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六·本纪第十六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柯劭忞|发布时间:2017-06-19 22:34:08|

○仁宗上

  仁宗圣文钦孝皇帝,讳爱育黎拔力八达,顺宗第三子,武宗同母弟也。以至元二十二年三月丙子生。

  大德九年冬十月,成宗不豫,皇后伯牙吾氏出帝与兴圣皇太后居怀州。十年冬十二月,帝至怀州。所过屏供张,戒饬扈从之士毋扰累郡县,民皆感悦。

  十一年春正月癸酉,成宗崩。戊子,帝与皇太后赴丧。二月辛亥,至大都,入临出居旧邸。时安西王阿维答、诸王明里枯木儿已先至。中书左丞相阿忽台、平章政事八都马辛、前中书平章政事伯颜、中政院使怯烈道兴等,潜谋推皇后称制,以阿难答辅之。三月乙卯朔,阿忽台等请皇后以丁巳日垂帘,自右丞相哈剌合孙以下皆列牍署名。丙辰,帝事卫士入宫,召阿忽台等,责以乱祖宗旧制,执之。戊辰,杀左丞相阿忽台、平章政事八都马辛、中政院使怯烈道兴等。宁王阔阔出、楚王牙忽都进曰:“今内难己平,太子世祖之孙,宣早正大位。”帝曰:“王何为出此言?奸臣构乱,故诛之。吾岂欲觊觎神器耶!杯宁王吾兄,宣入承大统。”乃遣使迎武宗于北边,帝以太子监国。武宗迟回不至。夏五月乙丑,帝奉皇太后幸上都,率左古部诸王劝进。武宗即位,六月癸巳,立帝为皇太子,受金宝。帝遣使求经籍,有进《大学衍义》者,命詹事丞王约等节而译之。帝曰:“治天下,此一书足矣。”命与《图像孝经》、《列女传》并刊布天下。十一月戊寅,受玉册,领中书省、枢密院。

  至大二年八月,立尚书省,诏帝兼尚书令。詹事院启金州献瑟瑟洞,请采之。帝曰:“吾以贤为宝,瑟瑟何用?若此者,后勿复言。”淮东宣慰使撒都献玉观音、七宝帽顶、宝带、宝鞍,俱却之。

  四年春正月庚辰,武宗崩。壬午,罢尚书古。命中书右丞相塔思不花、知枢密院事铁木儿不花等参鞫尚书右丞相脱虎脱、左丞相三宝奴、平章政事乐实,右丞保八、左丞忙哥帖木儿、参知政事王罴罪状。丙戌,脱虎脱、三宝奴、乐实、保八、王罴俱伏诛。杖流忙哥帖木儿于海南,流平章政事速思不花于高丽。壬辰,诏世祖旧臣前平章政本程鹏飞、董世选。太子少傅李谦,少保张驴,中书右丞陈天样、尚文、刘正,中书左丞郝天挺,御史中丞董士珍,太子宾客萧鄹,参知政事刘敏中、王思廉、韩从益,侍御史赵君信,廉访使程钜夫,杭州达鲁花赤阿合马乘传至京师,咨以庶政。丁酉,云南行省左丞相铁木迭儿为中书右丞相,太子詹事完者、集贤大学士李孟并为中书平章政事。戊戍,中书右丞相塔思不花、徽政院使沙沙并为御史大大。己亥,改尚书行省仍为中书行省。庚子,停各处营造。罢广武喀剌卫、万户等府。辛丑,塔失铁木儿知枢密院事。

  二月乙巳,命和林、浙江二行省依前设左丞相,余省但置平章政事。辛亥,禁诸王、驸马擅据山场,听民樵采。罢阿老瓦丁买卖浙盐,供中政院食羊。禁宣政院违制度僧人。甲寅,罢江南行通政院、行宣政院。甲子,命中书平章政事李孟领国子监。丙寅,陕西行省平章政事孛罗帖木儿、江浙行省平章政事乌马儿、甘肃行省平章政事阔里吉思、河南行省参知政事塔失帖木儿、江浙行省参知政事万僧,坐前任赃罪及挟势害民,俱免官。庚午,思州蛮酋杨正思等来朝,赐金帛有差。是月,中书左丞相康里脱脱罢为江浙行省左丞相。

  三月庆辰,诏前枢密副使吴元珪、前中书左丞拜降、前陕西行省右丞兀伯都剌至京师,同诸老臣议事。丙戌,罢五台山行工部。己丑,命毋赦谋反大逆、杀祖父母父母,妻妾杀夫、奴婢杀主等罪。庚寅,即皇帝位天大明殿,受诸王、百官胡贺。诏曰:惟昔先帝事皇太后抚朕眇躬,孝友天至。践祚曾末逾月,授联皇太子宝,领中收令、枢密使、百揆机务,悉听总裁,于今五年,先帝奄弃天下,勋戚、元老咸谓,大宝之承既有成命,非与前圣宾天而始征庥宗亲议所宜立者比,当稽前代故事即正宸极。朕以恤方新,诚有未忍,是用经时。今则上奉皇太后之命,下徇诸王劝进之诚,三月十八日于大都大明殿即皇帝位。凡尚书省误国之臣,先已伏诛。同恶之徒,亦已放殛。百司庶政,悉归中书。命丞相铁木迭儿,平章政事完者、李道复等从新按治。可大赦天下。敢以前赦事相告者,以其罪罪之。

  其可为法程拯民者,具如左方:一,凡制诏、号令、钱粮、选法、刑名,一切政务,并从中书省闻奏、区处,敢有擅自奏请者,以违制论;一,内外百司,其清慎公勤五事备具者,优加迁擢,有贪污败事者,陈告得实,依条断罪;一,庶事更张,图治伊始,式遵世祖皇帝成宪,仰中书省参酌举行;一,凡言军民利病政事得失,有可采者,量加旌擢,如不可采,亦无罪谴;一,仰提调官申明累降条画,劝课农桑,经过军马及昔宝赤、探马赤等,毋得索取饮食刍藁,纵放头匹;一,康里军卫已罢,上项屯军悉听放还,其各处军马阵亡病死者常例存恤外,各加一半,云南等处新附汉军每名给布一匹;一,各投下、诸色人等不得擅招户计,诱占奴婢,违者治罪;一,站赤消乏,除海青外,应进献鹰犬,并令止罢,毋给诸王驸马投下及各衙门铺马;一,陈献地土及山场窑治之人,并行治罪;一,比者宝合丁、乞儿八答私买所盗内府宝带,既已伏诛,今后得似前申献;一,民间和雇和买、一切难泛差役,除军人并大都至上都自备站户外,其余不论是何户计,一体均当;一,恢办商税、课租,亲遵旧制,法外多取及期盗入己者,依例究治;一,营筑中都,已令停罢,其余不急之役,截日停止;一,鳏寡孤独、废疾无恤者,除常例外,每人给至元钞一贯;一,名山大川、圣帝明王、忠臣烈士,凡在祀典者次第加封。除常祀外,主者施行;一、韩脱因不花、唐华、郑阿思兰等已经昭雪,元没资产悉还本家,今后内外重囚,省部再三详谳。方许奏准;一,比年诏赦频数,吏贪民盗,不知儆畏,自今以始,其各洗心节虑,以保厥身,非常之恩,不可再觊。於戏!凡我有官君子,皆古所谓治天职、食天禄者,宜一心力,钦乃有司。无替朕命。

  遣佥知枢密院事不兰奚颁即位诏于高丽。辛卯,御史中丞李士英为中书左丞。丁酉,命月赤察儿依前为太师,宣徽使铁可为太傅,集贤大学士典出为太保。是月,前陕西行省左丞兀伯都剌为中书右丞,昭文馆大学士察罕为参知政事;平章政事、知枢密院事床兀儿,钦察亲军都指挥使脱火赤拔都儿,左丞相、知枢密院事铁木儿不花,并录军国重事;知枢密院事也速、兼山东河北蒙古军都万户也先帖木儿、仁虞院事也儿吉尼、太子詹事月鲁帖木儿并知枢密院事。

  夏四月戊申,以即位告天地于南郊。丁已,罢中政院。戊午,以即位告于大庙。辛酉,敕国子师儒之职,有才德者,不拘品级选用。乙丑,封知枢密院事铁木儿木花为宣宁郡王。丁卯,诏曰:朕惟食货,生民之本,权以币帛,先在适时。我世祖皇帝参酌古今,立中统、至元钞法,天下流行,公私蒙利,五十年于兹矣。比者尚书省不究利病,辄意变更,既创至大银钞,又铸至大铜钱。钞以倍数太多,轻重失宜;钱以喜铸弗给,新旧滞用;曾未用期,其弊滋甚,爰咨廷议,允协舆言,皆愿变通,以复旧制。其罢资国院及各处泉货监提举司,买卖铜器听民自便。应尚书省已发各处至大钞本及至大锅钱,截日封贮,民间行使者,赴行用库倒换。有司依旧印造中统钞,子母并行,以便民用。

  改封北宁王帖里哥儿不花为为湘宁王。革僧、道、也里可温、答失蛮、白云宗、头陀教等各衙门免差发。

  五月癸酉,八百媳妇及大、小车里蛮俱叛,命云南王及行省右丞阿忽台讨之。丙子,命翰林国史院修大行皇帝《实录》及累朝皇后、功臣列传。壬午,金齿蛮来献驯象。戊子,罗鬼蛮来献方物。

  六月乙巳,命侍臣咨访内外才堪信用者,悉以名闻。仍戒饬诸王恪恭乃职。甲寅,封亦思丹为怀仁郡王。丁巳,命和林行省右丞孛里、马速思经理青海屯田。己未,封知枢密院事孛罗为泽国公。甲子,请大行皇帝谥于南郊,上尊谥曰仁惠宣孝皇帝,庙号武宗。己已,魏王阿木哥入朝。命翰林侍讲阿林铁木儿以国语译《贞观政要》,使蒙古、色目人诵习之。

  秋七月癸未,甘州地震,大风有声如雷。己亥,诏谕中书省曰:“朕前戒近侍,毋辄以文记传旨中书,自今敢有犯者,不须奏闻,直捕其人,付刑部究治。”敕御史台进老成更事者为监察御史。

  闰七月辛丑,遣国子祭酒刘赓至曲阜,以太牢祀孔子。丙午,袝武宗皇帝于太庙。戊申,封李孟秦国公,亦怜其乞剌思为司徒。己酉,吐蕃寇礼店、文州,命亦怜真等讨之。壬戌,立上都通政院,邻蒙古诸驿。乙丑,鲁国大长公主祥可刺吉进号皇姐大长公主。遣使招谕黑水、白水等蛮。

  八月己巳朔,裁京官诸司员额,并依至元三十年旧制。丙戌,安南世子陈曰□来贡方物。

  九月己亥朔,遥授左丞相不花进太尉。壬子,改元皇庆,诏曰:朕赖天地祖宗之灵,纂承圣绪,永惟治古之隆,群生咸遂,国以又宁。朕夙兴夜寐,不敢怠遑,任贤使能,兴滞补弊,庶其臻兹敛时五福,用敷锡厥庶民,朕之志也,逾年改元,厥有彝典,其以至大五年为皇庆元年。

  是月,遣都水监木八剌沙往取杭州所造龙舟,中书省臣谏曰:“陛下践阼,诞告天下,凡非宜取索,勿得擅进。若取此舟,有乖有旨。”诏止之。

  冬十月戊辰期,有事于太庙。丁丑,禁僧寺勿冒占民田。戊子,以故太师月儿鲁那演子木剌忽知枢密院事。壬辰,议收至大银钞。

  十一月戊戌,封司徒买僧为赵国公。辛亥,诸王不里牙敦等诬告八不沙不法,诏窜不里牙敦于河南。己未,辽阳行省平章政事阿散为中书平章政事。丙寅,加徽政使罗源大司徒。

  十二月癸酉,封宣政使爱薛奏国公。壬午,诏曰:“今岁不登,民何以堪。春搜其勿令供亿。”甲申,占城国遣使贡方切。庚寅,曲赦京师大辟囚一人,并流罪。乙未,敕内降旨,一切勿行,遣礼部尚书乃马台等颁皇庆元年历于安南国。

  皇庆元年春正月戊戌朔。召河南行省右丞王约至京师。庚子,帝谕御史大夫塔思不花曰:“凡大臣不法,卿等劾奏勿避,朕自裁之。”加太师、录军国重事、知枢密院脱儿赤颜开府仪同三司,封淇阳王。庚戌,封知枢密院事、驸马丑汉为安远王,出总北军。癸丑,旌表广州路番禺县孝子陈韶孙。戊午,改封济王朵列纳为吴王。崇福使也里牙袭封秦国公。是月,以中书平章政事李孟为翰林学士承旨、知制诰,仍兼平章政事。

  二月甲戌,改和林行省为岭北行省。己卯,八百媳妇蛮来献驯象。壬午,封孛罗为永丰郡王。

  三月己亥,以帝生日为天寿节,高丽国遣使来贺圣诞。戊申,前河南行省平章政事塔失海牙为御史大夫。甲寅,诸王也先不花等遣使来贡方物。丙辰,封同知徽政院事不兰奚为赵国公。庚申,遣户部尚书马儿经理河南屯田。乙丑,封诸王塔思不花为恩平王。

  夏四月癸酉,车驾幸上都。封郓国大长公主忙哥台为大长公主。壬午,封知枢密事木剌忽为广平王。

  五月丙申朔,中书平章政事阿散为中书左丞相,江浙行省平章政事张驴为中书平章政事。加枢密院事也先帖木儿开府仪同三司。

  六月乙丑朔,日有食之。丁卯,天雨毛。己未,京师地震。丁亥,敕罢封赠,戒左右勿侥幸加官。

  秋七月丙午,中书参知政事贾钩乞病归,赐钞三百锭,给安车还籍。

  八月己卯,吏总尚书许师敬为中书参知政事。庚辰,车驾至自上都。辛卯,安南国王陈益稷来朝。

  九月戊戌,罢讨八百媳妇及大、小车里,以玺书招谕之。辛丑,遣司徒田忠良等至真正府玉华宫祀睿宗御容,八百媳妇及大、小车里蛮来献方物。甲辰,参议中书省事阿里海涯为叁知政事。

  冬十月甲子,有事于太庙。癸未,中书参知政事察罕加平章政事、商议中书省事。戊子,翰林学士承旨玉连赤不花等进顺宗、成宗、武宗《实录》。辛卯,以诸王入觐,赦天下,敢以赦前事相告者,以其罪罪之。

  十一月丙午,谕六部官毋逾越奏事。丙辰,晋封濮阳王、驸马脱脱木儿为歧王。庚申,占城国来献犀象。缅国遣使来朝。云南不农蛮岑福来朝。

  十二月癸亥,中书平章政事李孟致仕。枢密副使张珪为中书平章政事。庚辰,知枢密院事答失蛮罢。丁亥,遣使祈雪于社稷及岳镇海渎。定省部减削繁冗格例。是月,诸王春丹叛。黎贼王奴欧等作乱,伪称平章、元帅。

  二年春正月甲午,察罕脑儿等处宣慰使伯忽为御史大夫。辛丑,封乞台普济为安吉王,中书右丞相铁木迭儿以病免。丁未,太府卿秃忽鲁为中书右丞相。是月,黎贼王奴欧降。

  二月甲子,立宏吉剌氏为皇后,遣使祭告天地、太庙。丁丑,命张珪领国子学。丁亥,帝谕左右曰:“回回人以宝玉鬻于官,朕思此物何足为宝?惟眷人乃可为宝。善人用,则国家安,此朕所宜宝也。”

  三月丙申,御史中丞脱欢答剌罕为御史大夫。杖流高丽陪臣事思温、金深于临洮。丙午,诏曰:《易》述家人,《诗》美关雎,故帝王受命,必建置后妃,所以顺天地之义,重人伦之本也。宏吉剌氏夙由世戚,来嫁我家,事皇太后有孝恭之懿,辅联躬着淑慎之善。于二月十六口授以册宝,立为皇后。於戏!位乎内,位乎外,得政道之相成;用之国,用之乡,庶民风之不变。咨尔有众,咸使闻知。

  壬子,右丞相秃忽鲁等以天时亢旱,又霜雨沙,乞黜免,以当天意。帝不允。甲辰,高丽王王谅以长子焘入觐,请传位于焘。诏授焘征东行省左丞相、上柱国,袭封高丽国王。

  夏四月丙戌,进纳剌忽等护送高丽王珪归国。乙亥,车驾辛上都。辛巳。加御史大夫伯忽开府仪同三司。

  五月辛丑,中书右丞兀伯都例为平章政事,左丞八剌脱因为右丞,参知政事阿里海牙为左丞,参议中书古事秃鲁花帖木儿为参知政事。是月,中书平章政事张珪罢为大司徒。

  六月己未,京师地震。癸亥,秃忽鲁等以灾异,乞赐放黜,不允。丙寅,京师地震。辛未,以参知政事许师敬纲领国子学。甲申,以朱儒周敦颐、程颢、程颐、张载、邵雍、司马光、朱熹、张珪、吕祖廉及前中书左丞许衡从祀孔子庙廷。河决陈、亳、睢等州及开封、陈留县。

  秋七用壬寅,京师地震。

  八月丁卯,车驾至自上都。庚午,御史薛居敬为中书参知政事。是月,崇明、嘉定二州海溢。

  九月癸巳,宣徽院使完者知枢密院事。戊申,封脱欢为安定王。

  冬十月己卯,敕中书省议科举法。封不答里为安德王。乙酉,旌表高州民萧又妻毛氏贞节。

  十一月甲辰,昭曰:惟我祖宗以神武定天下,世祖皇帝设官分职、征用儒难,崇学校为育才之地,设科举为去取之方,规模宏远矣。朕以眇躬,获承丕祚,继志述事,祖训是式。若稽三代以来,取士各有科目,要其本末,举人宜以德行为首,试艺则以经木为先,词章次之。浮华过实,朕所不取。爰命中书参酌古今,定其条制。其以皇庆三年八月,天下郡县举其贤者、能者,充赋有司。次年三月会试京师,中选者朕将亲策焉。

  是月,辰州蛮酋吴千道作乱。

  十二月丙子,定百官致仕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