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题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吴敬所|发布时间:2014-08-31 12:57:57|

春风文艺出版社1989年所印之《国色天香》,以清益堂刻本为工作底本,参照敬业堂本、万卷楼本。底本扉页板框上方刻“公余览胜”,右方刻“抚金吴敬所编辑”,中刻书名《重订国色天香》,书名下方刻“益善常梓行”。卷首有序,序署“九紫山人谢友可撰”。正文共十卷,分上、下两层。上层标目依次为“珠渊玉圃”、“搜奇览胜”、“戛玉奇音”、“快睹争光”、“士民藻鉴”、“规范执中”、“名儒遗范”、“山房日录”、“台阁金声”、“资谈异语”、“修真秘旨”、“客夜琼谈”,均为疏判、诗词、曲赋等,多为明代人作品;内容涉及朝廷大事、民间风俗、文人佚事等。下层收中篇文言小说七篇,是此书骨干。作者吴敬所,江西抚州金溪人,号养莼子,生平无考。

  吴敬所实为编辑此书的人,非创作者也。明中叶以来,汇刻小说蔚成风气,仅万历年间,就出现了《绣谷春容》、《风流十传》、《万锦情林》、《花阵绮言》、《燕居笔记》等小说集十几种,《国色天香》为其中较重要的一种。这些书与此之前的《艳异编》等不同,更注重辑录中篇小说。一般分上、下两层,上层汇集短篇传奇小说及诗词曲赋、章奏表疏及轶事趣闻,下层收录中篇小说,插图多以小幅插入正文中。

  本书所收小说与《绣谷春容》所收有重合之处,两书可互为参照阅读。下层所收中篇文言小说七篇,内容如下:

  一、龙会兰池录

  宋王朝偏安杭州那一年,汴郡人蒋世隆刚满二十岁。天下大乱,流民遍野,路有饿殍。蒋世隆和妹妹瑞莲也在逃难途中,不幸失散。另有一黄尚书也是南逃流民,女儿瑞兰失散,而瑞莲自与哥哥失散之后,惶惶不可终日,四处打听,夜晚遇上正为女儿失踪焦头烂额的黄尚书夫妇,各诉不幸,相互安慰,黄氏夫妇见瑞莲可怜,便收留在身边。蒋世隆在寻妹途中,巧遇瑞兰,二人互诉衷情,很快成为夫妻,乱离当中,同病相怜,促成多少奇情异缘。后来黄尚书探知瑞兰下落,派人将女儿强行带回。瑞兰临别赠蒋世隆一件衬衫,瑞兰一家在临安安家,建拜月亭,与瑞莲同宿一室,形同姐妹。黄尚书假说蒋世隆已死。逼瑞兰嫁人,瑞兰不答应。南宋开科考试,蒋世隆来到临安,画《龙会兰池图》题小引,卖给黄尚书,瑞兰见了图画和画上题字,知道世隆未死,二人重又互通音讯,无奈黄尚书家规严厉,二人难得相见。不久蒋世隆一举夺魁,夫妇兄妹大团圆。

  二、刘生觅莲记

  江东刘一春,字熙寰,文武双全。有一回自风巢谷经过,遇一位精通术数的知微翁,赠诗一句“觅莲得新藕,折桂获灵苗”。第二天到塾师赵思智家,见其外甥女,心生爱慕。后来外出游学,被金维贤邀为馆师,又一次遇见这位女子,原来她也是金家亲戚,姓金,名碧莲。刘一春以词语调之,碧莲竟很快用同样办法回应,诗词精美,令刘一春叹服。二人从此来往日密,情又更笃。刘一春画了一幅“爱莲图”,挂在书房,日夜相对,遐思联篇。金维贤的内侄耿汝和,妒忌刘一春才华,见刘生所画之图,猜想其中必有隐情。请刘一春喝了一场,刘醉后吐露真情。正好刘一春父母来信召他回家,汝和常去要挟碧莲,碧莲不理。刘生不久回来,正式请媒人登门求婚,金维贤应允,二人名分敲定。刘生随后应考,金榜题名,又立功边鄙,收苗秀灵为妾,回来后又与碧莲成亲。知微翁所送诗句中“觅莲”、“灵苗”都已应验不爽。

  本篇在《绣谷春容》、《万锦情林》、《花阵绮言》、《燕居笔记》、《风流十传》中也有收录,作者不详。明人卢楠《想当然》、邹逢时《觅莲记》剧均据本篇改编。

  三、寻芳雅集

  元末吴守礼的儿子吴廷璋,字汝玉,号寻芳主人,姿容俊逸,多才多艺。临安城内,在蕴玉巷见墙内有一女子,美艳绝伦,油然心动。托人打听,知道此女子正是父亲的朋友王士龙参将的女儿,名娇鸾,守寡在家,王家还有一女,是妹妹娇凤,尚未婚聘。姐妹二人色艺双全,极为世人称羡。吴廷璋拜见王士龙,以故旧情面,住在他家里。不久王士龙奉命出征,将家眷托付给吴廷璋照应。

  十五月夜,吴廷璋对月抚琴,娇鸾听曲对月,黯然伤神。但相隔一墙,只闻琴声,不见其人,另一边也是,不知知音近在咫尺。廷璋又在手帕上写诗赋词,让婢女春英代为传送。不料为王士龙的妾巫云中途截获,巫云以娇鸾身份作诗酬答,并相约在某时某地。二人成就好事。后来得知廷璋仍然想与娇鸾相通,巫云偏偏从中作梗,让妹妹娇凤来代姐交欢。娇鸾得知巫云为廷璋所宠,独自己青灯孤影,心中妒忌,便着人把巫云遣送回娘家。王士龙战死疆场。弟弟王士彪为吞赵家财产,诬告廷璋,又将娇凤嫁给万户赵应京。廷璋与娇凤一起逃走。同一年,吴廷璋应试高中,入翰林,奉旨娶娇鸾、娇凤姐妹。

  本篇又名《三奇合传》、《浙湖三奇志》、《怀春雅集》。《情史》第十六卷《吴廷璋》篇内容与此相同。《寻芳雅集》与其它几篇中篇小说相比,写性行为的篇幅已大大增多,且往往作细节描写,对后世影响很大。如以下所引,为吴廷璋连克娇鸾、巫云、婢女之后,在娇凤面前遇挫,几番挑弄,都不肯就范:家人俱散,时近二更,生知无碍,即直造凤所。

  凤方坐床晚绣,见生至,且惊且喜,且:“兄久忙,何暇至此?”生曰:“被斥之人,无颜求见。今蒙不醉之德,故来谢耳。”凤曰:“果非妾,兄将不胜甚矣。”生移近风,曰:“曲蘖所酿,不过醉面,至于情意所绊,安能醉心。仆因卿,醉心甚矣,顾及吝不一醒,何耶?”凤曰:“兄果执迷,必欲以情事相尚,则秋蝉,爱婢也,亦颇俊艳,荐以代妾,何如?”生曰:“卿误矣。燕石满囊,不若粒玉之能宝,骀蹄盈厩,何如一骥之可良。病入膏盲肓,心力俱困。若曰荐代如蝉者,虽得不死于卿前,凄凄孑孑,如穷鳞毙翼之所归。意在卿也,岂爱婢哉!”凤意稍解,但默默不语。

  生又进曰:“天下有强奴悍寇,始虽甚恶之,及其输情纳款,匍匐所哀之时,未尝不屈法怜宥。然则仆之于卿,亦可谓输款甚矣,而卿间乐少怜,岂奴寇之不若乎?”凤见生言恳恳,乃曰:“兄意既如此,妾敢固爱?但姑待明夜可也。”生兴正发,即抱住,曰:“仆肠颇短,不能优游以待。且人定回天,何况于子。”乃力推仆枕。凤亦不敢相却,任生解衣。翡翠衾巾,轻试海棠新血;鸳鸯枕上,漫飘桂蕊奇香。情浓任教罗袜之纵横,兴逸那管云鬓之撩乱。生爱凤娇,带笑徐徐;凤怜生病,含羞怯怯。肺腑情倾细舌,不由我香汗沾胸,绞绡春染红妆,难禁他娇声聒耳。从今快梦想之快,自是偿姻缘之债矣。是夜,生为情欲所迷,将五鼓才睡。当旭日红窗,而生凤犹交颈自若。秋蝉恐惧人来,乃揭幔低声曰:“阳台梦尚未醒耶?”生、凤惊觉,整衣而起。

  四、双卿笔记

  平江吴邑有华国文字应奎者,状貌魁梧,天姿敏捷,日诵万言,古今坟典无不历览,举业之外,尤善诗赋。张知府有二女:正卿、顺卿,都巧于刺绣,工琴棋诗赋。国文娶正卿。一日夫妻游园,被父责为不务正业,强令读书,榜中第一。顺卿未婚之夫赵某因考试屡败,抑郁而亡。国文住岳丈家,就与顺卿来往。国文先与顺卿婢有私,然后又共设圈套,里应外合,将顺卿引入国文房内,图谋不轨,被顺卿严词拒绝:若真爱我,择吉日、遣媒人来。后来正卿作媒,二女同嫁一夫。国文高中进士,又入选翰林院。

  五、三妙传(略)

  六、天缘奇遇

  吴中祁羽秋,字子,擅诗词书画。姑姑嫁给都督府参军廉尚,不幸早亡,留下三女玉胜,丽贞,毓秀,都是一流美女。祁生偶遇丽人吴妙娘,遂相通,又跟邻居陆用的老婆山茶勾搭成奸。山茶又把祁生推荐给婆母徐氏。徐氏甚欢,返还青春一般。但不久事发,徐氏羞愧至极,自缢而亡。祁生月下漫步,遇玉香仙子,与她交合,自此精气大增,神采焕然。

  祁生去廉家,看望姑夫及三位表妹。三女之中,祁生看上二女丽贞,夜里弹琴挑逗她。不久,先后与玉胜婢女素兰、丽贞婢女桂红通奸,长姐玉胜怒不可遏,把祁生赶出家门。回家不几天,被仇敌萧鹤捕获,准备诬告偷窃之罪送官府。萧的儿媳金园心肠善良,叫丫环琴娘送饮食,又与祁生幽会,送他逃走。祁生避祸山中,日夜潜心读书,山下以柴户常供应祁生柴米,料其日后必有发达之日,又将女儿道芳许配给祁生。祁生入太学深造,拜别廉尚及其家人,玉胜后悔当年之粗暴,以身许之。

  不久,祁生赴试,中途救下书生陆乔元,一路同行。又遇盗匪,祁生独自逃奔,不巧避入龙庵,为众尼姑淫戏。在尼庵淹留数月,回廉家寻玉胜,而玉胜已他嫁;又与毓秀私通,与丽贞定盟。

  春去秋来,试期又近,祁生赴试中第一,铁木迭儿丞相看中丽贞,想给儿子作妻,廉尚不同意,丞相羞怒,诬廉参军作乱,拿问斩首,女眷全部送进后宫,成为皇室婢女。祁生又赴京考试,中探花。仇家萧鹤父子已死,金园寄食母家。祁生平乱有功,太后赐给他四个宫人为妻,即丽贞、毓秀、晓云,娇元,又收金园入自己内室。祁生官至丞相,娶美女十二人,号香台十二钗。晚年归隐山林,玉香仙子重又现行,赠仙丹,祁生与众女眷服下,一起到终南山修炼。

  此篇又名《奇缘记》,是明代中篇小说中情节、人物最复杂的一篇。后代有传奇《玉香记》、《玉如意记》均据此演义而来。书中祁羽狄才貌出众,得仙人传授,御女不疲,随后频有艳遇,最终做高官,拥美女,功成身退,隐居成仙,这一构思布局,成为后来才子佳人小说的榜样,如《浪史》、《桃花影》、《巫梦缘》、《可花天》、《巫山艳史》等,可见其影响之大。

  七、钟情丽集

  广东琼州人辜略,丰姿儒雅,为士林翘楚,奉父母之命,看望姑母。姑母有孙女黎瑜娘,颜色绝世,辜略春心摇动,写淫诗挑弄她。瑜娘当然知其意图,但囿于礼法,不肯苟且。后来往多了,心生爱慕,又难挡辜略之三番五次调逗,遂以身相许,私订终身。二人来往更频,情事为人发觉。辜生请媒人说和,瑜娘父母勉强答允。但辜生回家之后不久,父亲死去,守孝三年,两年多过去,没有同瑜娘联系。瑜娘父母毁约,另许符氏。瑜娘急不可待,派人急招辜生,私奔他乡。符氏告官,入狱,二年并不悔改,县令终于感其情切,无罪开释,终成眷属。《国色天香》所收七篇中篇小说,艺术成就很高,当时即是传世名作,为多家小说选本选中。总而言之,这些小说有几个共同特点:

  一、文笔优美,语多韵饰,节奏感强,继承唐传奇风格。且其中常有诗词点缀。孙楷第在《日本东京所见小说书目》中说它们是“诗文小说”。

  二、多为“才子佳人”式构思,但此时方兴未艾,不象后世成为滥套。相对此前此后的小说而言,都是大改观。这些小说的命意、构思,乃至文笔,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明代的一些世情小说,甚至可追为此类小说之滥觞,《金瓶梅》显然受它影响。后来此类小说分为二支流:一为专写才子佳人不涉淫秽,鲁迅称之为才子佳人小说或言情小说,另一派为狭邪小说,或艳情小说,这两支分别以《红楼梦》、《金瓶梅》为代表,当然水准之高下有时若霄壤之比,不可同日而语。《国色天香》所收小说,虽然与《如意君传》、《肉蒲团》之类纯粹叙写性交活动的小说有较大区别,但也无非儿女私情,缠绵婉转,后来的小说提到它时都作为诲淫之作。尤其当少年男子情窦初开,读之不免想入非非,而独身少女(妇),阅之难免春思荡漾,而所例举的这类淫书,常有《国色天香》之大名。如《恋情人》第二回中,写卜氏守寡,冰清玉洁,守身如玉,后来读了“一本《天缘奇遇》,是祁羽狄的故事,上面有许多偷情不正经的话。卜氏读了,连饭也不想吃,直看到半夜。思想这风流快活的勾当,好不难过,睡上床去,再睡不着。”后来就引诱秀才王嵩,勾搭成奸。因此,清朝历次禁毁淫词小说,《国色天香》都未有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