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本纪第三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柯劭忞|发布时间:2017-06-19 22:31:07|

○太祖下

  元年丙寅,帝大会部众于斡难河之源,建九斿白纛,即皇帝位。群臣共上尊号曰成吉思合罕。先是,有巫者阔阔出,蒙力克之子也,自诡闻神语,畀帖木真以天下,其号曰成吉思。群臣以札木合僭号古儿罕,旋败,乃废古儿罕不称,而从阔阔出之言,尊帝为成吉思合罕。国语“成”为气力强固,“吉思”为多数也。

  帝大封功臣,以博尔术为右翼万户,木华黎为左翼万户,纳牙阿为中军万户。豁儿赤以言符命,亦封为万户,以博尔忽为第一千户功。功臣封万户、千户者共八十五人。以忽都虎为札忽,译言断事官也。以也客捏兀邻,领宿卫千人,也孙帖额领箭筒士千人,斡哥连、不合、阿勒赤歹、朵歹、朵豁勒忽、察乃、阿忽台、阿儿孩分领护卫散班八千人,分番入直,是为四怯薛。

  是年,命忽必来征合儿鲁,者别追古出鲁克。

  二年丁卯秋,帝亲下西夏,入兀剌海城。遣阿勒坛、而剌二人往谕乞儿吉思部。

  是年,皇子术赤领右翼军,征和林西北部族。斡亦剌部长忽都哈别乞迎降。进讨秃马、斡亦剌于失黑失特之地,于是斡亦剌、不里牙特、巴儿浑、兀儿速特、哈卜哈纳思、康哈思、秃巴思诸部悉降。乞儿吉思部长也迪亦纳勒、阿勒迪额儿、斡列别克的斤亦望风纳款,献白海青、白马、黑貂等方物。林木中部族失必儿、客思的音、巴亦特、秃哈思、田列克、脱额列思、塔思、巴只吉等亦降。

  三年戊辰春,帝至自西夏。

  冬十月,金主竟卒,其叔卫王永济嗣位。帝再讨古出鲁克、托黑托阿,以斡亦剌部长忽都哈别乞为向导,至也儿的石河。托黑托阿中济矢死,蔑儿乞部亡。古出鲁克奔西辽,其后篡西辽主直鲁古而自立。

  四年己巳春,畏兀儿部亦都护来降。先是,托黑托阿死,其子忽都等将奔畏兀儿。亦都护不纳,与忽都等战于真河,败之,以蔑儿乞为帝世仇,遣使来告战事,帝命阿惕乞剌黑、答儿伯前后再使其国,且片贡献。亦都护遂遣使贡方物,帝悦,赐大红衣、金带以宠之。

  五年,庚午秋,帝再伐西夏。西夏主李安全遣基世子遵顼拒战。败之,获其副元帅高令公。复入兀剌海城,获其太傅鲜卑讹答。至克夷门,又败夏师,获其将嵬名令公。进薄中兴府,引河水灌城。水决坏其堤,乃班师。遣讹答入城谕西夏主,西夏主纳女请和,师还。

  遂议伐金。先是,帝贡岁币于金,金主使卫王永济受贡于净州。帝见永济不为礼,永刘归,欲请兵会金主,卒不果。及永济嗣位,诏使来传言,当拜受。帝问使者曰:“新天子为谁?”曰:“卫王也。”帝遽南向唾曰:“我谓中原皇帝是天上人作,此等懦者亦为之耶!何以拜为?”即乘马北去。记济闻之,益怒,遣兵分屯山后,欲俟帝入贡,就害之,然后引兵深入。会金糺军来降,汇其事,帝遣人伺之,得实,遂与金绝。金边将纳哈买住亦言于永济曰:“蒙古已并吞邻部,而修弓矢甲盾不休,行营令男子乘车惜马力,其意非力我而何?”永济以为妄言,囚之,至是始释之。帝复遣使于畏兀儿,征兵助战。

  六年辛未春,忽必来招降合儿鲁,其部长阿儿思兰与畏兀儿亦都护俱觐帝帝于克鲁伦河。亦都护奏曰:“蒙陛下恩赐,愿藉衮衣金带之宠,使臣得预四子之末。”帝感其言,遂以亦都护为义子,尚阿勒敦公主。

  二月,帝自将伐金,登克鲁伦山,解衣以带置顶,跑祷于天,誓复俺巴孩罕之仇,使脱忽察儿率三千骑巡西边,以防后路。

  三月,帝渡漠而南,以都别为前锋。

  夏四月,金主遣其西北路招讨使粘合合达求和,帝不许,乃使其将独吉千家奴、完颜胡沙筑乌沙堡以备我。

  秋七月,帝奄至,千家奴等败遁,克乌沙堡及乌月营。

  八月,帝进克白登城,围西京。自乌沙堡至此,凡七日。金将纥石烈胡沙虎以麾下突围走,率三千骑追之,败胡沙虎于翠屏口,遂克西京及昌、桓、抚等州。金招讨使纥石烈九斤、监军斡奴等率大兵屯于野狐岭,号四十万,以完颜胡沙为后援。其裨将巴古失、桑臣二人谓九斤曰:“闻蒙古破扶州,方纵兵大掠,若掩其不备,必获大胜。”九斤曰:“不然,彼之形势不易遽破,宜明日马步俱进,为万全之计。”次日,帝闻金兵至,方食,投匕箸而起,与九斤等战于野狐岭北口之獾儿觜。木华黎先登陷阵,帝率诸军继之。九斤等大败,伏尸遍野。金之精兵、猛将尽没于此。

  九月,完颜胡沙遁至宣平,大兵追击之,复败其众于浍河堡,胡沙仅以身免。

  闰九月,帝进克宣德州,薄德兴府。军不利,引还。命皇子拖雷、驸马赤苦等尽拔德兴境内诸堡。

  冬十月,者别乘胜入居庸关,游兵至中都城外。金主欲南奔。会糺军来援,蒙古问乡民:“糺军多少?”乡民绐曰:“二十万。”者别乃袭金群牧监,驱其马而还。

  是冬,皇子术赤、察合台、窝阔台分徇云内、东胜、武朔、宁、丰、净等州,俱克之。

  七年壬申春正月,金耶律留哥聚众于隆安,自称都元帅,遣使来降。

  时西京复为金守。秋,帝自将攻之。金将奥屯襄来援,帝诱至密谷口,大败之,尽歼其众。帝攻城,为流夭所中,乃彻围。

  冬十二月,者别克东京。先是,者别至东京城下,不攻而退。金人兵已退,不设备,者别率精骑突至,遂克之。

  八年癸酉春,耶律留哥自立为辽王,改元元统。

  秋七月,帝自将大军围德兴府,皇子拖雷、驸马赤古先登,克之。

  八月,者别、古亦捏克等略地怀来,金将完颜纲、术虎高琪拒战,大败之。追至居庸关北口,又败之。金人严兵守隘,熔铁锢关门,布铁蒺藜百余里,大军不能进。帝遣翁吉剌将哈台、布札留攻北口,自率大军绕出紫荆关。金人以奥屯襄守紫荆。比至,帝已逾隘,败金于五回岭,分遣者别、速不台从间道袭居庸南口,克之,金将讹鲁不儿等以北口降,遂取居庸,帝驻跸龙虎台,遣喀台、哈台二将,率五千骑,断中都援路。

  是月,金胡沙虎废其主永济弑之,而立丰王弑,改元贞祐。

  冬十月,帝自将大军,攻克涿、易二州。分兵三道:命皇子术赤、察合台、窝阔台为右军,循太行而南,取保、遂、安肃、安、定、邢、洺、磁、相、卫、怀、孟,掠泽、潞、辽、沁、平阳、太原、吉、隰、拔汾、石、欣、代、武等州;皇北合撒儿、斡陈那颜、布札为左军,循海而东,取平、滦、蓟等州;帝与皇子拖雷为中军,取雄、霸、莫、安、河间、沧、景、献、深、祁、蠡、冀、恩、濮、开、滑、博、济、泰安、济南、滨、棣、益都、淄、潍、登、莱、沂等州。别遣木华黎攻密州。凡克九十余城,两河、山东数千里之地,望风瓦解,惟中都及通、顺、真定、清、沃、大名、东平、德、邳、海、州十一城坚守不下。

  冬十月,三道兵还,合屯大口,以逼中都。

  是月,与金将术虎高琪战于中都城下,大败之。金将胡沙虎为高琪所杀。

  九年甲戌春正月,帝驻跸中都北郊。初,金粘罕营中都,于城外筑四子城,楼橹、仓廒、甲仗库各穿地道通于内城,人笑之。粘罕曰:“不及百年,吾言当验。”至是,金人分守四城,大兵攻内城,四城兵迭用炮击之。又开南薰门,橹、仓廒、甲仗库各穿地道通于内城,人笑之。粘罕曰:“不及百年,吾言当验。”至是,金人分守四城,大兵攻内城,四城兵迭用炮击之。又开南薰门,诱兵人,纵火焚之,死伤甚众。

  二月,帝欲班师,遣阿剌浅入城诏谕金主。

  三月,金主遣其平章完颜承晖来乞和,帝复遣阿刺浅报之,谕金主曰:“山东、河北州县尽为我有,汝所守唯中都耳!天既弱汝,我复迫汝于险,天其谓我何!我今归,汝不能犒军,以弭诸将之怒耶?”金主与廷臣会议,其丞相术虎高琪曰:“彼兵力已疲,再与决战,何如?”完颜承晖曰:“此孤注也,败则不能复振。不如俟其退,再为战守之计。”金主从之,奉卫绍王女岐国公主及金帛、童男女五百人、马三千匹以献。遣承晖送帝出居庸,至野麻池而返。

  是月,大兵克岚州。

  夏五月,金主迁于南京,留其太子守忠守中都。帝闻之,怒曰:“既和而复迁,是有疑心,特以和议款我耳!遣阿剌浅往诘责之。会金糺军扈我主南迁,至良乡。金主命输铠仗人入官,糺军怒,杀其帅详衮,推斫答、比涉耳、札剌儿三人为帅,来请降。时帝避署于鱼儿泺、遣石抹明安、撒木合入古北口,与斫答等围中都。

  秋七月,金主召太子守忠赴南京。

  冬十月,木华黎克顺州。

  十二月,木华黎徇辽西诸路,克懿州。锦州张鲸,高州卢琮、金朴等,俱以城降。

  是年,始置行省于宣平,以撒木合领之,部署降众。

  十年乙亥春正月丁丑,金右副元帅蒲察七斤以通州降。以七斤为都元帅。

  二月,木华黎围北京。留守奥屯襄先为其部将习烈所杀推寅答虎为帅,寅答虎以城降。以吾也而权北京兵马都元帅,寅答虎为留守。金兴中府元帅石天应降,以天应为兴中府尹。帝遣阿剌浅谕金主以河北、山东未下诸城来献,及去帝号为河南王,金主不从。

  三月,金主遣其将永锡、庆寿、李英等援中都,人负粮三斗,庆寿、英亦负之以率其众。庆寿至涿州旋风寨。英至霸州青戈寨,皆为大军所败。中都援绝,人相食。

  夏五月庚申,金右丞相兼都元帅承晖仰药死,众以城降。石抹明安入中都,遣使来献捷。帝驻跸桓州之凉陉,命忽都虎等按视中都帑藏,以石抹明安为太傅,兼管蒙古、汉军都元帅。

  秋八月,木华黎遣史天倪克平州,又遣史进道等克广宁府。红罗山贼帅杜秀降,以秀为锦州节度使。

  冬十月,金宣抚蒲鲜万奴扰辽东,僭号大王。

  十一月,耶律留哥来朝。史天祥克兴州,擒其节度使赵守玉。

  十二月,史天倪克大名府及曹州。张鲸总北京十提控兵,从木华黎南伐。鲸谋反伏诛,其弟致据锦州以叛。是年,取城邑凡八百六十有二。改中都为蓟州,改河间路之深州隶真定路,升鼓城县为晋州,改千滏县为滏阳县。

  十一年丙子春,帝自鱼儿泺还卢朐河行宫,脱仑扯儿必克真定府。

  夏四月,金将张开复取河间府、沧、献、邢、清等州。

  六月,张致陷兴中府。

  秋七月,木华黎败张致于神木县,进围锦州。

  八月,木华黎克锦州,张致伏诛。进拔苏、复、海等州,获金将完颜众家奴。帝命撒木合率万骑,假途西夏,以趋关中。

  冬十月,撒木合攻潼关,间道出禁坑。金兵溃走,获其将尼兰古蒲鲁虎。进略汝州,直抵南京之杏花营。金花帽军人援,撒木合战不利。引还。花帽军者,金蔚州人郭忠所将之义兵也。

  十一月,撒木合败金将蒲察阿里不孙干渑池,渡河,围平阳府。金主遣使乞和,帝欲许之,诏撒木合曰:“譬围场中,獐鹿吾已尽取,只余一兔,盍舍之。”撒木合请使金主去帝号,金主不从。是冬,蒲鲜万奴遣使来降。已而复叛,自称大真国。

  十二年丁丑春,木华黎觐帝于土拉河。夏,史天祥击斩武平贼祁和尚及兴州叛将重儿。察罕败金将夹谷监军于霸州。帝闻蔑儿乞余众入乃蛮境,问:“诸将谁能为我讨蔑儿乞者?”速不台请行,帝许之,命脱忽察儿率二千骑同往。速不台至垂河,大败蔑儿乞,尽歼其众。托黑托阿子忽都、赤剌温二人,奔奇卜察克。

  秋八月,封木华黎为国王,赐九斿旗,诸将咸听节制。诏曰:“太行以北,朕自制之;太行以南,悉以付卿。”于是木华黎专征河北,连拔遂城、蠡州。

  冬,进克大名府金中山府、赵、邢、威、磁、洺等州守将俱以城降,遂东取淄、潍、登、莱、沂等州。

  是年,秃马特叛。秃马特酋歹都秃勒死,其妻脱灰塔儿浑率部众以叛。帝遣博尔忽讨之,战没。帝怒,议亲征。博尔术等谏,乃使朵儿伯朵黑申往。朵儿伯朵黑申槎山通道,一战平之,获脱灰塔儿浑。是年,帝将征货勒自称,征兵于西夏,不应,遂伐之。

  十三年戊宣春正月,围中兴府,西夏主李遵顼出走西凉,师还。遣者别讨古出鲁克。古出鲁克篡西辽王直鲁古,部众不服。者别至,远近响应,古出鲁克奔巴达克山,者别获而杀之。

  三月,木华黎克新城、霸州。

  秋八月,石抹明安出紫荆关,获金经略使行元师事张柔。柔不屈,明安壮而释之。诏还柔旧职,得以便宜行事。木华黎自太和岭徇河东,克代、隰二州。

  九月,进克太原府。

  冬十月,克平阳府。遂定忻、泽、绛、潞、汾、霍等州。

  是年,契丹人耶律喊舍等据高丽江东城,遣元帅哈真、副元帅札剌讨之。高丽王■〈日育攵〉使其仆射赵冲等以兵来会。

  十二月,克江东城,喊舍自缢死,斩其伪丞相以下百余人。高丽王■〈日育攵〉来贡方物。

  十四年已卯春,帝亲征货勒自弥,以皇弟斡赤斤留守和林。

  五月,遣刘仲禄佩金虎符,征道士邱处机于登州。

  六月,帝会诸皇子、大将于也儿的失河,议分兵讨货勒自弥。祃牙之日,雪深三尺。

  九月,皇子察合台、窝阔台围讹剌脱儿城;术赤西北攻毡的城;诸将阿剌黑等东南攻伯讷特克城;帝与拖雷径渡锡尔河趋布哈尔。帝至赛尔奴克城,遣丹尼世们谕降之;从间道袭努尔城,遣前锋将岱尔巴图谕降之;遂围布哈尔城。

  是年,张柔克金雄、昌、保诸州,败贾瑀于孔山台,擒斩之。复败金恒山公武仙于满城,拔完城、曲阳、中山诸州县。于是,深、冀以北,镇定以东三十余城悉降。

  冬十一月,木华黎克晋安府屠之。金丞相高琪用事;聚精兵于河南,而置河北不问。金主杀高琪。

  十五年庚辰春,帝亲攻布哈尔。其酋率所部二万余人突围走,追及于阿母河,尽杀之,城民出降。是时,察合台、窝阔台已拔讹剌脱儿,获其守将伊那克只克,槛送行在诛之。术赤先攻下八儿真等城,阿剌黑等攻下忽毡等城。

  夏五月,进至撒马尔干城,术赤等三路之师亦傅城下。货勒自称弥苏尔滩先居撒马尔干,闻大兵至,遁走,使其将阿尔泼汗婴城固守。帝遣者别、速不台各率轻骑追苏尔滩,又使脱所察儿为二将后援。帝自率诸皇子围撒马尔干,阿儿泼汗以波斯兵出战,中伏大败。康里兵开门出降。阿儿泼汗引亲兵突围走。帝恐康里兵反覆,仍尽诛之,以降将巴克曷勒蔑里克、哀密儿阿米守撒马尔干。

  夏,帝避署于渴石。帝以苏尔滩母土而堪哈敦在乌尔鞬赤,遣丹尼世们往谕之。土而堪不答,奔马三德兰,与苏尔滩妻俱为者别、速不台所获。

  秋,命术赤、察合台、窝阔台攻乌尔鞬赤。帝自率大军攻忒耳迷城,克之。进至赛蛮,分军略巴达克山,以阿母河北之地悉定,遂渡河,攻克巴而黑城。见其城险固。恐为后路之患,堕之。东入塔里堪山,攻诺司雷脱柯寨。遣塔忽等使于金。

  冬十月,复遣蒙古塔忽、讹里剌等使于金。十二月,苏尔滩入嗄比斯海岛,闻其母妻被获,幼子又为帝所杀,心悸而卒。

  是年,木华黎略地至真定府,金恒山公武仙降,木华黎承制授史天倪河北都元帅,以仙副之。济南严实籍大名、彰德、磁、洺、恩、博、滑、浚等州户三十万来降。木华黎承制授实金紫光禄大夫、行尚书省事。木华黎留实围东平,分兵徇河北诸州。董俊判官李全以中山叛。

  十六年,辛巳春,克诺司雷脱柯寨,屠之。术赤等攻乌尔鞬赤,屡失利。帝驻跸塔里堪,术赤等以军事来告。帝廉知术赤、察合台素不合,改命窝阔台总诸军,并力急攻,克之。召察合台、窝阔台赴塔里堪,使术赤屯兵咸海、里海之间。拖雷渡阿母河,进拔安狄枯、马鲁诸域。进围你沙不儿城,三月,克之。又进拔海拉脱城,旋奉帝命,会师于塔里堪。

  夏六月,宋使苟梦玉来聘。

  秋七月。金主使乌库里仲端来乞和,帝门:“念汝运来,河朔既为我有,关西未下数城,宜割付于我,封汝主为河南王,勿复违也。”帝以苏尔滩子札刺勒丁据嘎自尼,与阿敏蔑里克兵合,自率三皇子讨之。

  八月,逾印度固斯大山,至八米俺,命忽都虎扼喀不尔山之隘。忽都虎与札剌勒丁战于巴鲁安,失利。

  九月,帝亲攻八米俺城,皇孙漠阿图堪中流矢卒。帝怒,城下之后,遇生物悉屠之,改城名曰卯库儿干。帝闻忽都虎失利,疾趋嘎自尼,军中不及爨,掬米食之。帝至巴鲁安,巡视战地,以诸将不知形势,自忽都虎以下皆受谴责。时札利勒不已遁,追及于印度河。会日暮,帝命列阵围之,又使乌克儿古儿札、古都斯古儿札濒河设伏,截其登舟之路。黎明,大战,败其右翼兵,获阿敏蔑里克。未几,其右翼亦溃,札剌勒丁以中军七百人突围走。帝欲生致札剌勒丁,令军中毋发矢。札剌勒丁以盖自蔽,策马自峭岸投于印度河,泅水而遁。帝见之,以口龁指,谓诸皇子曰:“凡为将者,皆应如此也。”寻遣巴剌土尔台渡河追札剌勒丁,不及而还。

  是月,木华黎出河西,克葭、绥德、保安、鄜、坊、丹等州,进围延安府。

  十二月,宋京东安抚使张林来降,以林为沧、景、滨、棣等州行都元帅。

  是年,帝遣搠儿马罕讨巴里塔部,遣朵儿伯朵黑申讨朵儿别部,遣者别、速不台讨康里、奇卜察克等十一部。者别、速不合与奇卜察克兵战于高喀斯,败之,获其部酋之弟玉儿格及其子塔阿儿。

  十七年,壬午春,以札剌勒丁未获,嘎自尼诸城复叛。遣窝阔台讨平之。初,巴鲁安之败,海拉脱亦叛,至是帝遣按只吉歹讨平之。窝阔台既定嘎自尼,请进玫昔义斯单,帝曰:“隆暑将至,宜遣别将攻之,汝勿往。”

  三月,封昆仓山神为元极王,大盐池神为惠济王。

  夏四月,道士邱处机谒帝于行在。帝闻巴里黑复叛,自将讨平之。遂避暑于巴鲁安。以西域大定,设达鲁花赤监治之。

  秋,窝阔台来觐于古南柯而干城。配克部酋萨拉尔阿黑默特来降,并献军粮,以地热,令居民每户舂黍米百斤,供士卒三人食。帝欲从印度斯单经唐古特而归,行数城,闻唐古特复叛,又以道路险恶,乃改途,渡质浑河,循故道至撒马尔干。或曰:左右见一角兽,形如鹿而马尾,作人言曰:“汝主宜旱还。”帝遂决意班师。帝次布哈尔,召天方教士干曷世甫等述其教规。帝曰:“麦哈礼拜我不谓然,上帝降鉴无所不周,何为拘拘于一地科?”命自后祈祷之文,皆书御名,又命免天方教士赋役。

  秋九月丙午朔,车驾渡阿母河,中途见邱处机,驻跸于撒马尔干。金平阳公胡天祚以青龙堡降。

  冬十月丙子朔,下诏班师。

  十一月,金河中府降,以石天应为兵马都元帅守之。

  十二月,车驾驻忽毡河,察合台、窝阔台自布哈儿来献猎获,术赤以疾不至。

  是年,者别、速不含平奇卜察克,其酋遁入斡罗斯。

  十八年癸末春正月甲寅,车驾发忽毡河,驻跸赤儿赤克河。二月庚辰,猎于东山,见大豕射之,马踣,帝易马而还。自此两月不出猎。

  三月,国王木华黎卒。

  夏,者别、速不台与斡罗斯战于喀勒吉河孩儿桑之地,大败之,获其计掖甫、扯而尼哥等部酋,槛送术赤诛之。诏以马十万匹犒师。

  十月,金主殉卒,其太子守绪立。宋复遣苟梦玉来聘。西夏李遵顼传位于子德旺。

  十九年甲申页,帝避暑额儿的失之地。初,帝遣者别、速不台追苏尔滩,命之曰:“事定之后,由奇卜察克回至蒙兀儿斯单,与我相见,然后全师东返。”至是,者别、速不台来告捷,请遵前命,觐帝于行在。未几,者别中道卒。

  秋七月,嗣国王孛鲁伐西夏,克银州。

  冬,皇孙忽必烈、旭烈兀来迎,忽必烈射一兔,旭烈兀射一山羊以献。帝进次布哈苏赤忽之地,大犒三军,支金帐以宴之。帝命堵将取石压行帐,以免倾覆,乌布赤不从,会猎,又不从众合围,帝怒,囚乌布赤于营中三日,既而宥之。

  二十年乙酉春,帝至和林行宫,分封诸子:以和林之地与拖雷,以叶密尔河边之地与窝阔台。以锡尔河东之地与察合台,以咸海西货勒自弥之地与术赤。

  二月,武仙以真定叛,袭杀史天倪。

  三月,史天泽复真定,武仙败走。

  夏六月,史天泽败宋将彭义斌于赞皇,获之。

  秋,帝亲征西夏。初,西夏主伪降,请纳质子,且言愿助兵西讨。及征兵于西夏,其大将阿沙敢卜对使者曰:“俟大国兵败,吾师方出。”帝怒,西夏主乃阴结漠北诸部酋,为拒守之计。至是,帝自将伐之,假道于畏兀儿。

  冬十月,武仙入真定,史天泽奔藁域。

  十一月,帝猎于阿儿不合之地,堕马,遂不豫。驻跸于搠斡儿合惕,遣使责西夏主拒命。

  是年,皇子术赤卒。

  二十一年丙戌春,帝驻跸汪古答兰呼图克之地,感恶梦,时诸孙在侧者惟亦孙哥。遣使召窝阔台、拖雷至。次日,帝屏诸将及从官,谓窝阔台、拖雷曰:“我殆将死矣。我为汝等创业,无论东、西、南、北,皆有一岁程。我遗命无他,汝等欲御敌广土众民,必合众心为一,方能永享国祚。我死,奉窝阔台为主。”又曰:“我享此大名,死无所憾,我愿归于故土。察合台虽不在侧,当不至背我遗命。”言毕,麾二子出。

  三月,自将诸军,拔西夏黑水等城。败其将阿沙敢卜于贺兰山,获之。

  夏,避暑于浑垂山。诏封功臣户口食邑为十投下,以国王孛鲁为首。克西夏、甘、肃等州。

  秋七月,西夏主李德旺卒,从子晛立。大军克西凉府及搠罗、河源等县,遂逾沙陀,至黄河九渡,拔应昌等县。

  九月,李全执张林以叛。郡王带孙围全于益都。

  冬十一月庚申,帝亲攻灵州,西夏主李晛率五十营来援。丙寅,逆击之。时河冰已合,诸将从冰上渡河。西夏主败遁。帝曰:“李晛经此败,不能复振矣。”丁丑,五星聚于西南。帝驻跸盐川州。

  十二月,国王李鲁遣李喜孙谕李全,为全部将所杀。西夏亦集乃路来降。

  二十二年丁亥春,帝留兵围中兴府,自率师渡河,攻积石州。

  三月,克洮、河二州及西宁县。分遣斡真那颜克信都府。

  是月,李全降。

  夏四月,帝驻跸隆德县,进拔德顺等州。

  五月,克临洮府,遣唐庆等责岁币于金。

  闰月,避暑于六盘山。

  六月,金遣完颜合周、奥屯阿虎来请和。帝谓群臣曰:“朕自去岁五星聚之时。已许不杀略,遽忘下诏耶?今可布告中外,令彼行人亦知朕意。”

  是后,西夏主上表乞降,贡黄金佛及童男女、驼马、金银器,备九九之礼。帝允之,赐西夏主名失都儿忽,译言正直也。西夏主乞展期一月后入朝。帝遣脱仑扯而必慰谕之。是时,帝已不豫,密谕左右:“我死,勿发丧,俟西夏主来,即杀之。”

  秋七月,帝驻跸清水县之西江。壬午,帝疾甚。已丑,崩于灵州。帝临崩,渭左右曰:“金精兵在潼关,南据连山,北限大河,难以遽破。若假途于宋,金,宋之世仇也,必许我,则由唐、邓直捣大梁。金虽撤潼关之兵以自救,然千里赴援,士马俱疲,吾破之必矣。”言乞而崩,年七十有三。

  西夏主来朝;托言帝有疾,不能见,令于帐外行礼。越三日,诸将遵遗命杀之。西夏亡。

  诸皇子奉梓宫还漠北,至萨里川哈老徒之行宫,乃发丧,葬起辇谷。先是,帝道过起辇谷,见一大树,爱之,盘桓树下良久,谓从者日:“异日必葬我于此。至是有述前命者,遂葬树下焉。”

  至元三年冬十月。追谥圣武皇帝,庙号太祖。至大二年冬十一月,加谥法天启运圣武皇帝。史臣曰:“天下之势,由分而合,虽阻山限海、异类殊俗,终门于统一。太祖龙兴朔漠,践夏戡金,荡平西域,师行万里,犹出入户闼之内,三代而后未尝有也。天将大九州而一中外,使太祖抉其藩、躏其途,以穷其兵力之所及,虽谓华、夷之大同,肇于博尔济锦氏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