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本纪第四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柯劭忞|发布时间:2017-06-19 22:31:20|

○太宗

  太宗英文皇帝,讳窝阔台,太祖第三子也。母曰光献翼圣皇后。太祖长子术赤,次察合台,二人素不相能。太祖十四年,亲征西征,议立嗣而行,察合台请以帝为嗣,太祖从之,事具《术赤传》。十六年,术赤、察合台攻乌尔鞬赤,屡失刊,太祖改命帝为统帅。帝调和两兄,兵复振,遂克乌尔鞬赤。十七年春,帝略地印度河下游,请进攻昔义斯单,太祖召帝还,与察合台等从太祖班师。二十一年,从太祖伐西夏。太祖崩,皇弟拖雷监国,帝分地在叶密尔河,留于霍博之地,安辑部众。

  元年己丑夏,帝至忽鲁班雪不只之地,皇弟拖雷来迎。

  秋八月已未,诸王百官会于怯绿连河阔迭额阿剌勒,请帝遵太祖遗诏即位,共上尊号曰木亦坚合罕。皇兄察合台持帝右手,皇叔斡赤斤持帝左手,皇弟拖雷以金杯进酒赞。帝东向拜日,察合台率皇族及群臣拜于帐下。

  先是,太祖崩,金主遣其知开封府完颜麻斤来吊。至是,复遣其御史大夫完颜呐讷申来归太祖之娟。帝曰:“汝主久不降,使先帝劳于兵间,肤岂忘耶?何以娟为!”却之。

  敕宿卫等依前番直,宣太祖圣训以谕之。始建仓廪,立驲传。蒙古人有马百者,输牝马一;牛百者,输羒牛一;羊百者,输羒羊一;著为令。中原人以户计出赋调,命耶律楚材主之。西域人以丁计出赋调,命麻合没的牙剌瓦赤主之。凡诸王、驸马朝会,及使者往来,不得科敛百姓。

  冬十一月,敕诸王、众官人管辖之地佥军事理有妄分彼此者,罢其达鲁花赤以下等官。

  是年,始立三万户,以刘黑马、粘合重山、史天泽为之。赐撒吉思不花金符,安辑山东、河北诸州。木剌夷国王来朝。西域伊思八剌纳酋内附。

  二年庚寅春正月,诏自元年以前事勿问。定诸路课税、酒课,验实息,十取一;杂税,三十取一。帝与拖雷猎于斡儿寒河。

  夏四月,帝避暑于塔密儿河。朵豁勒围庆阳,与金将完颜彝等战于大昌原,失利。东平行省严实入觐。帝遣斡骨栾使于金,北还,金陕西左副元帅卢鼓椎见使者,有不逊语。帝闻之,大怒。

  六月,金主复追完颜奴申来聘,帝不受。

  秋七月,帝自将伐金,命斡赤斤留守,皇弟拖雷及其子蒙哥皆从。

  八月,史天泽克卫州。

  冬十月,遣速哥使于金。

  十一月,始置十路征收课税使:以陈时可、赵昉使燕京,刘中,刘桓使宣德,周立和、王贞使西京,吕振、刘子振使太原,杨简、高廷英使平阳,王晋、贾从使真定,张瑜、王锐使东平,王德亨、侯显使北京,夹谷永、程泰使平川,田木西、李天德使济南。大兵攻潼关、蓝田关,俱不克。

  十二月,大兵拔天胜寨及韩城、蒲坂。帝至平阳,以田野不治,问都总管李守贤。对曰:“广贫民无耕具,故荒田多。“诏给牛万头,仍徙关中户口,垦河东荒地。

  是年,改乾宁军为清宁军,复改隆德府为潞州。遣李邦瑞使于宋,至宝应县不得入。诏行省李全护送邦端,宋边将又拒之。乃改道出于蕲、黄,与宋行人定约而还。遣绰儿马罕率精兵三万,讨札剌勒丁,战于合而拉耳之地,大败之。

  三年辛卯春正月,李全攻扬州,为宋将赵葵所杀。

  二月,大兵克凤翔府,分兵攻宋西和州,获其将强俊。金平凉、庆阳、邠原等府州皆降。速不台与金将完颜彝战于倒回谷,失利。

  二五月,帝避暑于九十九泉,以李全妻杨妙真为山东淮南行省。金降人李国昌言于拖雷,请出宝鸡,自汉中达于唐、邓,从之。追搠不罕使于宋,假道且请会兵。搠不罕至沔州,宋青野原统制张宣杀之。

  秋八月,帝幸西京,始立中书省,改侍从官名,以耶律楚材为中书令,粘合重山为左丞相,镇海为右丞相。耶律楚材奏请州县长吏专理民事,万户府专理军政,课税所专理钱谷,各不相统摄。从之。拖雷入大散关,拔宋凤州、洋州,进围兴元。分军为二:西军由沔州渡嘉陵江,东军趋饶风关,略地而东。初,皇叔斡赤斤遣著古与等便于高丽,高丽人杀之。至是,帝使撒里塔征高丽,对其杀使者之罪。

  九月,帝自将围河中府。命平阳移粟西京,都总管李守贤言:“百姓疲敝,不任输载。”诏罢之。

  冬十二月已末,克河中府。戊辰,拖雷渡汉水,与金将布哈战于禹山,布哈引兵还,逆其辎重获之。撒里塔围高丽东京,高丽王■〈日育攵〉请降。是年,大名守将苏椿反,命杨杰只哥讨斩之。绰儿马罕追札拉勒丁至库儿忒山,札拉勒丁败死。货勒自弥亡。绰儿马罕遂取阿尼忒、爱而西楞、梅法而司三部之地。

  四年壬辰春正月壬午朔,拖雷败金将完颜两娄室于襄城。丙戌,帝自河清县白坡渡河,三日军毕渡。庚寅,拖雷使者至,奏已渡汉江。诏诸军即日进发。甲午,帝至郑州,金屯军元帅及金兵战于钧州之三峰山,大败之,获其大将布哈。自是,金兵不能复振。戊戌,帝至三峰山。壬寅,克钧州,获金大将合达及完颜彝等。辛丑,金潼关守将李平以城降。庚戌,金许州兵以城降。是月,撒里塔自高丽班师。帝遣使以玺书谕高丽王■〈日育攵〉。

  二月戊午,帝至卢氏县,遇金将徒单兀典等,金兵不战而溃。完颜重喜来降。帝命斩重喜于马前。遂下商、鞍、嵩、汝、陕等州。乙丑,分兵攻归德府,许、郑、陈、毫、寿、颖、睢、永等州进。

  三月丁亥,克中京,金将强伸复取之。命速不台等围南京。宋人以兵来会。追使谕金主降。壬寅,金主使其谏议大夫裴满阿虎带、大府监国世荣来乞和,以其弟之子曹王讹可为质。癸卯,速不台攻南京不克。

  夏四月丁巳,金主复使其户部侍郎杨仁奉金帛乞和,速不台城不易下,许之。戊午,金主又使仁赍珍宝来谢。己未,遣没忒入城诏谕金主。是月,车驾北还,留速不台围南京。帝由半渡至真定府。幸中都,出居庸关,避暑于官山。高丽国遣使来贡方物。

  五月,敕使臣无牌面文字,始给马之县官及元差官皆罪之。若兵事及送御用物,仍验数应付车牛。帝不豫。

  六月,疾甚。拖雷祷于天地请以身代之。未几,帝疾瘳。追金质子曹王讹可归。高丽复叛,徙都于江华岛。

  七月,遣唐庆谕金主降。甲申,金人杀唐庆及从者三十余人。乙酉,国安用叛附于金。

  八月辛亥,速不台败金将武仙等于京水。复遣撒里塔征高丽。

  九月,帝次阿剌合的思之地。皇弟拖雷卒。

  冬十月,高丽国遣使来谢罪。

  十一月,帝猎于纳兰赤剌温之地。

  十二月,驻跸于太祖大斡尔朵。金主以汴京不能守,议渡河取卫州。撒里塔攻高丽处仁城,中流矢卒,别将铁哥引兵还。

  是年,立彰德路总元帅府,改怀州为行怀、孟州事。遣王檝便于宋,议夹攻金人。宋使邹伸之采报命。帝许以成功之后,归宋河南地。

  五年癸巳春正月丙午朔,金主渡河。辛亥,金将白撒攻卫州。丁巳,撤吉思不花等败白撒于白公庙。金主奔归德府。戊辰,金京城西面元帅崔立杀留守完颜奴申等,以南京降。

  二月帝幸铁列都之地。命皇子贵由及诸王按赤带将左翼兵,讨蒲鲜万奴。

  夏四月癸巳,崔立以金太后王氏、皇后徒单氏、梁王从恪、荆王守纯及宗室男女五百余人,至速不台军中。甲午,速不台杀从恪、守纯,送王氏、徒单氏赴行在。忒木□率诸军围归德。

  五月,金将蒲察官奴乘夜来攻,撒吉思不花及郁元帅董俊等皆战没。诏谕高丽王悔过来朝,且数其五罪。

  六月壬午,速不台克中京,获金中京留守强伸。辛卯,金主自归德奔祭州。己亥,金主入于蔡州。是月,帝命以孔子五十一世孙元措袭封衍圣公。

  秋八月,帝猎于兀必思之地。以阿同葛等充宣差勘事官,括中州民户。

  九月,遣王檝使于宋,且征粮。辛亥,塔察儿筑长围以困蔡州。是月,皇子贯由等获万奴,辽东平。

  冬十月甲申,金将麻琮以徐州降。高丽人毕贤甫与洪福源杀高丽宣谕使郑毅,以西京降。高丽将崔瑀攻贤甫斩之,福源来奔。

  十一月宋遣其都统制孟珙等来会师,并输粮三十万石。

  十二月己卯,拔蔡州外城。己丑,拔其西城。

  是冬,帝幸阿鲁兀忽可吾行宫。敕修孔子庙及浑天仪。赵扬据兴州叛,易州达鲁花赤赵瑨讨斩之。金海、沂、莱、潍等州降。

  六年甲午春正月戊申,金主传位于宗室子承磷。己酉,大兵克蔡州,金主自缢死,承麟为乱兵所杀。金亡。金息州行抹撚兀典降于宋,大兵追杀之。

  是春,会诸王于斡儿寒河。

  夏五月,金将武仙奔泽州,为戌兵所杀。帝幸答兰答八思之地,大会诸王百官,颁大札萨克以令于众曰:

  凡当会不赴而私宴者,斩。诸出入宫禁,各有从者,男女止限十人,出入毋得相杂。军中凡十人置甲长一,听其指挥,专擅者罪之。其甲长以事来宫中,置权摄一人、甲外一人,二人不得擅自往来,违者罪之。诸公事非当言而言者,拳其耳;再犯,笞;三犯,杖;四犯,论死。诸千户越万户前行者,以木镞射之。百户、甲长、诸军有犯,其罪同。诸军甲内数不足,于近翼抽补足之。诸人或居室,或在军中,毋敢喧呼。凡来会,用善马五十匹为一羁,守者五人,饲赢马三人,守乞烈思三人。但盗马一、二者,即论死。诸人马不应绊于乞烈思内者,辄没于畜虎豹人。诸妇人制质孙燕服不如法者,及妒者,乘以骣牛徇部中,论罪,即敛财力更娶。

  六月,宋将全子才率万余人自合肥趋汴京。崔立为部将李伯渊等所杀。

  七月,子才入汴。己卯,宋制置使赵葵陷泗州。乙酉,宋监军徐敏子入洛阳,都元帅塔察儿拒战于龙门北,大败之。以忽都虎为中州断事官,野里木副之。遣大达海绀卜伐宋,取四川诸路。

  八月,宋将全子才等以粮尽,引还。帝幸答八思之地,议自将伐宋,国王查剌请行,允之。

  冬十二月己卯,遣王檝使于宋,责宋人败盟。襟遣邹伸之、李复礼等来报谢。帝猎于斡儿寒河。

  是年,东平行省严实入觐,授实东平路行军万户,偏裨赐金符者八人。改威州为邢洺路。设国子监助教官于燕京,令大臣子弟入学。

  七年乙未春,城和林,作万安宫。初,太祖居怯绿连河,又徙于卢朐河。帝即位,亦居怯绿连河及卢朐河,至是始建都于和林,国语曰喀剌科鲁木。春,帝居万安宫一月,居揭揭察哈殿二月;夏,避暑于昔剌斡儿朵;秋,居于阔阔脑儿行宫;冬,大猎于汪吉河;四时临幸,率以为常。帝以钦察、斡罗斯部未定,命诸王拔都、大将速不台讨之,皇子贵由、合丹,皇弟阔列坚及诸王鄂尔达、昔班、唐古忒、贝达尔、不里、蒙哥、拨绰皆从行。帝谕拔诸曰:“闻钦察别部酋八赤蛮有胆勇,速不台可胜之。”又以金秦、巩二十余州田守不降,命皇子阔端招谕之。又命皇子曲出十大将忽都虎伐宋,诸王唐古伐高丽。

  秋七月,诸王口温不花略唐州,宋将全子才、刘子澄等皆遁。佥宣德、西京、平阳、太原、陕西五路人匠充军,每二十户佥一人。

  冬十月,曲出拔枣阳及光化军。

  十一月,略囊、邓诸州,败宋制置使赵范于郢州之上闸口。再战,大兵失利,遂引还。阔端至巩昌,承制授金便宜总帅汪世显原官。初,大兵克蔡州,世显即杀金行省粘葛,至是以巩昌来降,从阔端伐宋。

  十二月,阔端克沔州,唐古克高丽凤、海、洞、慈及金山、归信等州。中书省臣请契勘《大明历》,从之。

  是年,置大兴府版籍。改济宁府为山东路总管府济州,改隶东平府。安次县改隶霸州,林州改行县事。

  八年丙申春正月,万安宫成,诸王来会宴,帝手觞赐中书令耶律楚材曰:“朕所以推诚委卿者,先帝之命也。非卿则中原无今日,肤之安枕皆卿力也。”诏印造交钞行之,不得过万锭。

  二月,命应州万户郭胜、钧州万户孛术鲁久住、邓州万户赵祥从皇子曲出伐宋。

  三月,复修孔子庙及司天台。宋王旻、李伯渊等以襄阳降,命游显守之。

  夏四月,曲出克随、郢二州及荆门军。复诏忽都虎括中原户口,得一百一十余万,定税每户出丝一斤,以供官用,五户出丝一斤,以赐贵戚、功臣。上田亩税三升半,中田三升,下田二升半。水田亩五升。商税三十分之一。盐价银一两四十斤,以为永额。

  六月,立编修所于燕京,经籍所于平阳,编集经史,以梁陟充长官,王万庆、赵著副之。

  秋七月,诏燕京路民户及真定路新籍户,每二十户佥军一人,以答不也儿领之。命陈时可阅刑名、科差、课税等案,赴和林照磨。诏以真定民户奉太后汤沐,诸王、贵戚、斡鲁朵:拔都,平阳府;茶合带,太原府;皇子古与克,大名府;孛鲁台,邢州;果鲁干,河间府;孛鲁古带,广宁府;也苦,益都、济南二府户内拨赐;按赤带,滨、棣二州;斡陈,平凉州;皇子阔端、附马赤古、公主阿剌海、公主果真、国王查剌、茶合带、鍜真、蒙古寒札、按只那颜、折那颜、火斜、术思,并于东平府户内拨赐有差。耶律楚材言其不便,乃命设达花赤,朝廷别置官吏收其租赐之,非奉诏不得征调兵赋。

  八月,大兵克枣阳军及德安府。

  九月,阔端攻武休关,入兴元,败宋兵于阳平关,斩其将杨云、曹友闻。时金秦、巩二十余州皆降,惟会州都总管郭暇虾蟆坚守不下。

  冬十月,按竺迩克会州,郭虾蟆自焚死。丙午,阔端拔文州。按竺迩招抚吐番诸部,略定龙州,与阔端合兵攻成都府,克之,会皇子曲出卒,阔端遂班师。

  十一月,口温不花遣察带围真州,不克。

  十二月,中书省课绩,以知济南府张荣为第一。

  是年,改滏阳军为邢洺路,置邢总管府。升涿州路。速不台讨布而嗄而部,平之。

  九年丁酉春,帝猎于揭揭察哈泽。蒙哥等获钦察别部酋八赤蛮,斩之,波尔塔斯、毛而杜因、萨克孙三部来降,里海以北悉定。

  夏四月,筑埽邻城,作揭揭察哈殿。

  六月,皇叔斡赤斤所部讹言括民女,帝怒,因括之以赐将士,自七岁以上未嫁之女得四千余人。

  秋八月,命断事官术虎乃、山西中路课税所长官刘中试诸路儒士,中选者蠲其赋役,令与本处长官同署公事,得东平杨奂等四千三十人。

  冬十月,猎于野马川,驻跸行宫,口温不花等克光州,进拔复州。攻蕲州,宋知州徐囱固守,攻安丰军,宋知军杜杲固守,俱不下,遂引还。

  是年,拔都等人斡罗斯,克其勒冶赞城,进拔克罗姆讷城,皇弟阔列坚中流矢卒,遂围物拉的迷尔都城。

  十年戊戌春,国王塔斯伐宋,入北峡关,宋将汪统制降。拔都等克物拉的迷尔城,分兵拔廓在尔斯科城。

  二月,追王檝便于宋。

  三月己丑,宋通好使周次说来报谢。

  夏四月,筑图苏湖城,作迎驾殿。襄阳神将刘义执游显等,降于宋,宋复取襄、樊。

  六月,中书令耶律楚材陈时务十策:曰信赏,正名分,给俸禄,官功臣,考殿最,均利差,选工匠,务农桑,定土贡,制漕运。帝悉行之。

  秋八月,征收课税使陈时可、高庆良奏诸路旱蝗,诏免今年田租,仍停旧未输纳者。以察罕为马步军都元帅。察罕克天长县及滁、泗等州。

  九月,察罕围卢州,宋知州杜杲拒战,兵失利,引还。

  冬十月辛未,宋人取光州。杨惟中建太极书院于燕京。

  十一月,衍圣公孔元措奏礼乐散失。亡金太常官吏及礼册、乐器尚存者,请降旨收录。从之。

  十二月,高丽国遣使贡方物,

  是年,改平州为兴平府,立鼓城等处军民万户府。改深州隶真定路。塔海克隆庆府。宋洋州守将以城降。绰儿马罕再入义拉克阿剌伯,败哈里发于侃匿斤城,分兵取角儿只属部之地。

  十一年己亥春正月,富民刘廷玉等请以银一百四十万扑买中原课税,中书令耶律楚材奏罢之。宋盂珙复取信阳军,寻又取光化军及息、蔡二州。

  是春,猎于揭揭察哈泽,皇子阔端至自西川。

  夏四月,赐高丽王檝玺,征其入朝。

  六月,高丽国遣使奉表谢罪。塔海攻重庆府,不克。

  秋七月,以山东诸路灾,免其田租。

  冬十一月,蒙哥等围阿速部蔑怯思城。

  十二月,塔海与宋兵战于归州大垩寨,失利。宋复取夔州。西域贾人奥都拉合蛮扑买中原银课二万二千锭,以四万四千锭为额,从之。初,奥都拉合蛮,窭人也。国法:春、夏浴水中者死。帝与皇兄察合劝出猎,见奥都拉合蛮浴,察合台欲斩之。帝曰:“彼遗金没而求之,非浴也。”乃免死,令给事左右。后日见亲信,遂恣为奸利焉。

  是年,金降将王荣执怀州达鲁花赤纯只海以叛。纯只海妻善礼伯伦夺纯只海归,讨荣诛之。升顺天军为路,置总管府,以易州、祁州、定州及雄州之三县属之。立太原路总管府。绰儿马罕分兵攻角儿只诸路,角儿只大将阿拔克迎降。

  十二年庚子春正月,以奥都拉合蛮充提领诸路课税所官。蒙哥等克蔑怯思城。拔都以斡罗斯诸部悉定,遣使来奏捷。命万户张柔等分道伐宋。

  二月,按竺迩败宋舟师于夔门。

  夏四月,始令制登歌乐,肄习于曲阜孔子庙。遣王檝使于宋。未几,檝以疾卒,宋人归其丧。

  秋八月,宋将余玠以舟师入寇,溯河抵南京而返。

  冬十二月,诏皇子贵由班师。敕州县失盗不获者,以官物赏之。

  是年,敕代偿官民借回骨鸟金,计子母七万六千锭;仍敕凡借贷岁久者,惟子本相侔而止,著为令。籍诸王大臣所俘男女,放为良民。以曷思麦里为怀孟、河南二十八处都达鲁花赤。东平行军万户严实卒。角儿只将阿拔克及凯辣脱酋阿释阿甫妻汤姆塔入朝,帝厚抚之,诏绰儿马罕尽返角儿只侵地,又谕角儿只岁贡外,不得任意苛敛。

  十三年辛丑春正月,猎于揭揭察哈泽。辛酉,帝疾甚,医言脉绝,耶律楚材请大赦天下,从之,异日而廖。

  三月,都总管万户刘嶷入觐,命嶷巡抚天下,察百姓利病。以刘敏行省事于燕京,赐敏手诏曰:“卿之所行,有司不得与闻。”拔都等败波兰兵于勒基逆赤城。

  夏四月,高丽王以族子綧入质。

  冬十月,以牙剌瓦赤同行省刘敏主管燕京公事。未几,牙剌瓦赤以流言诬敏,敏出手诏示之。帝闻之,按问得实,罢牙剌瓦赤。

  十一月丁亥,帝出猎,耶律楚材谏,不听。庚寅,还至鈋铁■〈钅辜〉胡兰山,奥都剌合蛮进酒,帝饮醉。辛卯迟明,崩于行宫,年五十六。葬起辇谷。至元三年冬十月,追谥英文皇帝,庙号太宗。

  初,帝爱拖雷子蒙哥。一日,召蒙哥抚其首曰:“是可以君天下。”异日,帝用■〈牜孛〉■〈牜安〉豹,皇孙失烈门在侧曰:“用■〈牜孛〉■〈牜安〉钓,则犊将安养。”帝又曰:“是有仁心,可以君天下。”及帝崩,六皇后乃马真氏召耶律楚材问立君,楚材对曰:“此非外臣所敢与者。”后乃与诸王定议立皇子贵由为嗣。皇后临朝称制,以俟拔都等之至焉。

  壬寅春,皇后乃马真氏称制元年,拔都等班师返。

  夏五月,大兵攻宋遂宁、庐州,克之。

  秋七月,张柔自五河口渡淮、攻扬、滁、和诸州,败宋统制王温等于天长县。

  冬十月,张柔克通州。

  十二月,大兵攻叙州,获宋都统制杨大全。是年,右丞相镇海罢。

  癸卯春正月,高丽国遣使来贡方物。

  三月,大兵克资州。汪世显卒,以其子德臣代之。

  夏五月,荧惑犯房星。耶律楚材奏:“当有惊忧,然终无事。”未几,皇叔斡赤斤引兵趋和林,皇后欲西迁以避之。楚材曰:“臣观天道,无他变也。”已而,果如其言。

  秋,察罕奏以张柔总诸军,屯杞县。

  是年,贝住征罗马国,分兵人西里亚,罗马酋开廓苏降。

  甲辰春,诸王大会于也只里河。

  夏五月,中书令耶律楚材卒。察罕围宋寿春府,不克。宋寿青兵从海道寇胶、密诸州。至是,大兵突至树栅,以遏援师。宋将刘雄飞坚守,不下。

  冬十月,高丽国遣使奉表来觐。

  是年,并苛岚、宁化、楼烦三县入管州。

  乙巳秋,察罕率步骑三万,与张柔再攻寿春,进至扬州,宋制置使赵葵请和,乃班师。

  九月,宋裨将刘整陷镇平县。

  是年,贝住克凯辣脱城,遵太宗遗命,以其地与汤姆塔。史臣曰:“太宗宽平仁恕,有人君之量。常谓即位之后,有四功、四过:灭金,立站赤,设诸路探马赤,无水处使百姓凿井,朕之四功;饮酒,括叔父斡赤斤部女子,筑围墙妨兄弟之射猎,以私撼杀功臣朵豁勒,朕之四过也。然信任奥都拉合蛮,始终不悟其奸,尤为帝知人之累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