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四·本纪第十四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柯劭忞|发布时间:2017-06-19 22:33:43|

○成宗下

  三年春正月癸未朔,暹国、罗斛国及没剌由诸番来贡方物。赐暹世子虎符。庚寅,遣使问民疾苦。除本年内郡包银、俸钞。免江南夏税十之三。增小吏俸。置各路惠民局。封药木忽儿为定远王。辛卯,命御史台鞠浙西廉访使王遇赃罪。壬辰,杖流商丽藩臣赵仁规于安西,崔冲绍于巩昌。工部尚书也先帖木儿、翰林待制货汝舟赍诏谕商丽王王日臣,自今命官有罪,毋辄行杀戮。癸巳,哈剌哈孙为中央左丞相。是月,诏中外军官奥鲁官抚养军人,不得妄有科配。置各路管民官。招诱新附军人逃窜者,限百日内出首免罪。

  二月癸丑朔,车驾辛柳林。丁巳,罢四川、福建等处行中书省,陕西行御史台,江东、荆南、淮西三道宣慰司,立四川、福建宣慰司都元帅府,陕西汉中追肃政廉访司。壬申,加号解州盐池神惠康王曰广济,资宝王曰永泽,泉州海神曰护国民明著天妃,盐官州海神曰灵感宏祜公,吴大夫伍员曰忠孝威惠显圣王。金齿蛮来贡方物。庚辰,车驾幸上都。

  三月癸巳,缅国世子信合八的奉表来谢,赐衣遣之。补陀僧一山赍诏使曰本,谕以通好息民之纛。日本人不报。甲午,命何荣祖等更定律令。

  夏四月庚午,申严江浙、两淮私盐之禁。己卯,礼部尚书月古不花为中书左丞。

  五月丙申,海南速古台诸番来贡方物。庚子,复立征东行中书省,阔里吉思为平章政事,耶律希逸为左丞。

  六月癸丑,罢大名路黄河故追田租。

  秋七月丙申,淮安等县蝗,在地者为鹙啄食,飞者鹙击杀之。诏禁辅鹙,著为令。

  八月己酉朔,曰应食,不食。

  九月癸未,车驾幸古栅,受诸王、百官贺圣诞。癸巳,罢括江南手号军。己亥,车驾至自上都。

  冬十月戊申朔,有事于太庙。壬子,册立伯牙吾氏为皇后。甲寅,复立海北海南道肃政廉访司。

  十一月戊子,释罪囚二十人。

  十二月癸酉,禁辆天鹅、此鸟老鸟。

  四年春正月辛丑,诏蒙古都元帅也速带儿勿擅决重刑。癸卯,复淮东漕渠。

  二月丁未朔,日有食之。丙辰,皇太后崩。甲戌,罢称海屯田,改置于阿札之地。乙亥,车驾幸上都。置西京太和岭屯田。丙子,命李庭提调诸卫屯田。

  夏四月丙辰,置五条河屯阳。丁巳。缅国遣使进白象。戊午,中书省断事官不兰奚为中书平章政事。

  五月癸未,谕集贤大学士阿鲁浑撒里等曰:“集贤、翰林乃养老之地,自今满秩者迁官,勿令辄去。”

  六月己酉,立缅国王子窟麻剌哥撒八为缅国王。壬子,高丽国王王日臣来朝。丙辰,太傅月赤察儿为太师,中书右丞相完泽为太傅。丁巳,御史中丞不忽木卒,贫无以葬。赐银五百锭。甲子,立耽罗总管府。暹、爪哇、吊吉而、蘸八等国遣使来朝。

  秋七月甲戌朔,上皇太后尊谥曰徽仁裕圣皇后。乙酉,缅国阿散可也遣其弟者苏等九十一人来贡方物。诏者苏赴上都,余留安庆。

  八月癸卯朔,阿鲁浑萨里为中书平章政事。

  闰月庚子,车驾至自上都,中书右丞驾仁杰为平章政事。

  九月甲子,改中御府为中政院。

  冬十月癸酉朔。有事于太庙。

  十一月壬寅朔,诏免两都、隆兴路大德五年丝银、税粮,附近养驼马诸郡免税粮十之三,其余免十之二,徒罪减半,杖以下释之。江北荒用,耕种者收税展限一年,著为令。敕中书省定盐法条画。

  十二月癸巳,刘深、合剌带等将兵三万讨八百媳妇蛮。

  五年春正月壬子,罢檀、景两川探金铁治捉举司。

  二月己卯,刘深、合剌带并为湖广行省中书右丞,祐郑为参知政事,皆佩虎符。丁亥,立征八百媳妇二万户符。丁酉,车驾幸上都。敕云南行省汰冗官千五百一十四员。己亥,永宁路阿永蛮酋雄挫来朝。赐币帛有差。

  三月戊进午,马来忽等国过使来朝。己巳,戒饬中外官吏。己未。也速忽都为湖广行省参知政事,与刘国杰等讨四川叛蛮。是月,征东行省平章政事阔里吉思以不能和辑高丽,召还。薛超兀儿、忙兀都鲁迷失等自缅国阿占城班师。

  夏四月壬午,调云南军讨八百媳妇。癸巳,宣慰使塔察儿、刑部尚书王为亨使高丽,诏谕高丽王曰:向以尔国自作不靖,遣平章政事阔里吉思等与王镇抚之,非欲久任于彼。今已召远。然闻尔国越礼滥罚、官冗民弊。王其勉思累朝覆育之恩,以本国生灵为念。威福予夺,当自己出。事体有未便,民情有未安者,其审图之。

  五月辛亥,怯烈亦带脱脱以兵讨土番。丙辰,曲靖等路宣慰使忽林失入觐。壬戌,雍真葛蛮宋隆济叛。

  六月丙戌,朱隆济陷杨黄寨,雍真总管府连鲁花赤也里干遁。己丑,缅国遣使贡驯象九。壬辰,宋隆济寇贵州,知州张怀德战败,死之。

  秋七月丁未,命御史大夫秃忽赤整饬台纲。军官受赃者,与民官同例,量罪殿黜。戊申,立耽罢军民万户府,癸亥,叛王哈丹孙脱欢来降,暗伯、阿忽台并知枢密院事。河南妖人段丑厮等诈称神异诳众,伏诛。

  八月甲戌,云南行省平章政事薛超兀儿等以兵讨金齿蛮。水西土官妻蛇节叛应宋隆济。

  九月庚辰,彗星出东井。征缅万户曳刺福山等进驯象六。河南行省平章政事二哥等赴云南讯诸王阔阔,平章政事薛超兀儿、忙兀都各迷失,左丞刘得禄,参知政事高阿康受赂旋师之罪。

  冬十月丙寅朔,以畿内饥。增明年海运粮为百二十万石。己巳,缅国遣使来贡方物,戊寅,云南武定路蛮酋群则来贡方物。壬午,车驾至自上都。丙戌,以岁饥禁酿酒。弛山泽之禁。

  十一月丁未,刘国杰、也先忽都将万人,八刺、阿塔赤将五千人,讨宋国济、蛇节、罗儿酋阿女等。戊申,徭人蓝赖率丹阳三十六洞来降。

  十二月甲戌,定强窃盗条格。

  六年春正月乙巳,晋王甘刺麻卒。丁未,命江浙行省平章政事阿里专领江浙财赋。庚戌,江南僧石祖进告朱清、张珪不法十事,命御史台鞠之。帝问台臣曰:“朕闻江南富民侵占民田,致贫者流高转徙,卿等闻之否?”对曰:“富民乞护持玺书,依倚以欺贫民,官府不能诘治,宜悉追之。”帝即命行之,毋越三曰。己未,诸王真童坐诬告济南王也里只,谪刘国杰军中自效。

  二月庚午,谪诸王孛罗于四川从军自效。丙戌,陕西行省平章政事也速带而、参知政事汪维勤,湖广行省平章政事刘国杰同讨亦奚不薛,一切听也速带而、刘国杰节制。罢讨八百媳妇,免右丞刘深等官。癸巳,帝不豫,释京师重囚三十八人。是月,遣乾讨虏军征亦奚不薛,依例给军械粮饷。

  三月丁酉,以水旱灾,大赦天下。甲寅,合祭昊天上帝、皇地祗于南郊,中书左丞相哈刺哈孙摄祭事事。

  夏四月丁卯,曲赦云南诸部蛮吏。释大都轻重囚三十八人。庚辰,上都大水。戊子,车驾幸上都。

  五月戊申,太庙寝殿灾。

  六月癸亥朔,日有食之,太史院失于推验,诏中书省议罪以闻。甲子,建孔子庙于京师。辛未,有事于太庙。乙亥,安南国遣使贡方物及驯象二。

  秋七月辛酉,江浙行省参知政事忽都不丁为中书右丞。

  九月己酉,龙兴路讹言括民间童男女,至有杀其子者,命诛为首者三人。

  冬十月甲子,改浙东宣慰司为宣慰司都元帅府,徙治庆元。罢军储所,立屯储军民总管万户府。浙西人林都邻告廉访使张珪藏禁书及推算帝五行,运使合只亦劾珪沮挠盐法,敕台省官同鞠之。丙子,车驾至自上都。

  十一月甲午,刘国杰裨将宋光与蛇节等战,大败之。辛亥,同知枢密院事合答知枢密院事。

  十二月庚申朔,云南地震。戊辰,又震。甲子,衡州贼袁舜一等伏诛。高丽国王王日臣来朝。

  七年春正月乙卯,籍朱清,张珪家资。戊午,定民官阵亡子孙,降祖父秩二等荫叙格。

  二月壬戌,诏中书省汰诸司冗员。辛未,平章政事、行上都留守木八刺沙,陕西行省平章政事阿老瓦丁并为中书平章政事,江南行台御史中丞尚文为中书左丞,江浙行省参知政事董士珍为中书参知政事。丁丑,定中书省自左、右丞相以下,平章政事二员,左、右丞各一员,参知政事二员,为八府。己卯,侍御史朵台为中书参知政事。庚辰,监察御史杜肯构等劾太傅完泽受朱清、张珪贿,不报。壬午,谕中书省曰:“比有以岁课增羡希求爵赏者,此非掊克于民,何从而出?自今除元额外,勿以增羡为正数。”江南财赋总箐府及都水庸田司、行通政院。

  三月庚寅,遣郝天挺、塔出等十四人宣抚循行诸道,仍下诏戒饬之。都城火。徙甘肃肃政廉访司治甘州。乙未,中书平章政事伯颜、梁德珪、段贞、阿里浑萨里,右丞八都马辛,左丞月古不花,参知政事迷而火者、张斯立并坐受朱清、张珪贿免官,洪君祥为中书右丞。甲辰,诏曰:

  庆赏刑罚,国之大柄,二者不可偏废。朕自即位以来,恪尊圣祖成宪,优遇臣下。品爵以荣其身,禄赐以厚其家。期于履正奉公,有裨国政,百姓又安,以称朕怀,不务出此。若平章伯颜、暗都刺,右丞八都马辛等,营弘网贿,蒙蔽上下,以致政失其平,民受其弊。今已籍没家资,投戍边远,明正其罪。用是更张,以清庶务。遣使巡行郡邑,问民疾苦,分别淑慝。以近年所定赃罪条例,互有轻重,特敕中书集议,酌古准今为十二章。又以官吏俸薄,不能养廉,京朝百司,月俸之外,增给禄米,外任官无公田,官标拨公田,无田则量支禄米。自今己始,凡在内外有官守者,洗心涤虑,公勤奉职,治民均平,无俾吾民重困,式符委任责成之意。

  乙巳,杀前云南行省右丞刘深。罢云南征缅分省。戊申,卜兰奚、岳铉等进《大一统志》,赐赍有差。己酉,诸王脱欢坐诬告诸王脱脱,谪湖广军前自效。甲寅,车驾幸上都。

  夏四月癸亥,征陈天祥、张孔孙、郭筠至京师,天祥、孔孙为集贤大学士,筠为昭文馆大学十,皆商议中书省事。庚辰,蛇节降。丁亥,蛇节伏诛。禁管民官打量军人地亩。

  五月丁未,诸王床兀儿入觐。乙卯,立和林宣司都元帅府,忽刺出遥授中书左丞,为宣慰使都元帅。

  闰月戊午朔。日有食之。壬戌,禁军民犯曲阜林庙。己巳。征诸王孛罗、真童入觐。右丞相完泽卒。庚辰,云南行省平章也速带而入觐,献金五百两。帝曰:“此卿等效死所获者。”赐钞偿之。

  六月癸巳,叛蛮雄挫降。乙未,命可伯、阿忽台等整饬河西军事。

  秋七月丙寅,哈刺哈孙为中书右丞相、知枢密院事。丙子,敕集贤、翰林院老臣预议朝政,其余三品以下年七十者,皆升散官一等致仕。罢辽东宣慰司。丁丑,叛王笃哇、察八而、来里帖木儿等皆请降,诏安西王置驲传以俟其来。戊寅,叛蛮麻刺降,献童男女二百人,金五百两,及马牛羊,却之。是月。断事官帖木儿不花等使高丽,执其蕃臣石胄及胄子天补赴京师。

  八月辛卯,地震,平阳、太原尤甚。庚戌,缅国献驯象四。

  九月戊午,车驾至自上都。兵部尚书脱脱帖木儿使高丽,执其国相吴祈赴京师。是月,高丽国王王日臣入朝,诏止之。

  冬十月辛卯,复立陕西行御史台。刑部尚书塔察儿、翰林直学士王约使高丽。癸巳,只而合忽知枢密院事。庚子,改普定府为普定路,以蛮酋容苴妻适姑为总管,佩虎符。改叙州路为叙南等处诸部蛮夷宣抚司。庚戌,翰林国史院进太祖、太宗、定宗、睿宗、宪宗五朝《实录》。

  十一月甲寅,并海道运粮万户府为海道都漕运万户府。亦乞不薛贼党魏杰等降十二月甲申朔,诏内郡岁比不登,其民已免差徭者,并免其田租。乙酉,弛京师酒课。辛丑,免顺元等路本年逋税。丁未,以转运劳,免思、播二州,辰、沅等路税粮一年,常、澧三分之一,淘金站户无种佃者免其杂役。

  是年,诸道奉使宣抚,罢赃吏一万八千四百七十三人,征赃四万五千人百六十五锭,审冤狱五千一百七十六事。

  八年春正月甲寅,彗星出于奎。己未,以灾异迭见,诏恤民隐,省刑罚。除色目人外,原为僧道者,若平户丁多差役不缺,及有昆仲侍养父母者,方许簪剃。凡妄献田土、山场、窑治、希图徼名贪利者,悉禁之。平阳、太原两路免差税三年,上都、隆兴、延安、大同、杯孟、卫辉、彰德、真定、河南、安西等路免二年,保定、河间两路免一年。江南佃户私租太重,以十分为率,减二分,著为令。仍弛山场、河泊之禁。其田宅之讼,除契约分明,依例赐给外,其余尽行革拨诸路。罪囚廉访司分别审录,轻者决之,有疑者分具始事,申台详谳。庚申,云南顺元同知宜抚事宋阿重执其叔父隆济来献。癸亥,禁锢朱清、张珪族属。丙寅,御史中丞、太仆卿塔思不花为中书右丞,江南行台御史中丞赵仁荣为中书参知政事。是月,平阳地震。

  二月甲午,徙建康追廉访司治宁国。甲辰,翰林学士承旨撒里蛮进金书《世祖实录节文》一册,汉文《宝录》八十册。丙午,车驾幸上都。

  三月戊辰,中书左丞尚文乞致仕,不允。诏受宣敕不赴任者,永不叙用。

  夏四月丁未,分教国子生于上都。丙寅,禁纳鹰鹞人滥给铺马。

  五月癸未朔,日有食之。壬申,罢福建都转运盐使司。是月,霖雨,河决祥符、太康、获嘉、阳武等县。

  六月丁酉,汝宁县妖人李曹驴等妄言得天书惑众,伏诛。

  秋七月辛酉,罢江淮等处财赋总管。癸亥,诸王合赞遣使入贡。

  八月,抗州火。

  九月癸丑,车驾至自上都。庚申,伯颜、梁德珪复为中书平章政事,八都马辛为中书右丞,迷而火者为中书参各政事,江浙行省平章阿里为中书平章政事。庚午,户部尚书张祐为中书参知政事。癸酉,叛王察八而、朵瓦等来降。

  冬十月辛卯,有事于太庙。辛巳,宣徽使、大都护长寿为中书右丞,陕西行省右丞脱欢为中书参知政事。丁亥,安南国遣使入贡。庚寅,封皇侄海山为怀宁王。戊戌,杖流吴祈、石天补等于安西。

  十一月壬子,制用院使忽邻、翰林直学士林元抚慰高丽。戊辰,武备卿铁古迭而为御史大夫。

  十二月辛丑,封诸王出伯为威武西宁王。

  九年春正月壬申,弛京师酒禁。

  二月丁酉,封诸王完泽为卫安王,定远王岳木忽而为威定王。辛丑,大赦天下。诏御史台、翰林院、国史院、集贤院、六部举五品以上廉能识治体者三人,行省、行台、各路宣慰司举五人。大都、上都、隆兴三路免本年差发、税粮,腹里各路免包银俸钞,江南佃种官田免租税三分,前年拖欠差税课程并行蠲免。敕有司非急之务,毋生事烦扰,小罪即与疏决,勿禁系。鳏寡孤独常年养济外,每人赐中钞十两,官司常加存问,年八十以上存侍丁一名,九十以上存一名,免其差役。流民不能复业者,官司常加优恤,愿种官田者,免差税五年。是月,忽邻卒于高丽。

  三月丁未朔,车驾幸上都。戊午,枢密副使高兴为中书平亡政事,仍枢密院副使。

  夏四月乙酉,大同路地震,壤庐舍无算,压死二千余人。怀仁县地裂,涌黑水。己丑,东川路蛮酋阿葵来献方物。

  五月戊申,征陕西儒提举萧鄹、赴阙,命有司给以安车。戊午,改各道肃政廉访司为详刑观察司。以地震,改平阳为晋宁路,太原为冀宁路。

  六月丙子朔,以立皇太子。遣中书右丞相哈剌哈孙告昊天上帝,御史铁古迭而告太庙。庚辰,立皇子德寿为太子。赐高年帛有差。孝子、顺孙量材任用。亲年七十别无侍丁者,从近迁除。外任五品官以下,并减一资致仕。官止一子承荫者,免儤使。家贫绐终身半俸,其精力未衰者录用之。罪囚五年以上,除恶逆外,疑不能决者释之。流人量移内地。

  秋七月辛亥,始立郊坛。丁卯,大司徒段贞、中书右丞八都马辛并为中书平章政事,参知政事合刺蛮子为右丞,参知政事迷而火者为中书左丞,参议中书省事也先伯忽为参知政事。

  八月丁丑,给曲阜庙洒扫户。以尚珍署出五千顷供祭祀。是月,归钵、陈州河决。

  九月戊申,帝御寿宁宫,受诸王、百官贺圣诞。庚申,车驾至自上都。

  冬十月辛巳,有事于太庙。庚寅,驸马按替不花自笃哇来归。乙未,谕中书省、枢密院、御史台曰:“省中事听右丞相哈剌哈孙总裁,自后用人,非与哈刺哈孙共议者,悉罢之。”辛丑,复以详刑观察司为廉访司。

  十一月丁未,罢南城警巡院。庚午,祀昊天上帝于南郊,摄太尉右丞相哈剌哈孙,左丞相呵忽台,御史大夫铁古迭而为三献官。

  十二月丙子,京师地震。庆寅,皇太子卒。

  十年春正月壬寅朔,商丽国遣使贡方物。甲辰,诏访庄圣皇后、昭睿顺圣皇后、徵仁裕圣皇后仪范中外之政,以备纪录。丁卯,封驸马合伯为昭武郡王。营国子学。

  闰月甲午,前中书平章政事铁哥、江浙行省平章政事阇里、河南行省平章政事阿散并为中书平章政事,行宜政院使张闾、四川行省左丞杜思敬并为中书左丞,参议中书省事刘源为中书参知政事。

  二月丙辰,封孛罗为镇宁王。是月晋宁、冀宁二路地震。笃哇遣使来期。丁卯,月古不花为中书左丞。戊辰,车驾幸上都。三月己卯,崆古国遣使来贡方物。乙未,虑大都囚释上都死罪三人。

  夏四月庚子朔,诏匿鹰犬者设家赀之半。壬戌,云南行省平章政事也速带而讨罗雄州钣蛮,获其首阿邦龙,斩之。癸亥,立昆山、嘉定等处水军上万户符。

  五月辛未,京师旱。乙酉,同知枢密院事塔哥忽台、塔剌海并知枢密院事。封驸马铁木而为濮阳王,公主忙哥台为鄄国大长公主。丁亥,诏右承相哈剌哈孙、左丞相阿忽台等整饬庶政百司勤惰,悉以名闻。

  六月壬戌,来安路总管岑雄叛,未几遣其子来降。复立淮西道肃政廉访司。

  秋七月辛巳,释诸路罪囚,凡常赦所不原者皆赦之。

  八月壬寅,开成路地震,坏官民庐舍无算,压死故秦王妃也里完等五千余人。丁巳,重修文宣王庙成,行释奠礼。

  九月壬申,诸王笃哇遣使贺圣诞。是月,高丽国王王日臣入朝。

  冬十月丁未,有事于太庙。丁卯,安南国遣使贡方物。

  十一月己巳,车驾至自上都。丁亥,武昌路火。

  十二月乙卯,帝不豫。丙寅,宣政使沙的等祷下太庙。癸亥,琼州那蓬洞蛮酋王文何等作乱,伏诛。

  十一年春正月丙寅朔,帝大渐。癸酉,崩于玉德默。在位十有三年,年四十有二。乙亥,葬起辇谷。九月壬申,上尊谥曰钦明广孝皇帝,庙号成宗,国语曰完泽笃皇帝。

  史臣曰:“成宗席前人之业,因其成法而损益之,析薪克荷,帝无使焉。晚年寝疾,不早决计计传位武宗,使易世之后,亲贵相夷,祸延母后。悲夫!以天子之尊,而不能保其妃匹,岂非后世之殷鉴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