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龙会兰池录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吴敬所|发布时间:2014-08-31 12:59:48|

宋南渡,汴郡中都路人蒋生世隆,年弱冠,学行名时,以韩苏自许,凡天下名士,倾赀相结纳。金逃将蒲兴福,拜为异姓兄弟。兴福仇家高琪术虎索之甚急,世隆乃赆别于蒋家村。临行间,以杭笔为约,各有诗赠,具录于此。世隆诗曰:

  水萍相遇自天涯,文武峥嵘兴莫赊。
  仇国有心追季布,蓬门无胆作朱家。
  蛟龙岂是池中物,珠翠终成锦上花。
  此去从伊携手处,相联奎璧耀江华

  兴福诗曰:
  金戈耀日阻生涯,鹏鸟何当比海赊。
  楚王不知伊负国,子胥怎放父冤家。
  情深渊海杯中酒,义重丘山萼上花。
  直到临安桃浪暖,一门朱紫共荣华。

  彼时兴福百口家眷俱没金都,惟兴福寸铁卫身,万夫莫敌,后得投于世隆。时欲归宋,又恐蹈于故辙,乃树跖旗于蕉苇间,变易姓名,人莫知之。虽李妙真亦以敌相遇,横行江上。闲居山寨,每有鸿鹄冲天之想,口记诗词甚多,聊记一、二附览。诗曰:

  九代簪缨显大功,炮花烟散霎时中。
  望门谁信无张俭,窝我公然有祝融。
  鸾凤何堪栖枳棘,蛟龙毕竟动天风。

  又诗曰:
  虎头山寨势威峣,韩白英雄建将标。
  江上老人恩未报,篑中亡命恨难消。
  云关不锁归乡望,星帐犹疑赶早朝。
  何日紫微开泰运,龙泉敛锷赞萧曹。

  时金迫元兵,自中都徙汴。宋边城近汴者,又迫金兵而杭。光州固始黄尚书复家,从众南奔。时复受韩胄命,训稿江淮。家中藏获,一时瓦解。惟复妻暨一女同奔,名曰瑞兰,年方十八,才色冠世。盖初生时,家有杨妃兰,独艳一枝,异香经月。

  尚书执瑞兰之兆,每以椒禁是图,凡有求婚者,而不之允。至是遇难,彷徨草野,女谓母曰:“昔有黄公生二女甚美,诈名丑陋,卒无问者。今乱离中宜用此策。”乃涂抹似癞妇,往来莫有观者,时夜宿荒村,口占诗词,聊记其形迹云:

  天骄肆马下南都,烟火凌空泪寡孤。
  燕雀问巢何处有,鸡豚寻屋旧人无。
  玉颜今信为身累,肉食谁能为国谋?
  安得华夷归一统,太平臣子共三呼。

  世隆新筑精舍,期通万轴以魁天下士,平居自许曰:“大丈夫功名当玉采,事业须韩,范,鹪鹩一枝,何足轩轾!”年已二十,玉犹未种。有妹名瑞莲,丝亦不牵于人,盖其心之所图者大,匪夷所思。今倏遭乱,兄妹相携而遁。夜宿林薄间,诗词甚多,不能尽录,聊记《虞美人》词云:

  生平不误解乡曲,灯下书怀足;老天作忠喷豺狼,万万千千,鼠窜闹彷徨。家山一梦知何处,兄妹泪如雨。何时玉烛再光辉,把我六亲骨肉完璧归。

  又诗曰:
  天步殷忧鬼亦愁,控弦百万出幽州。
  红颜路上啼王嫱,黎首林间聚楚囚。
  当国豪雄心作剑,边城将校血成油。
  何时天地能开泰,南北生灵喜不休。

  金闻元追宋,又防金兵马纵横。大散关上,瑞兰失母,世隆失妹。适宋孟珙、赵方克金兵,人定相寻,莫知去向。瑞兰母,汤思退女,得世隆妹林下,偕往和州,世隆遍寻妹,“莲”“兰”音似,瑞兰闻名,自石窦中出。一见世隆,方知其非母氏。谂询来历,皆逃兵人。世隆见瑞兰有殊色,目送良久,曰:“不意草莱中有此奇怪,信所谓非习而见之者以为神矣。”瑞兰见世隆容声儒雅,亦见其芹泮中人,心其属之。世隆疑其罗敷,语,实乃女子,约为婚姻,乃偕入浙。

  瑞兰徐行,口占一调写怀。世隆闻之,叹曰:“吾只为卿有国色,不意又有天才。千载奇逢,间世之数也。”口占一诗以戏之,瑞兰亦和之。

  瑞兰调云(《虞美人》):

  弓鞋小,径路险崔巍。□竖只应随鹿去,燕孩安可傍鹰飞?事争且相随。乡天杳,惆怅几时归?风打柳腰南北转,雨催花泪长短垂。云散月将辉。

  世隆诗:
  胡马嘶风闹北边,好花散落石崖前。
  喜伊千里来相见,愧我何当任二天。
  琴上未弹凰觅凤,丛中自信雀逢鹰。
  古称乐重亲知己,粉面休须暗泪涟。

  瑞兰诗:
  冒锋肮脏遍山边,触目伤心步不前。
  廊庙无人能捧日,江湖有我亦忧天。
  孤行险径因随虎,鸟入深丝只为鹰。
  回首乡山千万里,罗襟无奈泪涟涟。

  于时世隆瑞兰行向五关,一道坦夷。村居野宿,皆群官族。世隆于瑞兰,但目成影望而已。

  至新安境,星散坠分-世隆独携瑞兰荆山而南。时兴福倚江行劫,路转乌林,钲鼓喧天,旌旗蔽野。瑞兰计无所逃,竟欲自裁。世隆固止之,指匿蔽于树中,独向麾前请命。行三十余步,中间主将则兴福也。倏见间,投戈下拜。各道详曲,且喜且悲。世隆乃向树出瑞兰,兴福执义嫂叔礼见甚恭。瑞兰固请行。世隆乃别曰:“君独不识戴渊耶?”兴福曰:“兄来,则陆机矣。何言期青蝇报市,会于临安。”兴福赆世隆金帛数百,指潇湘镇路最宁。世隆曰:“承教。”遂别就道。

  世隆瑞兰出芝山北路,虽康洞蓬艾森,世隆口占诗词,挑瑞兰野合。瑞兰亦口占拒之。世隆迫于私,有无赖状,兰泣曰:“妾岂不近人情者哉!谑麻赠芍药,胡为至于我耶?”世隆叹曰:“古人谓鸡肋,食则无肉,弃则可惜,正予今日事矣。”兰誓不允,世隆亦喜其执义之是,其时诗词,聊记于此,以为有识者逆志云。

  世隆诗云:
  一枝芍药出天京,板荡谁为万里城。
  杜珏已能擒叛虎,张生安肯放孤莺。
  苍麻帐里花双美,绿草毡中日五更。
  莫待明朝萍水散,人从何处问卿卿。

  瑞兰诗云:
  病脚崎岖死一般,眼眶无尽泪潺潺。
  鸳鸯野合颜何厚,虱在风中骨亦寒。
  我愿愆期游洞府,君休设计斩花关。
  若将再问玉珊事,龙女双班入越山。

  又世隆长短名:
  君不见神女出高唐,暮雨朝云恋楚王。
  西华岳里注生娘,玉钗脱下付刘郎。
  又不见岳阳楼上何仙姑,洞宾醉里戏葫芦。
  十二珠帘花落尽,飞身便过洞庭湖。
  神仙自古尽贪凡,洞府谁能保万全。
  伊人不是贪脂粉,伊人无奈惜芳年。
  可怜薄幸无相爱,有情终不似无情。
  车欲直,马欲横,凤凰不肯笑相鸣。
  早知分薄空相见,曾似当初独自行。
  独自行,安得许多惊。
  独行还得无担累,独行何有心如碎。
  心如碎,人成鬼,人成鬼兮正为谁?
  今朝担带许多难,今朝节节骨生寒。
  梦里不知身是客,茫中还要恋虚欢。
  临安三百里,一望石云间。
  鹤去也,石台闲。
  石台闲,春色缘何得再看。
  天汉汉,路漫漫,安得神翁加撮合,赤绳囊里赤绳缠。
  流水不推自然急,浪头风送载花船。

  瑞兰调云(《朝中措》):
  日色映流霞,手爪乱交加。忆昔当年贵重,今朝错落风沙。红颜薄命,路旁债主,眼下冤家。不谓今宵浪静,钲镗怎样催花。

  还照间,方至潇湘镇。吕文德初为镇尉,一方倚为金城。士民安堵,市肆行商多丛聚其间。世隆住瑞兰于迎芳亭,遴得大邸,乃引瑞兰入邸。邸居镇央,主人则黄思古也。外设行房十余,以待羁旅,内设大厦三所,以承宦族。每所琴棋书画。花木芬芳。世隆喜其清致。

  不吝赁赀。驻足少顷,则有奚僮二人、丫鬟二人,爨汤设酒,奉承澡饮。时瑞兰新浴出,蓬鬓凤姿,分外逼人。世隆迎视欲狂,笑曰:“真所谓天下一女矣。”口占五言诗十二韵赠诸。奉酒间,瑞兰亦占一律以复。至于酒圣酒贤、平原青州,绝不入口。世隆固强诸饮,瑞兰固怯。世隆顿杯起曰:“计欲助海棠春睡耳,岂真以宰革啖宋万耶!”亦不终席而罢。

  世隆诗云:
  主人思古黄,借我一仙房;眼下风尘客,杯中豆蔻汤。掩扉推绣履,倚几脱罗裳。雪貌消浮屠,冰肌觉净凉。琼花开后土,玉树沃云浆。妃子娇无力,胎仪体自香。冲锋疑未允,想象兴何当。浪静登仙锋,烟开下客廊。牡丹新出水,天马暗行疆。对面如千里,描情赖一觞。桃花心未动,柳絮性徒狂。安得何仙子,今宵醉岳阳。

  瑞兰调云(《卖花声》):
  胡马渡银河,闹动干戈。蒙君福荫千万多,此意此情终有报,君莫蹉跎。----送我归乡窠,媒结藤萝。一生缘分属哥哥。要把风花闲地设,这事难呵!

  薄夜灯明,侍婢进安眠酒,世隆怒不沾唇。瑞兰起奉,十分款曲。世隆曰:卿奉酒,乃范弹冠缕耳,岂真情耶?”兰曰:“君勿太诬人。”世隆曰:“非诬卿也,正醉重瞳脱沛公计耳。”兰笑而止。世隆曰:“死者复生,生不愧死,桑林美约,今亡矣夫!”兰曰:“妾非轻诺寡信者,第以义有不可耳。”世隆曰:“何不可?”兰曰:“使君自有妇,罗敷自有夫。”世隆曰:“是何言也。生雀未射而卿关女,又于鼻颈徵之矣。”瑞兰语塞:“将身携重宝,效蔡琰赎。”世隆笑曰:“吾儒家书中金屋车马,等闲事耳,奚重宝为!”兰曰:“书中有女颜如玉,何用妾之弃人?”世隆曰:“国色非书中有也。”瑞兰觇世隆意笃,佯如厕,兔脱东房。世隆忿不自胜,如焚如割,即房窗间谕以一歌。瑞兰亦制一调以宽之。

  世隆歌云:
  生平不识亦风流,偶遇神仙下楚州。
  人眼人间何处是,天然的砾挂心头。
  五关幸脱单于老,乌林又遇孙彪到。
  伊人保护不胜多,担尽千烦与万恼。
  今朝平步入潇湘,拟将云雨遍牙床。
  谁知酒后机心变,翻身逸走入东房。
  东房门户壮秦关,万方挑战尽空还。
  心头悸乱浑如醉,身上慌忙骨自寒。
  呜呼已矣蒋世隆。无限恩情一梦中,
  有缘千里终相逢。人生争似玉人身,
  玉人身上不相离。暮随帐里温香体,
  朝随镜下画蛾眉。当年恩爱欲何如,
  今宵恩爱只如此。弓藏鸟尽竟何言?
  恼杀牡丹花下死。花下死兮奈渠何。
  奈渠何兮无奈何,窗前咫尺天涯远,
  唱破人间薄幸歌。

  瑞兰调云(《水龙吟》):
  强胡百万长驱,边城瓦解人如草。风流才子,桑林绝处,奴家作靠。一路扶持万千,又脱鸟林凶盗。这恩情许大,铭心刻骨,岂甘丢倒。----送我归家下落,把全身从容图报。一枝芍药倍红,百岁春光偕老。看人间野合鸳鸯,羞杀我,君休道。

  世隆曰:“卿欲归家图,不惟刘备宽荆州岁月,亦张仪以商于诳楚耶?”瑞兰曰:“岂敢为是哉。所以归家者,正欲白双亲,备六礼,百岁咸恒,使君得为良士夫,妾不失为相门子女。私自择配,鲁姬所以玷于曾子来也。”世隆闻相门之说,讯其实,方知乃祖丞相黄潜善,乃翁尚书复。沉想良久,虽怜其流落,益自喜其佳遇,则曰:“崔莺非相女耶?自送佳期,至今双美。今娘子所遭之难固大于崔氏,而不念我耶?”兰曰:“崔氏自献其身,乃有尤物之议,卒焉改适郑恒,今以为羞。妾欲归家图报者,正以此患耳。”世隆曰:“卿言乃鹧鸪啼耳。”

  兰曰:“何也?”世隆曰:“行不得哥哥。”兰曰:“无患也,至则行矣。”世隆曰:“决行不得。一至卿家,貅关獒守,因鬼见帝渴睡,莫敢强委命哉!”兰曰哉:妾自有处,何烦君虑。”世隆曰:“彼时亦不得自主也,况重宝名重天下,求之者众,生恐鹿走他人,徒负乔知之绿珠怨耳。”兰曰:“君独不识钟建负我者哉?妾以此言告君,宁不三骰十九色于君耶?”世隆曰:“卿欲季干,恐尚书不楚王何。”

  兰曰:“妾筹之熟矣,保无恙。”世隆曰:“生今涸鱼掉尾,宁待西江水以求活耶?”兰曰:“采叶与自落,迟速无几何。”世隆曰:“巧迟不如拙速,况事急矣,才说姑待明日,亦不可也。”兰曰:“急客缓主人,千日亦须等待,安得荷剑逐蝇耶?”世隆曰:“如卿言,我绝望矣。”遂制《潇湘梦》一词以别之。词曰:

  笳鼓喧天,貔貅无数。玉仙子桑下相逢,再天恳怙。丑豺狼不谙光景,把亲妹丢开忘顾。携手向南行,看一枝好处。万万千千凑补,谁料风平浪静,翻旗覆鼓。罗带壮金汤,又把重门深固。千婉转,万婉转,张目挺身,恁我怎生摆布?何谓当日我如山,何谓今朝我如虎?不念我一途风露,好多辛苦。怀尽了山盟野誓,变尽了云朝雨暮。看世上人间,唯有这个妇人铜肝铁肚。天兮天兮何诉!从今割断虚花债,明月三更,卿也去,我也东走,莫把有情风月,着这无情耽误。再不回头也,有这个冤家,花下都是黄泉路。呜呼!一曲潇湘词,今宵懊恨为谁秦?送卿去也,永作欺人话谱。

  瑞兰闻其词,且惊且喜,推户出曰:“晋国亦仕国也,未闻仕如此其急也。”世隆曰:“既云仕国,君子之难仕,何也?”瑞兰曰:“其如玉盏下地何!”世隆曰:“桑海亦有田时,不必更多说。”搂以就寝。瑞兰曰:“妾尚葳蕤,未堪屑越。愿君智及而行之以仁,幸甚。”世隆曰:“谨领。”方会间,瑞兰半推半就,罗袜含羞卸,银灯带笑吹。再三叮咛,千万护持。翡翠衾中,桃花浪转,支左吾右,几不能胜。腰倦鬓松,扶而不起,仔细温存而已。顷之,渐入佳境。妙自天然,假非人间有者。虽兰桥、巫峡、芙蓉城之遇,殆未能加于此。信是一刻千金,只恐春宵不永者矣。云收雨霁,瑞兰以妖娘渍者指示世隆,曰:“不意道旁一骊龙珠为君摘碎,败麟残甲,万勿弃置。”世隆曰:“千里马骨犹值五百金,况真千里马者哉!勿虑。”时世隆遇异心忙,仿佛如梦。顷之,乃其真也,又皇皇然,而有所求。瑞兰将坚晋鄙,但平符既窃,铁锥又至,一夜花城,兵将折冲,似不能支。时有口占诗词甚多,聊记一二,以表龙会兰池之行实云。

  世隆诗云:
  生平不省入花关,倏到花关骨尽寒;
  焚玉谩夸游楚峡,巫神今夜下巫山。
  帕污未破红梅子,被暖能言白牡丹。
  寄语载花船上客,后滩风浪易前难。

  瑞兰诗云:
  生平不省出堂阶,草昧叨逢蒋秀才。
  明月几曾厢下待,好花却就路旁开。
  山盟应许藏金匮,春兴犹疑窃玉钗。
  为道葳蕤浑未惯,春风消息谩重来。

  世隆诗曰:
  冒尽风波上钓台,夜光珠里蚌初开。
  扪心难舍天然色,信口方知不世才。
  窗下只惊花下死,枕中宜向月中来。
  夜深不是贪重饵,冒尽风波上钓台。

  瑞兰和云:
  今宵不负望英台,架上蔷薇带血开。
  愧我本无倾国色,喜君真有冠天才。
  金沙江里风初过,云梦山间雨又来。
  一路花筹都算尽,今宵不负望英台。

  世隆会真三十韵:
  仙子生光国,胡囚出北畿。
  山村逃猾虏,桑野拜新知。
  张珙扶崔女,钟郎负楚姬。
  心明非是伴,事迫且相随。
  鸳鸯羞苟合,鹬蚌苦相持。
  结草恩何在,看花愿已违。
  更猜韩信走,又虑相公追。
  函谷关虽固,金牛路上低。
  窗前伸郁抑,几上闷踌躇。
  拟断华歆席,笑开杨素扉。
  罗裆含愧卸,银烛趁慌吹。
  神女初登峡,天孙懒上机。
  花心红杏小,遍体白鹅肥。
  怕杀江风恶,叮咛舟楫迟。
  莺衔珠串起,风转鬓云欹。
  懒散娇无力,分明忍皱眉。
  细餐甘榄味,剥落鸡头皮。
  鏖战浑如梦,绸缪肉似泥。
  疑成连理骨,化作一团坯。
  忘却谁为我,何知我有伊。
  欢娱难口说,妙处自心知。
  云雨重重报,阳春点点迷。
  会真何日了,万古话佳期。

  世隆会瑞兰后,日夜衽席花酒。瑞兰每以晋侯六疾戒世隆。世隆曰:“我自乐此,不为疲也。”瑞兰曰:“世岂有酒色交攻而不败者乎?尝有诗云:‘鸟低山木,犹巢其颠;鱼浅渊泉,又定其窟。’”又曰:“握月担风,罔思后日;迷花乱酒,取足今时。”又有云:“酒后人为席,不顾千金之体;花中日作宵,恐孤百岁之期。”又曰:“两斧伐孤树,君自为之;钩月带三星,吾不忍也。”启词骈骊,多有不述。世隆虽奇其才而重其心,但惑溺已深,撷取倍于他日。尝有芳咏甚多,聊记其略,以彰意云。

  世隆短篇:
  天若不爱色,星宿无牛女。
  地若不爱色,木无连理枝。
  天地都爱色,吾人当何如。
  古称花似色,将花一论之。
  惜花须起早,谁肯看花迟?
  折花须折蕊,谁肯恋空枝?
  花色有时尽,人有年老时,
  及时爱花色,莫待过时悲。

  世隆诗词意虽陋,亦风月家所有。瑞兰见之,忸怩曰:“如君诗见天下,妾之名节扫地矣。不但妾羞,亦天下妇人羞。”世隆曰:“玉真夜半私语,崔莺二十年前晓寺,亦谁为之?”瑞兰曰:“崔莺二十年前乃自陈之,其羞郎之心犹在。若玉真夜半私语,乃好事者笔力,何以为玉真羞?”乃相携拜月于东庭。世隆顾谓瑞兰曰:“月白风清,如此良夜何。”因会王亭,遂拟亭日“拜月”,制《拜月亭赋》及《花房十咏》于此云。

  拜月亭赋:
  腊月既望,蒋子游于潇湘之亭,天光如昼,万籁无声。博山香炽,银烛初明,栏杆十二,花稍倒影。百卉春芳,淡风暗随。方俯仰间,有一异人,降之于庭。裳裳缥缈,残妆不整,微笑春生,莲步散行。似非尘寰惯见,不预花木储精,艳夺瑶池之王母,羞坏座上之飞琼。心通麻饭,情重蓉城,思而难得,疑而后惊。恍惚少定,乃前拜曰:‘昔庄周梦为蝴蝶,初不知孰为庄周,孰为蝴蝶。予今见异人于庭,初不知孰为异人,孰为嫦娥。是知嫦娥者,天之异人也;异人者,地之嫦娥也。庄周以梦子以真,但为云阶下拜,而不俟于西厢待矣。’乐甚,把酒为之一问曰:‘予言何如?’异人曰:‘然。’乃相与歌曰:‘异人非我兮,谁为之夫?我非异人兮,谁为之妇?今宵非月兮,谁为之媒?天为幄兮地为茵,风前一枕,月其主之,何必再问于绳丝之老人?’

  春宵十咏:
  少年红粉共风流,锦帐春宵恋不休;
  兴魄罔知来客馆,狂魂疑似入仙舟。
  脸红暗染胭脂汗,面白误污粉黛油;
  一倒一颠眠不得,鸡声唱破五更秋。

  其二曰:
  对垒牙床起战戈,两身合一暗推磨。
  采花戏喋吮花髓,恋蜜狂蜂隐蜜窠。
  粉汗身中干又温,云鬟枕上起犹作。
  此缘此乐真无比,独步风流第一科。

  其三曰:
  梅花帐里笑相从,兴逸难当屡折冲。
  百媚生春魂自乱,三峰剪彩骨都融。
  情超楚王朝云梦,乐过飞琼晓露踪。
  当恋不甘纤刻断,鸡声漫唱五更钟。

  其四曰:
  二八娇娆冰月精,道旁不吝好风情。
  花心柔软春含露,柳骨葳蕤夜宿莺。
  枕上云收双困倦,梦中蝶锁几纵横。
  何缘天借人方便,平露为凉六七更。

  其五曰:
  如此风流兴莫支,好花含笑雨淋漓。
  心慌枕上颦西子,体倦床中洗禄儿。
  妙处不容言语状,娇时偏向眼眉知。
  何须再道中间事,连理枝头连理枝。

  其六曰:
  邸深人静快春宵,心絮纷纷骨尽消。
  花吐曾将化蕊破,柳垂复把柳枝摇。
  金枪鏖战三千阵,银烛光临七八娇。
  不碍两身肌骨阻,更祛一卷去云桥。

  其七曰:
  仙子娇娆骨肉均,芳心共醉碧罗茵。
  情真既肇桃源会,妙促西施柳叶颦。
  洞里泉生方寸地,花间蝶恋一团春。
  分明汝我难分辨,天赐人间吻合人。

  其八曰:
  花兵月阵暗交攻,久惯营城一路通。
  白雪消时还有白,红花落尽更无红。
  寸心独晓泉流下,万乐谁知火热中。
  信是将军多便益,起来却是五更钟。

  其九曰:
  两身香汗暗沾濡,阵阵春风透玉壶。
  乐处疏通迎刃剑,摭机流转走盘珠。
  褥中推枕真如醉,酒后添杯争似无。
  一点花心消灭尽,文君谩讶瘦相如。

  其十曰:
  暗芳驱迫兴难禁,洞口阳春浅复深。
  绿树带风翻翠浪,红花冒雨透芳心。
  几番枕上联双玉,寸刻闱中当万金。
  尔我谩言贪此乐,神仙到此也生淫。

  世隆色度太过,汞铅戕而荣卫枯,病几不振。瑞兰惊悸。明有镇山庙海神甚灵,瑞兰将命奚童祷。世隆虽病,语瑞兰曰:“世岂有祷于神而不死者乎?盖今之神,古之人。神尝不能自宥其死,况能宥其死于人乎?”瑞兰曰:“何以见之?”世隆曰:“予尝稽董狐《搜神鬼记》,释迦乃维摩王子。观音,妙庄王女。达摩至卢能,托芦传钵六叶,卒于汉溪。佛祖则宜春县人,曰即肃。老君则楚县人,曰李耳。张真人道陵,乃汉张良后。许真人逊,晋零陵令。

  吴真人猛,时真人奇,皆晋时人。天王封于唐太宗征高丽间。福神蒋子死于钟山下。唐葛周三将军,周宣王时人。赵玄坛名公明,秦始皇时高士。关公羽封义勇武安王,始于宋道君。

  茅君匡裕,庐山法祖。钟馗受享,自玄宗一梦。万回国公,又张家子。灶神张单,厕神何丽卿,户神彭质、彭君、彭矫。虐神,颛顼三太子。厉神曰伯张,隋朝乃见。火回禄,水玄冥,备存左氏。卿何苦而惑之?”瑞兰曰:“祷禳古有之,子产亦公孙泄良止,而郑人安况病一人耶?”

  世隆曰:“左氏所以为诬也。夫海神广利广德,又有曰天妃敕封护国庇民,而强盗海中,专借其力于舟楫风波之中,顾乃受其享献,乐其金帛,纵盗害民,其可胜记!信神明之最灵者莫如海神,既不能灵于海盗,顾能灵于我耶?卿勿复言”瑞兰曰:“痊病有贰道,巫与医而已,君其欲医乎?”世隆喜而从之,得折肱家而克济。但世隆病中每念于花月,兰以死拒,乃止,尝稽其医中诗咏一二,以备玩焉。

  药名诗曰:
  血蝎天雄紫石英,前胡巴戟指南星。
  相思子也忘知母,虞美人兮幸寄生。
  莺宿全朝当白芷,马牙何日熟黄精。
  蛇床蝉腿渐阳起,芎药枝头万斛情。

  药方诗曰:
  国老不能和百药,将军无计扫余殃。
  黄连何为连身苦,龙骨应知骨自香。
  吐露清愁情已阙,金花在目兴应忙。
  蛇床独活相思子,此德当归续命汤。

  世隆病渐痊。主人思古邀梨园子弟侑贺于西阁。世隆起见,笑曰:“此顽童也,生所羞比。”思古曰:“何谓顽童?”世隆曰:“具载三风十愆中。”思古意犹未解。世隆具以晋姜男破老,汉弄儿来梦儿,太子承乾事告。思古乃出净酒奉喜。席罢,瑞兰曰:“妾闻黄公媪言,地中病者,非傀儡侑神,则有梨园子弟,舍是则病后有变。”

  世隆曰:“傀儡制自师涓,以怒纣,陈孺子窃之以助汉,何为祸?何为福?况梨园所演,一皆虚诞。蔡伯喈孝感鹤鸟,指为无亲;赵朔亡而谓借代于酒坚,韩厥立赵后而为伏剑于后宰门,晋灵公命獒犬、张弥以杀赵盾,乃归之屠氏,膳夫蒸熊掌不熟,断其手指,以人掌代熊掌。男人莫看《西厢》,女人莫看《东墙》,固以元稹之薄,秀英之陋,然始终苟合,亦非实事,陈湘受月梅写帕之投,终为夫妇。郭华吞月英绣鞋之污,卒几于死,或冒为《玉匣》。萧氏之夫本汉娄敬,诈曰文龙。刘智远之祖本于沙陀,诈曰汉裔。以苏秦之游说,云长之忠义,寇准之于舜英,蒙正之于千金,皆非所演,中体能从其侑贺,只自诬耳,又岂可允从之哉?”瑞兰曰:“非兄熟于故典,何以到此。”乃相携出于邸楼门。楼亦佳境,四窗天设图画,帘泊燕莺,日供弦管,人如在华胥中。世隆强瑞兰立会,兰曰:“白龙鱼渚乌乎可?”世隆曰:“楚王兰台景也,何妨。”时有口占一律,以示意云。

  世隆诗曰:
  神仙自古好楼居,楼上风流更有余。
  柳骨经霜争似旧,花心冒雨谩如初。
  洞宾破橘描飞鹤,妃子沉香引醉鱼。
  昨夜星家应骇月,女牛出局会天墟。

  世隆楼会后,又犯阴阳。瑞兰曰:“大丈夫何不自拔至是耶?”世隆曰:“其如花神迫人何?”瑞兰曰:“妾无赖之过也。愿君千万珍重。”时乌鸦日噪,兰心惊有大故。世隆曰:“王梅溪谓鸦为忠臣,东方朔占鸦吉多凶少。卿非夷隶治,何以识其音,顾亦惊之若是耶?”兰曰:“不但此也,妾亦多异梦。”世隆曰:“从心莫如梦,卿心予病故耳。”瑞兰曰:“梦关人者大。鹤九其龄,羊存其身,射月炊臼,朱箜先进第十一,皆以梦得之。妾梦异,必有异事,非关君病而已。”

  方议论间,床帏忽然自裂,瑞兰泣下。世隆曰:“变怪亦不足深信,犬作人言,猿代婢爨,鼠谈客死,杯酒化血,鼓出于庭,未闻竟为凶也。”瑞兰曰:“君徒以大口诬人耳。妾自保一死足矣。”潸然而泪。世隆曰:“卿勿忧,我以未病卜之。”时甲寅已卜,得泽水困卦,甲应已体,犯三刑五位,卯才逢劫,子地合父,入空腾蛇,又临应动。世隆始惧,曰:“非我绝子,子将绝我矣。”乃作诗禳之。

  世隆诗曰:
  乾坤丕泰万济屯,已过师中尚旅尘。
  未济当时成既济,同人何日见家人。
  腾蛇直应妻逢劫,驿马临时父合身。
  只喜眼前些少好,阴将阳掩不胜春。

  瑞兰曰:“如君诗,是亦李崔州寇莱州渡海谶矣。”

  言未几,闻庭外声,瑞兰出觇帘下,则一鹦鹆栖庭桧,隶役纷纷呼引不归。鹦鹆见瑞兰,飞入叩头呼曰:“玉娘子万福。”——盖鹦鹆乃尚书向使虏得之,养十余年,名曰飞郎。有古徐丞相比归,隶役欲入取,飞郎归驿报尚书曰:“瑞兰娘子在那大屋间。”尚书命庶男留儿跟往。——盖留儿乃尚书侍婢所生,母弃乱中而留其儿,因名曰留儿——一至黄公店,见瑞兰于廊右,相持而泣,从者又达尚书来,父子相见,哀恻过甚。世隆闻之,曰:“怪今至矣,奈何!”尚书询其因,瑞兰陈之至”寄身世隆”处,尚书怅然曰:“坏我杨妃兰矣!”敕令同归,瑞兰曰:“桃花犬犹不忘主,蛩蛩巨虚,何曾负汝?况瑞兰以人名,可以鸟喙耶?”尚书曰:“尔忘父母,则枭獍矣,其罪尤大。”

  瑞兰曰:“前日瑞兰,则父母之子,今日瑞兰,则世隆之妻,本匏蚕女,从夫妇耶,抑从父母耶?”尚书曰:“汝忘大史,而弃后氏耶?”瑞兰曰:“后氏私法章于家,罪在后氏。瑞兰以世隆为钟建,时无昭王,私作乐尹,罪固不专在于瑞兰。”尚书曰:“父一而已,汝独不念蔡仲耶。”复又曰:“汝不行,我将以沉香母待汝矣。”兰泣曰:“傅殷为龙女传书,洞庭君尤高其义,恳为婚姻,况人扶瑞兰于难,今又卧病于床,使瑞兰遽从父归,令人饮恨九泉,瑞兰安忍为之!”尚书亦怜之,乃令引出。

  瑞兰入,谓世隆曰:“妾知有今日事久矣,徒君不入人言耳。”时世隆病残骨立,瑞兰扶出,祝曰:“举棋不定,弗胜其偶,君尚扪虱对桓温,勿视其巍巍然,否则乐昌镜破矣。”世隆曰:“我今无能为也。但以卿为泰山耳。”出见尚书,不能自立坐,仆于东坡椅上。尚书怒曰:“岂以碧纱笼中乘龙耶?”瑞兰曰:“吕蒙正亦以渴睡汉受欺,状元天下将何如?”尚书曰:“不必言,世岂有此人能乘风破万里浪乎?”瑞兰曰:“古称美人者,汉李夫人,犹曰‘吾病久色衰’,今世隆色因病耳。愿尚书且效平原君,以毛遂备数。”尚书怒,世隆起而入。

  尚书随拘黄思古家长幼立阶下,欲为打鸭惊鸳鸯计。思古举家惊怖,因劝分异者,瑞兰久之乃诈入整妆,赠世隆以半衫,曰:“此浣火也,来日以此为约。”盘桓顾盼,不忍倏离。尚书立迫,瑞兰忿恨气绝。尚书命留儿扶之,登车而去。其时相别诗调,亦有可怜者,具录于此。

  瑞兰调《一剪梅》云:
  潇湘店外鬼来呵,愁杀哥哥,闷杀哥哥。伊人自作扑灯蛾,去了哥哥,弃了哥哥。把头相向泪悬河,怎舍哥哥,漫舍哥哥。此归花案不差讹,生属哥哥,死属哥哥。

  世隆调《望江南》云:
  堪愁处,风急力难支。司马只惊消渴死,文君谩唱别离词。愁泪遍胭脂。----扶头起,祝付莫相疑。于宁无相会日,张仪还有可言时,欲去仍踌蹰。

  瑞兰乐府云:
  泪潺潺,愁破肝。别君易兮见君难。见君何处是,除在梦魂间。呜乎命薄兮瑞兰!

  世隆乐府云:
  云白兮山青,篪响兮人行。云雨山兮还相见,我与卿兮从此分程。卿卿兮,未知何日见卿卿。

  瑞兰至水站,尚书用苏合丸疗苏。

  世隆病床间,得思古家老少扶持。又镇有豪士仇万顷、杨邦才等数人,重其斯文,常交互相慰。又有陈自文者,素以风情谕世隆,曰:“以子之才,承事赵孟,必得近幸,岂专为彼一人哉?”世隆曰:“佳人难再得,况遇知己之至耶!”自文曰:“妇人太美者必有大恶,贺太后以女人能悟之,况足下豪杰男子耶?”世隆曰:“如先生所言,则以世隆为季益矣。其如崔小士何!”自文曰:“君以花为癖矣,希再保重,焉知玉箫不再合耶?”世隆曰:“但看将来有昆仑奴耳。否则王宫又梵矣。”自文辈归,世隆为夜坐不寐者,一夜口占诗词甚多,聊记其可采者,以见新别之愁态云。

  世隆诗云:
  昨夜床中妇对夫,床中今夜独夫孤。
  羡鱼不懈空张网,失兔为因误宁株。
  念我有心逢得意,笑伊无眼识相如。
  于今病骨增愁恨,一曲西风子夜啼。

  又云:
  昨夜床中万斛情,床中今夜万愁生。
  为谁陷入颠狂夜,被鬼迷来惑溺坑。
  我亦忍遭胯下辱,伊终难拔眼前钉。
  于今独坐潇潇闷,一曲相思夜五更。

  尚书至临安,夫人已先至官邸数月矣。相见间,悲喜交集,一家爱恋,皆辐辏庭间。瑞兰见夫人,哀不自胜。有顷,夫人以瑞莲事语尚书,呼出见间,一如家人礼。瑞兰私以世隆事白母,夫人亦乘间语及,尚书曰:“我岂老耄者哉?使有封伦,我亦能扬公寿矣。”夫人曰:“贾香偷韩寿,奈何?”尚书曰:“张贺家五嫁者,犹为宰相妻也,无妨。”夫人曰:闻世隆有司马一题地,尚书何吝卓王孙?况瑞兰尝曰:‘父不姚雄,我当封发矣’”尚书曰:“决不以隋珠弹雀也。此后勿复陈。”

  夫人觇尚书意笃,日又求婚者甚毛,亦令易志。瑞兰不允,每以稿砧在辞。因思潇湘旧迹,乃以一亭改匾曰《拜月》,祈以誓心香而存世隆也。尝有拜月诗咏甚多,聊记一、二,以表瑞兰冰霜之守云。

  瑞兰诗曰:
  亭前拜月夜黄昏,暗想当年欲断魂。
  娄敬不来几十载,肖娘自负万千春。
  伊如有分应逢我,我亦何心再望人。
  自古玉英终不嫁,几曾误作百年身。

  又云:
  亭前独拜泪汪汪,说到心头只身伤。
  念我一家都美颜,为谁千里独凄凉。
  画眉风月今何在,结发江山事已荒。
  问道云间归北雁,无双消息寄何乡?

  时当首岁,仇万顷辈诣世隆,效文琰击钵。世隆曰:“诸兄才捷不让古十石矣,生何敢复梦得自待?”万顷曰:“生虽千钱售三十文,不待磨墨停笔。但今海内士与元白争锋者,唯卿一人而已。何辞为?”世隆曰:“诗因名美,名因诗显,愧生二者俱未。”万顷曰:“何以言之?”世隆曰:“晋张率作诗,李纳每以为不足,率后诈作沈约制,则纳字字称佳。信诗不因名而显乎?近有龙太初,诗学高迈,诣王荆公谈诗,郭公父犹谓之,及咏‘鸟去风平篆,朝来日射星’之句,王、郭始不敢谓秦无人,龙生因以显名天下。”

  万顷曰:“不但张率受侮,文士皆相轻。王荆公咏菊,且有以‘不似春花落”鄙之者。苏东坡久府,亦有以制词如诗鄙之者。诗果以名显乎否也?蔡确因甑山诗被贬,孟浩然以‘不才明主弃’一句见恶,至于‘枫落吴江冷’,又为吴累。诗其能至患害者有之,况于名乎!”世隆曰:“王、蔡公,今人亦能知之,则亦以名显也。”万顷曰:“兄此议论,尤出人意表。”因对五辛,醉咏而别。世隆思瑞兰意笃,制《送愁文》并诗咏,具录于此。

  送愁文云:
  八年除夕,蒋氏子馆予于潇湘。五辛宴罢,落落皇皇,无以为怀,客语予曰:‘良辰不再,子独怏然,无乃为愁鬼所绊乎?’予曰:‘愁,信有鬼乎?’客曰:‘有之。妖不自作,由人而兴。三思重色而花妖至,崇韬喜淫而虎祟生。古人自寡其妖者亦多。’予曰:‘如此奇妖,计将安去?’客曰:‘禳之而已。昔子产息良消之怪,尧佐祭游弈之神,至诚所钟,自足以歆之。’予信客言,遂束刍灵,祭诸门外,殷勤至恳,盖将草雉禽拿,人其人而去之也。禳毕,闭门就席,愁鬼忽又在左右间,令予心碎,令予肠断,令予泪倾,令予魂消,令予如有求而弗得。予始愕然叹曰:‘客其欺我者也!愁鬼可禳,何其我愁之尚在耶?’鬼曰;‘君不必咎客也,但当自咎耳。鬼有曰风流,曰愁闷,二者常相表里,不可遽逐。’

  予倾听之,矍矍方惊,鸣竹爆,出桃符,焚紫盆,鬼笑自如;又将起,将赵钟茶垒而啖之,鬼笑愈加。予始曰:‘鬼何笑我为哉?’鬼徐徐而言曰:‘风流之鬼,唯恐其不来;愁怨之鬼,人恐其不去。幽于偏见,罔达于相倚之机,此其为我笑也。’予闻言有趣,拱手而问曰:‘愚不能进,愿安承教。’鬼曰:‘居,吾语汝。天下古今,忧喜同根,福兮祸所伏,老子之言,乐极必成哀,陶妻识之。子既恋于风流,则风流之中便有愁。两鬼相依,步不容离,世岂有风流而不愁者哉!君今特欲去我,而不知风流之鬼所当先。是犹日行怕影,影愈随。孰若先风而去,以为投阴灭影计耶?否则,虽效韩公之祭五穷,柳子之骂三尸,亦无益于事矣。予扪心而思曰,风浪者,吾终身之裘葛膏粱也,岂能去哉?况我二人不但入子之心,且入子之膏肓也,更迭相寻,何有终期?’言讫,倏然草蒿,如风如雨,鬼则飘然而不可知,特剩其愁以遗予。予不得已,就灯对酒,为消此愁,成千万分中之一、二。

  柳梢青调云:
  楚岐云收,西厢月暗,竹瀑飞声,玉友归程罗衾泪滴,绣枕魂惊花中永中膏肓,起来对坐谁适情?半盏孤灯,几杯浓酒,一柳梢青。

  又诗曰:
  玉人别后阻关山,心碎黄昏独倚栏。
  柏柿曾看鞭橘荔,杉羊反悟宝鞍。
  油干盏里心还在,炭热炉中骨自寒。
  何日神仙偏爱我,红消春色出熬垣。

  又云:
  病损公然骨似柴,飞琼分薄阻云阶。
  色摊门外驱犹在,愁鬼心头去复来。
  一盏梅花空见色,两盘烛泪自成堆。
  何时借起神磨勒,深院蔷薇赶夜开。

  一日,瑞兰、瑞莲相携游亭,瑞兰心切世隆,神思恍如有失,言语问答,多不自持。瑞莲疑其私,辞归,兰许之。莲匿于太湖石后,觇其来者何人。久之无踪。但见瑞兰长噫洒泪曰:“天曰君而已。”莲往讯其实,兰怒曰:“我身即汝,敢相诬耶?”瑞莲以欢言谢,乃辞归,匿于前所。瑞兰意瑞莲之果于归。兰焚香祝天“保佑蒋生出”。未几,刺背曰:“莲得闻矣。同室兄弟,何相瞒之甚耶?言通无患。”瑞兰泣而不言。良久,诵一词以答。聊记于此。

  词曰:
  妹氏何如致我,我有许多不可。忆昔旧情人,泪沾巾。望断潇湘,那里病损相如痊未?要说许阑珊口难开。

  瑞兰语及蒋生世隆,中都路人,瑞莲亦泣下。瑞兰疑其前人,骇愕者久之。核实,乃兄妹。因道病别时事,相对涕泣。有顷,尚书召瑞兰曰:“来使云潇湘人亡矣。子当从婚。”盖尚书立计,间其易志也。瑞兰号泣仆地。瑞莲闻之亦然。尚书夫人方知其为瑞莲兄。数日间,瑞兰穿素,朝夕私奠,遣仆僮永安持牲文祭于黄公家。至,则世隆在坐,与友人陈自文联笑。

  永安具以情告。世隆执文读之,笑曰:“一死一生,乃见真情。世隆死者复生,娘子生不愧死矣。美节成双,不可及也。”瑞兰方知尚书作良平计也。但其祭文贞心义气,秋霜烈日,世隆友人多瞻视之。

  祭文云:
  维某年某月某日,弃人瑞兰黄氏,谨以牲醴,哀奠于义夫蒋生世隆之灵曰:“呜呼伤哉!妾别君时,自以死生君矣。所以不死者,亦为君一块肉在耳,讵意君先弃妾耶!妾遭草昧,荷君更生,心固不让于钟建之负季芈,力尤不忝于元稹之负崔莺。殆将一生永赖,百岁偕欢,孟光之案可以举,桓公之车可以挽,袁芦之妆台可以下。昊天不吊,竖鸟为妖,日月居诸,彩鸾分道,固吾父之见疏贾老,亦吾君之分薄韩郎。但血誓之未坚,而心香之犹在。玉箫再合,特托诸天;金镜重完,委之乎命。白璧不须于来客,红绳终结于老人。讵又变生分外,报入帏中,欢声未续而哀声之辄举,暂别已难而永别之何当。意者将主长白而起有妆欤?
  将室瑶芳而堂番雨欤?抑将袭渊商而修文泉府欤?胡为还造化之速,一至于是耶?呜呼天兮!

  云胡不灵!妾生有此,不如无生。伤君者妾,伤妾者谁?伤妾所以伤君,伤君亦以伤妾。一则伤君之春秋方盛,一则伤妾之身事何依;一则伤君之文翰未酬,一则伤妾之良偶空期;一则伤君之旅魂飘飘,一则伤妾之躯命亦无几。更有可伤者,尤在于我君盖棺之时,口难禁而目不瞑,身虽寒而心尚在,魄虽散而冤魂犹未消。况唳鹤啼猿,付诸行客;村醪野饭,孰为主人?仆雁凶鱼,偶托奚童而到我焉耳。东方杳矣,梦萆何求?麻姑逝矣,魂香何收?赵十四君已矣,血泪传衣之悃,何以绸缪?愁城坚锁,闷海难消;束刍人遗,扬粉天遥。君其有知乎?则妾身犹有所伸;君其无知乎?则安心止于自怜。但英雄精气通于山岳,豪烈神光贯乎云霄。观之郑良止之作厉,杨子文之作福,桑维翰之作仇,可觇君其必有知也已。君兮有知,则断臂之贞心,割鼻之义胆,坠楼赴水之方骸烈骨,妾敢自恃,而君亦可自慰于九泉之下矣。洒泪拜辞,濡鸡示曲。倘洋洋如在于艾蒿之余,勿吝生前之我爱者于我乎一歆。呜呼!天兮人也,奈何!奈何!

  时宋设文武科,罗网异才,兴福诣潇湘,邀世隆俱往临安。世隆途想瑞兰,弗胜愁闷。兴福觇其意,多方安慰,尝曰:“弟至京师,愿为押衙。”世隆曰:“非章台其人也。”兴福曰:“彼自延赏耳,兄何不韦皋自待?”世隆亦稍弭,住寓临安东南街。

  值花朝,士多花会,世隆乃写一轴兰,上有青龙栖而不得之状,标额曰“龙会兰池图”,仍题一小引云:“龙襟四海衽五湖,车驾八方云南顾,乃欲栖兰焉,何哉?或以兰有似于神潭五花欤?亦有似于天台红叶欤?胡为欲栖之如是耶?予尝观之《易》矣,乾系龙,同人释以兰。夫同人乾居上,离居下,独以兰显而不及于龙焉,盖亦离为之累耳。然龙者天下之灵物也,其世隐;兰者天下之瑞物也,其世显。惟其隐,故隐,故能人于兰之瑞;惟其显,故能藏于龙之神。龙会兰池,信取诸此而已。呜呼兰兮,龙病久矣,时无孙真人,谁与谋!”图成,令人鬻诸尚书家人永安,倩人置诸兰轩右。偶值瑞兰散游一玩,读至小引“人兰之瑞”“藏龙之神”,乃知世隆手段,及至“兰兮龙病”处,噫嗟良久,曰:“龙兮来矣。”乃延乳母张氏入,示以情素,给金数颗,赎浣火衣,仍附书一章。

  瑞兰书曰:
  奉观图引,玉琢金雕,有天然之巧;神态仙模,无尘俗之累,非天下大英雄不能及此。寅惟潇湘别后,暮鼓夜钟,暗增怀抱;霜天晓月,徒起相思。一日三秋,废诗于座右;千回万转,骇元集乎龛间。加以加多孙秀,每慕绿珠之美;人似敏中,尤图柴氏之婚。月道东西,孟氏嗟陈郎而未还;花墙内处,秀英慨文举以何归。愁妖闷鬼,后先牵绊;别经离凶,日夜夹攻。心思纷纷,未知死所也。但封发之心,一生莫改;露筋之节,至死犹坚。齐瑟虽工,谩变好竿之想;曾珠最曲,惟储巧线之来。既而蜀关天险,假金牛以通路;乌国海遥,从社燕以归轩。事关美吻,可卜玉箫之再合;意气投欢,停看鸾凤之双飞。伏愿移花月案于度外,济风云事于眼前。鲲离海峤,远接吕臻之风;鹏入天池,近载仁祖之恩。则古之卢诣,安得专美;今之薛氏,亦敢有芳矣。匆匆寄意,赐宥为情;东风多厉,千万自珍。勿以妾为深念,不胜仰至。

  张氏至世隆客寓,先以求浣火衣为词,世隆曰:“郑服不衷,为身之灾。寒儒悬鹑者也,焉有此?”张氏以“出自小姐”为言,世隆诈曰:“秦白狐裘,狗盗矣。”张氏曰:“君勿犹豫,妾乃是小姐命使也。”乃示以金。世隆曰:“中流失楫,一瓠千金,娘子去矣,赖此为镜中人,何金赎为?”张氏曰:“媪乃娘子之私人,娘子乃君之私人,人不同而私同。君若怀异,则水母无虾,终身不获词以私矣。”世隆理其词,出衣授之。张氏乃以书献。世隆玩之,喜跃欲狂,乃制书一章并诗二律,付之以归。

  世隆书曰:
  寅惟娘子琼枝瑶叶,名重于九棘三槐;国色天姿,骄出乎十洲三岛。假使狼烟不起,南北庆丰亨之盛;鸟道无虞,官氏安豫大之休;则娘子虎豹开岩,鬼神莫得瞰其状;鳞鸿路绝,奸雄安得进其私?昊天不吊,边防为之失守;日月居诸,士女以之逭生。丑人世隆,尘缘有在,千里相逢于道左;国步多艰,一旬方稳于杭中。杯酒论私,几至楚弓之失;春词告绝,方成赵璧之归。凤舞鸾颠,恍若从天而下;花盟月誓,端然非人所能。讵意金橘多酸,夙起曹郎之恨;野禽唱祸,迭来韩虎之凶。无可奈何,花已落去,曾似相识,燕不来归。一日三秋,益重相如之病;寸心万里,徒增荀灿之愁。与其失诸于今,孰若无得于前;与其易于别,孰若难于遇!世隆念此,淹然无复人间意。但飘瓠约在,终结神州之会;蚕女心存,竟完桑府之恩。柳毅义人,龙女之婚不改;钟郎负我,羊娘之存犹在。倘乐昌之镜终破,而元稹之诗亦空题矣,则亦命也,数也,卿之薄也。天兮人兮,龙其奈何!兹者驿使既通,而赤绳之结可偶,涸鱼在辙,而江水之恩何迟。伏愿蓝桥夜月,适载裴航之遇;巫峡明云,速承神女之欢。桃源麻饭,华岳玉钗,瑶台之晓露,早与神仙共脱尘累。无任霓看聿仰之至。

  诗曰:
  潇湘店里凤双飞,天造妖风翼已垂。
  一片芳心千片碎,十分花债九分移。
  梦中岂悟身为客,醉后还将月想伊。
  星友今朝通露阁,玉人谩唱误佳期。

  又诗:
  一道盘桓恋子都,谁知病里散葫芦;
  卿家富贵今如旧,我处风流绝已无。
  蔡仲何曾戕女婿,雍姬自误好儿夫;
  今朝欲整潇湘案,案上争能认故吾?

  张氏携衣书而来,瑞兰喜曰:“合浦珠至矣。”及启书视,笑语张氏曰:“顾其人,非微之矣。但西厢之月,未可待于今日。”张氏曰:“男子用情,惟欲敢足于一己之私,奚暇他顾?”瑞兰曰:“蒋君曾不念此一时也,彼一时也。彼一时前无牛裂,后无舆曳,听其自便。今日相公法峻,阁宇蜀难,不惟彼无所入,我亦将无所出,虽鬼兵万千,何所施其术耶?”张氏曰:“将何词以释之?”瑞兰曰:“汝以慕客寓,列人李吉者告之云:今日岂为饮食来耶?况京畿夜禁,谁敢来往?勿故为扑灯蛾,幸甚!”乃回诗二律,云次韵。

  瑞兰次韵云:
  忆别潇湘马似飞,伤心千里泪长垂。
  情深东海终难尽,判定南山永不移。
  司马此生专为我,文君虽死也从伊。
  不须再导风花案,一线红丝百岁期。

  又云:
  犬戎当日闹燕都,万里江山破荻芦。
  花月窃盟天下有,风流独步世间无。
  张生只恐忘崔氏,秦后何甘离丑夫。
  要把潇湘前案整,夜深怕杀执金吾。

  世隆时将文战,见瑞兰诗来,亦允其说。揭晓,世隆文魁天下,堂吏报尚书,时适瑞兰偕夫人在坐,瑞兰喜跃,白夫人曰:“正潇湘其人:“夫人喜谓尚书曰:“公何不识卢肇耶?”尚书笑曰:“尘埃中若识天宰相,则人皆物色之矣。”夫人因祝尚书拟婚,尚书许之。瑞兰随具柬,并诗来贺焉。

  诗曰:
  渤海从来不可量,英雄事业破天荒。
  当年曾受风尘苦,今旦方依日月光。
  五色云中惊太史,六龙驾上耸天王。
  从兹慰却鳌头梦,鸾凤妆台可夺芳。

  世隆受冰赠鞭,仍见瑞兰贺柬,笑曰:“今日亲,则前日亲,谨领。”乃行大礼。其婚书则同年友、榜眼仇万顷所制。万顷细知二人情曲,盖将针尚书而剂天下后世之渺寒士者,其书假世隆叔祖一春主婚,画六十四卦组织云:

  盖闻《易》系家人,重两姓合欢之好;《诗》称桃实,垂百年偕老之期。以至《书》传妫造,《礼》存坊记,《春秋》逆女之笔,无非为婚媾者立指南。但谋肇于人,缘定于天,睹诸朱氏之箜篌,韦郎之翠钿,李姓之履信坊,富家贵家不能夺贫,子弟之三十九色者可知。寅惟尊府,槐棘嗑芳,江南草木知名;华夷布节,海外鹰熊仰视。正区区小顽,肥遁边方,自履之地,并边内郡,幸蒙豫大之天,谦居恐坠,蛊坏益深。矧小侄世隆,铅椠自颐,慨时升而未允;草茅方困,念睹光以何能。第以乾坤否剥,师旅震临,艮山兑泽,偶奏合和之曲;离火坎泉,妙传既济之欢。加以令小姐巽德攸恒,真南国之苹蘩,丰才素畜,冠谢家之柳絮。自谓同人永相伉俪,讵期大有辄出妄灾。过飞鸟而睽孤之豕以见,失包鱼而归妹之羊攸存。第托大缘俱损,而雷涣之剑徒解;国是鼎元,而楚和之璧随来。簪缨宦族,既称孚萃之异;襁褓野人,亦羡复需之奇。人情如此,信犹贤于梦卜也。兹申赍帛,特表讼德之旧,载荐损期,停看革文之新。伏愿桃夭咏唱,而宜家宜室之作范;檑子协闻,而衍子衍孙之呈祥。至九十其仪,百两其御,俗之富,何足赘。辰下涣风串柳,晋日筛梅,万希台重,上荐天申,不悉。

  尚书受礼,一览婚书,怀诸袖中,恚曰:“呼牛呼马,亦应之矣。”后知万顷所制,心甚衔之。时择四月望日夜行赘礼,灯月交辉,清天一色,金紫送迎,沉檀薰馥。世隆环玎鸣,冠簪煌映,人望之如神仙然。平生索婚不获者,今乃知其天才国色,成定难移,古往今来,佳期罕偶,甘心贴服,莫敢云何也。

  世隆入,瑞兰泣曰:“不意今日复见汉官威仪。”顷之,侍婢数十,珠翠鲜明,进席奉醪,添香树灯。瑞兰官样整汝,仙姿增艳,宛然神仙之下降也,世隆合卺,几不能自持。瑞兰悟,命侍婢散。世隆曰:“卿真豪杰也。”瑞兰曰:妾不豪杰,兄将亡赖矣。”乃就帏叙旧,情悃甚周。时有联名,聊记于此。

  联云:
  新人本是旧情人(世),丹桂嫦娥喜绝伦(瑞)。
  淮下谁能知韩信(世),洛阳今已识苏秦(瑞)。
  英雄手段真无赛(世),仙子光容自有真(瑞)。
  笑我初婚身是假(世),怜伊与逸骨将魂(瑞)。
  寸心千里尘都扫(世),半刻千金案又存(瑞)。
  爱虎与兹登虎穴(世),得鱼从肯下鱼纶(瑞)。
  万般富贵天然处(世),一种风流分外恩(瑞)。
  深院花心人带雨(世),洞房物色尽逢春(瑞)。
  破莲分肉根犹在(世),食蔗到头味更真(瑞)。
  酒后添杯休强醉(世),茅前效尤易成熏(瑞)。
  晋兵鏖战雄难敌(世),问客纵横计莫陈(瑞)。
  无可奈何田旱久(世),还曾相识燕楼频(瑞)。
  芙蓉帐里疑为梦(世),翡翠衾中妙入神(瑞)。
  大盗曾闻惊惠子(世),鸡呜方喜脱田君(瑞)。
  不须人作同心结(世),仍是天生连理身(瑞)。
  从此风流终百岁(世),相怜相爱更相亲(瑞)。

  夜灯,瑞兰曰:“兄今见妾,乐乎?”世隆曰:“何待言!”瑞兰曰:“尤有甚于见妾者。”世隆曰:“乐尽于此矣,无他也。”瑞兰曰:“瑞莲在妾家。”且告以其详。世隆喜跃不胜,欲召见,瑞兰沮之曰:“蜘蛛作道,不可以风。兄忘其伤于虎乎?”

  次晓,瑞兰邀瑞莲入见,兄妹相逢,宛若梦中,信是天启其衷,而为不世之奇逢也。有顷,出拜尚书夫人于堂上。一家庆会传都城,翰墨士大夫诗贺甚多,不在行录。其妹瑞莲,后乃命配友人同年探花贾士恩。

  世隆尝有《风花》一作,聊记于此:

  蒋生世隆谓玉人瑞兰曰:“予今二人鱼水相欢矣,同事风花,则有文房四子,曰笔、曰墨、曰纸、曰砚而已。不假以恩,宁无沙中偶语乎?”瑞兰曰:“俞。”及拜笔曰拜花郎,墨曰磨花伯,砚曰合花子,纸曰通花太使。四子拜封,将之任,笔不悦,曰:“予制自皇帝,管于蒙恬,爵于韩文公,今乃拜郎,次于三子之下,宁不为文房之王乎?”诘诸墨曰:“子何功?居吾上?”墨曰:“韩文公,唐臣也。玄宗,唐君也。子虽重于韩,其视我化道士、步天宫而重于唐君者孰高?”笔不敢与争。又洁诸砚曰:“汝端溪居士以寿静称,乃亦侈然居吾上乎?”砚笑曰:“予即墨侯耳。管城子,列爵唯五也。侯与子,孰先?”笔由是语塞。乃诘诸纸曰:“子何人也,亦欲右吾乎?”纸曰:“予生于蔡,制于薛,庄重于五凤楼韩家,任乎治,则泣山东之父老;任乎檄,则起枋头之奸雄。尔固不敢与墨争,而敢当我乎?”

  笔笑曰:“子亦欲方诸墨砚耶?子非我,则空函所以羞殷浩;我误子,则露布所以羞苏缄。子当下我必矣。”纸大笑曰:“子非我则铁书银钩何所施?描花模月将付诸谁?”争辩不已。砚释之曰:“要皆风花中人也,何苦争高?所可慨者,洞房六子耳。曰床、曰帐、曰褥、曰衾、曰毡、曰枕,空预风花之列,而不受风花之荫,行将为介子推矣!”笔、纸曰:“信其伤哉!”乃相率而白诸蒋生案下。蒋生曰:“非诸子为言,予亦长颈鸟喙矣。”乃拜戛玉床曰迎花力士,拜翡翠衾曰护花元帅,拜游仙枕曰转花将军,拜芙蓉褥曰和花虞侯,拜五花毡曰帖花招讨,拜狮子帐曰统花都尉。六子受封,乃与四子分班受命。

  顷之,护花元帅曰:“诸将受封矣,谁其主之?”统花都尉曰:“诸将无主,愿蒋生为主。”洞房诸子言曰:“吁,蒋生其封花主也。”文房四子曰:“何偏也?蒋生主风,娘子主花可也。”洞房六子曰:“主花者无风,主风者无花,如此两子亦无乐乎其为主矣。”四子曰:“两子无以为乐,以其所有,易其所无,天下之乐,孰加于是?今日都共成两主之欢,复何言!

  一日,瑞兰携世隆游后园,见亭匾曰“拜月”,沉思久之,笑曰:“子其念潇湘旧迹乎?”瑞兰曰:“然。”世隆曰:“生观今日,则娘子之终身可知矣。”遂制《拜月亭记》以表潇湘之遗迹。其记云:

  古人名亭,所以示不忘也。欧阳不忘山水,名以丰乐;希文不忘清素,名以濯缨焉,忠肃不忘荣归,名以衣锦;潇湘主人以潇湘之亭名于临安官舍,其亦有所不忘者矣,亭有月,月有人,设榻一张,焚香一炷,拜于玲珑之间,其不忘者,情耳,情之所在,时则随之。时乎束刍人遗,鸿鲤天遥,参商地阻;其拜也,满地虫声,过墙花影,心伤千里,泪洒盈襟,人愁也,月愁也,亭固愁亭也,愁其不忘也已,时乎绳囊永固,鸾凤交飞,汝台并游;其拜也,兰麝薰芳,丝罗映色,一唱一随,一歌一舞。人乐也,月乐也,亭固乐亭也,乐其不忘也已。忧乐不同,而同于不忘,情至是,其亦钟矣。予尝以是问诸亭,亭则无知;问诸月,月则无言;问诸心,心则无征,进而问之友人,友人付之一笑耳。三致问,始言曰:“月与天地久者也,尔我之情,其月之于天地乎?宁容忘?”予曰:“情不忘矣。”记之。

  附风、花、雪、月四词于左:

  风袅袅,风袅袅。冬岭泣孤松,春郊摇弱草。收云月色明,卷雾天光早。清秋暗送桂香来。拯夏频将炎气扫。风袅袅,野花乱落令人老。

  花艳艳,花艳艳。妖娆巧似汝,锁碎浑如剪。露凝色更鲜,风送香常远。一枝独茂逞冰肌,万朵争妍含醉脸。花艳艳,上林富贵真堪羡。

  雪飘飘,雪飘飘。翠主封梅萼,青盐压竹梢。洒空飞絮浪,积槛耸银桥。千山浑骇铺铅粉,万木依稀挂素袍。雪飘飘,长途游子恨迢遥。

  月娟娟,月娟娟。乍缺钩横野,方圆镜挂天。斜移花影乱,低映水纹连,诗人举盏搜佳句,美女推窗迟夜眠。月娟娟,清光千古照无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