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十二·本纪第二十二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柯劭忞|发布时间:2017-06-19 22:35:36|

○文宗下 宁宗

  至顺元年春正月丁巳,知枢密院事伯帖木儿出为辽阳行省左丞相。辛酉,有事于太庙。甲午,燕铁木儿、伯颜并乞罢退,不允,仍命阿荣、赵世安慰谕之。丁卯,诸王秃坚及万户伯忽、阿木、怯朝等起兵于云南,陷中庆路。壬申,衡阳徭寇湘乡州。癸酉,宣徽使撒敦知枢密院事。丁丑,召荆王也速也不干子脱脱木儿至京师。赵世延乞致仕,不允。衡阳徭寇石康县。己卯,封太医院使野里牙为秦国公。

  二月壬午朔,赵世安为御史中丞,史惟良为中书左水。癸未,知枢密院事燕不怜加开府仪同三司。籍故中书平章政事张珪五子资产。己丑,秃坚等陷仁德府。是月,典瑞院使阿鲁等使高丽。甲午,秃坚自立为云南王。丙申,云南蒲蛮酋入觐。己亥,中书平章政事朵儿失有罪免。徭贼陷灌阳县。壬寅,御史大夫玥璐不花乞致仕,不允。甲辰,流王禅子帖木儿不花于吉阳军。乙巳封明宗皇子亦璘真班为鄜王。丙午,中尚卿小云失海涯以兵讨云南。丁未,伯颜知枢密院事,依前太保、录军国重事。诏曰:

  昔在世祖,尝以宰相一人总领庶务,故治出于一,政有所统。今燕铁木儿为右丞相,伯颜既知枢密院事,左丞相其勿复置。

  戊申,太禧宗禋使阿里海牙为中书平章政事。命中书左丞史惟良、参知政事和尚总督建言之事。是月,典瑞院使阿鲁等使高丽,册高丽世子桢为开府仪同三司、征东行省左丞相、高丽国王。

  三月甲寅,乖酉蛮入寇。丁巳,徙封济阳王木楠子为燕王,吴王泼皮为济阳王。戊午,封皇子阿剌忒纳荅刺为燕王。延试进士,赐笃列图、王文烨等九十七人及第、出身有差。河南行省平章政事乞住为云离行省平章政事,八番顺元宣慰使帖木儿不花为云南行省左丞,从豫王讨云南。癸亥,诸王桑哥班、撤忒迷失、买哥分使燕只吉台、不赛因、月即别三藩。丁卯,命御史大夫铁木儿补化等振举台纲。辛未,封知枢密院事不花帖木儿为武平郡王。录讨秃坚功,云南宣慰使举宗、禄余并遥授云南行省参知政事。壬申,袝明宗皇帝于太庙。甲戌,封诸王速来蛮为西宁王。乙亥,西番、哈刺火州来献蒲桃酒。丙子,改山东都万户府为都督府。云南木邦酋浑都来献方物。赐燕铁木儿定策元勋碑。辛巳,诸王哈儿蛮遣使贡蒲萄酒。

  夏四月甲申,有事于太庙。丙戌,封也真也不干为桓国公。丁酉,遣诸王桑兀孙还云南。明宗皇后八不沙崩。云南宣慰使禄余杀乌撒宣慰司官吏,叛附伯忽,罗罗诸蛮俱叛,平章政事帖木儿不花死之。戊申,诸王云都帖木儿将江浙、江西、河南三行省兵,与湖广行省平章政事脱欢讨云南。

  五月乙卯,以受尊号,告祭南郊。戊午,御大明殿,燕铁木儿率百官及僧道耆民,上尊号曰钦天统圣至德诚功大文孝皇帝。是日,改元至顺。诏河南、怀庆、卫辉、普宁四路曾经赈济人户,今岁差发全行蠲免。其余被灾路分,已经赈济者,腹里差发、江淮夏税,俱免三分。庚申,以受尊号,谢太庙。甲子,申命燕铁木儿为中书右丞相,诏天下。丁卯,翰林国史院进《英宗实录》。戊辰,车驾幸上都,次大口。阿怜帖木儿为大司徒。遣豫王阿剌忒纳失里镇西番。赵世延加翰林学土承旨,封鲁国公。己巳,车驾次龙虎台。辛未,置宣忠扈卫亲军都万户府。太禧宗禋使亦列赤为中书平章政事。癸酉,遣使劳云南军。甲戌,八番乖西蛮作乱。乙亥,置顺元宣抚使司,统答剌罕军讨云南。是月,以浙东宣慰使陈天祐、湖广行省参知政事樊楫死事,赠天祐推忠秉义全市功臣,江浙行省左丞,遁封河南郡公,楫推忠宣力效节功臣、江浙行省右丞、上党郡公。

  六月丙戌,车驾至上都。丙申,立行枢密院,彻里铁木儿知行枢密院事,探马赤同知枢密院事,教化为枢密副使,率朵甘思、朵思麻及巩昌兵万三千人,从镇两武靖王搠思班、豫王阿刺忒纳夫里分道讨云南。庚子,内侍撒里为大司徒。杀知枢密院事阔彻伯、脱脱木儿,通政使只儿哈郎,翰林学士承旨教化的、伯颜也不干,燕王宫相教化的、斡罗思,中政使尚家奴、秃乌合,阿速卫指挥使那海察、拜住,并籍其家。乙巳,罗罗斯蛮酋撒加伯合乌蒙蛮寇建昌县,云南行省右丞跃里帖木儿败之,四川兵又败撒加伯于庐古驿。丁未,改东路蒙古军元帅府为东路钦察军万户府。

  秋七月辛亥,封诸王按浑察为广宁王。丁巳,诸正不赛因遣使来朝。乙丑,翰林学土承旨也儿吉尼知枢密院事。丁丑,故丞相铁木迭儿子匠作使锁住与其羊观音奴及大医院使野里牙等祭北斗咀咒事觉,俱伏诛,井杀前刑部尚书乌马儿、前御史大夫李罗、上都留守马儿。

  闰月庚辰朔,封诸王卯泽为永宁王。辛卯,陕西行合御史中丞脱亦纳为中书参知政事,中书平章政事赵世延罢为翰林学士承旨。癸巳,月鲁帖木儿为大司徒。丁酉,车驾发上都。戊戌,封甘肃行省平章政事乃马台为宣宁郡王,驸马谨只几十郓国公、并知行枢密院事。戊申,加封宣圣父叔梁纥为启圣王,母颜氏为启圣王夫人,颜子为兖国复圣公,曾子郕国宗圣公,子思沂国述圣公,孟子邹国亚圣公,程颢为豫国公,程颐为洛国公。罗罗斯酋撒加伯等寇建昌,四川行省以兵讨之。广西徭贼寇修仁,荔浦诸县,广西元帅府以兵讨之,获其酋于国安。

  八月丁巳,诸五月即别遣使来朝。己未,车驾至自上都。甲子,忠州蛮酋黄祖显遣其子来献方吻。乙丑,遣使至真定玉华宫,礼睿宗及庄圣皇后。壬申,兴举蒙古字学。

  九月庚辰,大宁路地震。罢入粟补官例。甲申,不兰奚、月鲁帖木儿并授大司徒印。辽阳行省平章政事哈刺铁儿为御史葛明诚所劾,免官。己丑,岭北行省平章政事哈八儿秃为御史朵罗台、王文若所劾,免官。癸巳,封魏王阿木哥子阿鲁为西靖王。甲午,窜湖南行省平章政事速速于雷州。丙子,中书左丞史惟良致仕。丁未,中书参知政事张发谅为中书左丞。知枢密院事脱别台出为陕西行台御史大夫。

  冬十月己未,中书右丞相燕铁木儿等告于太庙,请以太祖皇帝配享南郊。辛酉,帝服大袭衮冕,祀昊天上帝天南郊,以太祖皇帝配享,中书右丞相燕铁木儿为亚献,御史大夫帖木儿补化为终献。乙丑,广西徭贼寇横州及永淳县。辛未,乌蒙路蛮酋阿朝降。乙亥,撒敦、唐其势并赐号答刺罕。

  十一月戊寅,伯忽及其弟伯察儿等俱伏诛。丙戌,跃里帖木儿败罗罗斯诸蛮于建昌木托山。辛卯,阔阔台知枢密院事。癸巳,阿秃伏诛。甲午,诸王按灰坐殴伤巡检,杖谪广宁。乙未,跃里帖木儿等平云南。

  十二月戊申,以立皇太子,遣知枢密院事伯颜告于郊庙。己酉,以汉儒董仲舒从祀孔子庙。辛亥,立皇子燕王阿刺忒纳答刺为皇太子。戊午,以郊祀礼成,帝御大明殿受百官贺,大赦天下,甲戌,御史中丞相尚坐贪纵,免官禁锢。二年春正月戊寅,乌撒、乌蒙诸蛮及东川夷獠俱来降。癸未,立侍王府,伯颜、月鲁帖木儿等十四人并以本官兼侍正。乙酉,有事于太庙。庚寅,改东路蒙古军万户府为东路蒙古亲军都指挥使司。诸王哈儿蛮遣使贡葡萄酒。辛卯,皇太子阿刺纳答刺卒。己亥,吏部尚书撒里瓦、礼部郎中赵期颐颁即位诏于安南并赐以新历。甲辰,建孔子庙于后卫。

  二月丙戌,上都留守乃马台知岭北行枢密院事,太禧宗禋使谨只儿、答邻答里、马列捏并知枢密院事,遥授平章政事。四川怀德府驴谷什用等四洞及生蛮十二洞,俱来降,改怀德府为宣抚司。湖广行省参知政事彻里帖木儿及速速、班丹俱坐出言怨望,流彻里帖木儿于广东,班丹于广西,速速于海南,并籍其家。壬子,中书平章政事亦列赤兼沈阳等路安抚使,伯撒里为中书平章政事,朵儿只班为中书参知政事。乙卯,云南叛蛮悉降。壬戌,改封宁王彻彻秃为郊王。庚午,占城国遣使来贡方物。郯工彻彻秃及诸王沙哥坐妄言不道,安置彻彻秃于广州,沙哥于雷州。甲戌,荆王也不干遣使贡犁牛。云南景东蛮酋阿只弄遣其子来献驯象。

  三月戊子,诸王阿鲁出镇陕西。己丑,江浙行省平章政事童童为御史所劾,免官。庚寅,命威顺正宽彻不花仍镇湖厂。癸巳,云南贼也不干、罗罗、脱脱木儿等俱伏诛。庚子,立宫相都总管府。

  夏四月戊申,以宫中高丽女子不颜帖你赐燕铁木儿。高丽国王请献国中田为资送,遣使往受之。庚戌,建燕铁木儿生祠于红桥,并赐功德碑。壬子,燕铁木儿总制宫阳府事,也不伦、伯撒里并以本官兼都达鲁化赤。甲寅,改宣忠扈卫亲军都万户府为宣忠斡罗斯扈卫亲军部指挥使司。乙卯,有事于太庙。镇西武靖王搠思班等以云南平,各遣使来献捷。庚申,征河南儒士吴炳为艺文监典簿,炳不至。壬戌,探马赤为云南行省平章政事,总制境内军事。

  五月己卯,安南世子陈日爌遣使来贡方物。己丑,置八百等处宣慰司都元帅府,临江、元江等处宣慰司。癸巳,云南威楚路蒲蛮猛吾来献方物,愿入银为岁赋,诏置散府一、土官三十三,皆赐金银符。甲午,封宣政使脱力为蓟国公。乙未,陕西行台御史大夫脱别台知枢密院事。御史大夫玥璐不花罢。奎章阁大学士赵世延等进《皇朝经世大典》。丙申,车驾幸上都。戊戌,次红桥,祀燕铁木儿生祠。己亥,也儿吉尼知行枢密院事。八百等处蛮酋来献方物。癸卯,也儿吉尼加太尉。

  六月丙寅,云南乌撒、罗罗斯诸蛮复叛。是月,加封郓国夫人并官氏为大成至圣文宣王夫人。

  秋七月己卯,曲赦云南叛蛮禄余等。壬午,监察御史张益等劾四川行省平章政事钦察台反复不可信任,流钦察台于广东,同妻孥禁锢,仍诏御史台凡憸人如钦察台者,其极言之。丁亥,琼州黎贼作乱。壬辰,知枢密院事脱别合为御史大夫。戊戍,封伯颜为浚宁王。庚子,广西徭贼平。辛丑,怀德府二十一洞蛮来献方物。

  八月甲辰朔,日有食之。封脱怜忽秃鲁为靖恭王,阿蓝朵儿只为懿德王。诸正不赛因遣使来朝。辛亥,车驾至自上都。壬子,诸王答儿麻失理遣孛儿只吉歹等来贡方物。丙辰,封怯列该为丰国公。己未,诸正不赛因遣使来言其臣怯列木丁矫正命入朝,请执以归;敕怯列木丁乘驲还。

  九月丙子,云南东川路总管普沂先那具杀宣慰使月鲁以叛,西域指挥使锁住以兵讨之。海南贼王周率十九洞黎蛮作乱,湖广行省左丞移刺四奴以兵讨之。庚寅,幸大承天护圣寺。禄余寇顺元路。

  冬十月己酉,有事于太庙。辛亥,召江南行台御史大夫阿儿思兰海涯至京师。癸丑,辛大承天护圣寺。蒙古都元帅怯烈败阿禾党于靖江路。乙丑,立昭功万户都总使府。

  十一月壬申朔,日有食之。乙亥,李彦通、萧不兰奚等谋反,伏诛。丙子,封诸王斡即为保宁王。己卯,封蘸班为豳国公。辛巳,户部尚书耿焕为中书参知政事。癸未,养燕铁木儿之子塔刺海为皇子。荆王也速也不干贡犁牛四百。

  十二月壬子,命诸王忽剃出复镇云南。戊午,诸王秃列帖木儿来献马及蒲萄酒。庚申,遣集贤直学士答失蛮至真定玉华宫祀睿宗及庄圣皇后。

  三年春正月辛未朔,高丽国遣使贺正旦兼贡方物。癸酉,前高丽王焘仍为高丽国王。己卯,有事于太庙。广西罗伟里蛮合龙州落羽蛮作乱。丁亥,幸大承天护圣寺。戊子,万安军黎贼寇陵水县。庚子,封公主桑哥不刺为郓国大长公主。夔州路洞蛮寇施州。

  二月辛丑朔,八番蛮酋骆度来献方物。甲辰,诸王答儿蛮失里、哈儿蛮各遣使贡马及金鸦鹘、蒲萄酒。乙巳,湖广行省平章政事玥璐不花为陕西行合御史大夫。戊申,禄余合芒部蛮寇罗罗斯及东川、会通等州,己酉,禄余乞降。己巳,诏修曲阜宣圣庙。

  三月庚午朔,遣使赐诸正不赛因绣彩币帛。爪哇国遣使奉表贡方物。丁亥,诸王伯岳兀、完者帖木儿来朝。戊子,占城国遣使奉金字表,贡方物。癸巳,皇子古剌荅纳更名燕帖古思。丁酉,缅国遣使贡方物。

  夏四月壬寅,四川师璧、散毛、盘速出三洞蛮酋来献方物。戊申,大宁路地震。四川大盘洞蛮来献方物。丙辰,诸正不别居法郎,及不赛因各遣使贡方物。乙丑,安南世子陈日爌遣使贡方物。安西王月鲁帖木儿与国师必刺忒纳失里沙津、畏兀僧玉你达八的剌板的谋为不轨,事觉皆伏诛。

  五月戊寅,幸大承天护圣寺。京师地震,有声。庚寅,车驾幸上都。

  六月己亥朔,赦天下。以月鲁帖木儿等罪状,诏谕中外。己酉,御史中丞赵世安为中书左丞。癸亥,知枢密院事也卜伦加开府仪同三司。

  秋七月戊辰朔,诸王答里麻失里等遣使献虎豹。丁丑,移刺四奴以兵讨广东黎贼。壬辰,不赛因遣使贡七宝水晶。甲午,诸王月即别遣使贡方物。宥诸王彻彻秃、沙哥还本部。

  八月癸卯,吴王木楠子及诸王答都阿海、锁南管卜、帖木儿赤、帖木迭儿等来朝。乙巳天鼓鸣于西北。丙午,祭社稷。丁未,有事于太庙。己酉,帝崩于上都,在位五年,年二十有九。癸丑,葬起辇谷。

  元统元年十一月辛亥,上尊谥曰圣明元孝皇帝,庙号又宗,国语曰札牙笃皇帝。

  宁宗冲圣嗣孝皇帝,讳懿璘质班,明宗第二子也。母曰皇后乃蛮真氏。

  天历二年二月,封鄜王。

  至顺三年八月,文宗驻跸上都,疾大渐,召皇后及丞相燕铁木儿至枝前曰:“旺忽察都之事,为朕平生大错,悔之无及。燕帖吉思虽朕子,然天下乃明宗之天下也。汝等如爱朕,其召妥欢帖木儿立之。朕见明宗于地下,亦可以自解矣。”言讫而崩。燕铁木儿不欲立妥欢帖木儿,秘遗诏不发,扬言大行皇帝申固让夙志,传位于明宗之子,请以帝入承大统,遣使征诸王会京师,中书庶务启皇后取进止。

  九月辛巳,京师地震。

  冬十月庚子,帝即位于大明殿。诏曰:洪惟太祖皇帝启辟疆宇,世祖皇帝统一万方,列圣相承,法度明著。我曲律皇帝入纂大统,修举庶政,动合成法,授大宝位于普颜笃皇帝以及格坚皇帝。历数之归,实当在我忽都笃皇帝、扎牙笃皇帝,而各播越辽远。时则有若燕铁木儿,建义效忠,戡平内难,以定邦国,协恭推戴扎牙笃皇帝。登极之始,即以让兄之诏明告天下。奉玺绂远迓忽都笃皇帝。及忽都笃皇帝奄弃臣庶,扎牙笃皇帝复正宸极,仁义之至,视民如伤,恩泽旁被,无间远迩。顾育眇躬,尤笃慈爱。宾天之日,皇后传顾命于太师太平王右丞相答剌罕燕铁木儿、太保浚宁王知枢密院事伯颜等,谓圣体弥留,益推固让之初志,以宗社之重,属诸忽都笃皇帝之世嫡。乃遣使召诸正宗亲,以十月一日来会于大都,与宗王、大臣同奉遗诒劝进。朕以至顺三年十月初四日,即皇帝位于大明殿。可大赦天下。

  大都、上部、兴和三路差税免三年。腹里差发并诸郡不纳差发去处税粮,十分为率,免二分。江淮以南,夏税亦免二分。土木工役,除仓库必合修理外,毋创造以纾民力。民间应有逋欠差税课程,尽行蠲免。监察御史、肃政廉访司官并内外三品以上正官,岁举才堪守令者一人,申省部先行录用,如称职,举官优加旌擢。重囚淹禁三年以上,疑不能决者,申省部详谳释放。学校农桑、孝义贞节、科举取士、国学贡试,并依旧制。广海、云南梗化之民,诏书到日,限六十日内出官,与免本罪。辛丑,知枢密院事撤敦为御史大夫,中书右丞撒迪为平章政事,宣政使阔里吉思为中书右丞,中书平章政事秃儿哈铁木儿知枢密院事。甲寅,不赛因遣使贡塔里牙、佩刀。乙卯,以即位告祀南郊。己未,告祀太庙。庚申,告祀社稷。是月,立皇后宏吉剌氏。

  十一月壬申,命郯王彻彻秃镇辽阳。甲戌,以上皇太后玉册,告祭南郊及太庙。戊寅,尊皇后曰皇太后。己卯,御大明殿受朝贺。壬辰帝崩,年七岁。甲午,葬起辇谷。

  至元三年正月辛亥,上尊谥曰冲圣嗣孝皇帝,庙号宁宗。

  史臣曰:“燕铁木儿挟震主之威,专权用事。文宗垂拱于上,无所可否,日与文字之士从容翰墨而已。昔汉灵帝好词赋,召乐松等待诏鸿都门,蔡邕露章极谏,斥为俳优。况区区书画之玩乎?君子以是知元祚之哀也。《春秋》之义,未逾年之君称子。宁宗即位匝月而殇,乃入庙称宗;其廷臣不学如此,岂非失礼之大者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