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百四十七·列传第四十四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柯劭忞|发布时间:2017-06-21 22:34:37|

李守贤 彀 伯温 守正 守忠 何实 李亨安 世英 薛塔剌海四家 奴 高闹儿 元长 灭里干 王义 奥敦世英保和 希恺 希尹 田雄 史千 张拔都 忙古歹 世泽 张荣 君佐 孙威 拱

  李守贤,字才叔,大宁义州人。祖父小字放军,从金将攻宋淮南,飞石伤髀,录功,赏生口七十。主将分命将校杀所掠俘口,有失亡者,放军当杀五百人,皆纵之去。放军为人营救,亦获免。

  金大安初,守贤暨兄庭植、守患,弟守正,从兄伯通、伯温,降于国王木华黎,明太祖于行在,即命庭植为龙虎卫上将军、右副元帅、崇义军节度使;守贤,锦州临海军节度观察使;守忠为都元帅,宁河东,守贤自锦州迁河东南路兵马都总管。

  太宗元年,朝于和林,加金紫光禄大夫,知平阳府事,兼本路兵马都总管。太宗南伐,道平阳。见田野不治,以问守贤。对曰:“民贫无耕具,且流亡未复,故荒田多。”诏给牛万头,仍徙关中生口垦地河东。三年,平阳当移粟万输云中,守贤奏:“百姓疲敝,不任挽输。”帝嘉纳之。时河中未下,守贤请自北面凿城先登,如其言,城果下,遂构浮桥以通来往。明年,济河入潼关,大破金将赵雄兵于苪城。

  时方会师围汴,留守贤屯嵩、汝二州,金将完颜延寿保嵩山太平寨,众十余万。五年正月望日,延寿等击球为戏,不设备。守贤潜逃遣壮数十人,缘崖蚁附以上,杀其守卒,遂纵兵入,破之,下令禁抄掠,悉收余众以归。不两旬,连天、交牙、兰若、香炉诸寨,皆望风俱下,守贤未尝妄杀一人。蓝由贼王祐聚众据虢州南山,守贤使有招之,祐素惮守贤威略,即以所部降。六年冬十月卒,年四十六。

  子彀嗣。九年,从太师塔海绀卜伐蜀有功,明年,又攻碉门,又明年,征万州,会战于瞿塘峡,获战舰千余艘。十三年,朝行在,授河东道行军万户,兼总管。进兵攻成都。由广元出葭萌,度木爪坡,宋人闻彀至,潜伏以待,彀谍知之,令众衔枚疾进,伏兵不敢动。径克成都。

  宪宗南伐,彀造浮桥济援兵,彀以所部先犯之,诸军继进,遂大捷。明日,帝召诸将谓曰:“汝辈平日自负鸷勇,及临敌不能为朕立尺寸功。独李彀摧锋陷阵,视敌蔑如,言勇者如彀乃可耳。”赐白金二百五十两。中统三年,改河东路总管,佩金符。移京兆路,加昭勇大将军。未几,转洺磁路。至元七年正月卒,年四十九,子惟则,怀远大将军、平阳征行万户。

  伯温,守贤从兄也。兄伯通从国王木华黎讨张致,殁于阵。伯温行平阳帅府事,镇青龙堡。平阳陷,弟守忠被执,金人尽锐来攻。守卒多遁去,部将李成开水门,导敌入。伯温登城楼,谓左右曰:“吾兄弟受之寄,今不幸失利,当以死报国,吾弟已被执,我不可再辱。”即拔剑驱家属投井,以刃植柱,刺心而死。金人登楼,见伯温抱柱,目不瞑,咸嗟叹之。

  守正,质于木华黎,后为平阳守,活俘虏甚众,授银青荣禄大夫、河南路兵马都元帅。上党、晋阳合兵攻州,将陷。守正赴授,众寡不敌,别遣老弱百人曳薪扬尘,多张旗帜,敌谓大兵至,遂解去。汾人持牛酒迎犒,且泣谢曰:“幸公完是州,德甚大,愿奉是州以从。”杨铁枪既降复叛,守正擒斩之。轩成据隰州,与守正相拒;中流矢疮甚。金大将合达复以众来攻,守正裹疮战殁。大帅以其兄守忠代之。

  守忠,官至银青荣禄大夫、河东南路兵马都元帅,兼知平阳府事,从攻益都北还,部将彭智孙乘间据义州叛,守忠长驱抵城下,力战克之。太祖二十二年四月,金将纥石烈真袭攻平阳,行营招讨使、权国王按札儿屯于洪洞,守忠援之,师溃,婴城自守。副帅夹谷常德潜开东门,以纳金兵。城遂陷,金人执守忠至汴,诱使降,守忠骂之,金人怒,置守忠铁笼中,炙死。

  何实,字诚卿,大宁人,父道忠,金北京留守。

  实少孤,依叔父以居,家人常入卧内,见一青蛇蜿蜒被中,骇而视之,乃实也。及长,通诸国译语,骁勇善骑射,远近之民慕其雄略,咸倾心归附。

  张鲸既纳款,复以叛诛。鲸弟致亦谋叛,使问于实,实叱之曰:“天命今在朔方,汝等为不轨,徒自毙耳。”乃籍户口一万、三千来归。国王木华黎与论兵事,奇变百出,甚称之,引见太祖,献军民之数,帝大悦,赐鞘剑一,命从木华黎充前锋。

  时致据锦州,实与贼遇于神水县,挺身陷阵,大破之。木华黎奏赐鞍马、弓矢。以功,为帐前军马都弹厌。十二年,木华黎平河北、山东,使实率四千人徇曹、濮、恩、德、泰安、济宁诸州,薄潍州,与木华黎会,迁兵马都镇抚。十二年,从攻大同、鹰门及石、隰等州。引兵掠太原、平阳、河中、京兆,所向款附。木华黎录其功,表实为元帅监军。

  木华黎卒,子孛鲁嗣。武贵既降复叛,据邢州。实率所部围之,立云梯,先登。城破,贵遁走,逐北四十里,斩首二百余级,实下令,敢有剽掠者斩,军中肃然。孛鲁命实戍邢州,抚恤凋残,邢民敬爱之。孛鲁征西夏,分织匠五百户置局课织,以实领之。

  太祖二十二年,赐金虎符,便宜行元帅府事,邢州岁屡饥,请移织匠局于博州,孛鲁从之,悯实劳瘁,檄东平严实与这分治军民,博州兵燹后,公私扫地,实以丝数印会子,权行一方,民获贸迁之利。

  太宗二年,收诸将金符。九年,实入觐,贡金币纹绮三篚。次陵州,遇寇,实纵击,毙二十余人,生擒十余人。朝于幄殿,帝欢甚,命所获寇勿杀,仍以赐实,是日,赐坐,与论军中故事,良久,曰:“卿效力有年,朕欲授以征行元帅,后当重任。”实叩头谢曰:“臣披坚执锐,从事锋镝二十余年,身被十余创,右臂不能举,已为废人,臣不敢辱命,愿辞监军之职,幸得元佩金符,督治工匠。”帝默然不悦,命之射,实谢不能,命入宿卫,密使人觇之,实臂果不能举。始俞李其请,赐宴,取金符亲佩之,授以汉字宣命,充御用局人匠达鲁花赤,子孙世其官,更赐白貂帽、减铁系腰,貂衣一袭、弓一、矢百,遣归。宪宗七年,卒。

  子九人、孙十七人。子崇礼,授应奉翰林文字、同知制诰兼国史院编修官。

  刘亨安,其先范阳人,后迁辽东川州。

  国王木华黎经略辽东,其兄世英率宗人录麾下,分兵收燕、赵、云、朔、河东,以功充行军副总管,河东被兵之后,民物凋残,世英言于木华黎曰:“建国以民为本,今平阳诸路遗民殆尽。异日我师复至,孰给转输?收存恤亡,此其时也。”木华黎善之。以绛州边地,难其人,授世英绛州节度使,兼行帅府事,世英卒。无子,国王孛鲁命其族兄德仁袭职。金将剌布哈攻绛州,城陷,死之。孛鲁承制以亨安领其众,奏赐金虎符,授镇国上将军、绛州节度使,行元帅府事,兼观察使。

  太宗二年冬,从大军入关。明年春,从克凤翔。四年,从败金人于三峰山。五年,从平蔡州。既而宋兵入汴,趋洛阳,元帅塔察儿使亨安拒之,与宋军遇龙门北,撝戈突阵,众乘之,宋师大溃,追奔百余里。塔察儿拊其背曰:“真骁将也。”延坐诸将之右,劳赐甚厚。八年,从都元帅塔海征蜀。围成都,亨安为先锋,大破宋兵于城下,生擒其将陈侍郎,有乔长官与亨安争功,未几攻城,乔为炮所伤,亨安负之以出,乔感愧。

  亨安从军十年,所获金帛悉推与将佐,故士卒乐为之用。六皇后称制二年二月,卒。子贞,嗣职。

  薛塔剌海,大兴人,太祖引兵至北口,塔刺海帅所部三百余人来归。帝命佩金符,为水军炮手元帅,屡有功,进金紫光禄大夫,佩虎符为水军炮手及诸色人匠都元帅,便宜行事,从征西域,俱以炮立功,太宗四年,从睿宗假道金、房,败金兵于钧州三峰山。又从下南京,取鄢陵、扶沟。四月,卒。

  子夺失剌,袭为都元帅,略地江淮,卒于军。

  弟军胜袭,宪宗八年,从宪宗征蜀,攻苦竹崖、大林平、青居山,破重庆,马湖、天水,赐白金、鞍马,授武卫军炮手元帅,中统三年,李璮据济南叛,又以炮克其城,至元五年,人围襄阳,卒。

  丞相阿术欲以干户刘添摄帅府事,子四家奴,年方十六,请从军自效,帝壮而许之,八年,始袭父爵。十年,从阿里海涯克樊城,四家奴以用炮,论功第一。十一年,从丞相伯颜渡江,至郢州,先登,克之。十二年,授武节将军。六月,与宋将夏贵战于峪溪口,夺其船二百余艘。十一月,屠常州。十二月,取平江。十三年,攻镇巢,进围扬州,守臣李庭芝弃城走。追获之。九月,进阶怀远将军。将兵徇浙东,遂入福建。与宋人战于滦江,破之。十六年,进阶镇国将军,留镇扬州。二十二年,改为万户。卒。

  高闹儿,女真人,事太祖,从征西域。复从阔出太子、察罕那演伐宋,累有功,授金符总管,管领山前十路工匠军。宪宗悯其老。命子元长袭职。

  元长,从世祖渡江攻鄂,还镇随州。至元二年,移镇李阳堡。五年,从元帅阿术建白河口、新城、鹿门山等处城堡。围襄、樊。七年,充李阳军马总管。十年,从攻樊城,先登。十一年,从渡江,与宋人战,杀三百余人,夺其船及铠仗,以功赐虎符、擢宣武将军。进兵丁家洲,败宋将孙虎臣等,夺其船太铠仗无算。又败夏贵于焦湖。从攻常州,先登,又从攻杭州。宋平,护送宋太后幼主至京师。以功进怀远大将军、万户。

  二十一年,从镇南王脱欢征安南,追袭安南世子于海口,夺其战舰以还。二十二年,进安远大将军、李阳万户府万户。是年夏,复以兵追袭安南世子于三叉口,中毒矢卒。

  子灭里干,初直宿卫,袭父职,领兵戍广东,寻移戍惠州。平谭大獠、朱珍等。元贞元年,移戍袁州,盗蔡陀斗众犯境,一战获之。寻,南恩盗起,复以兵歼之。还,卒于袁州。赠怀远大将军、李阳万户府万户、轻车都尉、渤海郡侯。

  王义,字宜之,真定宁晋人。世业农。义有胆智,沉默寡言。金人迁汴,河朔盗起,县人推义摄县事,称为都统。木华黎兵至城下,义率众以宁晋归焉。入觐,太祖赐骏马二匹,授宁晋令,兼赵州以南招抚使。时乱后,农皆失业,所在人相食,宁晋东薮泽,周回百余里,中有小堡曰沥城,义曰:“沥城虽小而完,且有鱼藕菱芡之利,不可失也。”留偏将李直守宁晋,自率从保沥城,由是归附者众。金将李伯祥据赵州,木华黎袭其城,会大风雨,义帅壮士,挟长梯疾趋,夜四鼓登城,杀守埤者,城中乱,伯祥挺身走天坛寨,一州遂定。木华黎承制授义赵州知州,兼赵、冀二州招抚使。太祖十二年,从大军南取洺州,还至唐阳西九门,遇金监军纳兰率冀州节度使柴茂等,将兵万余北行。义伏兵桑林,先以百余骑挑之,诱纳兰至桑林,伏起,金兵大乱,奔还,获纳兰二弟及万户李虎。十三年,拔束鹿,进攻深州,守将以城降,顺天都元帅张柔上其功,擢深州节度使,兼深、冀、赵三州招抚使。

  金将李伯祥据赵州,木华黎袭基城,会大风雨,义帅壮士,挟长梯疾趋,夜四鼓登城,杀守埤者,城中乱,伯祥挺身走天坛寨,一州遂定。木华黎承制授义赵州知州,兼赵、冀二州招抚使。太祖十二年,从大军南取洺州,还至唐阳西九门,遇金监军纳兰率冀州节度使柴茂等,将兵万余北行。义伏兵桑林,先以百余骑挑之,诱纳兰至桑林,伏起,金兵大乱,奔还,获纳兰二弟及万户李虎。十三年,拔束鹿,进攻深州,守将以城降,顺天都元帅张柔上其功,擢深州节度使,兼深、冀、赵三州招抚使。

  金将武仙以兵四万攻束鹿,谕军士曰:“束鹿兵少,城无楼橹,一日可拔也。”义固守月余,仙不能克。一夕,义如将佐曰:“今城守虽固,然外无援兵,粮食将尽,岂可坐而待毙。”椎牛飨士,率精锐三千,衔枚夜出,直捣仙营。仙军乱,乘暗攻之,斩首或数千人。仙率余众遁还。悉获其军资器仗。木华黎闻之,遣使送银符士,命义赐有功者。十五年,拔冀州,获柴茂,械送军前戮之。授龙虎卫上将军、武安军节度使,行深、冀二州元帅府事,赐金虎符。

  十六年,仙复遣其将卢秀、李伯祥陷沥城,率战舰数百艘沿河而下,义以舟师截其下流,邀击之,士卒皆习水战,敌莫能当。擒秀。伯祥退保沥城,义引兵拔之。伯祥遁走。邢州盗赵大王,聚众数千,据任县固城水寨,真定史天泽集诸盗道兵攻之,不能下。义引兵薄其城,一鼓破之,获赵大王、侯县令等,余党悉平。义乃布教令,招集散亡,督劝农功,深、冀之间,遂为乐土。未几卒。

  奥敦世英,女真人。其先世仕金,为淄州刺史。大兵下山东,州民奉世英及弟保和迎降,皆授为万户。世英侗傥有武略,由万户迁德兴府尹。时金经略使苗道润率众欲复山西,世英拒战,败之,将尽杀所俘。其母责之曰:“汝华族也。畏死而降,岂可歼同类,以立威名!”世英感母言,皆宥之。未几,巡部至定襄,卒于军。

  保和,由万户升昭勇大将军、德兴府元帅,赐虎符,改雄州总管。寻以元帅领真定、保定、顺德诸道农事,垦田二十余万亩。改真定路劝农事,兼领诸署,赐居第、弓矢、裘马、给户,食其租。年五十六,致仕。保和四子:希恺、希元、希鲁、希尹。

  希恺,袭父职。皇太后赐以锦服,曰:“元坠汝世业。”大军伐宋,置军储仓于汴、卫,岁输河北诸路粟以实之,分冬月三限,失终限者死,吏征敛舞法,病民尤甚。希恺知其敝而宽之,事集,民无罹法者。寻以劝农使兼知冀州,蒙古军占民田久不归,希恺夺而返之,军无怨言。至元二年,迁顺天府治中。三月,改顺德府。又逾月,擢知河中府。秩满归。时阿合马专政,官以贿成,希恺不往见之,降武德将军、知景州。数月卒。

  希元,彰德路漕运使。

  希鲁,沣州路总管。

  希尹。中统三年,李璮叛,世祖命丞相史天泽讨之,希尹谒天泽面陈利害,愿从军自效。天泽试以骑射,壮之,命充真定路行军千户。与贼战,矢无虚发,贼败走入城中,希尹请深沟高垒,不战而坐待其困。天泽从之,璮就擒。至元十一年,枢密院录其功,自右卫经历,六迁至同知广东道宣慰司事。卒。

  田雄,字毅英,北京人,以骁勇善骑射知名,金末署军都统。太祖兵至北京,雄率众出降,隶国王木华黎麾下,从平兴中、广宁诸郡,定府州县二十有九。又从攻邢、相二州,及鄜坊、绥、葭、诸州,俱有功。木华黎承制授隰、吉二州剌史,兼镇戎军节度使,行都元帅府事,平汾西霍山诸寨,既而金兵至,雄不能守,弃隰州,归于木华黎。太祖十七年,以木华黎命,授河中帅,听石天应节制。

  太宗二年,从攻西和、兴元,赐金符,授行军千户,召为御前先锋。别将一军,攻克桢州雷家堡。招纳河南降附,得户三万七千有奇,民皆安堵。五年,授镇抚陕西、总管京兆等路事。雄披荆棘,立官府,开陈祸福,招徕堡寨之未降者,获其人,皆慰遣之,由是归附者日众。雄乃教民力穑,京兆大治,事闻,赐金符,定宗元年,入觐于和林,以疾卒,年五址八。后追封西秦王。

  子大明,袭职,知京兆等路都总管府事。

  与雄同隶木华黎部下者,有河州人史千。木华黎南下,千率众迎降,授镇西元帅,佩金符。从太宗围凤翔。又从大军略汉中,取河南,俱有功。诏领平阳、太原两路兵,戍关中,为田雄之副。后告归,卒于家。

  张拔都,昌平人,太祖南征,拔都率众来降,愿为前驱。遂从大将军罕都虎征河西诸蕃,屡战,流矢中颊不少却。帝闻而壮之,赐名拔都。罕都虎亦专任之。金亡,罕都虎为炮手诸色军民人匠都元帅,守真定,卒,无子,以拔都代这。及罕都虎兄子赡阇长,拔都请于朝,归其职于赡阇。后卒于家。

  子忙古台,从宪宗攻钓鱼山、苦竹隘二城,亲冒矢石,屡挫而不沮,以勇闻。中统元年,赐银符,预议炮手军府事,寻易金符,为行军千户,从征襄樊有功。卒。

  子世泽袭,从丞相伯颜南征,大小十余战,皆有功。又从平广西。明年,收琼、万诸州,拜宣武将军、行军总管。未几,迁行军副万户,加明威将军。从镇南王伐交趾,既还,议再举。有万户脱欢当行,病不能起,世泽曰:“吾祖父以力战荷国厚恩,吾蒙其余泽,当输忠王室,岂可苟为自安计耶!”请代脱欢行,人服其义勇云。

  张荣,清州人,后徙鄢陵。从石抹明安降,太祖赐虎符,授怀远大将军、元帅左都监。领军匠。从太祖征西域诸国。十五年八月,至西域莫阑河,不能涉。太祖召问济河之策,荣请造船,以一月为期。乃督工匠造百船,及期师毕济。太祖尝其功,赐名兀速赤。十八年七月,擢镇国上将军、水军炮手元帅。十九年七月,从国王孛罗征河西。二十一年,从征关陕五路。十月,攻凤翔,炮伤右髀。赐银三十锭,养病于云内州。太宗三年七月,卒,年七十三。

  子奴婢,袭佩虎符、炮军水手元帅,戍祭州。五年,从都元帅阿术攻襄阳。至元八年,调守襄阳一字城、骆驰岭,攻南门牛角堡,破之。攻樊城,亲立炮摧其角楼。十年,襄阳降。参政阿里海牙以宋降将吕文焕入朝,敕召蒙古、汉人万户凡二十人陛见,各以功受赏,君佐预焉,命还镇。十一年,从大军渡江,至沙洋。丞相伯颜命率炮手军攻其北面,焚城中民舍几尽,遂破之。赐良马、金鞍、金段。又以火炮攻阳逻堡,破之。十二年,从大军与宋将孙虎臣战于丁家洲,复从丞相阿术攻扬州。是年冬,又从诸军破常州。

  十三年,擢怀远大将军,率所部屯真、扬二州间,绝宋粮道。宋制置李庭芝、都统姜才弃城走,扬州平,以君佐为安庆府安抚司军民达鲁花赤。十四年春,安庆野人原及司空山天堂贼,将攻安庆,君佐密侦知之。时城兵仅数百人,君佐命扼贼出没要道;贼不也入,乃袭陷黄州。大军复黄州,授君佐为黄州达鲁花赤。十五年,加镇国上将军,仍水军炮手元帅。十九年,命率新附汉军万人,修胶莱河以通漕运。二十一年,兼领海道运事。是年卒。

  孙威,浑源人,幼有巧思。金贞佑间,应募为兵,以骁勇称,及来降,守将表授义军千户,从军攻潞州、凤翔,皆有功。善为甲,尝以意制蹄筋翎根铠以献,太祖亲射之,不能彻,大悦。赐名伊克乌兰,佩以金符,授顺天、安平、怀州、河南、平阳诸路都总管。威突战不避矢石,帝劳之曰:“汝等知所爱重否?”诸将对,皆失旨。太祖曰:“能捍蔽汝等以立功名者,非威之甲耶?尔辈何言不及此?”复赐威锦衣。威性仁慈,恐民有横被屠戮者,辄以简工匠为言,全活之。卒,年五十八。至大二年,赠中奉大夫、武备院使、神川郡公,谥忠惠。

  子拱,袭顺天、安平、怀州、河南等路甲匠都总管。巧思如其父,常制甲二百八十袭以献。至元十一年,别制垒盾,其制,张则为盾,敛则合而易持。世祖以为古所未有,赐币帛旌之。丞相伯颜直征,以甲胄不足,召诸路集民匠分制。顺天河间甲匠先期毕工,且绘虎豹异兽之形,大为帝所称叹。十五年,授保定路治中,岁饥。议开仓赈民,或曰:“宜请于朝。”拱曰:“救荒事不可缓,若得请而后发粟,则民馁死矣。苟见罪,吾自任之。”遂发粟四千五百石以赈饥民。二十二年,除武备少卿,迁大都路军器人匠总管、工部侍郎。

  成宗即位,典朝会供给。赐银百两、织纹段五十匹、帛二十五匹、钞万贯。元贞二年,授大同路总管,兼府尹。大德五年,迁两浙都转运使。盐课旧二十五万引,岁有亏负,拱至,增五万引,恢辨虽充,民无扰累,遂为定额。九年,改益都路总管,兼府尹,仍出内府弓矢、宝刀赐之。卒于官。赠大司农、神川郡公,谥文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