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九 虬须叟传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吴敬所|发布时间:2014-08-31 13:28:27|

吕用之在维扬日,佐渤海王擅政害人。中和四年秋,有商人刘损,挈家乘巨船自江夏至扬州。用之凡遇公私来,悉令侦觇行止。刘妻裴氏,有国色。用之以阴事下刘狱,纳裴氏。刘献金百两免罪,虽脱非横,然亦愤惋,因成诗三首曰:

  其一
  宝钗分股合无缘,鱼在深渊日在天;
  得意紫鸾休舞镜,断踪青鸟罢衔笺。
  金杯倒覆难收水,玉轸倾剞懒续弦;
  从此蘼芜山下过,只应将泪比黄泉。

  其二
  鸾辞旧伴知何止,凤得新梧想称心;
  红粉尚存香幕幕,白云将散信沉沉。
  已休靡琢投泥玉,懒更经营买笑金;
  愿作山头似人石,丈夫衣上泪痕深。

  其三
  旧尝游处偏寻看,睹物伤情死一般;
  买笑楼前花已谢,画眉窗下月空残。
  云归巫峡音容断,路隔星河去住难;
  莫道诗成无泪下,泪如泉滴亦须干。

  诗成,吟咏不辍。因一日晚,凭水窗,见河街上一虬须老叟,行步迅速,骨貌昂藏,眸光射人,彩色晶莹,如曳冰雪,跳上船来,揖损曰:“子衷心有何不平之事,抱郁塞之气?”损具对之。客曰:“只今便为取贤阁及宝货回,即发,不可更停于此也。”损察其意必侠士也,再拜而启曰:“长者能报人间不平,何不去蔓除根,岂更容奸党?”叟曰:“昌用之屠割生民,夺民爱室,若令诛殛,固不为难,实愆过已盈,神过怒,只候冥灵聚录,方合身百支离,不唯难及一身,须殃连七祖为君取其妻室,未敢遒越神明。”

  乃人吕用之家,化形于斗拱上,叱曰:“吕用之违背君亲,持行妖孽,以苛虐为志,以淫乱律身。仍于喘息之间,更慕神仙之事。冥官方录其过,上帝即议行刑。吾今录尔形骸,但先罪以所取刘氏之妻,并其宝货,速还前人。倘更悦色贪金,必见头随刀落。”言讫,铿然不见所适。

  用之惊惧,遽起焚香再拜。夜遣干事并赍金及裴氏还刘损。

  损不待明,促舟子解维。虬须亦无迹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