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百二十一 列传三百八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赵尔巽|发布时间:2017-06-28 22:13:26|

◎藩部四

  ○喀尔喀土谢图汗部 喀尔喀车臣汗部 喀尔喀赛因诺颜部 喀尔喀紥萨克图汗部

  土谢图汗部,称喀尔喀后路,至京师二千八百馀里。东界肯特山,西界翁吉河,南界瀚海,北界楚库河。

  元太祖十一世孙达延车臣汗,游牧瀚海北杭爱山界。子十一,格哷森紥紥赉尔珲台吉其季也。兄图噜博罗特、巴尔苏博罗特、阿尔楚博罗特、鄂齐尔博罗特等,由瀚海南徙近边,为内紥萨克敖汉、柰曼、巴林、紥噜特、克什克腾、乌珠穆沁、浩齐特、苏尼特、鄂尔多斯九部祖,详各传。独所部号喀尔喀,留故土,析众万馀为七旗,授子七人领之,分左、右翼。其掌左翼者,为第三子诺诺和及第五子阿敏都喇勒。诺诺和号伟徵诺颜,子五:长阿巴岱,号斡齐赖赛因汗;次阿布瑚,号墨尔根诺颜,徙牧图拉河界,今土谢图汗部二十紥萨克皆其裔。阿巴岱子二:长锡布固泰,号鄂尔斋图珲台吉,为紥萨克贝子锡布推哈坦巴图尔、辅国公巴海、台吉车凌紥布、青多尔济四旗祖;次额列克,号墨尔根汗,为土谢图汗察珲多尔济、紥萨克郡王噶勒丹多尔济、贝勒西第什哩、车木楚克纳木紥勒、辅国公车凌巴勒、三达克多尔济、台吉巴朗、班珠尔多尔济、辰丕勒多尔济、朋素克喇布坦十旗祖。阿布瑚子三:长昂噶海,继墨尔根诺颜号,为紥萨克郡王固噜什喜,台吉车凌、开木楚克、成衮紥布、逊笃布五旗祖;次喇瑚里,号达赖诺颜,为紥萨克台吉礼塔尔一旗祖;次图蒙肯,号昆都伦诺颜。初喀尔喀无汗号,自阿巴岱赴唐古特谒达赖喇嘛迎经典归,为众所服,以汗称。子额列克继之,号墨尔根汗。额列克子三:长衮布,始号土谢图汗,与其族车臣汗硕垒、紥萨克图汗素巴第同时称“三汗”。

  崇德二年,衮布偕硕垒上书通好。三年,遣使贡驼、马、貂皮、雕翎及俄罗斯鸟枪,命喀尔喀三汗岁献白驼一、白马八,谓之“九白”之贡,以为常。

  顺治三年,苏尼特部长腾机思叛逃,豫亲王多铎率师追剿,至紥济布喇克,衮布遣喇瑚里等以兵二万援腾机思,为大军所败,弃驼马千馀窜额尔克。楚琥尔者衮布族也,复私掠巴林部人畜,诏使责之。会所部额尔德尼陀音贡马至,敕归谕其汗等擒献腾机思,并以所掠归巴林。五年,腾机思降,衮布等表乞罪,诏各遣子弟来朝,不从。八年,以其部不归巴林人畜,仅献驼十、马百入谢,严谕诘责。十年,命侍郎毕哩克图往察巴林被掠人畜,衮布等匿不尽给。会喇瑚里之子台吉木塔尔携众来归,封紥萨克亲王,驻牧张家口外塔噜浑河,因诡言巴林人畜木塔尔尽携往,应就彼取,并乞遣木塔尔等还。谕曰:“尔等不遵旨遣子弟来朝,不进本年九白常贡,不尽偿巴林人畜。冒此三罪,反请遣还来归之人,是何理耶?今即各遣子弟来朝,尽偿巴林人畜,朕亦弗使木塔尔等还,尔自择之!”是年秋,遣使补贡九白,至张家口,诏勿纳。十二年夏,土谢图汗察珲多尔济继其父衮布为左翼长,约同族墨尔根诺颜、达尔汉诺颜、丹津喇嘛等,表遣子弟来朝。谕曰:“尔等遵旨服罪,朕不咎既往,其应归巴林人畜缺少之数,悉从宽免。嗣后逃人至此,当即遣还。”冬,复遣使乞盟,许之,赐盟於宗人府。是年,设喀尔喀八紥萨克,仍分左、右翼,命土谢图汗及墨尔根诺颜各领左翼紥萨克之一。十五年,遣大臣赍服物赉之。

  康熙二十三年,以其部与右翼紥萨克图汗成衮构衅,命阿齐图格隆偕达赖喇嘛使谕解之。二十六年,察珲多尔济偕车臣汗诺尔布等疏上尊号,谕曰:“尔等恪恭敬顺,具见悃忱,但宜仰体朕一视同仁、无分中外至意。自今以后,亲睦雍和,毋相侵扰,永享安乐,庶慰朕怀,胜於受尊号也。”

  二十七年,厄鲁特噶尔丹掠喀尔喀,察珲多尔济拒弗胜,偕族弟固噜什喜等携属来归,诏附牧苏尼特诸部界,发归化城仓米赡之。二十八年,复遣内大臣费扬古往赈,谕廷臣曰:“朕闻土谢图汗属众有乏食致毙者,深为轸念。费扬古采买牲畜尚须时日,著速发张家口仓米运往散给,计支一月,牲畜继之,则众命可活矣。”二十九年,诏察所属贫户,遣就食张家口。

  三十年春,上以察珲多尔济来归后,车臣汗乌默客、紥萨克图汗成衮子策旺紥布踵至,喀尔喀全部内附,封爵官制宜更,且降众数十万错处,应示法制俾遵守,将幸多伦诺尔行会阅礼,诏理藩院檄察珲多尔济等随四十九旗紥萨克先集以俟。尚书马齐奉命往议礼,定赏格九等,坐次七行,以察珲多尔济为之首。夏四月,驾至,喀尔喀汗、济农、诺颜、台吉等三十五人以次朝见,谕曰:“尔等以兄弟之亲,自相侵夺,启衅召侮,至全部溃散。其时若令四十九旗紥萨克将尔人众收取,尔部早已散亡。朕好生之心出於天性,不忍视尔灭亡,给地安置,复屡予牲畜、糗粮以资赡养,用是亲临教诲,普加赏赉。会同之时,见尔等倾心感戴,特沛恩施,俾与四十九旗同列,以示一体抚育,罔分中外,尔等其知朕意。”寻命改所部济农、诺颜旧号,封王、贝勒、台吉有差,各授紥萨克,编佐领,仍留察珲多尔济汗号统其众,自是始称土谢图汗部。三十一年,改喀尔喀左右翼为三路,土谢图汗称北路。

  三十五年四月,上亲征噶尔丹,所部诸紥萨克奏:“臣等被噶尔丹掠,全部溃,赖圣主天威正其罪,请从征效力。”谕毋庸尽行随往。五月,大军既破噶尔丹於昭莫多,凯旋,大赉之。明年,噶尔丹窜死,朔漠平,诏所部归图拉河游牧。四十年,赐牧产赡给。五十四年,以准噶尔策妄阿喇布坦煽众喀尔喀,命散秩大臣祁里德率大军赴推河侦御。廷议屯田鄂尔坤、图拉裕军食,诏询土谢图汗旺紥勒多尔济勘奏所部可耕地,因言附近鄂尔坤、图拉之苏呼图喀喇乌苏、明爱察罕格尔、库尔奇呼、紥布堪河、察罕廋尔、布拉罕口、乌兰固木及额尔德尼昭十馀处俱可耕,命公傅尔丹选善耕人往屯种。是年,诏简所部兵驻防阿尔泰。六十年,命土谢图汗旺紥勒多尔济督理俄罗斯边境事。

  雍正二年,北路军营移驻察罕廋尔及紥克拜达哩克。三年,以增设赛因诺颜部,定所部为喀尔喀后路。四年,旺紥勒多尔济等因额尔德尼昭乏相宜穀种,遣人购之俄罗斯,并请助屯田兵粮。谕廷臣曰:“前议屯田时,曾有奏言喀尔喀未必踊跃从事者。朕思此举正为伊等计及久远,岂有反不乐从之理?今果感恩抒诚,与朕意相符,殊可嘉尚,交理藩院议叙。”寻各予纪录,并赉币有差,诏如议。五年,以库伦及恰克图为所部与俄罗斯互市地,诏非市朝毋许俄罗斯逾楚库河界。是年,赛音诺颜亲王额驸与俄罗斯定界。九年,选兵随大军剿噶尔丹策凌。十三年,撤大军还,诏所部兵留驻鄂尔坤及乌里雅苏台。

  乾隆元年,复选兵赴鄂尔坤防秋。六年,命参赞大臣都统塔尔玛善察阅防秋兵於乌克图尔济尔哈朗。以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移居库伦,命土谢图汗敦丹多尔济驻守其地护视之。十三年,选驼五百运归化城米赴塔密尔军营,命土谢图汗延丕勒多尔济督理俄罗斯边境事。十七年,增防鄂尔坤兵。十九年,移驻鄂尔海喀喇乌苏。是部紥萨克亲王额琳沁多尔济授西路参赞大臣。二十年,进剿达瓦齐於伊犁。时降酋阿睦尔撒纳谋据伊犁,上烛其奸,诏入觐。定北将军班第由尼楚衮军营遣额琳沁多尔济护之行。至乌隆古河,阿睦尔撒纳以北路定边左副将军印授之,诡称归治装,由额尔齐斯河驰遁。翌日,额琳沁多尔济追之弗及,论罪削爵拟斩,谕赐自尽。多罗贝勒车布登亦以驻防库克岭,不力追叛遁之巴朗,降贝子。而紥萨克辅国公车登三丕勒以俘青衮咱卜功,紥萨克一等台吉达什旺勒以擒叛遁之和硕特讷默库功,紥萨克一等台吉班珠尔多尔济以获阿睦尔撒纳旗纛甲胄功,紥萨克一等台吉三都布多尔济以赴紥布堪获阿睦纳撒纳之孥及班珠尔等,并诛叛贼固尔班和卓辈功,均进爵赉赏有差。

  先是,土谢图汗部编佐领,积三十七旗。以分置赛因诺颜部,析二十一旗,留十六旗,仍隶土谢图汗部。寻增四旗。紥萨克凡二十,盟於汗阿林,设正副盟长及副将军、参赞各一。爵二十有一:土谢图汗一;紥萨克和硕亲王一,由贝勒晋袭;附公品级一等台吉一;紥萨克多罗郡王二,一由贝勒晋袭;紥萨克固山贝子二,一由郡王降袭,一由紥萨克台吉晋袭;紥萨克辅国公六,三由紥萨克台吉晋袭;紥萨克一等台吉八,一由贝子降袭。

  是部本为喀尔喀四部之首,内则哲布尊丹巴,住锡库伦,外则邻接俄罗斯,有恰克图互市,形势特重,号称雄剧。乾隆二十七年,於是部中旗汗山北之库伦置办事大臣,以满洲大员任之;别选蒙古汗、王、公、紥萨克一人为办事大臣,同釐其务。和硕亲王多罗额驸桑斋多尔济以乾隆二十三年赴库伦协理俄罗斯边境事。二十七年,停互市。二十九年,桑斋多尔济请增库伦卡坐,派兵屯田依琫、布尔噶勒台等处,不许。三十年六月,命阿里衮索琳查办恰克图潜通贸易一案,以桑斋多尔济私听蒙人仍与俄商贸易,论罪削爵;办事大臣丑达以私市得贿正法。十月,以是盟紥萨克贝子伊达木什布管俄罗斯卡坐。三十三年,库伦办事大臣庆桂等奏俄罗斯遣使乞开关交易,允之。仍申内地商人图增价值之禁。寻命桑斋多尔济复任。

  四十二年,定库伦办事大臣兼辖办事章京,民、蒙交涉事件均具报办理例。四十三年,桑斋多尔济奏俄罗斯人私越边口卖马,俄员玛玉尔不肯前来,暂停贸易,即咨示俄固毕纳托尔,上是之。七月,谕桑斋多尔济会同办事大臣博清额,商办内地商人给还俄罗斯欠货。十一月,桑斋多尔济卒,命土谢图汗车登多尔济往库伦协同博清额办事。四十五年,复开市。四十八年,以车登多尔济私给乘骑乌拉黄缎照票,罢库伦办事大臣,命赛因诺颜亲王拉旺多尔济代之,仍命桑斋多尔济之子郡王蕴端多尔济随同办事,定喀尔喀四部乌拉章程。十二月,命蕴端多尔济列名在办事大臣勒保之前。四十九年,以俄罗斯属布里雅特人劫内地往乌梁海贸易商民,赔货而不交犯,屡檄其国。五十年春,以俄罗斯覆文支吾推宕,复停恰克图互市。办事大臣松筠因定沿边蒙古需用烟茶布疋章程。

  五十一年九月,定土、车两部及赛、紥两部每年各带一部人入围场,土、车两盟部落人交库伦办事王大臣带领习围,赛、紥两盟部落人仍交乌里雅苏台将军大臣带领习围,并令部落每年自汗、王至公各拣派一人,台吉内各拣派四人,领职衔较大者二名,微末台吉二名,仍作十名善射赴木兰围场例。五十四年,俄属布里雅特人伤我出卡巡兵,松筠檄俄固毕纳托尔捕送置之法。適有自俄归之土尔扈特喇嘛萨麻林言俄将兴兵构衅。廷旨命松筠檄询。五十五年,是部戈壁数旗灾,紥萨克台吉乌尔湛紥布报以应收赋及自畜牛羊赈给,并令有力台吉官兵周恤贫者。事闻,上嘉之。五十六年,松筠奏俄守边目力辨其诬,诏诛萨麻林,许俄复市。松筠与接任办事大臣普福、协办贝子逊都布多尔济赴恰克图,晓谕俄固毕纳托尔,嗣后如遇会办事件,应如例迅速完结,命盗案犯,应送恰克图鞫实正法,彼此约束商贩,毋有积欠,因与立约,永为遵守。

  嘉庆七年三月,土谢图汗车登多尔济等备行围进哨马匹,上嘉之。八月,定土谢图汗、车臣汗二部事务在库伦会集,与办事大臣一同办理例。自是土、车二部重大事件,皆由库伦办事大臣专奏。允蕴端多尔济请,每逾十年巡察俄罗斯交界卡伦一次。八年八月,允蕴端多尔济请,土谢图汗部紥萨克齐旺多尔济、齐巴克紥布等旗,及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徒众所属地方,免驱逐种地民人禁。嗣后另垦地亩,添建房屋,侵占游牧,并令从前租种者,按地纳租。娶蒙女为妻者,身故之后,妻子给该处紥萨克为奴隶。呼图克图徒众地方即为其所属。并定该处居民按人给照,每年由蕴端多尔济派员检查,造册报院;及再有无照之民任意栖止,盟长、紥萨克等治罪例。二十三年,库伦遣蒙员同俄员勘明疆界。

  道光四年三月,以库伦章京尚安泰查验伊琫等处种地民人不能核事,致民人等盘踞游牧,署车凌多尔济紥萨克印务之台吉贡苏伦呈报驱逐,又误毁领照人民房屋,命夺职,蕴端多尔济等议处。仍申各旗容留无票民人之禁。七年,蕴端多尔济卒,以纶布多尔济代为库伦办事大臣。十二年,多尔济拉布坦代之。十五年,多尔济拉布坦奏喀尔喀招民垦复抛荒地亩章程,谕不许。十二月,命德勒克多尔济为库伦学习帮办大臣。十八年,多尔济拉布坦奏管卡伦紥萨克那木济勒多尔济擅以奇尔浑卡伦兵丁与明济卡伦兵丁互相移驻,撤差,仍议处。十九年,允哲布尊丹巴往库伦之北伊鲁格河温泉坐汤,命办事大臣福英护视。四月,多尔济拉布坦卒,以德勒克多尔济代为库伦办事大臣。二十一年六月,俄罗斯萨纳特衙门咨理藩院,闻中国严禁鸦片入界,已谆饬所属不得在交界之处互相贩带偷运。谕库伦办事大臣严禁内地贸易人等在交界处所私行贩运烟土,以绥外藩、除积弊。二十二年九月,德勒克多尔济以库伦地方商民盘踞一案,下部议处。

  咸丰四年,土谢图汗、车臣汗两部汗、王、公、台吉等请捐助军需,温旨卻之。八年,允俄罗斯使人由库伦至张家口入京。十一年,德勒克多尔济迁,以多尔济那木凯代为库伦办事大臣,寻令车臣汗阿尔塔什达代之。以办事大臣色克通额带操演鸟枪兵丁赴恰克图,命多尔济那木凯妥办库伦事件。四月,色克通额奏俄商欲於库伦贸易,行文阻止。六月,总理各国事务王大臣奏准俄人在库伦修理公馆。十一月,色克通额奏俄商擅往蒙古各旗贸易。谕守约开导,并交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照会俄使禁阻。十二月,撤恰克图习枪官兵。

  同治元年,定俄国陆路通商章程条款。三年,以新疆回乱,调土谢图汗、车臣汗两部蒙兵赴乌鲁木齐等处助剿。四年三月,以土、车两盟蒙兵溃散回旗,谕文盛等不必再令赴营。以图盟援古城蒙兵逗留,紥萨克达尔玛僧格严议。五年,命办喀尔喀四盟捐输。六年,调土、车两盟兵一千五百名驻防卡伦。八年,改订中俄陆路通商章程,两国边界贸易在百里内均不纳税;俄商许往中国所属设官之蒙古各处,亦不纳税;其不设官之蒙古地方,该商欲前往贸易,亦不拦阻,惟该商应有边界官执照。

  九年二月,回匪东窜,自三音诺颜左翼右旗紥萨克阿巴尔米特游牧扰是部左翼后旗镇国公巴勒达尔多尔济游牧。办事大臣张廷岳等奏:“蒙古地方幅员辽阔,蒙众皆择水草旺处游牧,相距数十里始有毡庐。且百馀年安享太平,久不知兵。贼知蒙古易欺,是以百数成群,纵横肆扰。拟调驻卡伦蒙兵,檄两部落盟长等带往西南一带,与各旗官兵协剿。库伦地方塔庙甲于各旗,商贾辐辏,人烟稠密。现派桑卓特巴等调集喇嘛、鄂拓克防护庙宇。又令商民办理保甲,以资守御。”六月,张廷岳等奏以土盟兵九百名交紥萨克公奈当等防守额尔德尼昭。七月,俄调马队在库伦操演,谕张廷岳等查察。寻以乌里雅苏台危急,张廷岳等奏调土、车两盟兵会剿。十二月,请以赛、紥两盟协防库伦官兵二百名归并赛、紥两盟,派兵分防要隘。

  十年二月,回匪复窜额哲呢河一带,图犯库伦。张廷岳等奏迅檄达尔济等军赴哈尔尼敦西北地方防剿。十一年,张廷岳奏:“前调土、车两盟官兵饷糈,上年由两盟捐输支给。乌城被陷,复奏调内地官兵来库防剿,檄土、车两盟及沙毕捐备马三千匹,资汉兵骑乘,又借雇驼马数千只,分赴各台。两盟官兵自上年遣散,改征作防,应需驼马三千馀只,亦系各旗摊派。”四月,回匪窜是部左翼中旗郡王拉苏伦巴咱尔游牧,焚掠府庙,东犯莫霍尔、嘎顺等台。张廷岳遣蒙员札齐鲁克齐、伯克瓦齐尔等追败之於乌拉特中旗沙巴克乌苏地方。六月,副都统杜嘎尔奏回匪於四月由图盟公巴勒达尔多尔济游牧窜出顺新地方。五月,窜郡王拉苏伦巴咱尔游牧之巴尔图叟吉地方。派吉尔洪额带队改道蹑贼。时回匪复西窜左翼中左旗紥萨克达尔玛僧格游牧,至乌拉特中公旗之布特拉地方。吉尔洪额会伯克瓦齐尔进击,大胜之。

  八月,回匪复窜是部左翼后旗公巴勒达尔多尔济游牧,直趋翁吉河一带。别股窜哲林等台,赛尔乌苏西北台路断。张廷岳等奏察哈尔所派达尔济一军抵翁吉河之乌勒幹呼秀地方,与是部左翼中左旗公齐莫特多尔济及伯克瓦齐尔二营相犄角。是月二十一日,伯克瓦齐尔败贼於察布察尔台之察罕吉哩玛地方。二十六日卯刻,伯克瓦齐尔星夜由间道穷追,绕出东犯库伦匪前,败之于阿达哈楚克山额里音华地方。午申刻连再捷,获驼千馀、马四百,围贼于毕留庙,相持六昼夜。九月二日,达尔济军至毕留庙西北驻营,匪以投诚诳之,达尔济遽阻伯克瓦齐尔军巡逻,匪于是夜轻骑西遁。十二月,张廷岳等奏前窜乌、库两城回匪,现均返肃州老巢。宣化、古北口二军於本年到库,择要设防,足资捍卫。土、车两盟官兵拟裁半留半,每届半年,轮换防护官署昭庙,撤沙毕兵。

  十二年二月,回匪复扰左翼后旗公巴勒达尔多尔济游牧,寻遁。三月,张廷岳等奏:“库伦事务较繁,请土、车两盟之协理将军,饬令每年轮班在库听候差委,勿赴乌城。”下金顺等会商覆奏。谕催山东於五月前解清库伦饷银十万两,赉库伦商民团勇。定变通办理库伦军需章程。十三年九月,库伦办事大臣阿尔塔什达卒,以那木济勒端多布代之。

  光绪元年,以库伦解严,撤回直隶古北口练军。四年十一月,以库伦、哈拉河等处游匪尚多,仍拨直隶宣化练军二百五十名驻之。五年二月,以穆图善奏,谕饬土谢图汗迅将撤回托里布拉克、图固里克二台帮台官兵驼马,催令仍回本台。五月,予捐输银两之土谢图汗那逊绰克图等奖。六年正月,以改议俄国归还伊犁条约,筹备边防,派土、车二盟兵二千蒙兵驻库伦,拨军火及备蒙古包银。十二月,给库伦防兵月饷。七年二月,撤驻库伦蒙兵。四月,以库伦为俄人来往冲途,调喜昌为库伦办事大臣,统新军千人赴之。是年,中俄订续改陆路通商章程,俄国商民往蒙古贸易者,祗能由章程附清单内。卡伦过界,应有本国官所发中、俄两国文字,并译出蒙文执照,註明姓名、货色、包件、牲畜数目,於入中国边界时,在卡伦呈验。其无执照商民过界,任凭中国官扣留。

  八年四月,喜昌奏考察库伦时势边防情形,量议变通。一、库伦与恰克图屯军分驻。一、恰克图改设道员镇守边塞。一、库伦选练土著学试屯垦。一、库伦属境暨接连邻省地方酌量屯兵。下所司议,格。寻以喜昌奏劾土盟盟长车林多尔济,罢之,并下理藩院,议注销土、车两盟王公等驻班乌里雅苏台会盟之案。八月,喜昌等奏库伦近与俄邻,为漠北第一咽喉。现驻兵设防,馈运转输,旧站绕远,亟宜变通,改设捷径。谕饬乌里雅苏台将军、察哈尔都统迅速妥筹覆奏。

  九年二月,喜昌奏台站迟滞,拟饬运草养驼,以资供应,并陈报灾不实等情。谕绥远城将军丰绅等按照原奏斟酌妥办。三月,察哈尔都统吉和等奏穆霍尔、噶顺等九台之官兵潜逃,诏喜昌等饬各旗竭力供差,不准推卸,仍严禁兵丁骚扰台站。八月,察哈尔都统吉和等奏抚恤灾荒,安设台站。喜昌又劾车林多尔济权势太重,把持公事,串通各旗虚报灾荒,遣撤官兵需用驼只,复为掣肘,各旗派拨帮台,延不到差。谕新任办事大臣桂祥密查具覆。时俄势日盛,诸部王公渐生携贰。喜昌所议置官、驻军、屯田、改台诸大端,皆以消患未萌。中朝重更张,致所请无一行者,卒以病去,并撤其军。辛亥之变,实酿於此,识者惜之。九月,喜昌奏饬图什业图汗部未被灾各旗暂行帮台。寻库伦办事大臣那木济勒端多布免,以土谢图汗那逊绰克图代之。

  十年正月,以土谢图汗部左翼中郡王阿木噶巴紥尔等四旗被灾特重,谕桂祥等妥筹减缓差徭,予劝捐赈灾之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扁额。十二年,桂祥劾哲布尊丹巴之商卓特巴索讷木多尔济居心巧诈,意构边衅,革之。十六年八月,库伦办事大臣安德等奏库伦所属恰克图等处开办金矿,华商既无可招,洋商则断不可招集,陈窒碍难行情形,下所司知之。十二月,御史联奏库伦商卓特巴喇嘛达什多尔济欺朦把持,擅权科敛,下理藩院。十八年七月,定联接中俄陆路电线。哲布尊丹巴所住之庙被火,佛像经卷胥毁。土盟等四盟王公捐助重建,而商卓特巴以此假贷商人,摊派沙毕者遂重。二十年九月,安德奏日本变动,民情惶惑,请仍调官兵驻库伦,谕李鸿章酌度。

  二十二年六月,库伦办事大臣桂斌奏:“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属沙毕一项困苦特甚,流亡过多。呼图克图忠厚存心,用人失当,一任喇嘛等勾通内地商民以及在官人等百方诈取,若罔闻知。迨用度过窘,不得不加倍苛派,所由欠负累累,上下交困。体访其属堪布喇嘛诺们汗巴勒党吹木巴勒为僧俗所仰慕,应责成清理已檄署商卓特巴巴特多尔济等,凡一切商上应办事宜,悉心谘商,妥为筹画。先将沙毕等应派光绪二十二年分摊款,查照十年以前,各按牲畜多寡,秉公匀摊,不准加派,核实酌裁。近年增添浮费,务量所摊撙节动用,俾纾民力。并请将东营台市甲首各商,每遇两大臣节寿酬款项不减不增,按年代哲布尊丹巴归商欠。”下所司知之。寻又奏定恰克图规费,化私为公,提满、蒙大臣经费。七月,奏请定库伦大臣与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往还体制是否平行,有曰:“公事之间,备极融洽;相见之际,多似参商。实则哲布尊丹巴已骄蹇跋扈,与办事大臣积不相能。”十一月,桂斌奏:“土盟所属西北旗界哈喇河一带,向有开垦地亩,播种杂粮,曾经奏明不准续垦。每届台市章京更换实任,由库伦大臣紥委会同紥萨克等前往清查有无续垦。兹届应查之期,照章派委台市章京理藩院员外郎奎显往查,将所得陋规呈请核办,约计二千数百两。当将两大臣此次款费全发商人收还,其馀各项,暂照成案分赉各员,俾资津贴。”

  二十三年六月,办事大臣连顺奏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与蒙古办事大臣图什业图汗那逊绰克图两不相能,请革办事大臣之任,谕从之,并饬嗣后遇有此等事件,务妥为斟酌,勿听呼图克图一面之词。以土盟中旗贝子朋楚克车林为库伦办事大臣。连顺以:“桂斌所奏归还哲布尊丹巴商欠办法,四成实银,分年带销,虽恤蒙情,未恤商情,致该商等亏累太多,不敢与沙毕内外两仓及鄂拓克交易。而两仓鄂拓克虽有牲畜,无处易换,市井萧条,诸货不能畅销。现呼图克图之庙工久竣,应照桂斌所奏,不得苛派,休息蒙众。两仓所用货物银茶及鄂拓克息借之款,应循旧日章程,设法算拨。”又奏:“据土盟盟长密什克多尔济转据各旗呈报,现查各旗呈报,并无未领限票民人种地之事。其由库伦台市章京衙门请领限票来旗贸易者,均随来随往,或搭盖土房存货收账,牛羊并不孳生。垦荒民人建房养畜,每年交地租茶数十箱或百箱不等。复据商民元顺明等七家呈,认种荒地,每年有地租茶,牲畜存厂,每年有草厂茶。请将认交前大臣桂斌罚款原茶交还。”旨均如所请。并将查地陋规化私为公,裁台市章京查地之差。

  二十四年,劝办昭信股票。连顺奏图什业图汗、车臣汗两步落王公及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等,情原报效市平银共二十万两。五月,土、车两盟王公及哲布尊丹巴沙毕、喇嘛等陈请不原领昭信股票,温谕嘉之,仍饬一并给奖。以设库伦、恰克图电线,理藩院奏采伐土盟各旗官山木植。

  先是,库伦西北各旗至恰克图一带内地人民,率以租地垦荒为名,偷挖金砂,俄人亦多越界潜采,查禁驱逐,具文而已。至是连顺奏:“土、车两盟各旗界内库伦东北六台地,约合三百四十馀里,西自鄂尔河、哈拉河至额能河,共有金矿三处。又西北九台地,约合五百三十馀里,北自色埒河至伊鲁河,共有金矿二处,周围二百馀里,金苗甚旺,以伊鲁河所产为最佳。惟产自河内,水势颇深,人力掏取,所得有限。必用西法以机器汲水,雇工开挖,其利方厚。拟招集钜款,延聘矿师,购运机器,相地开采。宜同时举办,於居中扼要之处,设一总厂。综计成本约需银三百万两。”复据天津税务司俄人柯乐德利库西称蒙古金矿,中国集款兴办时,俄人亦原附股,仍可代为招集,严遵中国章程。如用俄人,应听中国官员约束,通盘筹画。鄂尔河等五处金矿,拟请招商集款,合力开采,由中国自行举办,并准附招俄股,请简派大员专司督率。下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会同矿务大臣议行。寻命连顺督办蒙古鄂尔河等矿。

  是年,李鸿章等奏中俄会订条约。俄国准在中国蒙古地方贸易,其蒙古各处及各盟设官与未设官之处,均准贸易,照旧不纳税。其买卖货物,或用现钱,或以货易货均可。并准俄民以各种货物抵账。在库伦设领事,科布多、乌里雅苏台俟商务兴旺添设。

  二十五年十月,奏集股开采,以土、车两盟同时共举为宜,即集土、车两盟长切实劝谕,俾知开矿之举,不特保卫边疆,且开蒙古生计,报闻。土盟盟长密什克多尔济以连顺等劾阻挠开矿,罢之。十一月,洛布桑达什面谩哲布尊丹巴,以玩亵黄教议处。理藩院奏蒙古王公等请停办矿务,命昆冈、裕德往查办,并谕连顺缓办库伦矿务。十二月,库伦、恰克图电线工竣。二十六年,昆冈等奏停办矿务,连顺下部议处。拳匪事起,命办事大臣丰升阿等备边。

  二十七年三月,丰升阿、朋楚克车林奏图什业图汗部落盟长贝子栋多布等呈,驾幸西安,请捐本年应得俸银缎疋,并量力捐马备用,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等亦呈捐马千匹,均允纳之。六月,丰升阿等奏:“上年内地拳匪肇祸,猝启兵端,库伦、恰克图等处中外各商,纷纷迁徙,互相疑惧。当与驻库俄领事官施什玛勒福等再三晤商,均能奉约惟谨,力顾邦交。彼时虽有俄兵防守,尤能实力保护中外商民、蒙众等性命赀财,两不相扰,请予宝星。”允之。

  二十九年二月,以防守边疆异常出力,予土盟盟长紥萨克敦都布多尔济双眼花翎,土盟参赞郡王阿囊达瓦齐尔紫缰,土盟副盟长紥萨克镇国公察克都尔紥布、土盟副将军亲王杭达多尔济、总管西卡伦额鲁特紥萨克贝子达克丹多尔济乾清门行走,馀给奖有差。闰五月,土盟王公及哲布尊丹巴等报效修正阳门工程银,允核给奖叙。丰升阿等奏覆改设行省,以外蒙地方与内地边疆情形不同,一例办理,多有窒碍。得旨:“是。”下所司知之。九月,乌里雅苏台将军连顺等奏土、车二盟金矿续议开办,参酌外蒙等情形,详订章程,妥筹布置。请准派税务司洋员柯乐德为总办,并简派大员专司督率,下部议。十一月,以蒙古办事大臣朋楚克车林自庚子以来,慎固边圉,辑睦外人,恤商抚蒙,勤劳足录,予紫缰。

  三十年,办事大臣德麟奏库伦后地蒙民租佃,拟设清垦局,以杜与外人私垦,下户部议。三月,德麟等奏办库伦统捐。达赖喇嘛以印藏启衅,避之库伦,诏延祉迎,令赴西宁。九月,予驻库伦直隶练军官弁奖,以保卫蒙商,防护外人。十月,德麟奏结图盟左翼中旗紥萨克郡王阿囊塔瓦齐尔债案。

  三十一年,办事大臣朴寿奏创办釐金,委差官贾得胜等分往头台暨恰克图等处带兵稽查偷漏,分段弹压。七月,以理藩院奏,予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女徒寮汗达拉额尔德尼车臣名号。十二月,设库伦巡警兵丁,由蒙人拣选。三十二年六月,以土盟王公等承购练兵战马,依限选齐,予盟长公衔紥萨克一等台吉敦都布多尔济等奖有差。

  三十三年四月,允开库伦金矿,定权限章程。以库伦蒙古办事大臣朋楚克车林会同延祉督办矿务。三十四年二月,办事大臣延祉以派员勘丈各旗垦地,亲王杭达多尔济旗台吉巴图巴鲁抗不备台,请严加议处,允之。五月,增开依拉裕格伦南之克勒司。八月,试办库伦土药统税。设蒙养学堂,就选土、车两盟及沙毕幼童,专习满、蒙、汉语言文字,以兴办新政,蒙古通晓汉文汉语少,易致隔阂。

  宣统元年闰二月,延祉等奏准设库伦理刑司员。时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之商卓特巴巴特玛多尔济捐学堂经费八千两,延祉为请赏带膆貂褂。得旨,下理藩院核给奖叙。十一月,以库伦各厂所出金砂较往年畅旺,给监办官等花红。

  二年五月,办事大臣三多以土、车两盟沙毕等三处屡报灾祲,供亿过繁,历年息借华、俄债款,迭经报官索欠者,约计不下百馀万两,竟有估一旗之牲畜不足抵债者。而自供哲布尊丹巴外,光绪二十九年至宣统元年,库伦大臣等修理衙署及器具铺垫等项,已合银十八万馀两,支应马匹、食羊、柴炭等项尚不在内。因奏核定土、车两盟沙毕供库伦大小衙门柴炭、羊数目,及限制各官调任修署添物章程。其馀差使,统由各员自为筹备,并以物价昂贵,费用竭蹶,请加各员公费银一万二千两。先侭库伦外销公款项下开支,倘有不敷,由库伦金矿税款暂拨,仍言金矿逐年渐有起色,蒙困一苏,商务亦可兴旺,税额自必加增,解部之款,不至较往年为绌,下度支部议行。清中叶后,诸边将军、大臣以下俸给过薄,皆倚藩部供应为生计,三多此疏,可以例之。十月,三多奏喇嘛登曾夺犯拒捕一案,商卓特巴巴特玛多尔济迄不交出首要,历次呈文,无理取闹,要挟具奏,恐国家法令,官长政权,将难行於蒙地,请予斥革;哲布尊丹巴自二月奉严加约束电旨后,库属喇嘛安分守法,为近年所未有,请传旨嘉奖:均允之。二年四月,是部亲王朋楚克车林为资政院钦选议员。

  三年,设库伦审判各厅。军谘府亦於库伦设陆军兵备处,派员统兵驻之。是年正月,三多奏宣统二年金矿应缴官税计金砂易银十九万三千两有奇,全数作为库伦办军事的款。是月,开图盟紥萨克那木萨赖旗奎腾河金矿。四月,开雅勒弼克金矿。闰六月,已革商卓特巴巴特玛多尔济报效办理新政银二万两,三多请赏还原衔,饬回库伦署商卓特巴篆务,以是款作为修汽车路之需。八月,奏:“近来边事日急,今沿途台站,於来库伦官员,则多方留难,於递库要件,则任意玩忽。请饬该管台站认真整顿。”允之。九月,三多等以额尔德尼车臣报效银一万两,奏准用杏黄围车。时哲布尊丹巴与三多不协,是部亲王杭达多尔济等以债务素密结俄人,不悦新政。於是俄照会外务部,有不驻兵、不派官、不殖民之要求。

  洎武昌事起,各省鼎沸,杭达多尔济等遂於十月初九日拥哲布尊丹巴称尊号,建元立国,置内阁。以喀尔喀八十六紥萨克名义通牒中外,指斥清廷,兴复元业,驱逐在外蒙之满清官兵。三多被迫去职,赛尔乌苏管站站员亦于十二月去职。於是喀尔喀四部举非清有。

  是部地兼耕牧,矿产林木,均称饶富。佐领共有四十九。

  车臣汗部,称喀尔喀东路,至京师三千五百里。东界额尔德尼陀罗海,西界察罕齐老图,南界塔尔衮、柴达木,北界温都尔罕。

  元太祖十七世孙阿敏都喇勒有子谟啰贝玛,驻牧克噜伦河,生子硕垒,始号车臣汗。与其族土谢图汗衮布、紥萨克图汗素巴第同时称三汗。子十一,今车臣汗部二十三紥萨克皆其裔。长嘛察哩,号伊勒登土谢图,为紥萨克贝子达哩、台吉旺紥勒紥布二旗祖;次察布哩,号额尔德尼台吉,为紥萨克台吉吹音珠尔一旗祖;次拉布哩,号额尔克台吉,为紥萨克台吉色棱达什一旗祖。次本巴,号巴图尔达尔珲台吉,为紥萨克镇国公车布登一旗祖;次巴布,龚父汗号,为车臣汗乌默客,紥萨克郡王纳木紥勒、朋素克,台吉韬赉、罗卜藏、垂木紥素、额尔德尼、根敦八旗祖;次绰斯喜布,号额尔德尼珲台吉,为紥萨克辅国公车凌达什,台吉多尔济达什、固噜紥布三旗祖;次巴特玛什,号达赉珲台吉,为紥萨克贝勒车布登、辅国公车凌旺布、台吉车凌多岳特三旗祖;次车布登,号车臣济农;次阿南达,号达赉济农;次布达紥布,号额尔德尼济农:均封紥萨克贝子。阿南达子贡楚克,授紥萨克台吉,又自为一旗。

  初,喀尔喀服属於察哈尔。天聪九年,大军平察哈尔,车臣汗硕垒偕乌珠穆沁、苏尼特诸部长上书通好,贡驼马。崇德元年春,以其部私与明市马,谕责之曰:“明,朕仇也。前者察哈尔林丹汗贪明岁币,沮朕伐明,且欲助之,朕故移师往征。天以察哈尔为非,故以其国予朕。今尔与明市马,是助明也。尔当以察哈尔为戒,其改之!”硕垒遣伟徵喇嘛等来朝,请与明绝市,上嘉之,命察罕喇嘛往赉貂服、朝珠、弓、刀、金币。二年,献所产兽曰獭喜。三年,献马及甲胄、貂皮、雕翎,俄罗斯鸟枪,回部弓箙、鞍辔,阿尔玛斯斧、白鼠裘,唐古特玄狐皮。诏岁贡九白,他物毋入献。

  顺治三年,硕垒诱苏尼特部长腾机思叛,遣子本巴等以兵三万援,大军败之。师旋,诏责硕垒曰:“苏尼特本察哈尔属部,向化来归,尔诱之使叛。朕遣兵追剿时,犹诫勿加兵於尔。讵意尔反称兵抗拒,以致上苍降谴,立见败衄。傥非朕饬令班师,大兵既压尔境,何难长驱直入耶?今尔若知自悔,欲赎前愆,其速擒腾机思来献!”五年,腾机思乞降,硕垒遣使献驼百、马千入谢,诏遣子弟来朝。九年,以妄争岁贡赏,谕责勿贡。十二年,巴布继其父硕垒为车臣汗,遣子穆彰墨尔根楚琥尔来朝,诏宥前罪,贡九白如初。是年,喀尔喀左右翼设八紥萨克,命车臣汗领左翼紥萨克之一。十五年,遣大臣赍服物谕赉之。

  康熙二十一年,以所属巴尔呼人私掠乌珠穆沁部界,议增汛兵,严防御。会贡使至,谕曰:“朕闻尔属众与界内蒙古互相窃夺,彼此效尤,恐乖生计。朕已饬界内人毋许出境滋扰,尔亦当约束所属,守分安居。违者即拘治之,毋稍姑息。”二十二年,诏毋越噶尔拜瀚海游牧。巴布卒,子诺尔布嗣车臣汗。二十六年,偕土谢图汗察珲多尔济表上尊号,谕卻之。

  二十七年,噶尔丹掠喀尔喀至克噜伦河。时诺尔布及长子伊勒登阿喇布坦相继卒,孙乌默客幼,台吉纳木紥勒等携之来归,从众凡十万馀户,诏附牧乌珠穆沁诸部界,乌默客袭汗号如故。寻理藩院奏降众日多,请授纳木紥勒等为紥萨克辖之,报可。命科尔沁亲王沙津等往示内地法度,谕曰:“朕因尔等为厄鲁特所掠,怜而纳之。今观尔等并无法制约束部曲,恐劫夺不已,离析愈多。爰命增置紥萨克,分掌旗队,禁止盗贼,各谋生业。尔等果能遵而行之,寇盗不兴,祸乱不作,庶副朕抚育归降、爱养群生之至意。”二十九年,选所部兵赴图拉河,随尚书阿喇尼侦御噶尔丹。三十年,驾幸多伦诺尔会阅,诏封王、贝勒、贝子、台吉有差,各授紥萨克,编所部佐领,而以车臣汗乌默客统其众。自是始称车臣汗部。

  三十一年,定所部为喀尔喀东路。三十四年,遣官往购驼马。三十五年,上亲征噶尔丹,师次克噜伦河,乌默客等以兵从。凯旋,所部沿途庆献,日亿万计。明年,诏归克噜伦河游牧。五十五年,谕所部选驼六千,以兵五千领之,由郭多里巴勒噶逊运军粮赴推河。六十年,调兵防护乌梁海降众於巴颜珠尔克。

  雍正九年,选兵三千赴察罕廋尔军营从剿噶尔丹策凌。十一年,复诏以所部兵千屯游牧西界,训练防守,并追缉巴尔呼逃众。十三年,撤还。

  乾隆元年,选兵赴鄂尔坤防秋。六年,命参赞大臣都统塔尔玛善察阅防秋兵於塞勒壁口。十三年,选驼五百运归化城米赴塔密尔军营。十七年,选兵四千驻防巴颜乌兰。二十年,随大军剿达瓦齐於伊犁。二十一年,以所属齐木齐格特人肆窃,命参赞大臣纳穆紥尔等往缉,寘之法。谕紥萨克等曰:“朕因尔等不善经理游牧,以致盗贼肆行,特命大臣前往督缉。念皆起於饥寒,复令发帑赈给贫户,以赡生业。尔等游牧,始皆宁谧。尔等习於玩愒,徒知盗贼已除,不复为贫者筹画生计。又或目前尚知约束,日久渐至废弛。当各统率所属,详察贫困之由,俾谋生有策,不至为非。即有顽悍不悛之徒,亦当严加约束,有犯必惩。务令上下安全,共享升平之福。”

  荡平准部之役,是部紥萨克郡王巴雅尔什第、紥萨克辅国公达尔济雅均以俘叛贼包沁副总管阿克珠勒等功,巴雅尔什第晋亲王,达尔济雅晋贝子,紥萨克一等台吉成衮紥布多尔济以察逆贼青衮咱卜造伪符撤汛兵之诈,督兵严守各汛,予公品级,而贝勒旺沁紥布以死事伊犁,予优恤。

  先是车臣汗部编佐领,置十一旗,后增十二旗。紥萨克二十有三,盟於克噜伦巴尔河屯,设正副盟长各一,副将军参赞各一。爵二十有六:车臣汗一;附辅国公一;紥萨克和硕亲王一,由郡王晋袭;紥萨克多罗郡王一;附多罗贝勒一;紥萨克多罗贝勒一;紥萨克固山贝子二,一由贝勒降袭;紥萨克镇国公一;紥萨克辅国公二,一由贝子降袭;公品级紥萨克一等台吉一;紥萨克一等台吉十三,一由贝子降袭,二由辅国公降袭;附镇国公一,由贝子降袭。

  二十五年八月,命车臣汗部落一体与土谢图汗等三部落充派兵诸差。三十年,以是部紥萨克贝子旺沁紥布能约束属下,捕获私贸俄罗斯民人、蒙古等,上嘉之。四十七年,是部郡王桑斋多尔济旗与黑龙江属之呼伦贝尔巴尔虎处争界,谓呼伦贝尔总管将音陈、阿鲁布拉克等卡伦私自挪移。四十八年,呼伦贝尔总管三保会桑斋多尔济及贝勒车凌多尔济带同耆老斟酌地图,由界内挖出旧设卡伦所埋记木,贝勒车凌多尔济将所属人等全行收回,桑斋多尔济仍称阿鲁布拉克一卡往外展占五十里。五十年,黑龙江将军恒秀等查办是部人等报称阿鲁布拉克卡并未外展占越,桑斋多尔济坐罚俸。咸丰四年正月,是部车臣汗阿尔罕什达捐银助军,受之,却王公等捐军需之请。

  同治二年,是部郡王等旗又与黑龙江巴尔虎争界,寻命吉林将军皂保勘之。三年。调是部兵援古城,溃归。四年,紥萨克车林敦多布以逗留严议。六年,调车盟兵戍卡伦。九年,回匪东扰图盟,是部供军需,增戍役,应捐输,劳费与图盟等。九年十月,库伦办事大臣张廷岳以回匪东扰乌里雅苏台境,奏派是部贝勒幹丹准车林赴额尔德尼昭会剿。寻撤回。十年六月,以回匪踞图盟左翼中旗郡王拉苏伦巴咱尔游牧,图犯库伦,又派幹丹准车林统驻库蒙兵赴噶尔沁图里克、托里布拉克二台协剿。十一年十二月,以窜乌、库两城回匪均回肃州老巢,撤车盟官兵一半。十二年二月,张廷岳以乌里雅苏台将军全顺西征,库伦筹备驼只,张廷岳派员赴图、车二盟劝谕各王公等竭力捐助。

  光绪七年,以改议俄约,调车盟兵驻库伦。寻以约定撤之。二十二年,将军崇欢以乌里雅苏台参赞大臣摊车盟规费特重,请禁之。库伦办事大臣桂斌以车臣汗阿尔塔什达任参赞大臣作俑,请追款,谕免之。是年,桂斌奏车盟报应袭台吉已报未袭者有六百馀员,积压未题者有三次之久。谕理藩院迅速核办,不准积压。二十五年九月,乌里雅苏台将军连顺奏车臣汗德木楚克多尔济阻挠矿务,与俄人交密,形状可疑,谕撤去差使。十一月,是部王公等又呈理藩院请停办矿务,命昆冈等往勘缓之。二十六年,拳匪事起,库伦办事大臣丰升阿等调是部各旗官兵自备饷项,巡防边卡。洎呼伦贝尔为俄兵所据,巴尔虎诸处避难官民均至是部界内,盟长等防守抚辑,均协所宜。二十八年,丰升阿以是部王公异常出力,请予奖励。於是车盟盟长郡王多尔济帕拉穆加亲王衔,副盟长紥萨克镇国公车林尼玛挑御前行走,参赞紥萨克辅国公那尔莽达琥赏双眼花翎,馀给奖有差。

  宣统二年二月,内盟蒙匪托克托等窜扰是部贝子桑萨赖多尔济旗,三多遣驻库宣化练军营官郑春田等迎击失利。电谕周树模饬呼伦道汛派兵往接应,而蒙匪窜俄境。是年,是部郡王多尔济帕拉穆为资政院钦选议员。三年闰六月,是部紥萨克贝子多尔济车林等报效办理新政银两,奖之。十一月,哲布尊丹巴称尊号于库伦,胁是部王、公、紥萨克等附之。

  是部车臣汗阿尔塔什达、车林多尔济父子皆为乌里雅苏台参赞大臣。有矿,有盐池,有成吉思汗陵。佐领共有四十。

  赛因诺颜部,称喀尔喀中路,至京师三千馀里。东界博啰布尔哈苏多欢,西界库勒萨雅孛郭图额金岭,南界齐齐尔里克,北界齐老图河。

  元太祖十七世孙伟徵诺颜诺诺和有子五:长阿巴和,为土谢图汗部祖;次塔尔呢,无嗣;次图蒙肯;次巴赉。今赛因诺颜部二十四紥萨克,自厄鲁特二旗外,皆其裔。图蒙肯子十三:长卓特巴,号车臣诺颜,为紥萨克辅国公托多额尔德尼、诺尔布紥布、台吉图巴三旗祖;次丹津喇嘛,号诺扪汗,为紥萨克亲王善巴、辅国公旺舒克、车凌达什、台吉齐旺多尔济、素达尼、多尔济六旗祖;次车凌,次罗雅克,皆无嗣;次济雅克,号伟徵诺颜,为紥萨克辅国公阿玉什一旗祖;次紥木本,其番不列紥萨克;次察斯喜布,号昆都棱,为紥萨克台吉伊达木、纳木紥勒二旗祖;次丹津,号班珠尔,为紥萨克超勇亲王策棱子亲王成衮紥布、郡王车布登紥布二旗祖;次毕玛里吉哩谛,号巴图尔额尔德尼诺颜,为紥萨克台吉丹津额尔德尼一旗祖;次锡纳喇克萨特,号珲台吉,为紥萨克台吉阿哩雅、萨木济特二旗祖;次桑噶尔紥,号伊勒登和硕齐,为紥萨克台吉沙噜伊勒都齐一旗祖;次扣肯,号巴紥尔,为紥萨克台吉济纳弥达一旗祖;次衮布,号昆都伦博硕克图,授紥萨克郡王,今袭贝勒,其曾孙额墨

  根,授紥萨克台吉,又自为一旗。巴赉子一,曰噶尔玛,为紥萨克镇国公素泰伊勒登一旗祖。

  初,喀尔喀有所谓红教者,与黄教争,图蒙肯尊黄教,为之护持。唐古特达赖喇嘛贤之,授赛因诺颜号,令所部奉之视三汗。图蒙肯卒,次子丹津喇嘛复受诺扪汗号於达赖喇嘛。

  崇德三年,遣使通贡,优赉遣归。五年,赐敕奖谕。顺治四年,以偕其旗土谢图汗衮布等合兵援苏尼特部叛人腾机思,诘责之。七年,遣子额尔德尼诺木齐上书乞好,诏偕衮布约誓定议。十一年,额尔德尼诺木齐复奉表,谕曰:“尔奏言喀尔喀左翼四旗皆尔统摄,凡有敕谕,罔弗遵行。今即如所请,可速饬尔部长遣子来归。有不遵者,即行奏闻。”十二年,偕衮布等各遣子弟来朝,诏宥前罪。寻设八紥萨克,命丹津喇嘛领左翼紥萨克之一,岁贡九白如三汗例。十八年,赐“遵文顺义”号,给之印。

  康熙三年,诏所属毋越界游牧。丹津喇嘛卒,子塔斯希布袭。塔斯希布卒,子善巴袭,赐信顺额尔克岱青号。二十七年,噶尔丹掠喀尔喀,善巴率属来归。诏附牧乌喇特诸部界。三十年,驾幸多伦诺尔会阅,诏封善巴等王、台吉有差,各授紥萨克,编所属佐领,隶土谢图汗部。三十一年,善巴从弟策棱来归。策棱者,图蒙肯第八子丹津之孙,台吉纳木紥勒之子,后授固伦额驸和硕超勇亲王、定边左副将军兼称喀尔喀大紥萨克者也。三十六年,诏善巴等各归旧牧。五十六年,选兵赴阿尔台军侦御策妄阿喇布坦。

  雍正三年,上以所部系出赛因诺颜,较三汗裔繁衍,而额驸策棱自简任副将军,劳绩懋著,命率近族亲王达什敦多布,贝勒纳木紥勒、齐素咙,贝子策旺诺尔布,辅国公阿努哩敦多布、额琳沁、紥木禅旺紥勒,台吉格木丕勒、齐旺、锡喇札布、达尔济雅、根敦、车布登、巴朗、延达博第、呢玛特、克什、诺尔布紥布,凡十九紥萨克,别为一部,以其祖赛因诺颜号冠之,称喀尔喀中路,不复隶土谢图汗部。喀尔喀有四部自此始。

  九年,所部兵随大军剿噶尔丹策棱,击其众克尔森齐老及额尔德尼昭,大败之。十三年,撤还。乾隆元年,选兵赴鄂尔坤防秋。六年,参赞大臣副都统庆泰察阅防秋兵於桑锦托罗海。十三年,选驼五百运归化城米赴塔密尔军营。寻调所部兵二千驻防锡喇乌苏。十九年,移塔密尔军营于是部中前旗之乌里雅苏台,以是部兵分驻紥布堪。二十五年,随大军剿达瓦齐,平之。二十六年,设乌里雅苏台至乌鲁木齐台站,留侍卫四员,馀撤之。

  先是喀尔喀分设中路时,但以赛因诺颜名其部,以示别於三汗,未议袭号。三十一年,亲王成衮紥布奏所部来归。初,亲王善巴为同族长,又世掌丹津喇嘛所遗印,请视三汗例,以善巴曾孙亲王诺尔布紥布袭赛因诺颜号。诏允其请,俾与土谢图汗、车臣汗、紥萨克图汗均世袭罔替。荡平准部之役,成衮紥布长子额尔克沙喇以剿叛贼巴雅尔功,封辅国公。策凌次子辅国公车布登紥布积俘准部宰桑库克辛等、平达瓦齐、诛贼固尔班和卓、征哈萨克功,历晋贝子、贝勒、郡王至亲王品级。贝子车木楚克紥布积捕获乌梁海宰桑、复设台站及招降阿尔泰淖尔乌梁海功,历晋封至郡王。紥萨克一等台吉三都克紥布以协济军需,复予袭辅国公。紥萨克一等台吉达什额以得叛贼布库察罕功,予公品级。而贝子罗布藏车邻以死事乌鲁木齐,晋其子贝勒。

  初,所部十九旗,后增三旗,附额鲁特二旗。紥萨克二十有四,盟於齐齐尔里克,设正副盟长各一,副将军、参赞各一。爵三十有三:紥萨克和硕亲王二;附固山贝子一,由贝勒降袭;镇国公一,由贝子降袭;辅国公二;公品级一等台吉一;公品级三等台吉一;紥萨克多罗郡王二,一由镇国公晋封;紥萨克多罗贝勒二,一由郡王降袭,一由镇国公晋袭;紥萨克镇国公一,由紥萨克台吉晋袭;附辅国公一;紥萨克辅国公五,一由紥萨克台吉晋袭;公品级紥萨克一等台吉一;紥萨克一等台吉九;附辅国公一;公品级三等台吉一;厄鲁特紥萨克固山贝子二,一由郡王降袭,一由辅国公晋袭。

  三十八年九月,以赛盟郡王车布登紥布为乌里雅苏台参赞大臣。四十二年十月,赛盟郡王车布登紥布率本部王、公、紥萨克、台吉等进大行皇帝斋醮马驼,温谕却之。四十五年六月,以赛音诺颜部落占据土谢图汗游牧,谕博清额查明,毋使侵占。十月,定赛音诺颜、土谢图汗两部界址。

  嘉庆四年,是部亲王御前大臣拉旺多尔济等请调集本盟兵马助剿教匪,温旨止之,并命理藩院传知蒙古各盟,停其预备。七年八月,定喀尔喀赛因诺颜、紥萨克图汗二部事务在乌里雅苏台会集,与定边左副将军一同办理。八年,以是部齐巴克紥布旗容留种地民人,命交乌里雅苏台参赞大臣永保办理。十二年五月,乌里雅苏台参赞大臣萨木丕勒多尔济卒,以纶布多尔济代之。

  道光三年七月,以赛音诺颜盟长德木楚克紥布等于大路抢劫官人财物不能捕缉,诏严议。十月,乌里雅苏台将军果勒丰阿奏:“乌里雅苏台地方,请准令商民等每年驮运茶七千馀箱赴古城兑换米面。如不敷,令凑买杂货,仍照例给发印票,不准另往他处。”六年十一月,回疆军兴,赛音诺颜、紥萨克图汗两盟王、公、紥萨克等输驼只助军。七年十月,纶布多尔济调库伦办事大臣。十二月,以车林多尔济为乌里雅苏台参赞大臣。十八年,以哈萨克阑入卡伦,命车林多尔济统赛、紥两盟,杜尔伯特等蒙兵逐之。十九年正月,给驱逐哈萨克之赛、紥两盟蒙古官兵俸赏行装银。四月,命车林多尔济调兵驱逐复入乌梁海之哈萨克。八月,以驱逐哈萨克妥速,赉车林多尔济亲王俸一年。二十五年二月,赛盟郡王图克济紥布以不赴军营,革副将军,阿尔塔什达代之。

  咸丰三年,赛、紥两盟王、公、紥萨克等请捐助军需,温旨卻之。十一年,阿尔塔什达调库伦,以车林敦多布代之。

  同治三年,回匪陷乌鲁木齐各城,调是部兵援古城,竟无功。五年七月,李云麟奏:“与明谊等会商,拟将紥萨克图汗部、赛音诺颜两部额兵全行派出,共一千八百名。其本爱曼操防之兵,徐为布置。旋因察汉乌苏卡伦闻警,当与麟兴等熟商。北路既有警报,拟每爱曼仍留五百兵备防本境。复商之车林敦多布,转传各盟长,将西两盟额兵以外之壮丁,每盟再挑五百名,於八月派齐,随后继发。”并谓北路寇至不能御,差务不暇给,保贝勒晋丕勒多尔济遇事勇敢,其才为喀尔喀四部王公之冠。適车林敦多布乞病,诏即以晋丕勒多尔济代之。李云麟寻率赛、紥两盟兵西进。十一月,至呼图古兰台,紥盟兵变,赛盟兵亦溃,李云麟自奏回乌城,诏严责之。七年,晋丕勒多尔济倡捐布伦托海新城经费,偕郡王桑噶西哩等捐银二万五千两有奇。予晋丕勒多尔济王衔,馀给奖有差。

  九年二月,肃州回匪东窜,扰是部推河以西额尔德尼班第达呼图克图游牧,蒙兵溃于哈尔呢敦。闰十月己巳,库伦办事大臣张廷岳等奏:“回匪窜偪乌城,福济、荣全督蒙兵二百在城防守,参赞大臣晋丕勒多尔济督索伦、满、汉兵五百迎击,驻头台。窜匪三千现已抵二台。”辛未,乌里雅苏台将军福济等奏:“回匪踞博克多山、推河口、额尔德尼昭等处。十月九日,窜至第十一乌特台,文报不通,南台蒙兵闻警先遁。”十一月戊申,福济及参赞大臣荣全奏:“十月九日,贼千馀人由东南至西南山沟来扑东西南三门,东沟又来贼数千。初更,贼四面放火,毁栅而登,城池失陷。二十三日,贼由西南窜去。福济遇救尚存,荣全奔向西北,於闰十月四日折回,定边将军印信遗失,荣全亲兵护出伊犁将军印信,暂时借用。”命福济、荣全革职留任,谕杜嘎尔统察哈尔马队及已调吉林、黑龙江官兵赴乌城进剿。寻回匪西窜金山卡伦,晋丕勒多尔济回乌里雅苏台。谕整饬台站,疏通道路。十二月,谕晋丕勒多尔济将张廷岳撤回官兵分布防守推河等处,福济妥设霍呢齐及推河粮台。癸酉,晋丕勒多尔济奏饬赛、紥两部落拣兵分紥乌城台站,并防各旗游牧。乙酉,允福济等请,设乌城驻班台站紥萨克二员、管台二员。谕福济迅将哈尔呢敦等台赶紧预备,催绥远城所遣达尔济一军前进。是月,喇嘛棍噶紥拉参一军自科布多援乌城。

  十年正月,谕严催晋丕勒多尔济设复乌城以南台站。晋丕勒多尔济劾福济谬妄贻误,自顾身命,将仓库存项酬谢贼匪,眷属皆系自尽,非为贼所害。福济亦劾蒙古官员规避差使,请捏病告假规避,或饬传故意迟行及始终不到者,均革职任,无职任者销爵,仍令来营,从之。设霍呢齐台转运总局,福济饬贡果尔带察哈尔马队驻守之。荣全奏:“亲往催办乌城以南二十台,行抵推河,见水台毡房驼马渐集。推河至哈尔呢敦五台照旧布置,略有规模。请给自备驼马帮台之蒙古台吉丁户一半钱粮。”从之。以回匪复图再扰乌城,谕福济等整顿台站,杜嘎尔军毋得逗留。二月,谕福济等妥为布置哈尔呢敦、额尔德尼昭、推河三处防守,并以达尔济一军行抵哈尔呢敦阻滞,饬督令各台站妥为供支,毋误戎机。三月,以乌属各台尚未备齐,致滞师行,谕切责福济,并令传知蒙古王公等率属守御,予乌城殉难蒙兵恤。杜嘎尔奏派苏彰阿带黑龙江兵五百赴乌城,并调贡果尔一军赴前敌各路。谕杜嘎尔赴察尔呢敦等处防剿。

  四月,予赛盟台吉车登丕勒吉雅捐银面奖。杜嘎尔进驻贡鄂博地方。谕福济等饬蒙古台站应付驼马等项。晋丕勒多尔济以请归游牧,罢乌里雅苏台参赞大臣,下院严议,以紥盟中左翼左旗贝勒多木沁紥木楚代之。福济亦革任,以金顺为乌里雅苏台将军,奎昌署之。回匪复扰是部阿米尔密特游牧,焚掠固尔班赛汗等处。谕杜嘎尔会奎昌等迅速追剿。五月,回匪窜萨哈尔呢敦附近之萨巴尔图河、推河一带,杜嘎尔遣纳鲁肯一军驻翁吉驿防之。六月,回匪窜扰霍尔哈顺、霍呢齐二台。谕庆春饬达尔济於推河等处防守,杜嘎尔拨队扼要驻紥,保护粮路。福济等奏乌城调到吉林、黑龙江、察哈尔马队三千二百五十名,发图、车、赛、紥四盟采买驼马等银各一万两。八月,回匪复窜入阿米尔密特旗,至巴彦罕山,逼近翁吉河。福济等饬赛盟速派蒙兵五百名赴南台哈尔呢敦堵截。九月,达尔济一军剿窜翁吉河之匪,殄之。杜嘎尔遣福珠哩率兵剿匪于阿米尔密特旗之那林浑第等处,殄之。是旗附近肃清。达尔济亦败贼於喀雅喀拉乌苏地方。

  十一年正月,肃州回匪复窜扰是部阿米尔密特旗游牧西南之济尔哈朗图地方。谕金顺、奎昌等各设法保护所属台站。杜嘎尔奏派富珠哩一军扼紥哈尔呢敦一带。四月,回匪窜扰白讬罗盖及金山卡伦游牧,奎昌等遣马队追剿。九月,连败之於沙尔鲁尔顿及库尔库噜地方,匪自阿育尔公旗窜紥哈沁。

  十二年二月,乌里雅苏台将军长顺等以回匪屡扰赛、紥两盟牧,暂令紥盟公车德恩敦多布多尔济旗移於边界相当之赛音诺颜部落右翼右后旗副将军王格里克紥木楚、紥萨克玛尼巴拉等旗游牧,赛盟紥萨克阿米尔密特旗移於本部赛音诺颜旗亲王车林端多布等旗游牧。两盟南界金山卡伦,亦令暂撤,俾作清野之计。奏入,得旨,下所司知之。十三年正月,乌城解严,长顺等拨察哈尔新兵五百,令佐领依楞额统赴科布多,裁乌城赛、紥两盟防兵五百,侍卫丰升阿统察哈尔马队仍驻紥巴罕河。

  光绪六年,以改议俄约,调赛、紥两盟蒙兵二千名驻乌里雅苏台。七月,以将军春福等奏辅国公额尔奇博尔豁地方作为官屯。九月,予赛盟紥萨克济尔哈朗报效屯地奖。七年六月,以俄约成,撤驻乌城之赛盟蒙兵。将军杜嘎尔奏暂停办博尔豁屯田。十一年九月,复设金山卡伦。十三年,署乌里雅苏台将军祥麟等奏:“管理推河、紥克等台吉巴紥尔等报所属都特库图勒等三台鼠灾,请将都特库图勒台暂移在诺们汗沙毕游牧内拜达里克河边之敖尔楚克哈克图地方,紥克、和博勒库根两台向前移在赛盟右翼右后旗郡王吹苏伦紥布旗属之紥绥额奇叟吉、哈拉布拉克等地方。体察鼠灾定息,青草畅茂,再饬各归原台当差。”允之。十九年,乌里雅苏台参赞大臣车林多尔济病免,以那木济勒端多布代之。二十一年十二月,修乌里雅苏台。二十三年,修乌里雅苏台河桥及河堤。二十五年九月,将军崇欢奏查阅边卡供给,每台有加至百五十两之事,此次免去。查阅南二十台驼马两厂,专查五十五座台卡供给应付,概从删减。二十六年,崇欢奏以古城一带蝗灾,改采购戍守官兵日需米面於归化城。是年以拳匪肇衅,边防戒严,将军连顺等调赛、紥两盟及乌梁海兵择要防守,各王、公、紥萨克等挑选壮丁,筹帮军食,均能严约属下,勿欺凌俄商,保全大局。二十八年,请将奏入予赛盟盟长紥萨克郡王吹苏伦紥布、亲王那木囊苏伦、副将军紥萨克镇国公刚珠尔紥布、副盟长紥萨克郡王固噜固木紥布等奖有差,特予参赞大臣那木济勒端多布黄马褂。

  二十九年,设乌城中、俄通商事务局。三十年八月,连顺等以赛、紥两盟呈报去冬今春雪灾,牲畜倒毙。三十一年,是部中左末旗亲王那彦图请裁佐领所遗差户。护将军奎焕饬由本盟各旗分派,按旗接充。入夏亢旱,驼马疲瘦,请缓查阅台站,允之。三十二年,赛盟盟长吹苏伦紥布卒,将军奎焕等请于参赞大臣贝勒车登索诺木、亲王那木囊苏伦二员内简一人为盟长。得旨,授那木囊苏伦盟长。定例,盟长由理藩院请简,此出将军保奏,非恒格也。那木济勒端多布之后,是部中左旗贝勒车登索诺木、中右旗郡王库鲁固木紥布相继为乌里雅苏台参赞大臣。三十四年六月,御史常徽劾车登索诺木“捏报灾情。本盟应派差使,不遵奏章赴边。防守之差,以贿为定,蒙情不服,咸有戒心。如牧厂未报地界,任令开荒。驼马捏报倒毙。孳生以多报少,弊混不可枚举”。宣统元年,将车堃岫查覆,多为宽解,惟谓车登索诺木於本旗充当各差,或有互调他旗,以远易近,避重就轻。管理旗务之紥萨克齐阿莫朦混自专,请革之,而为车登索诺木请免议。

  二年,是部亲王那木囊苏伦、那彦图为资政院钦选议员。三年,库伦独立,是部王公附之,将军奎芳被迫去职。

  是部额驸策凌之后,亲王拉旺多尔济、车登巴咱尔、达尔玛、那彦图多至御前大臣、领侍卫内大臣,为外紥萨克诸部所莫及。是部地兼耕牧,有矿,有盐池,向称饶富。共有佐领三十一。

  紥萨克图汗部,称喀尔喀西路,至京师四千馀里。东界翁锦、西尔哈勒珠特,西界喀喇乌苏、额埒克诺尔,南界阿尔察喀喇托辉,北界推河。

  元太祖十六世孙格埒森紥紥赉尔珲台吉有子七,分掌喀尔喀左、右翼。左翼牧图拉河界,右翼仍留居杭爱山。其长子阿什海达尔汉珲台吉、次子诺颜泰哈坦巴图尔、第四子德勒登昆都伦、第七子鄂特欢诺颜同掌之。今紥萨克图汗部十九紥萨克,自厄鲁特一旗外,皆其裔。阿什海达尔汉珲台吉子二:长巴延达喇,子赉瑚尔汗,为原封紥萨克图汗策旺紥布及紥萨克贝勒卓特巴,台吉喇布坦、额尔德尼衮布三旗祖;次图扪达喇岱青,子硕垒乌巴什,号珲台吉,为紥萨克贝勒根敦,辅国公沙克紥、齐巴克紥布,台吉纳玛琳藏布、达什朋素克五旗祖。诺颜泰哈坦巴图尔生土伯特哈坦巴图尔,子二:长崆奎,号车臣济农,为紥萨克郡王朋素克喇布坦、贝子博贝、辅国公索诺木伊斯札布,台吉乌尔占、哈玛尔岱青五旗祖;次赛因巴特玛,号哈坦巴图尔,为紥萨克辅国公衮占、台吉伊达木紥布二旗祖。德勒登昆都伦生锺图岱,号巴图尔,为紥萨克台吉诺尔布一旗祖。鄂特欢诺颜生青达玛尼默济克,号车臣诺颜,为紥萨克辅国公通谟克、台吉普尔普车凌二旗祖。

  初,赉瑚尔为喀尔喀右翼长,所部以汗称,传子素巴第,始号紥萨克图汗,与其族土谢图汗衮布、车臣汗硕垒同时称三汗。硕垒通好最先,衮布次之,素巴第最后。崇德三年,以其部谋掠归化城,上统师征,所部遁,素巴第遣使谢罪,并贡马及独峰驼、无尾羊。谕曰:“朕以兵讨有罪,以德抚无罪,惟行正义,故上天垂佑,蒙古、察哈尔诸部皆以畀朕。尔等皆其所属,当即相率归诚,不则亦惟谨守尔界。乃反兴兵构怨,谋肆侵掠,岂以远处西北,即为征讨不及之区耶?今与尔约,嗣后慎勿复入归化城界,重贻罪戾。”五年,复赐敕诫谕。

  顺治四年,素巴第闻诏责硕垒、衮布等纳苏尼特叛人腾机思及掠巴林罪,欲代为解,偕同族俄木布额尔德尼上书乞好。上因其书不称名,词近悖慢,切责之。七年,俄木布额尔德尼等诡称行猎,私入归化城界掠牧产,遣官饬归所掠。会素巴第卒,子诺尔布嗣,称毕锡哷勒图汗,遣使入贡。谕曰:“朕本欲许尔等和好,故命察归所掠以赎前罪。今尔等反以朕留尔逃人为词,是何心耶?朕统一四海,尔等弹丸小国,勿恃荒远,勿听奸词,致陨尔绪。”十二年,诺尔布偕俄木布额尔德尼各遣子来朝谢罪。十四年,复偕同族车臣济农昆都伦陀音奉表乞好。诏宥前罪。十六年,遣大臣赍服物谕赉之。

  先是喀尔喀左右翼设八紥萨克,诺尔布及俄木布额尔德尼、车臣济农昆都伦陀音各领右翼紥萨克之一。诺尔布卒,子旺舒克袭,仍号紥萨克图汗。俄木布额尔德尼卒,子额璘沁袭,号罗卜藏台吉。康熙元年,额璘沁以私憾袭杀旺舒克,奔就厄鲁特。其叔父衮布伊勒登避难来归,封紥萨克贝勒,驻牧喜峰口外察罕和朔图。详喀尔喀左翼部总传。九年,命旺舒克弟成衮袭紥萨克图汗号,辑其众。二十三年,成衮以额璘沁之乱,属众溃,多往依左翼土谢图汗察珲多尔济,屡索不获,与构衅。命阿齐图格隆等谕解之。会成衮卒,厄鲁特噶尔丹谋掠喀尔喀,诱成衮子沙喇攻察珲多尔济。沙喇因会噶尔丹於固尔班赫格尔,台吉德克德赫等从往。察珲多尔济恶之,追杀沙喇及德克德赫。二十七年,噶尔丹以兵三万掠喀尔喀,至杭爱山,所部大溃。沙喇弟策旺札布偕同族色凌阿海等相继来归,诏附牧乌喇特诸部。三十年,驾幸多伦诺尔会阅,以所部屡经变乱被芟夷,诏封色凌阿海等王、贝子、台吉有差,各授紥萨克,令集所属编佐领抚辑之。而以成衮子策旺紥布为紥萨克图汗,特封和硕亲王,统其众。自是始称紥萨克图汗部。三十一年,定所部为喀尔喀西路。三十六年,诏归杭爱山游牧。四十年,赐牧产赡之。寻命策旺紥布仍袭紥萨克图汗号。

  雍正四年,遣额驸策凌等赴阿尔台勘所部与准噶尔界。九年,大军剿噶尔丹策凌,诏所部紥萨克等内徙游牧。十年,以准噶尔败遁,谕曰:“去岁朕降旨令尔等徙居内地,并不感悦遵行,屡次催促,始勉强迁移。今幸大军於苏克阿勒达呼及额尔德尼昭两败贼众,尔等始得安居,否则岂能保护牲畜乎?朕思尔等本属一体,岂有甘居庸懦受人庇荫之理。嗣后各宜激烈奋发,不惟永享升平,亦且垂光史册矣。”

  先是紥萨克图汗策旺紥布以从征退缩罪削爵,诏郡王朋素克喇布坦子格哷克延丕勒袭汗号。十二年,调兵驻防察罕廋尔。

  乾隆元年,选兵赴鄂尔坤防秋。二年,定边大将军平郡王福彭奏:“喀尔喀四部防秋兵皆驻鄂尔坤,紥萨克图汗部驻牧紥克拜达哩克西南,距鄂尔坤尤迩。请即令在彼驻防,徵调无难即至。”诏如所请。五年,谕曰:“前以军务方兴,恐尔部游牧被贼侵扰,悉令内徙。今噶尔丹策凌谨遵朕旨,奏称不敢越阿尔台游牧,甚属恭顺。朕亦降旨令尔部游牧毋逾紥布堪、齐克慎、哈萨克图、库克岭等处。尔等当遍谕所属,永远遵行。傥有违令生事者,严行治罪。况今虽许准噶尔和好,罢息干戈,而平日不可不训习武备,尔等其留意,毋忽!”六年,命参赞大臣副都统庆泰察阅防秋兵於哈里勒迈。十三年,选驼五百运归化城米赴塔密尔军营。十六年,敕禁所部越境与准噶尔及回众私市。十七年,选兵千驻防锡喇乌苏。二十年,随大军进剿达瓦齐。二十二年,以其部和托辉特郡王青衮咱卜叛,诛之。寻谕紥萨克图汗部曰:“前因青衮咱卜负恩背叛,散布流言,众喀尔喀间有煽动。经朕训谕,尔等旋知悔悟,各奉职守。今逆贼就诛,党附人等应分别治罪,以彰国宪。但尔等为国家臣仆百馀年,误听浮言,致干罪戾,并非有心附贼,免其查究。嗣后益宜仰体朕恩,湔涤前愆,约束所属,各安本业,绥静边隅,长享太平之福。”

  先是紥萨克图汗部编佐领,荡平准、回之役,是部紥萨克郡王品级贝勒青衮咱卜、贝勒连登紥布皆以叛诛,而辅国公旺布多尔济积俘青衮咱卜及准部叛贼呢玛功,晋袭贝勒,予郡王品级。一等台吉紥萨克朗衮紥布积取库车援贼及克库车功,晋至镇国公。二等台吉诺尔布以不从叛贼策登紥布,授紥萨克一等台吉。死事於阿里固特之二等台吉齐巴克紥布,追封辅国公,并授其子巴图济尔噶勒紥萨克。其紥萨克一等台吉噶尔丹达尔紥,以率其属户口自准部特穆尔图诺尔游牧复归,授一等台吉,其后授其子拉克沁噶喇紥萨克,编佐领隶是部。

  先是紥萨克图汗部编佐领分十旗,后增八旗,附厄鲁特一旗。紥萨克十有九,盟於紥克毕赖色钦毕都哩雅诺尔,设正副盟长各一,副将军、参赞各一。爵二十有二:紥萨克图汗兼多罗郡王一;附公品级三等台吉一,由辅国公降袭;郡王品级紥萨克多罗贝勒一;紥萨克镇国公二,一由贝勒降袭,一由紥萨克台吉晋袭;紥萨克辅国公六,一由贝子降袭;附辅国公一;紥萨克一等台吉八;附辅国公一;厄鲁特紥萨克一等台吉一。

  乾隆四十五年,以是部紥萨克巴哈图尔侵占杜尔伯特游牧,严饬查办,促令交还。嘉庆七年十月,收紥萨克图汗布尼喇特纳等进马五百匹。道光六年,回疆军兴,是部捐驼马助军需。二十五年,定紥萨克图汗盟支差章程,王、公、台吉等将所属喀木齐罕阿拉巴图等牲畜分作二分,一分牲畜津贴佐领等出差;紥萨克台吉喀木齐罕阿拉巴图等所有牲畜,依佐领等一律按户扣除大牲畜一双,馀次牲畜,均与应派佐领下人等正项差务一律出派,其贫苦台吉佐领下喀木齐罕阿拉巴图等各均相监之。咸丰三年,是部汗、王、公、紥萨克等以军兴捐助军需,温旨卻之。

  同治三年,回匪陷乌鲁木齐等城,古城诸城被围,调是部蒙兵援之。五年十一月,李云麟奏紥盟蒙兵抵呼图古兰台,劫掠变乱。寻溃归。九年六月,肃州回匪扰是部境。十月,窜聚博提哈拉乌苏、库努克等处杀掠。十一月,匪于陷乌城后,窜金山卡伦察罕博克多地方。十一年十月,奎昌等奏移鞥克巴雅尔所部察哈尔马队驻紥盟察罕淖尔地方防回匪犯乌城。九月,回匪窜是部辅国公车德恩敦多布多尔济游牧。车德恩敦多布多尔济自备军装军火粮饷,督台吉官兵,于十六、十七日再挫匪于景色图及巴彦察汗地方,匪向西遁。事闻,予贝子衔。十二月,扰科城之回匪窜聚於紥部南境,奎昌派达尔济带队攻剿。

  十二年正月,奎昌等奏回匪于十一月窜紥盟所属之那玛勒吉幹昭地方,官军于是月十一日进攻败之,匪即北窜。追剿至十二日,匪又向察罕布尔噶奔窜,山势险隘,负固相持。达尔济赶带马队前进,匪又越山遁聚巴里坤、紥盟交界地方。二月,乌里雅苏台将军长顺等以紥盟牧南各旗毗连肃州,屡被回匪扰害,奏暂移公棍楚克紥布、右翼前紥萨克桑青齐苏隆、右翼后末玛呢达拉等旗於本部紥萨克图汗及右翼中参赞公密帕散布、中右翼末旗达什拉布坦、紥萨克车德恩多尔济等旗游牧,紥萨克图汗旗移本部落右翼左公衔紥萨克班紥班咱尔紥布、右翼末次紥萨克达散巴拉等旗游牧。俟贼匪肃清,即令各归旧牧。下所司知之。十月,回匪窜扰图谢公游牧,旋扰察幹河及莫尔根地方。长顺等遣卓凌阿剿匪于图谢公游牧之库布奇尔果罗地方,胜之,救出蒙古男妇子女一百九十馀名。科布多所遣防御喜莫得等率兵败匪于阿育尔公旗库伦喇嘛地方,救出被胁蒙民男妇三四百名。会栋呢特多尔济军败之於乌兰坝,匪向鞥克紥萨克旗以南逾山逃遁。十三年三月,予紥萨克图汗等捐助乌里雅苏台城奖。

  光绪初,乌鲁木齐诸城克复,是部始解严。七年,徵是盟兵戍科布多。俄约成,撤去。二十一年,是部以甘肃回匪滋扰,文报改由台路,撤回边界游牧牲畜,为坚壁清野之计。二十三年,乌里雅苏台将军崇欢等劾盟长紥萨克镇国公阿育尔色德丹占紥木楚假公摊派,请革职,允之。二十四年,是部与赛音诺颜部王、公、紥萨克等输昭信股票银,并请报效,仍予奖。二十五年,是部紥萨克蕴多尔济旗与科布多之紥哈沁争界,志锐等奏所争一为巴尔噜克鄂博,一为鞥吉尔图鄂博,一为田德克库与喀拉占和硕界线,请饬理藩院秉公剖断,允之。二十六年,拳匪肇衅,边防戒严,是盟王、公、紥萨克等于徵兵筹饷均得出力。二十八年,予紥萨克图汗索特那木拉布坦、副将军紥萨克辅国公洛布桑端多布奖有差。宣统二年,索特那木拉布坦为资政院钦选议员。三年,库伦独立,胁是部汗、王等附之。

  是部有矿,有盐。佐领有二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