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百三十二·列传第二十九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柯劭忞|发布时间:2017-06-21 22:25:28|

札刺亦儿台豁儿赤 塔出 阿只乃 怀都 塔孩拔都儿 阿塔海 速哥忽兰 失鲁孩 麦里 昔里吉思

  札刺亦儿台豁儿,札刺亦儿氏,以氏为名,亦译为撒里塔。事太祖为宿卫。契丹人乞奴、鸫儿、喊舍等驱辽东遗民渡鸭绿江,窜据高丽江东城。十二年,以哈真为元帅,“札刺亦儿台副之,帅蒙古军,兼督耶律留可契丹军、蒲鲜万奴将完颜子渊军。讨之。破和、孟、顺、德四城,麟州都领洪大纯帅其子福源迎降。十二月,使著古与至高丽乞粮,且征兵。商面输米千石,遣其将赵冲、金就砺帅师来会。又明年正月,契丹平,札刺亦儿台与冲约为兄弟,冲请岁输贡赋。札敕亦儿台曰:“追路梗阻,汝国来往不易,我目每岁遣使不过十人,可赍以去也。”于是高丽王■〈日育攵〉进其权阖门祗候尹公就中书注书崔逸持牒文采行营。遣使报之。定约而还。十五年,著古与再使商丽归,盗杀诸途。由是与高丽绝信使者七年。

  太宗初,金平章温迫罕哥不霭行省于辽东。连结高丽与蒲鲜万奴以拒命。大宗命札刺亦儿台帅北京元帅吾也而、辽王薛阇,义、川等州节度使王荣祖,都提控耶律捏儿等渡辽,先讨哥不霭,技益州、宜城等十余城,哥不霭走死。

  三年,追讨商丽杀信使之罪,遂围新兴镇,屠铁州,洪福源帅降民千五百户导札刘亦儿台攻州郡之未附者。九月,至西京,大黄风州,克宣郭州。取披邑四十余。使阿儿秃与福源招谕王■〈日育攵〉,使其弟淮安公侹请和。十一月,后平州。元帅唐古拔都儿箐至王京。王■〈日育攵〉遣御史闵曦犒师。十二月,蒙古军分屯王京城外,闵曦复来犒。札刺亦儿台遣使持持牒入城谕降。王■〈日育攵〉使弟侹献方物。札敕亦儿台复征贿,王■〈日育攵〉又献国赐,且遣使上表自陈。札刺亦儿台遂承制置京府及州县达鲁花赤七十二人,以也速迭儿帅探马赤军留镇之。

  明年正月,率所部先归,遣使二十四人持玺书谕高丽王。三月。王■〈日育攵〉遣中郎将池义深、录事洪巨源、金谦等赍目赆牒文送札刺亦儿台行营。四月,又进其上将军赵冲及御史薛慎来上表称臣,献方吻。五月,帝以将征蒲鲜万奴,遣使九人征兵高丽。七月,高丽权臣崔瑀胁迁其王于江华岛,并遣内侍复昌往北界诸城,夺蒙古所置达鲁花赤弓矢,达鲁花赤射杀之。八月,其西京巡抚闵曦亦谋杀达鲁花赤,不果。是月,札敕亦儿台复奉命讨高丽。先贻书诘贡王■〈日育攵〉,■〈日育攵〉一再答书自辩。十二月。札刺亦儿台至王京,攻处仁城,为商丽人金允佳所射杀,别将帖可引军还。子塔出。

  塔出,以勋臣子,至元十七年授昭勇大将军、东京路总管府达鲁花赤。十八年,召见,赐钞六十锭,旌其廉勤,授开元等路宣慰使。二十二年,入觐,帝慰劳久之,且问曰:“太祖命尔父札刺亦儿台圣旨,尔能记否?”塔出奏对称旨,帝嘉之,奶以玉带、弓矢,拜龙虎卫上将军、东京等路行中书省右丞。复授辽东追宜慰使。

  塔出探知乃颜谋反,遣人驰驿上闻。命领军一万偕皇子爱牙赤各御之。女直、水达达官民与乃颜连结,塔出遂弃妻子,牢麾下十二骑直抵建州。距咸平千五百里,与乃颜党太撒拔都儿等合战,两中流矢,其党帖哥、抄儿赤等欲袭攻皇子,塔出扈从皇子渡辽水。乃颜军来追,堵出转斗而前,射其将帖古歹,镞出于项,坠马死。追兵始退。遂还军懿州。州老幼千余人,焚香罗拜追傍,泣曰:“非宜慰公,吾属无遗种矣。”塔出至辽西罴山北小龙泊,得叛将史秃林台、卢全等纳款书,期而不至,即遣将讨拎之,又获其党王赛哥。复与曲迭儿大王等战,破之,将士欲俘掠,塔出禁止之。与诸将汉爪、脱脱台等造乃颜余党,北至金山。帝嘉其功,召赐黄金、珠玑、锦衣、弓矢、鞍勒。

  二十八年,赐明珠虎符,充蒙古军万户。是年,讨哈丹于女直,还攻建州。明年,哈丹涉海南,奔高丽。塔出复进兵讨之。入朝,赐珍珠上服,拜荣禄大夫、辽阳等处行中书省平章政事,兼蒙古军万户,卒。子答兰帖木儿,中奉大夫、辽阳省各知政事。

  阿只乃,亦译为阿术哈,斡罗纳儿氏。与饮巴泐渚纳水。太祖元年,授千户。屡从征讨,赐银印,领兵收附辽东女真,还,赐金甲、珠衣、宝带。从太祖征西复,大战于额里合牙。西夏主李睍惧,乞降,来朝行在。时帝已崩,脱栾扯儿必遵遗诏杀之,分给西夏主资产于阿只乃。复从太宗伐金,下宿、泗等州二十余城。诸王闵阿只乃年老,命其子不花代领军职。

  中统二年,不花卒。子幼,以兄子怀都袭。

  怀都,从亲王哈必赤讨李璮,围济南。夏四月,璮夜出兵冲突,怀都力战,斩首百余级,俘二百余人,璮退走入城。秋七月,破济甫,诛璮。哈必赤第其功居最,诏赐金虎符。领蒙古、汉军,攻海州,略淮南庐州。

  至元三年,充邳州监战万户。四年,领山东路统军,从伐宋。至襄阳,西渡汉江,宋遣水军绝归路,怀都士卒泅水,夺战舰二十余艘,斩首千余级。六年,略地淮南天长·至五河口,与宋兵战,败之。七年,诏守鹿门山、白河口、一字城。九年春,怀都请攻樊之古城堡。堡高七层,怀都夜动士卒,攀援而上,遂拨之,斩宋将韩拔发,擒蔡路钤。襄阳既降,帅师城正阳,复略地南丰,获口无算。

  十二年夏,宋将夏贵来攻正阳,怀都领步卒薄西岸,至按河口,逆战效之。十二年,北度,至栅江堡,败宋军。复南渡江。驻兵镇江,谍报宋平江军出常州,怀都领千人,至无锡,与宋兵遇,大战,歼其众。秋七月,行省檄怀都领军护焦山江岸,仍驻扬州湾头立木城,以兵守之。九月,权枢密院事,复守镇江。宋殷帅张彦、安抚刘勇攻吕城,怀都与万户忽刺出、帖木儿追战至常州,战船百余,擒张彦及范总管。冬十月,从右丞阿培海攻常州,宋朱都统赴援,怀都帅所部至横林店与之遇,奋击,大破之。十一月,克平江,徇秀州,仍抚治临安迤新附军民。

  十三年秋,偕元帅撒里蛮、帖木儿、张弘范徇温州、福建,所至州郡迎降。十四年,授镇国上将军、浙东道宣慰使,讨台、庆叛贼,战于黄奢岭,又战于温州白塔屯寨,转战至漳、泉、兴化,平之。十六年,召至阙下,赐玉带、弓矢,授行省参知政事,至处州,以疾卒。

  子八忽台儿,官至通奉大夫、浙东边宣慰使都元帅,平浙东、建宁盗贼,数有功。

  不花子忽都答儿既长,分袭蒙古军千户,从平宋有,授浙西招讨使,改邳州万户,加荣禄大夫、平责政事。卒。

  塔孩拔都儿,逊都思氏。始与其兄赤勒古台、弟秦亦赤兀歹事札木合。继而弃之,归于太祖。以赤功古台同皇弟合撤儿带刀宿卫为兀勒都赤,泰亦赤兀歹与忽图抹里赤主饲马群为阿都兀赤,塔孩与诃儿孩合撒儿、速客该、察兀儿孩四人,掌远近巡察之事,特被亲信。常与速客该往来奉便于王罕,后同饮巴泐渚纳水。太祖即位,授赤勒古台第十四千户,塔孩第二十四千户。塔孩从太祖征西域,与阿刺黑、速客图攻白纳克城,降之。进忽毡城,其守将帖木儿以精兵千人屯赛浑河中洲,矢不能及。塔孩儿等填石以进,帖木儿不能守,遁去,遂克忽毡。后卒。子卜花,袭职。孙阿塔海。阿塔海。魁伟有大度,才略过人。既袭千户,从大帅兀良合台征云南,身先行阵。师还。事世祖于潜邸。至元九年,命督诸军攻襄阳。襄阳下,第功授镇国上将军、淮西行枢密院副使。筑正阳东西域。五月霖雨,未将夏贵乘淮水溢,来争正阳。阿塔海率众御之,贵走,追至安丰城下而还。

  拜中书右丞、行枢密院事,渡江,与丞相伯颜军合,克池州。十二年,师次健康。朱镇江守将石祖忠降,其扬州守将李庭芝遣兵突由来攻,阿塔海率师救之,宋兵望风退走。对其、泰诸城尚为朱守,镇江地扼襟喉,城壁不完,阿塔海乃立木栅,以保障居民。又分兵屯瓜洲,以绝扬州之援。宋将张世杰、孙虎臣帅舟师阵于江中焦山下,阿塔海与平章阿术登南岸督诸军大破之。订阅殿帅张彦与平江都统刘师夷袭吕城,进万户怀都击之,获彦。十月。并行枢密院于行中书省,仍以阿塔海为右丞。克常州,降平江、嘉兴。十三年正月。会兵临安,朱降,以其幼主、母后入觐。诏赴瓜洲。与阿术议淮南事宜。

  十四年,授荣禄大夫、平章政事、行中书省事。十五年二月,召赴阙,拜光禄大夫、行中书省左丞相,移治临安。十八年,迁征东行省丞相,征日本,遇风舟坏,遂失利。二十年,行同知沿江枢密院事。二十三年,行江西中书省事,入朝。二十四年,扈从征乃颜,师还,奉胡请居京师。二十六年十二月,卒,年五十六。赠推忠诩运宣力功臣、开府仪同三司、太师、上柱国,追封顺昌王,谥武敏。子阿里麻,江淮行枢密副使、江南行台御史大夫。

  速哥,蒙古怯烈氏。父怀都事太祖,尝从饮巴泐渚纳水。

  速哥为人,外质直而内沈勇,雅为太宗所知。命使会,觇其虚实,语之曰:“即不还,子孙无扰不富贵也。”速哥顿首日:“臣死,职耳,况本陛下威命以行,必无他虑。”帝悦,赐御马。至河,金人闭之舟中,七日始登南岸,又三旬乃至汴。及见金主,曰:“天子念尔土地日狭,民力日疲,故遣我致命,尔能修岁币,过好不绝,则转祸为富矣。”谒者令下拜,速哥曰:“我大国使,肯为尔屈乎!”金主壮之,取全卮饮之酒。速哥饮毕,即怀金卮出,默识其地理厄塞、城郭人民之强弱。既复命,备以虚实告,且以所怀金卮献。帝喜曰:“我得金于汝手中。”复以赐之。始下令征兵南伐。大兵至河北岸,方舟欲渡,金人阵于河南。帝令仪卫导速可居中军,亲卒偏师掠阵策马登岸。及金亡,诏妨赐护驾士五人,曰:“以旌汝为便之不辱也。“速哥昔过崞州,盗杀其马,至是兼以一州民赐之。

  太宗八年,帝从容谓速哥曰:“我将官汝,西域、中原,惟汝择之。”速哥拜曰:“幸甚!臣意中原便。”帝曰:“西山之境,八达岭以北,汝其主之。汝于城中构大楼居其上,使人皆仰望汝。汝俯而谕之,顾不伟乎。”乃以为西山大达鲁花赤。

  受命方出。有回回六人讼事不实,将抵罪,遇诸途,谓监刑者曰:“姑缓其刑,当入奏。”复见帝曰:“此六人者,名闻西域,以小罪诛之,恐非所以怀远人也。愿以赐臣,臣得笞辱之,使侮过迁善,为他日用。”帝意解,召六谓之曰:“生汝者速哥也,其竭力中之。”后六人有至大官者。速哥卒,年六十二。赐推忠诩运同德功臣、太师、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追封宣宁王,谥忠襄。

  六子:曰长罕,曰玉吕忽都撤,曰合里都,曰忽兰,曰忽都儿不花,曰不花。长罕、玉吕忽都撤、合里都,皆从兀鲁赤太子出征,以战功显。

  忽兰,以母为后戚,得袭职。乙未抄户籍,前赐崞州户已入官籍,更赐山西户三百。郡县捕盗不获,法当计失物直倍偿,郡县苦之。有甄军判者,率群盗杀人浑源界。县以失捕当偿,忽兰曰:“此大盗也,县岂能制哉!”即遣千人捕甄杀之,其害乃除。

  忽兰性纯笃,然好佛法。尝施千金修龙宫寺,建金轮大会,供僧万人。卒。年四十二。赠太保、金港澳光禄大夫、上柱国,追封云国公,谥康忠。

  子天德于思,颍悟过人。世祖闻其贤,令袭父爵。养母完颜氏以孝闻。海都寇边,天德于思抚循其众,守备甚完。帝闻而嘉之,赐驯豹、名鹰,使得纵猎禁地。卒,年三十九。赠太傅、仪同三司、上柱国,追封云目公,谥显毅。子孙世多显贵。

  失鲁孩那颜,沼兀列台氏。从太祖同饮巴泐渚纳水。授千户,统沼兀列部从征诸国。卒于河西。

  子麦吉,从太祖平金。

  孙麦里,从定宗平乞卜察克、阿速、斡罗斯诸国。又从宪宗征蜀。中统初,诸王禾忽附阿里不可,麦里以为上初即位,而禾忽为乱首,不可不诛。与共弟桑忽答儿帅所部讨之。一月八战,夺所掠札刺亦儿台、,塔塔儿诸部民而还。桑忽答儿为禾忽所杀。帝闻,遣使者以银钞羊马迎致麦里,赐号答剌罕。寻卒。子秃忽鲁。

  昔里吉思,佚其氏族。从太祖征西域。太宗时,从睿宗伐金,师次京兆府。会亦来哈□作乱,昔里吉思挺身斫贼阵,众皆披靡。俄失所乘马,走还军中。睿宗嘉其功,妻以侍女唆火尼。世祖尤爱之,命侍左右。其妻为皇太子乳母,里太子待以家人之礼,得饮白马潼。二子:曰堵出,曰撒里蛮。

  塔出,官宝儿赤迭只斡儿朵千户。塔出于千家奴,从伐乃颜,战殁。帝命籍乃颜人口赐之。

  撒里蛮。从讨阿里不哥,赐号拔都儿,授光禄少卿,仍袭千户。累迁佥宣徽院使。以千户从征乃颜,赏金盏二。人为同知宣微检事。成宗即位。拜宣徽使,加大司徒。卒,子帖木迭儿,袭千户,累迁宣徽使,遥授左丞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