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 联咏录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吴敬所|发布时间:2014-08-31 13:22:00|

秀水通越门外二里,有潴水一潭,潭面广百步,而深则不可测也。且西受天目杭山诸源,湍急莫御。是以天气清朗,有白光三道起自潭中,直冲霄汉,数里外人及见之。若遇阴霾,则波涛汹恶,往往为舟楫患。五代时,异僧行云者经其处,指潭叹曰:“西南险害,无是过也!我当为大众息之。”遂聚土实潭,建殿其上。落成之夕,三光复自土中突起,僧曰:“吾几误矣!”即设高案置香案,自诵咒于案下,光遂收散达旦,僧即筑土求材,临流建庙,题曰“龙王之祠”。其三光起处,又造二浮图以镇。水势既平,湖冲又杀,往来者便之感之。于是钱王赐额“保安”,赠行云为“保安禅主”。及宋,改“景德禅寺”,至今仍之。

  迄元至正中,有曹睿辈宦游过此,登饮其间,用唐人句分韵赋诗。忽一老人长髯深眼,骨肉峥峥,飘然策杖而至,曰:“老夫去此甚迩,闻诸君高怀,不揣驽朽,亦欲效一颦于英达之前,何如?”诸人心虽嫌异,姑缓而止之。睿即首倡云:

  清晨出城郭,悠然振尘缨。
  仰观天宇宙,倚瞩川原平。
  竹树自潇洒,禽鸟相和鸣。
  龙渊古招提,飞盖集群英。
  唱酬出金石,提携杂瓶罂。
  丈夫贵旷达,细故奚足婴?
  道义山岳重,轩冕鸿毛轻。
  素心苟不渝,亦足安吾生。

  范恂继咏:
  凌晨访古刹,幽气集柱阿。
  雕甍旭日炫,维宇晴云摩。
  疏松奏笙簧,修竹唱凤珂。
  禅翁素所随,名流世来过。
  俯涧漱寒溜,涉登扣翠萝。
  渝茗佐芳醑,谈玄间商歌。
  遂令尘土壤,如濯清冷波。
  兹景诚奇逢,追游亦岂多?
  流光逐波澜,飞翼拔高柯。
  赋诗留苔萍,千载期不磨。

  牛谅继咏:
  灵湫闷驯龙,古殿敌金粟。
  僧归林下定,云傍檐端宿。
  伊余陪雅集,于此避炎酷。
  息阴悟道性,息静外荣辱。
  坐石飞清觞,堪欢白日速。
  别去将何如,留诗满新竹。

  徐一夔继咏:
  野旷天愈豁,川平路如断。
  不知何朝寺,突兀古湖岸。
  潭埋白云没,林密翠霏乱。
  胜地自潇洒,七月流将半。
  合并信难得,通塞奚足算!
  广文厌官舍,亦此事萧散。
  风棂爵屡行,萝灯席频换。
  但觉清啸发,宁顾白日旰?
  吾欲记兹游,扫壁分弱翰。

  睿因请于老人,老人随口而应:

  忆昔壮得志,云雷任摩挲。
  指顾感蛟鲸,叱咤驱风波。
  已矣而今老,悠悠困江河。
  良会岂曾识,意契即笑歌。
  夕歌恋松柱,晚风洒蒲荷。
  流霞杂轻烟,凌乱袭袂罗。
  佳景洽高谊,何妨醉颜酡,
  因嗟开山子,空堂负秋萝。
  生年几能百,时光度槐柯。
  名利钓人饵,青冢豪杰多。
  笑彼奔走生,自苦同蚕蛾。
  经营计长久,一朝委汤锅。
  世路且险测,杯弈藏干戈。
  达人尚高隐,乌帽甘清蓑。
  江花脂粉胜,林鸟宫商和。
  石枕待春睡,新刍贮银螺。
  对此引深乐,天地奈我何!

  吟毕,众人骇然敬服,不以野老视焉。因请名问答,老人曰:“予龙姓,讳云,字子渊,别号江湖游客。家本山之西,来有年矣。”众人喜,遂相与极谈,飞觞流饮。及酒阑兴尽,命彻登舟。老人拱手言曰:“顷侧行旌,承不以樗鄙相拒,敢献一语酬报诸君,何如?众皆应曰:“愿受教。”老人曰:“诸君夜发,以程计两日后当过钱塘。但遇江风初动,有黑云自西北行南,慎弗轻躁取悔。斯时也,果验愚言忠益,不敢枉谢,得求殿宇新之,则吾邻有光多矣,将不胜于谢乎?”众人口诺心非,相礼而别。未数步,回顾老人,忽不见矣。众皆壮年豪迈,不以为意,急行舟去。

  及两日后,早至钱塘江上。风敛日融,江面平静犹地,欲过者争舟而趁。恂、谅、一夔促装使发,惟曹睿曰:“诸兄忆景德老人之言乎?吾辈非报急传烽、捕亡追敌者,纵迟半日,何误于身?岂必茫茫然效商贩为得耶?”三人相笑而止。

  笑未已,风果自西徐来,又黑云四五阵从北南向。睿曰:“一验矣。”三人曰:“试少待。”顷间,黑云中雷雨大布,狂风四作,满江浪势连天,如牛马奔突之状。争过者数百人,一旦尽葬鱼腹,惜哉!曹睿因指谓曰:“诸兄以为何如?”三人失色相谢,睿曰:“烂额焦头,何如徙薪曲突?此无知魏先平陈受赏,君子美其干本不忘也。今非此老预告,则吾属亦化波心一沤矣,何能携手复相语哉!”三人曰:“诚如兄言。”

  遂送棹三塔湾下,访其曾,俱言西邻无龙姓之宅。曹睿默然良久。曰:“噫!可知矣,咏诗起联及名号寓意,宛然一龙神也,何疑!其祠居寺石,故曰‘西邻’;所谓‘名利钓人饵,世路且险测’诸言,警悟于吾辈甚谆切也。愚昧凡资,自不能释其意耳。”遂相与洁牲肴,拜于祠下,以伸谢之。又各出白金三十斤为新殿之费,

  有僧某,辞不敢领,睿等谓曰:“王之指救,再生大德也,虽欲市珠投报,水路难通,在耳教言,何忍忘者,况有身则能孚财,今纵无财,独不愈于无身乎?尔能敬忠其事,在山门亦孔荣矣,何用辞!”且顾谓二人曰:“一宦劳身,几尔寄魂水府,幸存弱质,何当复蹈危途?不若听鸟家山,看花故里,醉眠风月光中,以副龙神讽嘱之意。不然,汤锅之祸信踵弊春蚕矣,能不畏哉!”三人皆唯唯应。即日同章告养,托病归田,可谓卓然达矣。今以“龙渊胜境”匾其门,盖亦承此意欤?

  卧云幽士评:

  世有契约借贷而反面不肯偿,乞暗蚤明而劳身亦恋禄者多也。今睿等虽免于难,使他人处此,反以福幸为自致矣,何能念及景德老人之言乎?况又非追索邀求而舍金如丸弹,非犯嫌被论而弃位如敝屣,卒能不负龙神所望,岂不诚贤达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