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八·本纪第八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柯劭忞|发布时间:2017-06-19 22:32:09|

○世祖二

  至元元年春正月丁丑朔,高丽国遣使贺正旦。戊戌,杨大渊进罗绢三百端,优诏谕之。癸卯,罢宋人互市。

  二月辛亥,选儒士译写经书,并纂修国史。丙辰,罢陕西行户部。癸酉幸上都。诏总管史权等二十三人入觐。

  三月已亥,命尚书宋子贞陈时务,子贞条十三策,敕中书省议行之。辛丑,立漕运司。

  夏四月已卯,诏高丽国国王植入朝。丁卯,追治李璮逆党张邦直、姜郁等二十七人人之罪。

  五月乙亥,唆脱颜、郭守敬行视西夏河渠。已亥,中书右丞粘合南合为平章政事。

  六月乙巳,召王鹗、姚枢赴上都。戊申,高丽国遣使贡方物。

  秋七月甲戌,彗星出舆鬼。癸未,以西番十八族部立安西州,行安抚司事。庚子,阿里不哥与玉龙答失、阿速带、昔里给来降,诏皆有之,诛其部将不鲁花等五人。

  八月乙巳,立山东行中书省,中书左丞相耶律铸、参知政事张惠等行省事。颁新立条格:省并州县,定官吏员数,分品从,给俸禄,授公田,考殿最;均赋役,招流亡,禁擅用官物及以官物进献、借贷官钱、擅科差役;凡军马不得停住村坊,词讼不得越诉;恤鳏寡,劝农桑,脸雨泽,物价以钞为准;具贼盗囚徒起数,申省部。又颁陕西四川、西夏中兴、北京行书中书省条格。定诸王使臣驿传、税赋、差发、不得擅招民户,及以银与非投下人赤斡赤。禁口传敕旨,及追呼行省官属。癸丑,僧子聪同议枢密院事。诏子聪复姓刘氏,赐名秉忠,拜太保,参领中书省事。乙卯,改燕京为中都。丁巳,以改元,赦天下,诏曰:

  应天者惟以至诚,拯民者莫如实惠。胶以菲德,获承庆基,内难未勘,外兵弗戢,夫岂一日,于今五年。敕天地之畀矜,暨祖宗之垂裕,凡我同气,会于上都。虽此日之小康,敢联心之少肆。

  比者星芒示警,雨泽愆期,皆阙政之所由,顾斯民其何罪。宜布维新之令,溥施在宥之仁。据鲁不花、忽察、脱满、阿里察、脱火思等,构祸我家,依成吉思皇帝札撒克正典刑讫。可大赦天下,改中统五年为至元元年。自至元元年八月十六日昧爽以前,除杀祖父母、父母不赦外,其优余罪无轻重,咸赦除之。敢以赦前事相告者,以其罪罪之。

  九月壬申朔,立翰林国史院。辛巳,车驾至自上都。庚寅。

  十月壬寅朔,高丽国王王禃来朝。庚戌,有事于太庙。丁卯,宋理宗殂。其太子礻基嗣位。益都千户毛璋、刘成等谋反,伏诛。

  冬十一月辛巳,讨骨嵬蛮。壬辰,罢领中书左右部阿合马为平章政事,阿里为中书右丞。十二月庚午,始罢诸万户世守,立迁转法。

  二年春正月辛未朔,日有食之。己卯,邓州监战纳怀、新旧军万户董文炳并为河南副统军。甲申,申严越界贩马之禁。癸巳,八东乞儿部牙西来贡方物。丁酉,高丽国王王禃遣其弟珣来贡方物。

  二月辛丑朔,都元帅按陈败宋兵于钓鱼山。戊申,封诸王兀鲁带为河间王。丁巳,车驾幸上都。癸亥,并六部为四。麦术丁为吏礼部尚书,马亨为户部尚书,严忠范为兵刑部尚书,别鲁丁为工部尚书。甲子,以蒙古人充各路达鲁花赤,汉人充总管,回回人充同知,著为令。同知东平路宣慰使宝合丁为中书平章政事,廉访使王晋为参知政事,廉希宪、商挺罢。

  三月丁亥,敕边军习水战、屯田。

  夏四月庚寅,敕军中犯法者勿擅戮,轻罪断,重罪上闻。诏四川、山东等路边军屯田。

  闰五月癸亥,移秦蜀行省于兴元路。丁卯,分河南属州为太宗子孙采地:郑州隶合丹,钧州隶明里,睢州隶孛罗赤,蔡州隶海都。平章政事赵璧行省事于南京、河南府、大名、顺德、洺磁,彰德、怀孟等路,平章政事廉希宪行省事于东平、济南、益都、淄莱等路,中书左丞姚枢行省事于西京、平阳、太原等路。诏诸路府州不满千户者,可并则并之。各投下并于所隶府州。散府州户少者,不更设隶事司及司侯司。附郭县以府州兼领。括诸路未占户籍任差职者以闻。

  六月戊寅,移山东统军司于沂州。万户重喜城十字路及正阳,命秃剌戍之。己卯,高丽国遣使贺圣诞节。参知政事王晋罢。

  秋七月癸亥,安南国王遣使贡方物。戊寅,高丽国遣使贡方物。己卯,中书省臣皆罢。安童为中书右丞相,伯颜为中书左丞相。

  八月戊子,召许衡于怀孟,杨诚于益都。车驾至自上都。

  九月庚子,皇孙铁木儿生。

  冬十月己卯,有事于太庙,癸未,敕顺天张柔、东平严忠济、河间马总管、济南张林、太原石抹总管等户改隶民籍。

  十一月丙申,召李昶于东平。

  十二月癸酉,召张德辉于真定,徒单公履于卫州。丁亥,选诸翼军万人充待卫亲军。

  三年春正月乙未,高丽国遣使贺正旦。丙午,遣朵端、赵璧扶谕四川军民。壬子,立制国用使司,以阿合马为使。

  二月丙寅,廉希宪、宋子贞为中书平章政事,张文谦为中书左丞,史天泽为枢密副使。癸酉,立安抚高丽军民总管府,治沈州。壬午,中书右丞张易为同知制国用使司事,参知政事张惠为副使。癸未,车驾幸上都。甲申,罢夏行省,立慰司。立东京、广宁、懿州、开元、恤品、合懒、婆婆等路宣抚司。

  三月己未,前参知政事王晋及近侍和哲斯、转运使王明坐隐匿盐课,并论死。

  夏四月己卯,申严濒海私盐之禁。

  五月乙未,遣使者虑囚。丙辰,罢益都行中书省。

  六月丁卯,封皇子南木合为北平王。戊寅,申严陕西、河南竹禁。

  秋七月丙申,罢息州安抚司。壬寅,诏上都路总管府遇车驾巡幸,行留守司事。

  八月丁卯,兵部侍郎黑的、礼部侍郎殷宏使日本、赐玺书曰:

  皇帝奉书日本国王:朕惟自古小国之君,境土相接,尚务讲信修睦;况我祖宗受天明命,奄有区夏,遐方异域畏威怀德者,不可悉数。朕即位之初,以高丽无辜之民,久罹锋镝,即令罢兵,还其疆场,反其旄倪。高丽君臣感戴来朝。计王君臣,亦已知之。高丽,朕之东藩也。日本密迩高丽,开国以来,时通中国。至于朕躬,而无一乘之使,以通和好。尚恐国王知之未审,故特遣使持书布告朕心。冀自今以往,通问结好,以相亲睦。且圣人以四海为家,不相通好,岂一家之理哉?以至用兵,夫谁所好?王其图之。

  又赐高丽王禃玺书曰:

  今尔国人赵彝来告,日本与尔国为近邻,典章文物有足嘉者。汉、唐而下,亦或通使中国。故今遣黑的等往日本,欲与通和。卿其导去使,以彻彼疆,开悟东方向风慕义。兹事之责,卿宜任之。

  戊子,高丽国遣使贺圣诞。

  九月戊午,车驾至上都。

  冬十月丁丑,徙平阳经籍所于大都。太庙城,平章政事赵璧等集群臣廷议,定太庙为八室。

  十一月辛卯,初给府、州、县、司官吏俸及职田。平章政事宋子贞致仕。辛亥,忽都答儿为中书左丞相。禁天文图谶等书。

  十二月,改四川行枢密院为行中书省,赛典赤、也速带儿等佥行中书省事。丁亥,张柔判行工部事,与行工部尚书段天等城大都。

  四年春正月癸卯,修曲阜宣圣庙。乙巳,百济国遣使来朝。辛亥,赵璧为枢密副使。立诸路洞治都总管府。癸丑,封昔木土山为武定山,其神□武定公。泉为灵渊。其神曰灵渊侯。乙卯,高丽国遣使来朝。戊午,城大都。析上都隆兴府自为一路。立开元等路运司。

  二月庚申,粘合南合复为中书平章政事,阿里复为中书右丞。丁卯,改经籍所为宏文院,以马天昭知院事。丁亥,车驾幸上都。

  三月己丑,耶律铸复为中书右丞相。壬寅,右丞相忽都察儿、史天泽、耶律铸、伯颜俱罢。

  五月丁亥朔,日有食之。敕上都重建宣圣庙。丙辰,析东平路博州别为一路。

  六月乙丑,史天泽复为中书左丞相,忽都答儿、耶律铸为平章政事,伯颜为中书右丞,廉希宪为中书左丞,阿里、张文谦并参知政事。乙酉,罢宣徽院。黑的、殷宏奏,高丽使者不能导至日本。命仍至高丽,赍玺书,切责高丽国王,使通谕日本,期于必得要领。

  秋七月戊戍,大名路达鲁、总管张宏范,坐盗用官钱,免官。

  八月丙寅,复立宣徽院,以钱真为院使。丁丑,封皇子忽哥赤为云南王。壬午,命怯绵讨建都蛮。高丽国遣使贺圣诞。阿术略地襄阳,败宋兵于牛岭。九月戊申,许衡为国子祭酒。安南国王遣使贡方物。庚戌,遣云南王忽哥赤镇大理、鄯阐、察罕章、赤秃哥儿,金齿等处,立大理等处行六部,阔阔带以尚书兼云南王傅,柴祯以尚书兼府尉,宁源以侍郎兼司马。诏安南国王陈光昺入朝。癸丑,车驾至自上都。

  冬十月庚申,宋复陷开州。辛酉,制国用司言:“别怯赤山石绒,火不能然。”诏采之。西番酋阿奴版的哥等率众来降,授喝吾等处总管。庚辰,定品官子孙荫叙略。

  十一月乙酉,有事于太庙。甲戍,立夔府路总元帅府。

  十二月庚戌,立诸位斡脱总管府。

  五年春正月庚子,建上都城隍庙。辛丑,高丽国王王禃遣其弟淐来贺正旦,并奏通使日本。遣北京路总管于也孙脱、礼部郎中孟甲往谕高丽。

  二月辛丑,析甘州路之肃州别为一路。

  三月甲寅,禁民间兵器,犯者验多寡定罪。甲子,敕怯绵招谕建都。丁丑,罢诸路女直、契丹、汉人为达鲁花赤者,回回、畏兀儿、乃蛮、唐兀特人仍旧。

  夏五月癸亥,都元帅百家奴拔宋嘉定府五花、石城、白马三寨。

  六月辛已朔,济南人王保和等妖言惑众,敕诛首恶三人,余勿论。

  己酉,蔡国公张柔卒,封诸王昔里吉为河平王。

  秋七月辛亥,召高鸣、刘瑜、郝谦、李天辅、韩彦文、李赴上都。壬子,罢各路奥鲁官,令管民官兼领之。癸丑,立御史台,右丞相塔察儿为御史大夫。诏曰:“召官职在直言,腾或有未当,其极言无隐,毋惮他人,联为尔主。”仍谕天下知之。戊辰,罢西夏宣抚司。庚午,遣都统领脱朵儿、统领王国昌等点阅高丽兵船。立东西二川统军司,以刘整为都元帅,与阿术同议军事。

  八月庚子,忙古带讨西番及建都蛮。

  九月丁巳,阿术围樊城。己丑,命黑的,殷宏复赍国书使日本,仍敕高丽人导送。车驾至睚上都。史天泽复为枢密副使。

  冬十月戊寅朔,日有食之。己卯,敕中书省、枢密院:有事与御史台同奏。庚辰,御史中丞阿里为参知政事。立河南等路行中书省,参知政事阿里行省事。庚寅,敕秃忽思等译《毛诗》、《孟子》、《论语》。乙未,有事于太庙。以和礼霍孙、独胡剌充翰林待制,兼起居注官。

  十一月庚申,宋兵自襄阳攻沿山城寨,阿术分遗诸军败之。

  十二月戊寅,谕沿边屯戍军士,逃役者处死。

  六年春正月癸丑,高丽国王王禃遣使来告诛权臣金俊。立四道提刑按察司。戊午,阿术略宋复州、德安府,俘万人而还。庚申,参知政事杨果罢为怀孟路总管。诏枢密副使史天泽、驸马忽剌出至襄阳视师。

  二月己丑,颁新制蒙古字于天下,诏曰:

  朕惟字以书言,言以纪事,此古今之通制也。我国家创业朔方,俗尚简古,未遑制作,凡文书皆用汉字及畏兀字,以达本朝之言。今文治寝兴,而字书方阙,其于一代制度,以达本朝之言。今文治寝兴,而字书方阙,其于一代制度,实为未备。特命国师八思巴创为蒙古新字,译写一切文字,期于顺事达言而已。自今以后,凡玺书颁发,并用蒙古新字,仍以汉字副之。其余公式文书,咸仍其旧。

  三月壬子,黑的、殷宏至于马岛,为日本人所拒而还。戊午,阿术围樊城,筑堡于鹿门山。辛酉,败宋将张世杰出赤滩浦。

  夏四月辛已,制玉玺大小十纽。

  六月辛已,怯绵讨建都,失利,又擅追唆火儿玺书、金符,论死。丙申,高丽国王王禃遣其世子愖来朝。癸卯,诏董文炳率兵赴襄阳。秋七月己巳,立诸路蒙古字学。癸酉,立国子学,遣使者审理诸路冤滞,诏谕宋国军民,示以不欲用兵之意,复遣脱朵儿、王昌国等至高丽,相视耽罗等处。海道万户解汝楫、李庭等败宋将夏贵于虎尾洲,又败宋将范文虎于罐子滩。

  八月己卯,文金洲招讨使司。丙申,诏诸路劝课农桑,命中书省采农桑事,列为条目,相土地所宜者,颁行之。高丽权臣林衍废其王禃,立禃弟淐为王。高丽世子禃奏其事。遣斡朵思不花、李谔等至高丽按之。

  九月己未,封高丽世子愖为东安公。愖辞,授愖特进上柱国。敕率兵三千,赴其国难。辛未,敕万户宋仲义征高丽。忽剌出、史天泽并为章政事,阿里为中书右丞,行河南中书省事赛典赤行陕西四川中书省事。车驾至自上都。斡朵思不花、李谔以高丽枢密副使金方庆至,奉王淐表,称禃疾病,令淐权国事。

  冬十月己卯,定朝仪服色。丁亥,遣兵部侍郎黑的、判官徐世雄,召王禃、王淐及林衍俱诣阙。命国王头辇哥率大军赴高丽,赵璧行中书省于东京,仍诏谕高丽军民。

  十一月癸卯,高丽龟州都领崔坦等以西京内附。庚午,安南国王遣使贡方物。高丽国王王禃遣使从黑的入朝,奏禃己复位。

  十二月己丑,析彰德、怀孟、卫辉为三路。

  七年春正月辛丑朔,高丽国遣使贺正旦。丙午,耶律铸、廉希宪罢。立尚书省,罢制国用使司。平章政事忽都答儿为中书左丞相,国子祭酒许衡为中书左丞,制国用使司阿合马平章尚书省事,同知制国用使司事张易同平章尚书省事,制国用使司副使张惠、佥制国用使司李尧咨、麦术丁并参知尚书省事。己酉,敕诸投下官隶中书省。甲寅,高丽国王王禃奏请从七百人放觐,诏许从四百人。诏高丽西京内附,改为东宁府,画慈悲岭为界。丁巳,蒙哥为高丽安抚使,佩虎符。诏谕高丽臣民曰:

  朕即位以来,闵尔国久罹兵乱,册定尔王,撤还兵戍。十年之间,其所以保护安全者,无所不至。不图逆臣林衍自作不靖,擅易国王禃。立安庆公淐。诏衍赴阙。复稽延不至,岂可释而不诛。已遣行省率兵东下,惟衍一身是讨,淐本非得已,在所宽宥。自余胁从诖误,一无所问。

  二月辛未朔,中书右丞伯颜为枢密副使。丙子,帝御行宫,观刘秉忠、许衡及太常卿徐世隆所起朝仪,大悦,举酒赐之。丁丑,以岁饥,罢筑宫城。壬辰,立司农司,参知政事张文谦为司农卿。设四道巡行劝农司,劝课农桑,兴修水利。乙未,万户张宏范败宋兵于万山堡。高丽国王王禃来朝,求见皇子燕王。诏曰:“汝一国主也,见朕足矣。”禃请世子愖见,从之。诏谕禃曰:“卿内附在后,故班诸王下。我太祖时亦都护先附,即令班诸王上,阿思兰后附,则班其下。卿宜知之。”未几,命蒙哥、赵良弼送禃还。诏国王头辇哥率兵戍高丽王京,脱脱朵儿、焦天翼为高丽国达鲁花赤。又诏谕高丽臣民曰:

  朕惟臣之事君,有死无二。不意尔国权臣,辄敢擅易国主。彼既驱率兵众,将致尔等危扰不安,以尔黎庶之故,特遣兵护送国王愖还国,奠居旧京,命达鲁花赤同往镇抚,以靖尔邦。尔东土人,咸当无畏,安堵如故。已别敕将帅,严戢兵士,勿令侵犯。尔或妄动,必致俘略,宜审思之。

  三月庚子朔,日有食之。改诸路行中书省为行尚书省。甲寅,车驾幸上都。

  夏四月壬午,设诸路蒙古字学教授,定达鲁花赤子弟荫叙格。癸未,定军官等级,以军多少为差。己丑,林衍死,衍党裴仲孙等复立王愖疏属承化侯温为王,窜于珍岛。

  五月癸卯,也速带儿、严忠范等及宋兵战于嘉定、重庆,皆败之,获其都统牛宣。甲辰,威州番酋降。丁未,同知枢密院事合答为章政事。丙辰,括天下户口。减诸路课程十分之一,免上都粮税。管民官迁转,以六十月为一考。改宣徽为光禄司,宣徽使线真为光禄司使。庚申,命枢密院阅实军数。

  六月庚戌,敕戍军还,所过州县村坊主者给饮食、医药。丁亥,罢各路洞治总管府。丙申,立籍田于中都东南郊。禁边民擅入宋境剽掠。

  秋七月庚申,初给军官俸。壬戌,佥诸道回回军。乙丑,阅实诸路炮手户。也速带儿败宋兵于金刚台。八月戊辰朔,筑环城以逼囊阳。庚辰,御史大夫塔察儿同知枢密院事,御史中丞帖只为御史大夫。高丽世子愖来贺圣诞。驸马斡罗陈建城于答儿海子,赐名应昌府。

  九月丙寅,括河西户口。

  冬十月乙亥,宋人寇莒州。乙酉,有事于太庙。己丑,车驾至自上都。

  十一月丁巳,忻都、史枢并为高丽金州等处经略使,佩虎符,屯田高丽。安南国遣使贡方物。

  闰月丁卯朔,高丽世子愖还。壬辰,申明劝课农桑赏罚之法。设诸路脱脱禾孙。

  十二月丙申朔,改司农司为大司农司,御史中丞博罗兼大司农卿。安童奏:“博罗以台臣兼领,前无此例。”帝曰:“司农非细事,朕深谕此,其令博罗总之。”秘书监赵良弼充国信使,使日本,赐日本玺书曰:

  盖闻王者无外,高丽与朕既为一家,王国实为邻境。故尝遣信使修好,为疆场之吏抑而弗通。所获二人,敕有司慰抚,赍牒以还。继欲通问,值高丽权臣林衍构乱,坐是弗果。岂王亦因此辍不遣使,或已遣而中道梗塞耶?不然,日本素号秉礼之国,王之君臣宁肯漫为不思之事乎?近己平林衍,高丽安辑,特令秘书监赵良弼充国信使,持书以往。如即发使,与之偕来,亲仁善邻,国之善事。其或犹豫,以至用兵,夫谁所乐为也?王其图之。敕岁祀大社稷、风师、雨师、雷师。丁亥,金齿、骠部酋阿匿福、勤丁、阿匿爪来降献驯象三、马十九。辛酉,诸王伯忽儿为也可札鲁忽赤。

  八年春正月乙丑朔,高丽国遣使贺正旦,兼贡方物。己卯,同佥河南等路行中书省事阿里海牙参知尚书省事。设枢密院断事官。丙戌,高丽安抚使阿海攻珍岛失利。壬辰,敕诸路鳏寡孤独、疾病不能自存者,官给庐舍、薪米。

  二月乙未朔,定民间婚娶礼币,贵贱有差。丁酉,发中都、真定、顺天、河间、平滦五路民筑宫城。己亥,罢诸路转运司。以尚书省奏定条画颁天下。移陕西四川行中书省于兴元。癸卯,东京等路行尚书省事赵璧为中书右丞。甲辰,命忽都答儿招论裴仲孙。忆巳,大理等处都元帅元宝合丁、云南王傅阔阔带毒杀云南王事觉,伏诛。戊申,以治事日程谕中外官事。庚戌,申严东川盐井之禁。庚申,奉御九住以梳栉侍太祖,奉所落须发之上,诏藏于太庙夹室。

  三月乙丑,置河东山西道按察司,改河东陕西道为陕西四川道,山北东西道为山北辽东道。丙子,改盐课都转运司为都转运盐使司。辛巳,杀滨棣路万户韩世安,籍其家。甲申,车驾幸上都。乙酉,中书丞许衡罢为集贤大学士、国子祭酒。立国子学,置司业、博士、助教等官。己丑,立西夏中兴等路行尚书省,趁海参知行尚书省事。命尚书省阅实天下户口,颁条画谕天下。敕有司留滞狱讼,以致越诉者,官民皆罪之。忻都、史枢行经略司于凤州等处。

  夏四月壬寅,忻都、忽林赤、王国昌分道讨裴仲孙。平滦路昌黎县民生子,中夜有光,诏鞠养之。或谏,帝曰:“何幸生一好人,毋嫉也。”每月命给米四斗。戊午,阿术等与宋将范文虎战于湍滩,大败之,获统制朱胜等非余人。

  五月乙丑,以大兵围襄阳。敕赛典赤、郑鼎率所部水陆并进,趋嘉定,汪良臣、彭天祥趋重庆,扎剌不花趋泸州,曲立吉思趋汝州,牵制宋之援兵。佥省也速带儿、郑鼎为军前行尚书省事,赛典赤行省事于兴元,转给军粮。丙寅,云南落羽蛮贡方物。辛未,分金齿、白夷为东西两路安抚使。己卯,史天泽平章军事重事。辛巳,令蒙古子弟好学者,兼习算术。癸未·史枢、沂都等讨珍岛贼,大破之,斩王温,其党金通精走死,珍岛平。高丽国遣使贡方物。

  六月甲午,敕枢密院:凡军事径奏,不必由尚书省。癸卯,宋将范文虎援襄阳,阿术等大败之,己未,山东统军司塔山、董文炳坐城五河口迟,为宋兵所据,决罚有差。

  秋七月壬戌朔,佥女直、水达达军。丁卯,国王头辇哥行尚书省于北京、辽东等路。辛未,立左、右十三卫亲军都指挥司。乙酉,阿术败宋将来兴国于湍滩。高丽世子愖人质。

  八月壬辰朔,日有食之。己亥,诏招谕宋襄阳守臣吕文焕。壬子,车驾至自上都。迁成都统军用于眉州。己未,圣诞节,初立内外仗及云和署乐位。

  九月壬戌朔,敕阿术略地汉南。癸亥,高丽世子愖归。丙寅,罢陕西四川行尚书省,也速带儿行四川尚书省事于兴元、京兆等路。甲戌,金西夏、回回军。太庙殿柱坏。丙子,敦享太庙毋用牺牛。壬午,宋兵寇胶州,千户蒋德等败之,获宋统制范广。癸未,诏四川民力困弊,免茶盐等课税,仍敕有司有盲茶盐之利者以违制论。

  冬十月丁酉,有事于太庙。

  十一月辛酉朔,遣阿鲁忒儿等抚治大理。壬戌,罢诸路交钞都提举司。乙亥,建国号曰大元,诏曰:诞膺景命,奄四海以宅尊;必有美名,绍百五而纪统。肇从隆古,匪独我家。唐之为言荡也,尧以之而著称;虞之为言乐也,舜因之而作号。驯至禹兴而汤造,互名夏大以殷中。世降以还,事殊非古。虽乘时而有国,不以义而制称。为秦为汉者,盖从初起之地名。日随曰唐者,又即所封之爵邑。是皆徇百姓见闻之狃习,乃一时经制之权宜,概以至公,不无少贬。

  我太祖圣武皇帝握乾符而起朔土,以神武而膺帝图。四震天声,大恢土宇,舆图之广,历古所无。顷者,耆宿诣庭,奏章申请,谓既成于大业,宜早定于鸿名。在古制以当然,于朕心乎何有。可建国号曰大元,盖取《易经》乾元之义。兹大治流形于庶品,孰名资始之功,予一人底定于万邦,尤切体仁之要。嘉与敷天,共隆大号。咨尔有众,体予至怀。

  丙戌,立四川行尚书省于成都。

  十二月辛卯,宣徽院请以阑遗、漏籍等户淘金,帝日:“姑止,毋重劳吾民也。”乙巳,减百官俸。召塔出、董文炳入觐。辛亥,省太常专入翰林院。

  九年春正月庚申朔,高丽国追使贺正旦,兼贡方物。甲子,并尚书省入中书省。平章尚书省事阿合马、同平章尚书省事张易为中书平章政事,参知尚书省事张惠为中书左丞,参知尚书省事李尧咨、麦术丁为参知中书政事。省六部为四:曰吏礼部、户部、兵刑部、工部。丙寅,遣不花、马磷谕高丽具征耽罗舟粮。敕诸路佥军三万人赴河南。丁丑,皇子西平王奥鲁赤及诸王也速□儿、秃鲁率所部讨建都蛮。庚辰,改北京、中兴、四川、河南四路行尚书省,复立京兆中书行省。辛已,敕军民讼田者,民田有余分之军,军田有余亦分之民。其军驱入民籍者,还正之。壬午,改山东东路部元帅府统军司为行抠密院,也速带儿、塔出并行枢密院副使。乙酉,诏元帅府统军司、总管万户府阅实军籍。

  二月庚寅朔,国信使赵良弼追书状官张铎同日本十二人至京师请觐,帝不许。辛卯,诏扎鲁忽赤乃太祖开刨,所置位百司右,并立左右司。壬辰,高丽国进使贺建国号。改中都为大都。甲午,命阿术统蒙古军,刘整、阿城海牙统汉军。戊申,始祭先农于东郊。车驾幸上都。

  三月甲戌,括民间四教经,焚之。阿术等克樊城外城,筑重围守之。

  五月戊午朔,立和林转运司,小云失别为使,兼提举交钞使。辛酉,罢佥回回军。癸亥,敕拔都军屯田于怯鹿难之地。丙寅,佥徐、邳二州军,戍邳州。庚午,罢西番秃鲁千等处金银矿户为民。乙酉,诏安集答里伯所部流民。

  六月壬辰,京师大雨,坏墙屋,压死者众。己亥,塔出略地涟州,拔白头河诸堡。

  秋七月丁巳朔,禁私鬻回回历。壬午,诏官府文移并用蒙古字,仍遣百官子弟入蒙古学。

  八月丙戌朔,日有食之。癸卯,阿术等大败宋襄阳援兵,获其都统张顺。乙巳。车驾至自上都。

  九月甲子,阿术等败宋兵于柜门关,获其都统张贵及将士二千余人。癸酉,河南行中书省阿里坐奏军数不实,免官,并杖之。甲戌,罢水军总管府。

  冬十月丙戌朔,封皇子忙哥刺为安西王。遣使招谕扮卜、忻都蛮。壬辰,有事于太庙。癸巳,赵壁为平章政事。张易为枢密副使。癸卯。初立会同馆。

  十一月壬戌,诸王只必帖木儿、伯待穆尔筑新城成,赐名永昌府。己巳,征高丽兵讨耽罗。辛未,召高平儒者杨恭遮懿,不至。十二月乙酉朔,诏诸路达鲁花赤、管民长官,兼管诸军奥鲁。辛丑,诸王忽刺出括逃民高丽界。高丽达鲁花赤上其事,诏:“高丽之民犹未安集,禁之。”辛亥,宋将昝万寿寇成都,严忠范失利,遣使逮忠范至京师。癸丑,改拱卫司为拱卫直都指挥使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