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李氏定计引玉姐 白琨幸奸美钗裙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江西野人|发布时间:2014-08-15 22:42:00|

话说他夫妻二人一夜的欢乐且不题。
  却说白琨一日和李氏道:“井泉这个屁精,弄破了你的逼,操坏了你的屁股,此恨怎消?”
  李氏道:“他白白操了你的老婆,你也戏他的老婆才扯直。”
  白琨道:“他新娶的蓝家的小老婆,十分标致,只是一时不能急切弄弄,这便如何是好?况且又有他姨母甚是严厉。”
  李氏道:“我有一条计策,包管弄得他的老婆。”
  白琨道:“你有甚么计?”
  李氏道:“拣个双九或是对月,将玉姐接在咱家,将酒灌个醉,那时但凭干弄。”
  白琨道:“井泉那个屁精,是极聪明的,未知叫他老婆来不?”
  李氏道:“只要善善的温存井泉,就是了。况且他的屁股又是你戏过的,再无有不叫他老婆来的。”
  白琨道:“事不宜太急,且缓缓乘机而为就是了。”
  再说这玉姐是个毒虫,刚娶了十来日,巫氏婆婆得了个疟症,数日而死,具厚礼葬之。
  且说白琨对李氏道:“可好了!有了机关了,井泉的姨母已亡故了。”
  李氏道:“乘此机会何不速速诓了他来报从前之仇?”
  白琨道:“就哄了他来,弄不了一日半日,倒惹起我的馋虫来,还不如不弄呢!依我愚见,不如把井泉夫妻二人请来同咱家居住,却也是一生的快活,岂不是长久之计!”
  李氏道:“若在一家同住,我也难脱井泉的手了。”
  白琨笑道:“我的心肝,已就是一个破逼,还怕什么呢?那玉姐是才开花的嫩蕊,把你这破逼合他兑换兑换,也不算折本。况且还有井泉的屁股顶缸,这是有利的买卖,决意要作一作。”
  李氏笑道:“若如此说来,我这逼仍是叫井泉弄了。”
  白琨笑道:“不过是个骚逼,何用恁般许多讲究。”遂出门往井泉家商议同居的事情。到了井泉家中和玉姐备办巫氏作五七的供献,井泉见白琨进来,遂让在书房坐了。
  白琨道:“与你许久不曾戏弄,想的我食难下咽,夜不安寝,思弟之心不可胜言,不知弟亦有思吾之意乎?”
  井泉道:“哥思想弟,不如弟思想嫂为更切耳!”
  白琨道:“阿嫂是残花败柳,还不胜弟妇是出水芙蓉,又娇又嫩。”
  井泉道:“弟妹虽然美貌,已被蓝家弄过货儿,只是二水东西了。”
  白琨道:“弟妹是二水的,阿嫂是三水的了。”
  井泉笑道:“怎么是三水的呢?”
  白琨道:“阿嫂在家时与小厮诸日偷偷摸摸,又与阿弟操了个逼破腚肿,在我手干弄,岂不是三水的么?”
  井泉听了呵呵大笑。白琨也笑了一会,一把将井泉扯住,道:“我的鸡巴硬了,你的屁股拿来我操弄操弄。”
  井泉道:“这是阿哥买到的后宅门,谁还拦你出入不成?”当下解了裤带,脱了裤子,露出雪白的屁股,凑近巧子来。
  白琨有许多日子不曾戏弄,如今又弄这营生,就如作梦驾云一般,将鸡巴操进屁眼,着力抽了七八百抽,觉得一阵痛快。嗳呀一声,那精便泄了。井泉也十分动兴,后边丢了屁股,前边用手捏鸡巴,那精也泄在地上。白琨一看,笑道:“阿弟如何泄了?”
  井泉笑道:“我这里想阿嫂,想的泄了。”
  白琨道:“阿弟既然有这般想阿嫂的诚心,那知阿嫂想念阿弟之心,更加百倍。”
  井泉道:“怎见得?”
  白琨道:“昨日晚上正睡得熟熟的,只听他梦中里叫道:“心肝长,心肝短,我过不得了,你操死我罢!”及至醒来,我问他时,他说道:“原是阿弟戏他。”叫我用手往他逼里一摸,那淫水直流不断。”
  井泉道:“阿嫂既这般想我,不知阿哥还肯发些善念,叫阿嫂与我弄弄否?”
  白琨道:“阿弟既然爱上阿嫂,不知阿弟要把他长弄,要把他短弄呢?”
  井泉道:“长弄怎样,短弄怎样?”
  白琨道:“短弄不过一次两次,长弄老是包管阿弟弄到死。”
  井泉道:“若得阿哥如此大恩,不要说今世叫阿哥弄我的屁股,就是死了到来生,仍旧要阿哥弄我的屁股。”
  白琨笑道:“阿弟以德报德之心,固是极好的了。但是你我两处居住,昼夜往来,未免有些不便,依我的愚见,不如阿弟与我同住一家,阿弟生平大愿遂矣!”
  井泉道:“阿哥故是好意,但不知弟妹心下如何?”
  白琨道:“那事只要阿弟推攒,有何不可?”
  井泉道:“如若推攒成的时候,阿哥亦沾弟之光了。”
  白琨笑道:“沾你的什么光呢?”
  井泉道:“我日里夜里戏弄阿嫂,哥岂有不讨个回席,以戏弄弟妹乎?此好色之人皆有之。看人吃醋,眼眶也酸。况且弟妹虽未若当年张丽华之貌,而温雅情哥一见之,不胜夸其风流俊俏之极矣!”
  白琨听了,快活道:“弟妹既如此美貌,弟当竭力周全于我。”
  井泉道:“弟蒙阿哥之恩,周全小弟,小弟岂悖哥而不周全阿哥耶!弟当诚心以报兄之恩。”
  白琨听说,满心欢喜,又把鸡巴弄得硬硬的,对准屁股门儿,重重又抽了一千多抽。
  井泉的屁股觉得爽利,异常快活,道:“哥与弟今生之缘与作夫妻几希耳!”白琨忍不住又泄了。井泉亦动起兴来,道:“阿哥亦快活否?”
  白琨道:“弄阿弟的屁股,紧紧恰恰,比那处女的逼还快活几分。”当下把鸡巴抽出,井泉用手往腚定上一摸,那屁门边似稠鼻精一般,忙用棉花擦了。又把白琨的鸡巴擦了,井泉把鸡巴吞在口里,着实鸣咂有声。
  白琨看了井泉的鸡巴,笑道:“你吃我的鸡巴,吃的这般有趣,我快活上来了。我又要泄了,你快吐出来。”井泉正吃得兴头的,那里肯吐。白琨一阵快活,那精便泄在口中。井泉把嘴咽了几咽,就似喝了一个生鸡蛋一般。
  却说玉姐见井泉去了多会,不进房来,心下甚是疑惑,便俏俏的来到书房窗下,只见房门关着。玉姐侧耳细听多会,把二人说的村粗言语,句句听在心里。又从窗缝张看,只见井泉露着光光的屁股,迎鸡巴进去。又见在口中咂鸡巴,心里暗暗的笑道:“原是来这等无羞耻的光棍。”看罢,仍俏俏的回房去了。这里白琨与井泉弄完了屁股,各自整起衣服,白琨告别,临行又把同家居住的话叮咛一遍。
  井泉道:“谨领,谨领。”白琨回家去了。不题。
  却说井泉到了房中,玉姐一看,不觉抿嘴而笑,井泉道:“我的心肝,你笑的什么?”
  玉姐道:“我笑你不像个男子。”
  井泉笑道:“我怎么不像男子?”
  玉姐道:“你既是男子,如何却叫那汉子戏你的屁股?”
  井泉道:“如今男风之乐,不但士庶人也。当今隋炀皇爷,其宫中妇人美女,非不足尽生平之欢,而乃切切于娈童之妙。”
  玉姐道:“此娈童姓甚名谁?”
  井泉道:“姓柳名青,生得美貌异常,俊俏不俗。”
  玉姐道:“那柳青虽丢了屁股,也比你丢的高些,像你这丢屁股,丢的不值。”
  井泉道:“你说不值,我还占相应呢!”
  玉姐道:“他白白弄你,你又不弄他,如何是相应呢?”
  井泉道:“那白琨的老婆十分标致,白琨来自许我和他老婆干事,昨日叫我把他老婆的逼弄坏了,屁眼叫我弄肿了。”
  玉姐道:“那老婆被你弄的这个模样,他想是恨你扯主顾呢。”
  井泉道:“他男子来的意思,就是与我扯主顾。”
  玉姐道:“我都听,我倒愿意。”
  看看午时,将供献办停当,祭了巫氏。过了几日,井泉将房子租出去,将家中使用搬运至白琨家来。
  不知井泉如何弄李氏?白琨弄玉姐,俱在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