凌岱青奉诏督兵二百往护,复选兵千三百由瀚海侦噶尔丹。先是色棱墨尔根、栋伊思喇布来归,阿巴哈纳尔诸台吉有留居喀尔喀者,至是随哲卜尊丹巴呼图克图、额尔德尼台吉纳木紥勒等至,曰根敦额尔克,曰阿海乌巴什,曰伊克岱青,曰额尔克乌巴什,挈属户千馀,诏纳之。二十九年,噶尔丹复侵喀尔喀,至乌勒札河,所部选兵四千,从大军迎击。复以所部索诺木伊噜尔图乡导功,赐号达尔汉。五十四年,以灾歉收,诏发唐三营储粟赈之,复赐无产台吉牲牧。雍正二年,遣官赍银赈所部贫户。九年,大军剿噶尔丹策凌,檄兵驻达哩刚爱。十三年,撤还。

  所部二旗:右翼驻昌图山,左翼驻乌勒扈陀罗海。爵二:紥萨克多罗贝勒一,紥萨克固山贝子一。紥萨克贝子栋伊思喇布十传至东林多尔济。宣统元年,以报效军需,赐郡王衔,世袭贝勒。左翼有佐领九,右翼有佐领七。

  是部与乌珠穆沁、浩齐特、苏尼特、阿巴噶四部合为十旗,统盟於锡林郭勒。於内紥萨克东四盟中距京稍远,风气独守旧,迄清季无招垦之事。察哈尔都统行文令办新政,其盟覆文颇不逊。咸丰中,尝徵其兵备防,旋以不得力,撤之。同治中,以回匪东窜,徵其盟驼只济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