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百五十四·列传第五十一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柯劭忞|发布时间:2017-06-21 22:36:18|

杭忽思 阿塔赤 伯答儿 拔都儿 别吉连 帖赤 帖木儿脱欢 帖木儿不花 忽都思 和尚 千奴 中仙鼐 帖哥术探花爱忽赤 脱力世官 也罕的斤旦只儿 脱欢 勃兰奚 怯烈 举连赤海牙 也速■〈碍,角代石〉儿 昔都儿 阔里吉思 伯行 铁连 谟克博罗

  杭忽思,阿速部长也。太宗兵至其境,杭忽思率众来降,赐名拔都儿,佩金符,领其部众。寻敕选阿速军千人,及其长子阿塔赤扈亲征。既还,阿塔赤入直宿卫。杭忽思归国,遇贼战殁。敕其妻处麻思领国事。外麻思躬擐胄,平乱后,以次子按法普代之。

  阿塔赤,从宪宗伐宋军于钓鱼山,战有功。帝亲饮以酒,赏白金。阿蓝答儿、浑都海叛,从大军讨这,腹中流矢。赏白金,如入宿卫。中统二年,扈征阿里不哥,追至苏马勒图之地,复以功赏白金。三年,从征李璮,授金符千户。至凶五年,从塔卜台伐宋,克金刚台。六年,从攻安庆府。七年,从下五河口。十一年,从下松江诸郡戍镇巢。宋降将洪福乘醉杀之。世祖悯其死,赐白金五百两、钞三千五百贯及镇巢降民一千五百三十九户,命其子伯答儿袭千户佩金符。

  伯答儿,从讨叛王昔里吉。与只儿瓦台战于押里。复与药大忽战秃剌及斡鲁欢。十五年春,与叛将赤怜战于伯牙之地。五月,又与外剌台、宽赤哥思等战于阿赤牙,其大将塔思不吉为大栅、石城以自守。伯答儿督勇士先登,拔之,矢中右股。元帅别里吉迷失以其功闻,赏白金。二十年,授虎符、定远大将军、后卫亲军都指挥使,兼领左阿速卫事,充阿速拔都达鲁花赤。二十二年,征别失八里军亦里浑察罕儿之地,与秃呵不早麻战,有功。赐貂裘、弓矢、鞍辔,寻复以银生奇赐受害。二十六年,征杭海。大军管食,其母乃咬真输私财及畜牧等,以佐军储。世祖闻而嘉之,赐予甚厚。大德四年,伯答儿卒。

  长子斡罗斯,由宿卫累官佥隆镇卫都指挥使司事,赐一珠虎符。天历元年,谕降上都兵,赐降上都兵,赐三珠贞符,擢本卫都指挥使。

  斡罗斯二子:长都丹,右阿速卫都指挥使;次福定,怀远大将军、右阿速卫达鲁花赤,兼管后卫军。后以兄都庙领右阿速卫。福定复迁后卫,升同佥枢院事,命领军一千守民镇,寻授定远大将军、佥枢密院事、后卫亲军都指挥使,提调右卫阿速达鲁花赤。二年,进资善大夫、同知枢密院事。后至元间,进知枢密院事,因忤伯颜,放海南。寻召还。卒。

  拔都儿,阿速氏。世居上都宜兴。宪宗在潜邸,与兄殛作儿不罕及马塔儿沙帅众不归。马塔儿沙,从征蔑吉思城为前锋,身中二矢,先登,拔其城。又从征蜀,至钓鱼山,殁于军中。

  拔都儿,从征李璮,围济南,有功,赏纳失思段九,命领阿速军一千常居左右。寻充阿塔赤怯薛百户。后从塔卜台南征,与宋人战于金刚台,又功受赏。师还,言王帝曰:“臣愿从军为国效死。”世祖留之,充孛可孙,兼领阿速军。令鞚引御马。至元二十三年,授广威将军、后卫亲军副都指挥使,赐虎符。明年夏,征乃颜于亦米河,擒金家奴、塔不台以归,赏钞及段,加定远大将军。大德元年,卒。

  子别吉连袭。至大四年,河东、陕西、巩昌、延安、燕南、河北、辽阳、河南、山东诸翼卫探马赤争草地,讼者二百余起。命别吉连往谳之,悉正其疆界。累官怀远大将军。致和元年,从增帖木儿入中书省,拎平章政事乌伯都剌等,迎立文宗。使别吉连领卫军,守居庸关诸害。天历元年十月,梁王王禅兵掩至关头山,势张甚,别吉连从燕帖木儿击之,突入其军,王禅败走。文宗赐御辞。子也连的袭。

  帖赤,答答里带我。同都无帅塔海绀布伐蜀,并将蒙古也可明安、和赤马赖及炮手诸军,攻下兴元、利、剑、成都诸路。中统二年,赐虎符,授西川便宜都元帅。俄进行枢密院,率诸军略定未下郡县。至元元年,迁益都等统军使,卒于军。二子:帖木儿脱欢、帖木儿不花。

  贴木儿脱欢,初以蒙古军知户从伐蜀有功,行枢密院承制授万户,并将列别木、塔帖木儿、也速带儿、匣剌撒儿四千户军从大军取重庆。徇下流诸城,留戍夔州,兼本路安抚司达鲁花赤,进怀远大将军、蒙古军万户。迁定远大将军,兼嘉定镇守万户、本路总管储达鲁花赤。寻升镇国上将军、诸蛮夷部宣慰使,加都元帅。亦奚不薛叛,与岳剌海会云南兵讨平之。改征缅都元帅,卒于军。子忽都答儿嗣。

  帖木儿不花,中统初,入备宿卫。至元七年,授虎符,代张马哥为淄莱水军万户,将其众赴襄阳,与宋将范文虎战于灌子滩,夺其战舰,追至云胜洲,大败之。行其省功,赐白金五十两,并衣甲、鞍辔。九年,授益都、淄莱新军万户。

  从丞相伯颜伐宋,败其大将夏贵于阳罗堡。论功,赐白金五百两。又从下鄂、蕲、黄、江、常、秀等州;累加昭武大将军。从参知政事阿剌罕,略定经绍兴、温、福建,授台州路总管府鲁花芝。迁广东宣慰使。

  十六年,加都元帅,从攻宋将张世杰于崖山。世杰死,降其众数千人。广东平,领领诸降臣及将校有功者入见于大安阁,命太府监视其身制银鼠裘,亲赐之,授中书左丞,行省江西,二十五年,拜四川等处行尚书省平章政事,兼总军,改行中书省平章政事。卒。

  忽都思,玉耳别里伯牙吾氏。父哈剌察儿,率所部归太祖。忽都思有膂力,太宗四年从睿宗败金兵于三峰山,赐号拔都。六年,授百户,从攻宋唐、邓州,数有功,赐银币、名马、甲胄、弓矢。宪宗四年,从攻宋汉上铁城寨,战殁。追赠竭忠宣力功臣、资德大夫、中书右丞、上护军。追封流国公,谥武愍。子和尚。

  和尚,袭父职。从世祖攻鄂州。又从在军讨李璮,败其众于老僧口,擢阿剌罕万户府经历。至元五年,从攻襄阳,都元帅阿术荐其才可大用。

  十一年,从丞相伯颜渡江,战于柳子、鲁洑、新滩、沌口,皆有功。十三年,从平章政事阿里海涯攻陵,宋安抚使高达城守,和尚直抵城下,谕以祸福。达开门出降。以功擢行省郎中。从围潭州,守将李芾坚守不下。十二年,城陷,诸将议屠其民。和尚曰:“拒命者宋将耳,民何罪。且列城未附者尚多,若降而杀之,是坚其效死之心也。”参知政事崔斌曰:“郎中言是。”阿里海涯从之。由是湖南郡县望风纳款。世祖闻而嘉之。改行省断事官,分徇广西,兼行宣抚司事。

  未几,授常德达鲁花赤,以治最闻,擢岭南广西道提弄按察使。阿里海涯恃功骄恣,和尚据事劾之,不小贷。迁江南浙西道提刑按察使,卒于官,年四十九。赠宣忠守正功臣、银青光禄大夫、司徒、上柱国,追封沇国公,谥庄肃。子千奴。

  千奴,以月鲁那延荐,召见大安阁。世祖以其父官授之,拜江南浙江道提刑按察使。是时行省、行台皆治杭州,千奴上言:“两府并在杭州,势逼则权分,情通则威亵,宜移行台于要便之地。”后行台卒移于江东道。

  二十六年,累迁淮西江北道提刑按察使。入觐,极言丞相桑哥罪状,帝为之改容。未几,桑哥竟伏诛。二十八年,改立肃政廉访司,授江北淮东道肃政廉访使,进阶广威将军。三十一年,换江东建康道,丁祖母忧归。

  大德二年,授太中大夫建康路总管,未行,奉使淮东、西,察官吏能否。还奏军民便宜三十事,多见采用。历江西湖东、江南湖北两道。奏劾中书平章政事伯颜等颛权固位,行台闻于上,伯颜等皆被黜。千奴刚正不挠,朝迁事有不便,必上章极论之,未尝以外吏为嫌。

  七年,授大都总管兼大兴府尹。俄进通义大夫同佥枢密院事。奏言:“蒙古军在山东、河南者,往戍甘肃,资装归其自办,往往鬻田产、卖妻子。戍者未返,代者又继,前后相仍,困若日甚。请以甘肃邻境兵戍之。其山东、河南戍兵,官为出钱,赎其田产、妻子。”诏从之。未几,迁参议中书省事。

  武宗即位,拜荣禄大夫、平章政事、商议枢密院事,兼左翼万户府达鲁花赤,赐班带。延祐五年,乞致仕,仁宗悯其衰老,从之,仍给半俸终身。

  千奴屏居济南,筑先圣祠于历山之下,聚书万卷,延名儒都其乡里子弟。赐额历山书院。家居七年卒,年七十一。赠推忠辅治功臣、光禄大夫、河南行省平章政事、上柱国,追封卫国公,谥景宪。

  四子:龙宝,监察御史、洪泽屯田万户;不兰奚,江南行台监察御史;观音保,袭洪泽屯田万户,孛颜勿都,郑州知州,以治行第一,入为翰林国史院经历。

  叶仙鼐,畏吾氏。父土坚海牙,以才武从太祖、太宗平西夏及金,俱有功。

  叶仙鼐,事世祖于潜藩。从征吐蕃、云南,常为前锋。从伐宋,至鄂州,先登,夺其外城。中统元年,从征阿里不哥,赏白金、貂裘。明年,讨李璮,又以功赏白金五百两。授西道都元帅,金虎符。吐蕃宣慰使。叶仙鼐随地之厄塞,设兵屯镇抚之,恩威兼著。赐金币钞及玉束带。为宣慰使历二十四年,迁云南行省平章政事。寻改江西行省平章政事。至三十一年,成宗即位,召还,赐玉带,改陕西行省平章政事。谢事归陇右。十年,卒。赠协恭保节功臣、太保、仪同三司、上术国、巩国谥敏忠。子完泽,太子詹事。至大四年,拜平章政事。皇庆二年,以宣微院事,除知枢密院事。延祐四年,出为云南行省平章政事。后与弑英宗,伏诛。

  帖哥术探花爱忽赤,畏吾氏。

  父八思忽都花爱忽赤,领畏吾、隔剌温、灭里乞、八思四部,从攻四川战殁。

  宪宗命帖哥管理渴密里、曲先诸宗藩地。浑都海、阿蓝答儿叛,执帖哥术械系之。帖哥术乘间脱走,入觐。世祖赐金符,袭其父职,命率所部讨贼。以功赐衣服、弓矢、鞍勒。又命从诸王奥鲁赤讨建都蛮,平之。擢昭勇大将军、罗罗斯副都无帅、同知宣慰司事。至西藩境内,蕃酋遮道不得进,帖哥术战却之,道遂通。赐金符,赏白金及衣二袭。卒于官。子脱力世官。

  脱力世官,袭父职为武德将军、罗罗斯副都元帅、同知司宣慰司事。定昌路总管谷纳叛,与千户阿夷谋率众渡不思鲁河。脱力世官引兵擒阿夷,杀之。德平路落来民叛,又讨平之。

  亦奚不薛诸部未附,诏脱力世官率罗罗斯、蒙古军百人,罗罗章六百人,从左丞爱鲁讨之。爱鲁命率兵攻罗羽,抵落穿,夺其关,获牛马以给士卒。又与万户兀都蛮攻怯儿部,其酋阿失据寨不下,脱力世官先登拔之。爱鲁遂命脱力世官总左手四翼兵,讨平亦奚不薛。又有蛮子童者,立寨于纳土原山,脱力世官与参政阿合八失夹攻之,贼穷蹙乞降。进兼管军副万户。蛮细狗、折兴等及威龙州判阿遮,皆阴险为乱,脱力世官夜袭其寨,贼败走,获阿遮斩之。

  入觐,授三珠虎符,加远远大将军、罗罗斯宣慰使,兼管军万户。既还,括户口,定赋税,以给屯戍。昌州苏你、巴翠等作乱,以云南王命讨降之,徙其众于昌州平脱力世官据其要路扼之,世禄降。未几入觐,卒于京师。

  子唆南班,由宿卫袭职,佩三珠虎符,晋镇国上将军。

  也罕的斤,匣剌鲁氏。

  祖匣答儿密立,以斡思坚部哈鲁军三千人降于太祖。以千户从征西域,双从睿宗及哲别谕降河西诸城。后从攻监洮,战殁。

  父密立火者,从太宗灭金,又从宪宗攻蜀,为万户府达鲁花赤。宪宗崩,大军北还,留密立火都戍都以备宋。世祖即位,密立火者贰于阿里不哥,廉希宪使别思马袭杀之。

  世祖以匣答儿密立死王事,中统二年授也罕的斤千户,数有战功,拔宋五花、石城、白马等寨。至元十七年,宋兵入成都,以四百人拒之,相侍四日,宋兵败退,追击于眉州,败之。授蒙古、匣剌鲁、河西、汉军万户,戍眉州。从攻嘉定,筑怀远上砦以扼其要害,屡败宋兵。

  十二年,入朝,赐对衣、玉带、白金百两,加昭勇大将军、上万户,益兵万人。会围重庆,督湖江两岸水陆兵。十四年,从攻泸州神臂门,先登拔之。又从行枢密院副使卜花攻重庆,屯佛图关,移屯堡子头,宋将赵安开门降。复率所部略地恩州。加昭毅大将军,授嘉定军民、西川诸蛮夷部宣抚司达鲁花赤,增户万余。进奉国上将军、四川宣慰使、都元帅。

  十七年,率所部成斡端,拜云南行省参知政事。二十一年,与诸王相吾答儿、或丞太卜等分道征缅,造舟二百于阿昔、阿和二江,进拔江头城,以都元帅袁世安守之,且图其地形势以献。先是遣黑的儿、杨林等谕缅降之,不报。诸叛蛮据大公城以拒官兵,复遣僧谕以祸福,反为所害。乃水陆并进,连拔建都、金齿等十二部,命都元帅合带、万户不都蛮等戍之。缅遂纳款。二十八年,改四川行枢密完副使,卒。

  子:火你赤的斤,云南都元帅;也连阿,蒙古军万户。

  旦只儿,蒙古答答带氏。至元初,从征蜀,败宋兵于马湖江。九年,从征建都蛮。十三年,从败宋兵于峡江。又从拔泸,叙诸州,进围重庆,败宋将张万。泸州叛,旦只儿先将所部据红米湾,败宋援兵,进至安乐山,复败之,斩首五百余级。宋兵邀粮运于安乐山,击走之,遂破其石盘寨。十四年,从诸军拔泸州。张万欲引兵向合州,旦只儿以锐卒千人邀击于龙坎,万遁走。赐银符,授管军千户。从征斡端,至甘州,赐金符,擢总管。十九年,从诸王合班、元帅心古带讨斡端,与叛王元卢战,败之。二十年,诸王八巴以兵来攻,旦只儿败其众五百人,拔出户卒二千余人。进副万户,二十六年,授信武将军、平阳等路万户府达鲁花赤。卒。子建都不花袭。

  脱欢,札剌儿台氏。

  父脱端,为千户,从皇子阔出伐宋。宪宗三年,镇蔡州,卒。子不花袭。不花卒,弟阿蓝答儿袭,阿蓝全儿卒,弟长袭,并为千户长。

  寿卒,脱欢袭。加武略将军,佩金符,从阿术攻阳逻堡,又从攻拔鄂、汉诸州,建康、太平等路。宋将姜才攻杨子桥,脱欢率锐卒逆之,斩馘无算。俄宋兵又集于堡北,复破之。万户昔里罕入朝,道滁州,为宋兵所遮,脱欢击败宋兵,出昔里罕。从攻扬州,至泥湖,夺战舰三十艘。进攻平江,宋将王邦杰等迎降。至元十三年,大军围高邮,脱欢率所部赴之,未至二十里,遇宋将漕高邮粟,擒之。又败高邮兵于城下。十四年春,授怀远大将军、太平达鲁花赤。会只里瓦带寇北边,遣脱欢御之,左臂中流矢二,赐铠甲、弓矢、鞍勒、钞千五百缗。十五年,从亲王斡忽台、丞相孛罗西征,加定远大将军、福州路达鲁花赤,改武昌路。卒。

  孛兰奚,宏吉剌氏。

  祖忙哥,以后族为太祖宿卫。

  父律实,状貌魁伟,善骑射。太宗问以兵事,应对称对称台,授千户,寻命隶济南王按只吉歹府。从睿宗伐金,有功。仍入宿卫,卒。

  孛兰溪英迈有父风,幼孤,能自刻厉。暇日习弓马,夜则读书。其母尝训之曰:“汝父忠勇,天不假年。汝能自立,则汝父无憾矣。”孛兰奚亦感奋,期成其父之志,袭为济南王府官。世祖征乃颜,孛兰奚以王府兵从,跃马陷阵,所向报靡。世祖望见壮之,及战捷,帝劳曰:“无忝尔父也。”赐黄金及织文二匹,授黄金及织文二匹,授宣武将军、信州路达鲁花赤。时江南初附,孛兰奚宣布德意,与民休息,期年信州大治。使者以闻,帝遣使赐以上尊。俄以疾卒,年三十三。赠河间路达鲁花赤,追封范阳郡侯。

  子脱颖不花,历监察御史、河南道廉访使、郴州达鲁花赤。

  怯烈,西域人。云南行省平章赛典赤辟为掾。至元十五年,分省大理。缅人入寇,怯烈击却之。授行省左右司员外郎。十八年,平章纳速剌西遣诣阙面奏边事,世祖爱其聪辨,赐虎符,授镇西平顷麓川等路宣抚司达鲁花赤,兼招讨使。成都、乌蒙诸驿阴绝,怯烈市马给传,往来便之。俄召入询征缅事宜,奏对称台,赐币及翎根甲。诸王相吾答儿、右丞太卜征缅,命怯烈率兵船为向志,拔其江头城。复从云南王入缅,将兵三千屯骠甸,招徕蛮峒,民多复业。后入觐,授镇西产缅宣抚司达鲁花赤,兼招讨使、佥缅中行中书省事,佩金符。颁诏于倾缅,缅王稽颡降附,遣世子信合八的入贡。迁通奉大夫、云南行省参知政事,进资善大夫、左丞。二十八年,改四川行枢密院副使。大德四年卒。

  月举连赤海牙,畏兀氏。从宪宗攻合州,奉命修药曲以疗疫,赏白金五十两。又从皇子忙哥都征云南。中统三年,火都暨答离叛,从大军讨平之。至元十二年,佩虎符,为陇右河西道提刑按察使。番酋兀朗孩、火石颜谋为从,从皇子安西王讨平之。十五年,与伯速带讨平土鲁蕃,皇子赐衣带、金碗。十七年,进嘉议大夫。二十年,进中奉大夫、四川行省参知政事。寻以疾归秦州。大德八年,卒。至顺中,赠推忠宣力定远功臣、资善大夫、陕西行省左丞、护军,追封威宁郡公,谥襄靖。

  也速■〈碍,角代石〉儿,伯牙乌氏。父爱伯,太祖时内附,徙济阴,以五十户从大军伐宋,战殁。

  也速■〈碍,角代石〉袭父职,从大军经略襄、樊,攻百丈山、鹳子滩,俱有功。樊城围合,也速儿先登,赐银钞。明年,破复州,以功迁百户。主将言赏不酬劳,世祖擢为千户,赐金符,督五路招讨。至元十六年,改授金虎符、管军总管。宋平,进怀远大管军、成户,领江淮战舰数百舰,东征日本,全军而返,特赐养户一百及弓矢、鞍辔。二十二年,移镇泰州。是时籍民丁为兵,得万人,以也■〈碍,角代石〉儿为钦察亲军指挥使统之。二二四年,诏范文虎将卫军五万镇平滦州,也速■〈碍,角代石〉儿及右卫佥事王通副之。大德三年,卒。

  四子:黑厮,袭万户;黑的,牧马户同知;延寿拜颜,哈剌赤;完泽贴木儿,广德万户府达鲁花赤。

  昔都儿,钦察氏。父秃孙,从大军讨李璮有功,授百户。至元十年,告老,以昔都儿代之。从攻襄阳、唐、邓等州,授管军把总,赐银符。十四年,从诸王伯木儿追击只儿瓦台、岳不思儿等于哈喇和林,平之,赐金符,进武略将军、侍卫军百户。宋亡,江南郡县犹有未附者,昔都儿白于省臣,愿率所部平之。诸城望风景附。赐虎符,进宣武将军、溪洞左江万户府达鲁花赤。率洞军从镇南王征交趾。二十四年冬十月,屯手段万劫,右丞阿八赤命进兵,拔其一字城,夺战舰七。明年春正月,与交趾兴道王战于塔儿山,右臂中毒矢,裹创力战,诸军乘胜继进,大败之,入其都城。四月,战于韩村堡,擒其将黄泽。是夜,增多人劫营,官军坚壁侍之。敌退追败之。斩馘无算。五月,镇南王引兵还,以革都儿为前军,至陷泯关,败追兵,迎镇南王于女儿关。交人以兵四万截要路,将士相顾失色,昔都儿率死士奋,败之,镇南王遂由单已县起趣盝州间道出。二十六年,赐虎符,授广威将军、炮手匠军万户府达鲁花赤。大德二年卒。子也先帖木儿袭。

  阔里吉思,蒙古按赤歹氏。

  曾祖八思不花,从太祖平乃蛮诸部,常为先锋,佩虎符。以谕降丰州、无能为云州,擢宣抚使。

  祖忽押忽辛,袭父职。宪宗语曰:“汝所佩虎符旧矣,何以旌世功。”命改制,赐之。中统三年,改河中府达鲁花赤。卒。

  父药失谋,襄阳统军司经历,改宿州达鲁花赤,不拜。枢密副使孛罗、御史中丞木八剌引见世祖,奏曰:“此忽押忽辛子也,乞以其祖父虎符赐之。”除金刚台达鲁花赤,累迁建康路达鲁花赤。卒。

  阔里吉思,以宿卫充博儿赤。至元二十五年,拜司农少卿,赐金束带。适司农卿,进秩资善大夫。未几,拜荣禄大夫、湖广行省平章政事,平海南黎峒,入觐,赐玉带、金银、币帛有差。成宗即位,又入觐,赐海东青鹘、白鹘各一。大德二年,改福建行省平章政事,旋改福建道宣慰使、使大帅。迁征东行省平章政事。阔里吉思与高丽王王日巨不相能,又多受贿赂。五年,征还,复拜湖广行省平章政事。明年,改陕西行省,以目疾还京师。如金紫光禄大夫、云南行省左丞相。卒年六十六。

  子完泽,湖广行省右丞,征广西徭,卒于军中。

  伯行,玉吕伯里氏,本西北部人。父忽都,从太祖定中原,遂家于大名路之请丰县。伯行幼孤,大兴尹张柔见而奇之。后从丞相阿塔海镇州。阿塔海奏以本州所领四成户移于鄂,易鄂州两万户戍扬州,廷议如所请。湖广行省丞相阿里海涯不从,阿塔海使伯行乘马日至鄂州,宣上旨。语竟,阿里海涯怒而面赤。伯行前曰:“此圣旨,公怒不敬。”阿里海涯曰:“吾怒阿塔海也。”伯行曰:“圣旨蜚阿塔海所造,公殆怒上耳。云盍姑退。”阿塔海以伯行通国语,使专奏对,岁率乘驲六七返。世祖见而喜曰:“是黑髯使者复来矣。”

  至元二十二年,授金坛县尹。未几,迁行省理部官。帝欲欲再伐日本,阿塔海言其不便,使伯行入秦,帝悟,遂罢兵。帝谕执政曰:“伯行,胶昔以黑发使者目之,今察其人温良洁正,可当重任。”时桑哥秉政,寝上命不下。阿塔海移江西,奏以伯行自辅,授奉议大夫、行省都镇抚。

  二十九后,除庆无路治中。庆元多宋故家,翰林学士王应麟杜门谢客,伯行首加尊礼,俾学者师事之。胥吏侮大夫,至叱名召立廷下。伯行禁之,俾称其故官。民大悦。

  大德元年,迁浙东海右道肃政廉访副使。太傅答剌罕其贤,擢工部侍郎。伯行条江南弊政数百事,答剌罕悉革之。十一年,成宗崩。伯行掌诸库键龠,迁尚书。至大元年,加正议大夫。从皇太子幸五台山,顿递如法,民不知劳。赐白金、名马以奖之。丁母忧归,特赐上尊祭墓。起为两浙都转运使,辞不就。再授资国院使,复辞不允。三年,奉使至江南,道卒,年六十一。延祐四年,赠资政大夫、江浙行省左丞、上护军,追封顺义郡公,谥贞惠。

  伯行母徐氏守节,教子甚严,及伯行贵,闻其事于朝,诏旌其门。子:和尚监察御史;教化,同知沔阳府事。铁连,乃蛮人,居绛州,祖伯不花为宗王拔都傅。铁连魁伟寡言,有智略。早岁宿卫王储。拔都公地平阳,以铁连监隰州。中统初,调平阳马肯部达鲁花赤。至元初,海都叛,廷议欲伐之。世祖曰:“朕以宗室之情,当怀之以德,其择谨密足任大事者往使焉。”左右以铁连对。遂召见,帝嘉其辩慧,曰:“此事非汝不可。然必先诣蒙哥帖木儿,相与计事而后行。”使二人副之。铁连欲直造海都境,视其虚实,副者弗从曰:“上命我辈先与诸王议,今遽造敌境,不可。”铁连曰:“亲承密旨汝辈违则当诛。”副都惧而从之。

  既至,海都召与宴饮,铁连乃厉声拆之曰:“且食勿语,望语言脱口相摭为罪耶!”良久,海都早:“直哉!”酒半,铁连济南市衣库赐。海奢嘉其辩,将解与之。其妃止之,赠以裘二袭,因语春属曰:“为命名者当如是矣。”

  及蒙哥帖木儿所,具告以故。王曰:“祖宗有训,叛者人得诛之。如通好不从,奉师以行天罚,我即外应掩袭,剿绝不难矣。”铁连还,秋以事闻,因言于帝曰:“海都兵多而锐,不宜速战,来则坚垒待之,去则勿追,自守既固,必元他虞。”帝然之,敕所受都裘饰以金,凡朝会服之,以旌其奉使之劳。

  后屡于海都,道遇海都洲兵,副者前行失对,遇害。铁连后至,曰:“我为天子使,可以非礼犯耶!”游兵语屈,乃曰:“前者伪使,此真使也。”释之,遂得还。帝常谓侍臣曰:“有铁连,则腾之宗族不朱和好矣。”铁连始终凡四往返,历十有四年。

  帝谓铁连曰:“在朝官之要重者,惟汝所择。”对曰:“臣志在王室,其事未办,不敢奉命,今臣母在绛州,老且病,得侍朝夕,幸也。”诏从其请,授绛州达鲁花赤。至元十五年,平阳李二谋,铁连捕问,尽得其状。中书奏进其秩,帝曰:“铁连岂惟能办此耶!”加宣武将军。至元十八年,病卒于官,年六十四。

  子答剌带嗣,官信武将军、同知大同路总管府事。

  谟克博罗,难尼斯国人。从其父来中国贸易。世祖平江南,授为杭州管税官,乞解职返国,从之。时旭烈兀后王阿鲁浑使者至求汉女妃,世祖以蒙古女库喀奇赐之,媵以宋宗室女,使谟克博罗送之,并使通好于英吉利、法兰西、日斯巴尼亚诸国。谟克博罗与阿鲁浑使者三人,从海道归。逾年,始抵西域城模子。阿鲁浑已前卒,盖喀图嗣立,命谟克博罗送女于合赞,阿鲁浑之长子也。谟克博罗著游记,载西哉及中国事甚悉。泰西人入中国,著书,以谟克博罗为称首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