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百二十四 列传三百十一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赵尔巽|发布时间:2017-06-28 22:15:30|

◎藩部七

  ○唐努乌梁海 阿尔泰乌梁海 阿尔泰淖尔乌梁海

  唐努乌梁海,在乌里雅苏台之北,东南土谢图汗部,南赛音诺颜部,西阿尔泰乌梁海,西南紥萨克图汗部,北俄罗斯。有总管五:曰唐努,曰萨拉吉克,曰托锦,曰库布苏库勒诺尔,曰奇木奇克河。

  康熙五十四年,紥萨克图汗部和托辉特辅国公博贝随大军赴推河防准噶尔策妄阿拉布坦,言:“准噶尔不靖,恃乌梁海障之。乞往招,若抗即以兵取。紥萨克台吉济纳弥达阿里雅及根敦罗卜藏克兵俱习战,请与同往。”上韪其议,从之。九月,乌梁海头目和罗尔迈率属降。先是和罗尔迈居吹河,尝以越界射猎为博贝缚献,上宥其罪,谕还巢。至是将遣子瑚洛处纳请降。博贝至,因迁其游牧赴特斯。冬,和罗尔迈遁,博贝追至呼尔罕什巴尔,执之。五十九年,博贝擒乌梁海逃众,晋贝勒。时从征西将军祁里德军。六十年六月,议政王大臣议覆祁里德,新收乌梁海二千五百三十名,应送至巴颜诺尔克地方居住,令车臣汗等旗分派兵三百名,并派台吉协同驻紥防守。雍正二年,谕曰:“朕询贝勒博贝,管辖乌梁海何以资生。据奏在将军祁里德处借饷一万八千馀两,买牲分给,各得产业,今胜於昔。所有借项,自以贝勒俸逐年扣抵。朕思乌梁海俱朕之百姓,岂有朕之百姓而借饷於朕之理?所借银两,不必扣还。谕祁里德知之。”三年,乌梁海和罗尔迈复遁,由阿哩克窜准噶尔界,博贝遣子额璘沁由托济邀擒,而自赴克木克木齐克缉叛党,诛之。

  初额鲁特与喀尔喀构兵时,错处科布多、乌兰固木。噶尔丹既灭,喀尔喀西境直抵阿尔泰,自唐努山阴之克木克木齐克至博木等处,皆博贝及来归之额鲁特贝凌旺布所属乌梁海游牧。四年,策旺阿拉布坦言克木克木齐克旧隶准噶尔,乞还,上不许,虑伺间略乌梁海,诏博贝率所部兵千,随前锋统领定寿驻唐努山阳特斯地方防护之。寻谕理藩院曰:“朕详思克木克木齐克乌梁海皆博贝所属,和罗尔迈既已就擒,交博贝抚恤,居之公所。但念此等人向在喀尔喀边外林木中射猎为生,与准噶尔所属乌梁海接壤,又与俄罗斯连界。宜令博贝等同大臣前往晓谕,令自为预备,以防不虞。”三月,命大臣一员带布帛茶叶赏克木克木齐克地方乌梁海,并令拣老成服众之人作为首领。

  五年,额驸策凌等与俄罗斯订约,自恰克图、鄂尔辉图两间为界,所立之鄂博,迤西至肯哲冯达霍呢音岭、克木克木齐克之博木、沙弼纳岭。循此山梁,由正中分中划界,其两边各取五貂之乌梁海,仍令照旧各归其主,彼此各徵一貂之乌梁海。自定界之日,将各取一貂之处停止。

  乾隆十六年,以和托辉特紥萨克贝勒青衮咱卜纵所属人私出汛界与准噶尔回众贸易,致潜居乌梁海,夺贝勒,诏额璘沁袭其爵,定乌梁海出入汛界例。二十一年,青衮咱卜胁乌梁海叛,大兵至,皆弃去。二十五年,铸唐努乌梁海总管印给之。嘉庆二年,乌里雅苏台参赞大臣额乐春以需索乌梁海夺职治罪。道光三年,定禁乌梁海与商民贸易例,以山西民人私向乌梁海买取羊只涉讼。二十四年六月,乌里雅苏台将军桂轮劾总管垂敦紥布需索无厌,夺职。咸丰年,奏唐努乌梁海界址。

  十年,与俄国定界约,是部之沙宾达巴哈实为西疆划界之第一地段。同治三年十一月,乌里雅苏台将军明谊等奏:“唐努乌梁海游牧内,俄使前开议单,载唐努鄂拉达巴哈即系唐努山岭,自沙宾达巴哈界牌起,先往西,后往南。亦据该使呈绘图志,有顺萨彦山岭至奎屯鄂博所有界限地名。我国旧存图内虽无其地名,然据该使所指方向,续经库伦办事大臣文盛送雍正五年已定交界图志,名目虽殊,界限大致相似。唐努乌梁海游牧虽有被俄人包去之嫌,与西二盟游牧无碍。明年立界时,俟与麟兴、车林敦多布等妥商办理。”四年八月,麟兴等奏:“据委员岳嵩武禀报,与唐努乌梁海总管凡齐尔驰赴博果素克大坝履勘起,沿站按图详查,行至唐努鄂拉达巴哈,核与俄国所画唐努鄂拉达巴哈边界相符。除萨彦山因无路径不能履勘,其唐努鄂拉达巴哈及边境应分之珠噜淖尔、塔斯启勒山、哈喇塔苏尔山、德布色克哈山数处,择拟立界处所,绘会勘图志呈阅。”时俄立界使臣以事不能至。九月,明谊等以军务紧急,请缓约俄使立界。 六年,俄人遂越界至总管迈达尔游牧内乌克果勒地方建屋种地。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照会俄使,始由库伦俄官行文令送之回国。是年,廷旨促麟兴等建立西疆毗连俄境界牌鄂博。六月,专命荣全迅与俄官会立乌里雅苏台边卡界牌鄂博。八年五月,荣全与俄使穆鲁木策夫至是部西南之赛留格木山岭会立牌博,於是月二十六日起行,顺赛留格木岭至是部西南边境尽处之博果苏克坝,立第一界牌鄂博,科城立牌博於南,俄国立牌博於西。由此向东北约八十里,名塔斯启勒山,於山顶立第二牌博。又向东北约九十里,至珠噜淖尔,俄使言只就珠噜淖尔迤北数十里唐努山之察布齐雅坝止,建立鄂博,由此直向西北,统至沙宾达巴哈,路既便捷,尤易行走。荣全以俄使所指之路俱系是部游牧内地,若照俄使所议,不惟与原图大不相符,且将是部游牧包去大半,向俄使反复开导,仍如原图,於珠噜淖尔东南之哈尔根山立第三牌博。顺淖尔北岸约二十馀里,至唐努山南察布齐雅坝,立第四牌博。沿唐努山南,向西过莫多图河、紥勒都伦河、乌尔图河、察罕紥克苏图河,顺哈喇塔苏尔海山,至沙克鲁河,转向东北约二百五十馀里,至库色尔坝,系是部西方边界,立第五牌博。向西北九十馀里,至唐努鄂拉达巴哈末处,过哈喇河偏西山下楚拉察水流之处,立第六牌博。向北又东,顺萨彦山过玛纳瑚河、蒙纳克河、浩拉什河,由喀喇淖尔至苏尔大坝,约一百五十里,立第七牌博。向北又东约三百六十馀里,山脉连贯,直至沙宾达巴哈,於旧牌博之东山顶上立第八牌博。照原图至赛留格木山博果苏克坝上,红线以左为中国地,红线以右为俄国地。至六月二十二日竣事,而是部阿尔泰河、阿穆哈河区域皆入于俄。

  光绪五年,乌里雅苏台将军以奇木齐克河总管报俄商在唐努乌梁海属建盖行栈数处,及春季以来,有俄人或三五十人或八九十人不等,在奇木齐克河北一带中唐努山内刨挖金砂,例应禁止,咨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照会俄署使凯阳德转饬边官查禁。七年五月,乌里雅苏台将军以俄人在萨尔鲁克地方居住,紥立木棚十处,附近挖过金砂大小凡一百馀处,照会俄驻库领事迅饬边界官严禁。

  十四年四月,乌里雅苏台将军杜嘎尔奏称:“所辖唐努乌梁海属地边外自柏郭苏克西北至沙宾达巴罕,中国设立界牌,每年夏季派员会同查阅。其岭一东一南,至乌里雅苏台,即岭之左,归中国属,载在条约。乃俄人竟於沙宾达巴罕以东,霍呢章达巴罕以西,唐努所属尔里党、萨布塔尔、都不达果勒、车尔里克、荆格等河岸地方,前经查验过俄人挖金共四十五处,至今仍在萨布塔尔、车尔里克两处附近河岸开挖甚多。乌克、多伦两河地方,俄人明固赖等任意开垦地亩,长一千三百馀广尺,宽八百二十馀广尺。俄人雅固尔等於萨拉塔木、博木、额奇布拉克、多伦、乌克、车尔里克、托勒博、萨斯多克、密岗噜勒、紥库勒、哈达努额奇依斯克、木阿玛、阿克河口、吉尔噶琥河口、吉尔紥拉克等十五处建盖坚屋,南入我境至数百之多。本年派佐领荣昌等往乌梁海吉尔拉里克地方会俄官辩论挖金、盖房、种地各案,俄官一味支吾,执意不办,应由总理各国事务衙门逐件查覆。”旋由总理事务衙门覆奏:“请饬将军等详勘界限,研究根由,援据约章,与俄酋竭力辩论。倘彼坚执,或应知照驻俄使臣,严请外部妥筹办法,或即估给盖房之费,令从速迁徙,由将军等就近相机筹定,奏明办理。”十月,祥麟等奏覆派吉玉等由乌梁海印务处於六月自荫木噶拉泰起程,履勘车尔里克等处,往返两月有馀,已将俄人在境内挖金、盖房、种地三事详细查明,缮单入告。命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照会俄使,将越界在唐努乌梁海挖金、盖房、种地之背约俄人迁回本国。

  二十五年八月,乌里雅苏台参赞大臣志锐以奇木齐克河总管请给印奏入,命连顺察看情形,奏明办理。寻覆奏,以“奇木齐克河与唐努总管相隔实在千里之外,中间横亘赛音诺颜部之额鲁特紥萨克贝子达克丹多尔济所属乌梁海,遇有龃龉,文报不通,凡事转报总管,未能直达乌城。奇木齐克河实有二千一十三户,丁口已几万人。唐努总管每年勒派各情,亦所恒有。其他毗连俄界,交涉事多。既,十苏木连结恳求,是与唐努总管其心已离,两不相下,倘有事故,亦难收拾。若将数十年仰希朝廷之恩,一旦下颁,必能自固藩篱,为我屏蔽。况有东乌梁海请印在前,似难以不符体制为解,请仍赏给印信”。得旨,如所请。

  二十六年,诏连顺等备边。时拳匪事起,中外人心惶惑。连顺檄唐努乌梁海总管棍布多尔济、萨拉吉克乌梁海总管巴勒锦呢玛、托锦乌梁海总管凌魁、库布苏库勒诺尔乌梁海总管克什克济尔噶勒、奇木齐克河乌梁海总管海都布调兵练团,严密举办。棍布多尔济等均能刻日成军。复筹帮军食,择要加兵防守,善待俄商,毋生边衅。二十八年十二月,连顺等再请奖叙,疏入,予克什克济尔噶勒二品顶戴,海都布二品花翎。是年,连顺以“乌梁海向风沐化几二百年,直与喀尔喀蒙古无异。我国商民仍守旧规,不敢违禁潜往贸易。至俄商之在乌梁海贸易者,不计其数,建盖房屋,常年居住,每年收买鹿茸、狐、狼、水獭、猞猁猻、貂皮、灰鼠,为款甚钜,致乌梁海来乌城呈交贡皮时,竟至无货可以贸易。惟有变通办理,如在乌城贸易商民原赴乌梁海贸易者,准即报官前往,仍由将军衙门照章酌给六个月限票,并严饬守卡官兵认真稽查,不准挟带违禁之物”。允之。

  宣统元年,乌里雅苏台将军堃岫等以奇木齐克河总管海都布率奏本旗十苏木公拣海都布长子达鲁噶布音巴达尔琥办事勤能,众心倾服,请补总管,允之。

  是部天和土腴,有灌溉之利,宜麦。有金、铜、石棉诸矿,林木亦富。达布逊山产石盐,是部全境及科布多北部皆资之。唐努、萨拉吉克、托锦三总管各有佐领四,库布苏库勒诺尔总管佐领二,奇木齐克河总管佐领十。萨拉吉克别名萨尔吉格,托锦别名陶吉,总管皆无印。库布苏库勒诺尔别名库苏古淖尔,奇木齐克河别名肯木次克,有印。此外紥萨克图汗部右翼右旗有五佐领:一在库苏古尔泊北,一在华克穆河东北,一在格德勒尔河西,一在谟什克河西,一在紥库尔河源。赛音诺颜部额鲁特贝子旗佐领十三,皆南依鄂尔噶汗山,西接阿尔泰淖尔乌梁海。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徒众所属佐领三,西临华克穆河。

  阿尔泰乌梁海,在科布多之西,东额鲁特,东南紥哈沁及布勒罕河新土尔扈特、哈弼察克新和硕特,南和博克萨里旧土尔扈特,东北杜尔伯特,北阿尔泰淖尔乌梁海。分左右翼,左翼旗四,右翼旗三。

  初属准噶尔。乾隆十八年,喀尔喀紥萨克图汗等台吉达什朋素克随北路军营参赞大臣萨喇尔擒私入科布多汛之乌梁海人紥木图等。十九年正月,命萨喇尔等统兵征入卡之准噶尔属乌梁海。释北路军营诱捕之乌梁海礻马木特等,令回部落。二月,准噶尔乌梁海库木来降。三月,命舒赫德赴卓克索地方会萨喇尔招抚乌梁海。寻以乌梁海徙牧额尔齐斯等地,令暂撤兵。是月,以收抚乌梁海,移北路军营於乌里雅苏台。七月,赛音诺颜贝子车木楚克紥布暨班第、萨喇尔等击乌梁海宰桑於察罕乌苏,降之。十月,班第、萨喇尔进兵降阿尔泰居住之准噶尔乌梁海宰桑礻马木特及通礻马木特,收户口千馀。复由阿尔泰赴索尔毕岭,进至布尔汉之察汉托辉额贝和硕地方,获宰桑库克新等。十一月,以收抚乌梁海,加和托辉特贝勒青衮咱卜郡王衔,编设乌梁海人户旗分佐领,谕授宰桑车根、赤伦、察达克总管,命库克新於额尔齐斯屯田。

  二十年正月,察达克等兵至华额尔齐斯河收获包沁宰桑等。授察达克副都统,予乌梁海总管赤伦副都统衔,命招抚汗哈屯之乌梁海人众。免乌梁海等贡赋一年。二月,编察达克、赤伦所属乌梁海为佐领七。三月,乌梁海宰桑都塔齐以指示投顺之人逃窜正法,命紥萨克图汗部紥萨克台吉根敦等驻防海喇图、科布多等处,管乌梁海游牧,接收降人。四月,汗哈屯地方乌梁海归顺。五月,授归顺之乌梁海宰桑图布新为总管。十月,以乌梁海出牲畜接济哈达哈西进之军,嘉赉之。二十一年三月,以阿逆煽动乌梁海,哈萨克道梗。诏哈达哈剿乌梁海叛贼。有固尔班和卓者,奇尔吉斯宰桑,携千馀户潜赴乌梁海,赛音诺颜郡王车布登紥布及车登三丕勒邀擒之。六月,青衮咱卜叛,诱新旧乌梁海附己。大兵至,皆来效顺。十月,以新旧乌梁海等备兵请讨青衮咱卜,嘉赉之,授察达克内大臣。

  二十二年二月,命察达克等防范准部叛贼达什车凌等逃入乌梁海。四月,以额鲁特叛贼车布登多尔济属人分给察达克等。论察达克等俘辉特贼人功,予其子侍卫赉图布慎、赤伦、洪郭尔等缎茶各有差。九月,命车布登紥布等防范阿逆等扰乌梁海。十月,以阿尔泰淖尔乌梁海内附,谕授官加赏,定察达克所属乌梁海每户岁纳二貂,给俸如内地官吏之半。十一月,命乌梁海、紥哈沁人等归还马驼。乌梁海博和勒复降,仍授总管。二十三年二月,归并乌梁海管辖人户编入之,允新旧乌梁海均于乌兰固木种地,於吹河、勒和硕等处游牧。寻命移科布多乌梁海徙就阿尔泰山阳。二十四年三月,仍命郡王车布登紥布总理乌梁海事。八月,乌梁海副都统莫尼紥布等招降鄂尔楚克人户,附入乌梁海大臣管辖,授官有差。是年,定阿尔泰山之南额尔齐斯为是部牧地。十二月,以哈萨克人掠乌梁海,谕察达克等防剿。二十五年四月,以收抚乌梁海原任总管阿喇逃散属人交察达克等兼管。乌梁海总管紥布罕疏脱贼犯,上以年幼宥之,命察达克派员协同办事。

  二十六年七月,禁乌梁海私向哈萨克贸易。二十七年三月,允展乌梁海卡坐。九月,严禁阿尔泰乌梁海窃取哈萨克马匹。十月,以前经内附续逃入俄罗斯之乌梁海库克新假我乌梁海名劫掠哈萨克,命察达克等领兵捕治之。十二月,铸乌梁海左、右翼总管印,分给察达克、图克慎,销原领阿尔泰乌梁海总管印。二十八年正月,库克新就擒,戮之,以招抚人户给察达克等分辖。三十八年十二月,以新土尔扈特郡王舍楞与是部散秩大臣乌尔图那逊为婚,谕乌梁海紧接俄罗斯,瑚图灵阿等嗣后详为留意。四十九年六月,给阿尔泰台站内大臣察达克辖乌梁海官兵协济银两。

  道光十八年,以哈萨克潜阑入阿尔泰乌梁海,命乌里雅苏台参赞大臣车林多尔济领蒙兵逐之。科布多参赞大臣毓书遣科布多主事职衔哈楚暹领兵逐入乌梁海之哈萨克依满等于乌里雅苏台。八月,追败之于沙拉布拉克。九月,又逐再入乌梁海之哈萨克,使过于库克伸阿林,予奖。十一月,车林多尔济奏前入乌梁海土尔扈特之哈萨克驱逐已净,获十馀人释之。十二月,予乌梁海副都统车伯克达什等花翎,以论驱逐潜入游牧哈萨克劳。十九年四月,哈萨克复入乌梁海,命车林多尔济复调兵逐之。八月,以阿尔泰乌梁海右翼散秩大臣达什济克巴调营未到,严议。予驱逐哈萨克妥速之阿尔泰左翼散秩大臣达尔玛阿紥拉头品顶戴,仍下部优叙。二十二年,科布多参赞大臣固庆奏:“达尔玛阿紥拉时常称疾偷安,不善抚驭。所任散秩大臣管乌梁海四旗事务烦,游牧辽阔,且与俄罗斯接壤,责任綦重,请令离任,以参领唐嘎禄署之。”

  咸丰十年,与俄罗斯定西疆界约。同治三年八月,科布多参赞大臣广凤等奏:“卡伦以内阿尔泰乌梁海境内奇林河等地方十七处,有哈萨克公阿吉属下之哈济克居住。当分界未终之际,未便一旦驱逐。倘分界后,万不得已必须内迁,宜由塔尔巴哈台参赞大臣酌择地方安置。”十一月,俄人阑入是部库什业莫多及塔布图地方滋扰。明谊照会俄悉毕尔总督,先为查办来我边卡滋事官兵,俟明年两国立界大臣会同建立牌博后,再派兵驻守。四年,以伊、塔诸城回变,命设乌梁海台站,递送科城至塔城文报军饷。十二月,塔尔巴哈台参赞大臣锡霖劾广凤裁撤乌梁海台站,致文报军饷阻滞。谕广凤等议处,仍令复设。五年五月,塔尔巴哈台失守,领队大臣图库尔领额鲁特兵移至是部。

  七年三月,命奎昌会同俄官建立科布多毗连俄境界牌鄂博。九月,奎昌等以俄使未到,奏俟明年会办立界。八年,奎昌与俄立界使臣巴布阔福勘明自科布多东北边界赛留格木山適中之布果素克达巴哈起,向西南顺赛留格木山至奎屯鄂拉,往西沿大阿尔泰山至海留图两河之山;转往南,顺是山直至察奇勒莫斯鄂拉;转往东南,沿斋桑淖尔之边,循喀喇额尔齐斯河岸,至玛尼图噶图勒幹卡伦,分为两国交界。建牌博凡二十:首曰布果素克达巴哈,次曰杜尔伯特达巴哈,曰塔布图达巴哈,曰博勒齐尔,曰察幹布尔哈苏,曰乌兰达巴哈,曰巴哈那斯达巴哈,曰萨尔那开,曰巴尔哈斯达巴哈,曰拜巴尔塔达巴哈,曰库尔楚木,曰特勒克梯,曰固洛木拜,曰萨拉陶,曰萨勒钦车库,曰特勒斯爱哩克,曰鄂里雅布拉克,曰奇音克里什,曰察奇勒莫斯,末曰玛呢图噶图勒幹。自五月二十五日至七月三日竣事。十月,命棍噶紥拉参赴阿尔泰山收集徒众,妥办安插事宜,并免是部本年例贡貂皮。其后伊犁索伦营兵移至阿尔泰山,与塔城额鲁特兵皆由棍噶紥拉参暂统之。十年,署伊犁将军荣全奏,以由科布多属紥哈沁五台以西至霍博克萨里一、二千里,非就地设台,后路必断。令乌梁海章盖等於西翼设察罕通格、托克鄂博、德格图阿满三台,於东翼设多鲁图阿满、额尔奇赛罕、乌里雅斯三台。自是为科、塔两城孔道。十一年,调棍噶紥拉参所部索伦、额鲁特兵赴塔城。

  十二年十一月,回匪窜新土尔扈特之布尔根河,扰是部境,台站官兵纷纷逃散。乌鲁木齐领队大臣锡纶率所部民勇自阿尔泰山南移营乌龙古河南岸,追至霍博克河下游,击破之。匪窜绥来县北境,科布多参赞大臣保英等饬乌梁海速将军台移回原处安设。

  光绪七年七月,以棍噶紥拉参在乌梁海达彦地方收抚哈萨克,擅杀头目柯伯史之子,谕锡纶饬棍噶紥拉参即回籍。八年,俄人议重划科、塔中俄之界,欲占哈巴河一带。科布多参赞大臣清泰等奏:“俄人数百名突至哈巴河。查新条约内,奎峒山即阿尔泰山。任其勘改,实有关碍。”八月,阿尔泰左翼散秩大臣等复呈清泰等以“前次界划乌梁海西北境侵占已多,此次若再占哈巴河,蒙民无地自容,誓死不能退让”。谕清安、额尔庆额会商金顺、升泰妥筹。九年,额尔庆额偕参赞大臣升泰先期驰赴塞上,察边塞冲要,辨山川主名。以弃哈巴河、奎峒山二要地乌梁海、哈萨克之众均无所依,与俄官抗争,相持兼旬,改以哈巴河以西阿拉喀别河为界,得展地百三十馀里,分道安设新界牌博。既竣事,额尔庆额又绕北山道大彦淖尔安插乌梁海两翼部落,以和里木图河、雅玛图、哟洛图、西里布拉克为夏季游牧,以罕达盖图河、塔里雅图、青格里河、乌龙古河为冬季游牧,而哈巴河仍由塔城置戍。以金顺奏,谕阿尔泰山乌梁海属一带游牧地方,请饬棍噶紥拉参交回安插蒙民。十二年七月,以沙克都尔紥布等奏,复催棍噶紥拉参将徒众仍回塔城。十三年,谕刘锦棠等於新疆择安插棍噶紥拉参之地。十五年二月,刘锦棠奏移棍噶紥拉参徒众于库尔喀喇乌苏属之八英沟,让还科布多借地。承化寺就近所招徒众,听留居其寺哈巴河一带。塔城自借地以来,即已派兵驻守,未便委去,俾俄人得乘便南下,从之。十八年六月,沙克都尔紥布、额尔庆额、魁福会勘,奏哈巴河借地暂难归还,以塔城两次分界后,蒙、哈不敷分住,请将借地展缓三年交割。乌梁海困苦,拟令塔城哈萨克酌给牲畜,并筹安插逃户,派兵驻守,允之。其后科城屡请收回哈巴河,塔城争之,迄未决。

  二十六年,边防戒严,参赞大臣瑞洵檄乌梁海每旗挑兵二百名,半马牛步,驻防本旗。事定,撤之。以乌梁海各旗保护俄商货物,安全游牧,一再请奖。二十九年闰五月,予乌梁海左右翼散秩大臣额尔克、舒诺三音博勒克均头品顶戴,左翼总管倭齐尔紥布、桑敦紥布、右翼总管棍布紥布、瓦齐尔紥布均二品顶戴,左翼副都统察罕博勒克亦予奖。二十九年,塔城以哈巴城地交还科城。三十年五月,改设科布多办事大臣驻阿尔泰山,以锡恒为之,仍驻承化寺。三十二年七月,定阿尔泰练陆军马队一标、炮队一营,设哈巴河防营委员,及沙紥盖台至承化寺马拨十六处,每处设蒙古马兵五名,马十匹。开办承化寺、库克、呼布克木、哈巴河四处屯牧,建城署房屋,拨常年经费十三万两,开办经费三十一万两有奇。十二月,是部七旗划隶阿尔泰。三十四年四月,锡恒奏停办布伦托海上渠,下渠距水较近,拟再试种一年,克木奇官屯暂拨民办。宣统三年二月,署办事大臣延年奏开距承化寺七十里之红墩渠,安插农民。下部知之。

  地兼耕牧,有矿,有盐。是部有佐领七,副都统暨左右翼散秩大臣均兼一旗总管。卡伦自再划界后,南起右翼散秩大臣旗之阿拉克别克,而北曰阿克塔斯,又东北曰克杂那阿斯,曰萨斯,曰呼吉尔图布拉克,曰乌松呼吉尔图,转东曰胡布苏,讫罗盖布,东北至左翼散秩大臣旗之霍洞淖尔止,凡八卡伦。山之著者:西吉克图山、荄拉图山、霍穆达山、哈喇温尔常山。水之著者:察罕西鲁河、萨格赛河、萨克布多河、青格里河、额尔齐斯河。

  阿尔泰淖尔乌梁海,在科布多之西北,东唐努乌梁海,南阿尔泰乌梁海,西与北均俄罗斯。

  初属准噶尔。乾隆二十二年九月,赛音诺颜紥萨克贝勒车木楚克札布招抚阿尔泰山乌梁海。有特勒伯克紥尔纳克者,阿尔泰淖尔之乌梁海宰桑,携属至。诏车木楚克紥布定贡赏例,宣示德意。十二月,授阿尔泰淖尔乌梁海宰桑特勒伯克等为总管。二十三年秋,乌梁海总管阿拉善、恩克等叛,车木楚克紥布剿阿拉善等,就擒。恩兄窜哈屯河,冬,擒之。寻定是部为二旗,各设总管一,岁贡貉皮如例,隶科布多参赞大臣。道光中,查边之政渐弛,俄人始筑城於是部之吹河,我查边界鄂博者往往不至其地。

  咸丰十年,定西疆界约,俄国画界清单遂将是部包去。同治六年七月,科布多参赞大臣广凤等奏俄雅什达喇城衙门给阿尔泰淖尔两旗总管文,言阿尔泰淖尔、绰罗什拜、巴什库斯、吹河均系俄罗斯游牧。如有人言系中国游牧,拿送俄城。又俄人来绰罗什拜地方伐木,已饬总管察罕等善言开导,静候两国分界大臣将疆界议定换约,立界后,再按照所分界限遵行,此时不可伐木盖房,致滋事端。时俄国官兵执去我查阅哈屯河紥萨克紥那紥布及台吉差官、蒙古员兵等,阻我查边道路,称是部游牧为俄国地面,不许中国人往来。十月,阿尔泰淖尔总管莽泰等报俄官取莽泰旗下一百四十馀人及总管察罕旗下二百四十馀人手印。九月,明谊、锡霖、博勒果索与俄分界大臣照议单勘分西界,是部地遂非清有。初议迁是部诚心内附者於卡内,而总管莽泰等言两旗人丁祈全入卡内住牧。广凤等谕以“所被俄国分去地面旧住人丁,随地归为俄国,务令安居故土,各守旧业,立界后断不致仍前扰害”。随令莽岱等出卡回牧,并内徙之议亦辍。

  是部有佐领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