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 钟情丽集(下)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吴敬所|发布时间:2014-08-31 13:29:30|

时生入泮宫,不两月间,生父捐馆。生哀毁逾礼,水浆不入口者三日。既葬,躬自负土,不受人助。事丧之后,终日哭泣而已,不复视事。时有白鹤双竹之祥,人以为孝感所致。自是家道日益凌替,而瑜娘之父始有悔亲之心,遂不复相往来。而生以守制不暇理事,故相闻者二载。

  然而,瑜娘慕生之心曷尝少置?风景之接于目,人事之感于心累累形诸诗词,多不尽录,姑记一二以语知音者:

  《鹊桥仙》
  征鸿无信,游鲤无信,更相望断春潮无信。玉郎何处不归来,怎禁许多愁闷。----青山有尽,绿水有尽,惟有相思无尽眼中珠泪几时干,肠一寸截成千雨。

  《瑞鹧鸪》
  芭蕉叶上雨难留,松柏梢头风未收。万闷千愁无着处,并归心上与眉头。----肠如袜线条条断,泪似源头混混流;倚遍栏杆人不见,满天风雨下西楼。

  《相思》
  春望归,秋望归,目断江山几落晖?啼痕点点垂。朝相思,暮相思,终日何时是尽期,腹心寄与谁。

  一剪梅
  雨打梨花深闭门,辜负青春,虚负青春。伤心乐事共谁论?花下消魂,月下销魂。----愁聚眉峰尽日颦,千点啼痕,万点啼痕。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满庭芳》
  愁锁春山,泪潺秋水,时时独向西楼。望穷千里,山水两悠悠。惆怅故人独在,离别后,日月难留,肠断处,愁愁闷闷,风雨五更头。----相思何日了?无肠可断,有泪空流。湘江潮信断。楚峡云收。只恐寻春来晚,东君去,花谢莺愁。兰房下,何时与你,交颈绸缪。

  时有同郡富室符氏者,素闻瑜娘才色,闻生久不至,遂散财赂,冀必得瑜娘为婚而后已焉。

  故有与瑜娘父言者,非誉符家道之华腴,必称符才貌之出众;非言生家道之箫条,必毁生行止之落魄。瑜父遂欲解盟,然犹虑构成词讼,犹豫未决。又有为其画策者,曰:“内外兄弟姊妹,不可为婚,法律所禁。倘或兴讼,以此推之,何畏之有?”遂决意许符氏,然犹未敢轻动。或劝其家纳符氏聘礼者,瑜父从之。

  后瑜娘缉知,悲不自胜,以死自誓,终不他适。黎闻之怒。瑜乃以白巾自缢,赖众知觉救解,得免,黎方觉悔。

  然瑜之心虽不肯从,而符之盟终不可解。正忧闷间,忽值其姑适王氏者归宅,黎命之解慰瑜心。乃从容劝瑜百端,瑜应之曰:“结亲即结义,是以寸丝既定,千金莫移。儿非不爱荣盛而恶贫贱,但以弃旧怜新、厌贫就富,天理有所不容,人心有所未安。”姑以瑜言告黎。黎曰:“瑜言诚有理,奈彼符氏何!”凡瑜所亲爱者,皆令劝之。

  一日,碧桃乘间谏瑜曰:“娘子懿德娇颜为诸姊妹中之巨擘,然诸娘子俱适名门宦族,或田连阡阳,或金玉盈箱,娘子独许塞酸,妾辈甚不惬意。近见大人别缔良姻,甚喜,甚喜。娘子何故短叹长吁,减却饮食,损坏形容,而为伤感之甚耶?”瑜曰:“汝知其一,不知其二。古人有言:‘今日之富贵,安知异日不贫贱乎?今日之贫贱,安知异日不富贵乎?’彼符氏虽富,而子弟之品不过一庸夫而已,纵有金玉盈箱,田连阡陌,生为无名人,死亦作无名之鬼,何足道哉!且辜生虽贫,丰姿冠世,学问优长,他日折丹桂如采薪,取青衿如拾芥,何患不至富贵乎?未受他人盟约,尚当求择其人,况先受其人之聘而负之,可乎?有死而已,誓无他志!”

  一日,绛桃复谏曰:“自从定亲于辜生之后,一别三年,谅必他娶矣。娘子何故劳心苦志以思之?”瑜曰:“汝勿言,吾意已决矣,纵苏张更生,不能摇动。且辜生久不至者何哉?盖生之为人,孝心纯笃,乃翁捐馆,方泣血而不暇,况有心相忆乎!”又曰:“夫愿相守而厌相离者,淫妇之道也;托终身而期远大者,贤女之所虑也。尔何以淫妇期我,而不以贤女期我也?”绛桃拜谢而去。

  未几,生家苍头忽持书至,密以一笺付瑜。瑜泣读之,乃叠韵诗一首。诗曰:

  一自往年边扁便,无奈鳞鸿专转传;
  劝君莫把海山盟,移向他人擅闪善。

  自是生即礻覃之后,夜就枕间,忽梦往黎室。至相见,托延至于春晖堂后新创亭上,坐,顾其额曰“剪灯书窗”。壁间所挂吹弹歌舞四面,上题有诗,附录于此:

  谁家有女颜如玉,手持几竿昆仑竹。
  镂玉编云一片形,含商弄羽千般曲。
  一声迟,晓起丹山彩凤啼,
  一声疾,半夜孤舟嫠妇泣。
  一声喜,秦楼仙侣同飞起。
  一声悲,异时忠臣乞食归。

  十分妙趣真无比,良工写入霜缣里。
  时人莫道是无声,仙声不入凡人耳。
  右调《佳人吕玉箫》)

  中虚外实木一片,吟向佳人怀里见。
  玎玎□□几点声,细细粗粗四条线。
  一声清,半夜天空万籁鸣。
  一声浊,八月秋风群木落。
  一声苦,昭君马上啼红雨。
  一声欢,妃子宫中洗禄山。

  风流画史龙眠老,笔端写出心机巧。
  劝君莫道是无声,仙声不入凡人耳。
  (右调《美人弄琵琶》)

  及生至黎室,正想间,忽见瑜至,相见之际,再拜再悲。遂相携手入于兰房之内,二人席地而坐,历道其梦想之苦,解盟之由,相对泣下。己而,瑜收泪言曰:“今日相逢,将以为可喜,则又可悲;将以为可悲,则又可喜。悲耶?喜耶?吾不得而知之。”生曰:“苦尽甘来,一定之理。前日之别固为可悲,今日之逢则又可喜。可悲者既已过矣,可喜者当以与卿共之。”瑜遂命绛桃取酒,与生共饮;复命仙桃以侑觞。仙桃请歌东坡《水调歌头》。生曰:“时势不同,情怀各异,彼调虽妙,非吾事也。”乃止。缀《念奴娇》一曲,命仙桃歌之。绛桃和之。

  牵情不了,叹人生、无奈别离多少。一自殷勤相送后,天际归舟杳。倩女魂消,崔微梦断,瘦得肌肤小。寒闺深闭,肠断几番昏晓。----怅望凤鸟不至,妖禽怪鸟,恣狂呼乱叫。悄悄忧心何处告,且喜故人重到。满酌流霞,浩歌明月,与尔开怀抱。等闲信笔,写出《念奴娇》调。

  曲尽,二人相顾,泪洒数行。已而,复相谓曰:“今夜相逢,何啻梦中,可无述以记之乎?”生请其题。女曰:“以‘梦寐’为题,不亦宜乎?”生遂援笔书于纸屏之上:

  久别喜相会,春从何处来?
  四眼频相顾,双睛何快哉!
  对此一盏灯,如醉又如痴。
  大旱见云霓,和羹得盐梅。
  忧心冰似泮,笑脸天如开。
  乎童且奉酒,与君开此怀。”

  写毕,忽听角起樵楼,钟鸣梵宇,推枕欠伸,乃是南柯一梦。而且忆其诗词,因起而录之。始欲治装竟寻旧约,奈何秋闱在迩,正吾人当发愤之际也,更兼有司催逼赴试甚急,生无奈何,只得起服回学肄业。故特命苍头北行,以申前好。岂知瑜父不以生为念,终无一言以及亲事,但厚赂以馈生耳。苍头临行之际,瑜乃以笺付之,令持以献生。

  一日,苍头抵家复命,具言以结盟符氏,生心大恚。复闻瑜有书奉寄,生大喜,拆而视之,乃情札一纸,并诗十韵。生读之,叹曰:“清才丽句,虽李易安、朱淑真不过是也。”书曰:

  妾瑜,盖尝因亲致亲,虽有惭于圣训,以爱结爱,岂有负于初心?敬陈悃之诚,上达高明之听。伏念妾瑜三才末品、一介女流,愧无倾国倾城之姿,且有至愚至陋之累。叨蒙不弃,肯结契缘;复感纳聘,重申结好。感恩有日,报德无由。岂期凶变于门,山崩水竭,遂使鱼沉湘水,雁杳衡阳。一别悠然,三年在迩。寸心千里,眼穷云海之微芒;一日三秋,肠断光阴之转递。前言难践,后会何时?风风雨雨不曾停,闷闷愁愁何日了!罄南山之竹简,写意无穷;决东海之洪波,流情不已。愁如云而常聚,泪若水以难干。春苑花开,怅满艳阳之景;夏凉燕乳,情嗟长养之天秋观明月倍伤神,冬玩香梅增感慨。警于心,触于目,无非惆怅之时;俯乎人,仰乎天,尽是相思之处。一心怏怏,两泪汪汪。

  一日十二时,时时怅望;五更三四点,点点生愁。坐如尸,立如斋,形同枯木;瞻在前,忽在后,目若紫芝。簪折瓶沉,月下已幸向日约;香消玉减,镜中无复旧时容。密约成虚,怕过旧时游处;欢娱陈迹,难斯后会何时。深怀千言万语,与谁说浼;决尽一心一意,惟子是从。愿若果乖,虽生无益;情如不遂,便死何妨!凯抛彩凤文鸾,去遂山鸡野鹭?父纵许盟于异姓,妾肯委质于他人?誓于此生,靡敢失节,皇天后土,实所鉴临!碧落黄泉,要同一处。天作比翼鸟,地成连理枝,允副王郎之愿;生为同室亲,死为同穴鬼,毋为居易之言。赵璧重完,尚希躬往;乐镜再合,早致良图姑共挽桓君之车,庶免抱淑真之恨。偿足死生之债,莫负锱铢;未终龟鹤之龄,长坚金石。诚能如此,妾虽垂首九原之下,亦且甘心矣。惟兄是图之,毋使落他人之手也。临书肠断,不知所云。更有平日所作鄙句,并用奉呈。

  朝朝暮暮忆崔徽,鬓雾蓬松泪两垂。
  蚕茧丝丝何日了,鹭鸶骨瘦几时肥!
  西厢待月人何在?北里锵鸾事已违。
  肠断画梁双紫燕,飞来飞去又飞归。

  相思相望泪频倾,欲化云娘恨未能。
  帘外厌闻无喜鹊,窗前愁伴有心灯。
  千般娇媚颜何在?一种风流病又增。
  可惜佳斯成阻隔,愁愁闷闷几层层。

  红颜薄命古今同,不怨苍天只怨侬。
  松柏岁寒终不改,鸳鸯颈白也相从。
  要知赵客终完璧,莫学陈王只赋龙。
  今日西厢门下过,汪汪雨泪洒西风。

  鸾风分群失一友,朝思暮忆倍凄凉。
  当时何啻鱼游水,今日方成参与商。
  流泪泪流流尽泪,断肠肠断断无肠。
  风流有债难偿子,独对西风叹几场。

  平生志愿未能酬,百岁姻缘一旦休。
  两股钗分诚有日,一根簪折整无由。
  愁攒眉上铅难尽,泪落床头枕欲浮。
  倘若情缘中道绝,微躯此外复何求。

  寂寂深闺尽日闲,伤情无语倚栏杆。
  恨从别后生千种,愁拥心头结一团。
  藕断也知丝不断,烛干信是泪难干。
  他时若落庸夫手,璧碎珠沉也不难。

  雨打梨花倍寂寥,几回肠断泪珠抛。
  睽违一载更三载,情绪千条有万条。
  好句每从愁里得,离魂多自梦中消。
  香罗重解知何日,辜负巫山几暮朝。

  两地相思各一天,可怜辜负月团圆。
  每盟金石坚孤节,生怕红尘随俗缘。
  鸾鸟柔肠虽断尽,鲛绡鲜血尚依然。
  花开月白人何处,无奈千愁万恨牵。

  浊纸鲜鲜染泪红,遥传长恨寄匆匆。
  须知身在情终在,务要生同死亦同。
  苏雁影沉传去后,秦箫声断月明中。
  云收雨散知何处,目断巫山十二峰。

  如此钟情世所稀,这般心事有谁知?
  丁香到死香犹在,竹节经霜节不移。
  有意有心常怅望,无言无语但呆痴,
  碧梧翠竹无由见,一日思君十二时。

  生得书后,遂整饬再寻旧约,奈何秋闱在迩,有司催逼赴试急,生不得已,即时回学温习旧业。与友人数辈,虽朝夕同学共榻,然而思慕瑜娘之心无时不然。他不暇及,集古人诗句十首,以思瑜焉。

  岂是丹台归路遥,月魂潜断不胜招。
  何因得荐阳台梦,几度难寻织女桥。
  惨惨凄凄仍滴滴,霏霏沸沸又迢迢;
  砌成此恨无量处,纵得春风亦不消。

  丈夫身上泪沾襟,书尽谁怜得苦吟。
  紫府有缘同羽化,瑶台无路可追寻。
  能消造化许多力,不受尘埃半点侵。
  惟有当时端正月,只应常照两人心。

  花有清香月有阴,断肠魂梦两沉沉。
  才开暖律先偷眼、莫为游蜂便吐心。
  薄雾浮云愁永昼,落花流水怨离琴。
  相思一夜梅花发,夕梦时时到竹林。

  鱼在深渊月在天,魂归冥漠魄归泉。
  相思相见知何日,多病多愁损少年。
  独坐独行还独立,相怜相爱莫相捐。
  两情宛转如心素,愿作鸳鸯不羡仙。

  擘破云鬟金凤凰,离人别处倍堪伤。
  双双瓦雀行书案,两两时禽噪夕阳。
  谁爱风流高格调,我怜真白重寒芳。
  而今往事谁重省,说与流莺也断肠。

  路隔星河去往难,罗裳不暖午风寒。
  朱经玉树三山祷,共待天池一水干。
  阆苑有书难附鹤,碧桃何处共骖鸾。
  山长水阔人还远,春色不由得再看。

  临高万丈日斜西,相望长吟有所思。
  白雪为肌玉为骨。芙蓉如面柳如眉。
  鸳鸯被合抛何处,红叶蛾黄化为迟。
  独倚栏杆意难写,援毫一咏断肠诗。

  云想衣裳花想容,美人千里思无穷。
  春从流水三分尽,心有灵犀一点通。
  长乐梦回春寂寂,馆娃愁重雨蒙蒙。
  不堪吟罢重回首,更隔巫山几万重。

  寄语麻姑借大鹏,琼台重密许飞琼。
  常疑好事皆虚事,谁识鸾声似凤声。
  雾鬓云鬟差玉颈,云裾月风想娉婷。
  此时为汝肠肝断,一片伤心画不成。

  月窟孀娥不惜栽,天花冉冉下瑶台。
  独教罗邺能呤毕,曾是刘郎再看来。
  满眼春愁无处着,半生怀抱向谁开?
  此时愁望情多少,一寸相思一寸灰。

  诗即成,乃命仆持书报黎,称“将赴试”,密付前诗,以寄瑜娘。瑜见之,不觉失声长叹,亦集古诗十首以复生曰:

  故园东望路漫漫,泣血悲风翠黛残;
  去日渐多未日少,别时容易见时难。
  春蚕到死丝方尽,沧海扬尘泪始干。
  无可奈何花落尽,五更风雨五更寒。

  玉容寂寞倚栏杆,抱得秦筝不忍看。
  桂树参天烟漠漠,月娥霜宿夜漫漫。
  春花秋月何时了,慕雨朝云去不还。
  正是消魂时候也,金炉香烬漏声残。

  残妆漏眼泪栏杆,睹物伤情死一般。
  三径冷香迷晓月,十分消瘦怯春寒。
  黄花冷落不成艳,青鸟殷勤为探着。
  天若有情天亦老,可怜辜负月团圆。

  黄菊枝头破晓霜,此花不与俗人看。
  车轮生角心犹转,蜡炬成灰泪始干。
  云鬓懒梳愁折凤,晓妆羞对怕临鸾。
  故人信断风筝线,相望长吟泪一团。

  暑往寒来春复秋,故人别后阻山舟。
  世间美事难双得,自古英雄不到头。
  豆蔻难消心上恨,丁香空结雨中愁。
  欲知此后相思处,海色西风十二楼。

  百岁中来不自由,同君身上属谁忧。
  金丹拟注千年貌,仙鹤空成万古愁。
  岂有蛟龙曾失水,敢教鸾凤下妆楼。
  两身愿托三生梦,几度高吟寄水流。

  枯木寒鸦几夕阳,自从别后减容光。
  遥看地色连空色,人道无方定有方。
  披扇当年叹温峤,此生何处问刘郎。
  愁来欲唱相思曲,只恐猿闻也断肠。

  天上人间两渺茫,天涯一望断人肠。
  多情不似无情好,尘梦哪如鹤梦长。
  沧海客归珠送泪,坠楼人去骨犹香。
  人生自古谁无死,烈烈轰轰做一场。

  天涯海角有穷时,此恨绵绵无绝期。
  明月清风如有待,冷猿秋雁不胜悲。
  曾听弄玉人间曲,只许高人个里知。
  寂寞日长谁问我,每因风景寄君诗。

  真成命薄久寻思,独立沧浪自咏诗。
  粉面怕遭尘土浼,此心惟有老天知。
  诗成夜月人何在,花落深宫雁亦悲。
  今日春风亭上过,寒猿晴鸟逐时啼。

  写毕,令仆持报以复。生见瑜诗,叹赏不已,思慕倍常,功名之心如雾之散,眷恋之意若川之流。不觉成疾,勿能言动。旁求良医,拱手默然,莫知所以。有一后至者,叹曰:“此必害相思之病也,虽卢扁更生,亦莫能施其术诚能遂其怀,不治而自愈矣。”初,生之遇瑜,人莫知之也,至是,闻医者之言,举家失措,莫知其由。乃询诸仆,咸曰:“不知。”询之哥,姑以实告。即时命仆亟至临邑,别以他事诣瑜父,而密以实告祖姑。祖姑得之,窃以言瑜。瑜即解玉戒指一枚并鱼笺一幅,以投仆,曰:“饮之即愈。”仆回抵家,遂以玉戒指磨水,与生饮之,顿觉轻减,稍稍能言。仆乃以瑜娘所与之笺呈上。生拆视之,乃诗一首云:

  妾即君兮君即妾,君令有恙妾何安。
  凤凰倒了连云翼,松柏须宜保岁寒。
  当日造端良不易,从今燃尾谅犹难。
  天应怜悯人辛苦,破月应知自有圆。

  生览诗数次,忽觉身健,渐渐病愈。时槐黄在迩,生以病故,天不克赴试,始有重访旧游之意。

  又月余,仍催装复抵黎室。既至,表叔以生久别,眷待甚厚,廷于宣抚外堂之西庑。生见颇有外之之意,意甚不快,又以瑜娘平昔敬重于生,疑其必有交通,每使瑜弟黎铭伴在。生自念负疾远来,思欲与瑜一致款曲,留连半月,竟莫能得,悒怏殊深。

  忽值瑜母寿旦,夜间设席庆寿,生入伴斋,至三更后,遂轻步入瑜房中。瑜正优间,见生前至,相与唏嘘,叹息久之。已而,细诉衷汤,论其间阻解盟之事、致病之由,不胜凄惨。言犹未尽,忽闻门外呼唤之声,生遂含泪而别。临行之际。瑜谓生曰:“兄姑留此,不数日父亲将有远行。”生曰:“诺。”

  后数日,黎与子果去。生大喜。即日黄昏,外门未闭,生直至女室,相携玉手,同至剪烛西窗。生顾窗中诗画,宛如梦中,无有或异于始谋私奔之约,生深然之。既而,参横斗落,遂不复寝,乃相送而出。东方渐白,门犹未启,二人相返于剪烛轩下,此轩远僻,人迹罕闻,乃制《南宫一枝花》一曲,按琵琶歌赠生。夫瑜平昔善歌恐闻于外,昔时生每强之不得,今请自歌之。生心欣听,响遏行云,声振林木,骇然惊服。词名《一枝花》,带过《小梁州》。

  春愁艳色中,夏景繁华里,秋悲霜降后,冬恨雪零时。触目攒眉,许多情意,心事有谁知?三年里几不通,一日间百忧并集。

  《小梁州》
  望碧天,茫茫不尽;念青鸾,杳杳无期。可怜辜负深盟誓。玉人何处?招之不至乐昌镜破,凤钗双离。萧郎箫断,蔡琰笳悲。怪累朝鸟雀频啼,喜今宵玉手同携。《小梁州》,漫把曲儿歌,大都来细把离情诉,声声短叹长吁。钟情到此,悲欢离合都经历。怅杀我无双翼,安得双双花并蒂、对对凤于飞?古人言:“在天愿作比翼鸟,入地愿成连理枝。”这言儿也、君须记。死生随你。问我何归,相思而已。

  歌毕,天明,生乃出。瑜遂书前曲,命婢持示生。生制《耍孩儿》一曲,暮春同游,命瑜歌之,生拂弦以和之,并附于此。

  《耍孩儿》
  老天生我非容易,把俺置入花天月地。欢娱正值少年时,况两人貌美才奇。我便是琼瑶藏中无双宝,你便是紫阳场中第一枝。往古谁堪比?冠世才、风流曹子建,倾城色、窈窕太真妃。

  《五煞》
  虽二人、只一身,十分佳、一样齐,
  根如连理花同蒂。琪花瑶草相晖映,
  玉蕊金英付护持。谁知得、真情意。
  博山下深深密约,洞房中悄悄幽期。

  《四熬》
  情乍深渐妮亲,头妒交又解携,回头间别三年矣。尔思予两行红粉泪,予思尔几句断肠诗。鳞鸿绝、书难寄。百样相思端绪,万般离况情思。

  《三煞》
  可胜叹嗟!椿树倒、痛在心,那堪岸泮严束系。欲重来,奈多修阻不克谐。我的心情,秋冬春夏四时里,恨怨悲伤四字儿。此无聊不在心,便在眉。令那割人肠的花开月白,那更苦人心的燕语莺啼。

  《二煞》
  我只道破镜不圆,谁承望去璧重归。诉艰辛、一一从头起耳才闻处肠先断,口未言时泪早垂。相对几声长吁气:哀哀怨怨,噫噫唏唏。

  《煞尾》
  此意儿重若山,此情儿融似泥。两人莫负平生志。情粘骨髓刀难割,病入膏肓药怎医?任先生死死,要一处相依。

  《尾声》
  如此如此,永由伊。由伊肯嫁情人,殒身做一个风流鬼。休独使崔张、卓司马专美。

  自是之后,多会于漱玉亭上。

  次夜,生复至,且约以是月中秋,相与践东门之约。瑜允之。

  次日,生将辞归,适黎亦回,乃设席以待生。酒至半酣,黎起,举杯谓生曰:“往日时误结丝萝,有乖国法,今思改正。且瑜娘,老夫所钟爱者,不欲外适,恐致相见之难,将求佳婿以赘之。况且子既绊于文林,必历乎仕路,但与瑜娘相呼为兄妹,不亦宜乎?”生听其言,唯唯从命。复以红罗一匹以与生,曰:“劳子远来,无以为馈,聊以表吾违约之过。子其纳之。”生亦受之不辞。宴罢,日暮,生回室,思欲与瑜一会,重申旧约,奈何无间可乘,转辗反复,莫能成寝。既晓,瑜乃命碧桃以罗鳞趾一片并近体一首以别生云:

  间别三年始得逢,才逢数日却匆匆;
  一身归去轻如叶,万恨生来重似蓬。
  莫把仙桃轻漏泄,好教云翼早相从;
  向来言约君须记,只在中秋一月中。

  生归家数日,复往旧约。及至,不复露身,但寓于佃夫之家,阴使老妪为通情焉。至中秋夜,赏月罢散,俱已醉寝,瑜乃窃开后门走出时生正伫立俟候,忽见瑜至,相与同到寓所。命佃夫抬轿,至海滨。时舟在岸,生乃抱瑜登舟,渡海而东。半月间,始得登岸。其程中所作《八景》,附此:

  《兰房寂寞》
  素娥今夜到蟾宫,鹤怨猿悲惆怅中;
  香冷博山人不见,秋风秋雨泣寒蛩。

  《花槛萧条》
  绕栏浓艳四时开,都是区区手自栽;
  此生莺花谁自主,故园猿鹤不胜哀。

  《仙门夜月》
  惨淡中秋半夜天,相期私出小门前;
  回首见月颜何厚,步未移时泪已涟。

  《古道秋风》
  野草寒烟望眼荒,秋风飒飒树苍苍;
  不知此地是何处,怕听猿声恐断肠。

  《博浦开船》
  平生不省出门前,今日飘零到海边;
  同驾木兰从此去,鹤归华表是何年?

  《扁舟驾浪》
  一叶轻舟鼓浪行,摇摇摆摆几层层;
  也知平日优游好,争奈安从险处成。

  《孤掉摇风》
  苦爱风流不肯休,西风吹起浪波流;
  人言舟里黄泉近,终日昏昏怕举头。

  《列楼登岸》
  沙白茅黄海气腥,人言此地是丰盈;
  岸头举目非吾土,两泪汪汪别二亲。

  登岸之际,忽见仆夫在彼俟候,迎瑜归家。

  即至,择日设花烛之会,行合卺之礼。二人交欢之时,不啻若仙降也。乃于枕上共成一词,以识喜云。词名《一剪梅》:

  金菊花开玉簟秋,鸾下妆楼,凤下妆楼。新人原是旧交游,鱼水相投,情意相投。----举案齐眉到白头,千岁绸缪,百岁绸缪。顶香待月旧风流,从此休休,自此休休。

  自是之后,符氏缉知,具状词告于郡。

  时亻卒郡者由进士出身,博学好事,亦重风情案,闻生之才名、瑜之佳誉,勒生与瑜供状词。辂供曰:

  伏以不告而娶,固知获罪于圣门;窃负而逃,未免有乖于国法。虽然有咎,未必无因。谨具状由,备陈始末。缘念我祖之妹、我父之姑,早适临高之县,厥姓曰符,厥官曰土,世居临邑之乡。所有孙女,正及可笄之岁;念予小子,先成结谊之盟。自是冰人亲断千金一诺,复兼月老更交礼于双壁。玉镜之台,吾已下矣;芙蓉之褥,余得隐焉。讵念人心不测,天地无常,俄焉时候,倏尔云亡。彼海翁遽然易虑,慕彼千金之值,欺予六尺之孤,弃旧好而结新欢,见小利而忘大义。父心母意虽欲更张,女愿男情粘滞不了,是以犯在色之戒,通知好之私。日盛月新,胶坚漆固,两情难舍,百计无由。万虑千思,惟恐破乐昌之镜;三更半夜,遂窃效桌氏之逃。自博浦而下船,至烈楼而登岸。艰于山,险于水,始克到家;寄诸东,转诸西,未遑宁处。冤家有头债有主,已被告明;官司无党亦无偏,从公勘审。今蒙唤问,所供是实,得罪惟甘。尚冀审缘由,果孰先而孰后;曲成斯美,俾有始而有终。望大人宽宏法之仁,小子遂宜家之乐。生则仰天而祈祷,死则结草以报恩。不在多言,伏乞台鉴。

  瑜娘供状:

  妾瑜告则不得娶,所以悖理而私奔;观过斯知仁,尚望容情而恕罪。荷申悃、上渎高明。伏念瑜父生母育,忝处中闺,师顺婉闲,谨训内则。先时结谊,以缔好于辜生;近日解盟,复许亲于符氏。欲从乎先进,则不顺乎亲;欲适乎后人,则有于信是以犹豫而莫决,未知定向以适从,三思于心,两端互执。出乎此则入乎彼,理势必然;舍乎利而取乎义,心情方慊。况且符氏粗粗鲁鲁,孰若辜子□□昂昂,泾渭判然,薰莸别矣;难离难合,不得不然。所以月下花前,预许偷香之约;更阑人静,竟为怀璧之逃。驾一苇之仙舟,凌千层之碧浪;渡蓬莱之仙境,抵琼馆之名区。谁想洞房之乐方深,而符氏诬词已下;枕席之欢未已,而府中胥吏来拘。自作自欢,事已发矣;吐情吐实,伏乞鉴焉。尚冀秦台之镜照临,孟母之刀剖析。庶俾一段良缘,始终美满;免丧三分微命,翕剡云亡。夫如是,则妾再生之辰也。谨具厥由,详情乎理。

  郡扌卒览毕,以朱笔判曰:

  盖闻《易》备三才,贵阴阳之正义;《诗》称四始,开男女之及时。《春秋》著谨始之友,经书重大婚之礼。兹乃彝伦之大,实为风化之原。著于理径昭昭者也;传诸后世,郁郁乎哉!矧今圣化,人物衣冠之盛,不异中州,尚期媲美于鲁邹,岂意犹存于郑卫。切照书生辜辂,初知文墨,略涉诗书,况能怀席上之珍,何患无书中之玉?处子瑜娘,生长富华,性质婉娩,何不韫匮藏之宝,待夫善价之沽?处子瑜娘,生长富华,性质婉娩,何不韫匮藏之宝,待夫善价之沽!却乃逞己私情,污吾淳俗,非独有违于国法,抑且有叛于圣经。揆诸理而罪固难逃,原其心而情实可恕。再照土官黎稠,蠢小黎蛮,野哉羯者,不能修理帏幕,安能制服黎民?矧令背约欺孤,损贫就富,事由其始,罪所当先。原告符氏,猴头曾尾,狼子野心,不能揣己自量,却又夺人匹配。且复捏虚词诬告,欺诳官司,理既有亏,法当坐罪。牵连之人数,各科断于本条。呜呼!一理所存,两端互执。欲断地之符氏,恐开争占之方;欲断之辜生,虑起淫奔之路。是故度以中正之道,宜归父母之家。风流案自此打开,陷入坑从今填满。旷夫怒女,永无间言;债主冤家,大家解结。一惟圣朝之律,深惩荡俗之非。凡诸后生,当鉴前辙。判语已毕,合属施行。”

  于是命黎父领之回。先是,二人淹滞囹圄,极情凄惨。乃至判断明白,将使瑜父领瑜前回,二人相语别曰:“妾与君历尽危险,备经辛苦,犹不得遂其美满之情,今日系于囹圄之门,此人之意恶者也。非缘兄,亦不出此。我父又将领妾远回,今夜与君于此,不知明日又在何处也。死则已矣,倘若不死,庶毋相忘于患难之中。”二人抱头大恸,绝而复苏者数次既而,拭泪立会数次,极其绸缪,不觉樵阁日上三竿。女遂自摘其发系生之臂,生亦摘发以系瑜臂。已而,仰天叹曰:“纵今生不得为同室人,亦当死为同穴鬼;纵有死生之殊,永无违背之异。皇天后土,其证之焉!”瑜乃口《沁园春》一阕,歌以别生。每歌一句,长叹一声。满狱闻之,莫不掩泣。歌曰:

  夫为妻去,妻为夫死,死又何难?念狼虎丛中,曾经险阻,镬汤狱里,受尽辛酸。有口难言,含冤莫诉,碎了心肠烂了肝,愁杀处,见君尤缧泄,我独生还。----恩情万钟千般,誓死死生生永不单。这三世冤家无解结,一条性命惜摧残!生不同衾,死当同穴,付与符氏冷眼看。须记取,绵绵长恨,天上人间。

  女别时,生之婢女以酒送瑜。瑜出一简以付之,使其与生。乃《醉春风》词一曲:

  玉貌减容色,柳腰无气力。可怜好事到头非。啾啾唧唧,彩凤分飞。宝瓶坠井,魂招不得。----回头长叹息,血点盖胸臆。乾坤有尽意无穷,惜惜愁愁,嗟嗟叹叹,相思罔极。

  瑜娘既出,生亦疏放,而溺于所爱,恩愈厚而情愈深,终日不食,终夜不寐,痴痴呆呆,如醉如梦,动静语默,皆思瑜之心形也。其至精神耗损,容有变色,所为之事,旋踵而忘,不知其与荀情崔魄,孰果先而孰后来。尝作《玉蝴蝶》令一阕云:

  憔悴玉人去也,深盟已负,幽怨难招。终日昏昏,无赖无聊。恨如山,重峰叠嶂;悉若线,万绪千条。想娇娘,眼波波深恨,旆摇摇难招----游魂飞散,金钗脱股,玉带宽腰。被冷香残,兰房寂寂,长夜迢迢。僧金迦,倩谁解结?风流案,何日能消?可怜俏玉人何在,风雨潇萧。

  又诗曰:
  临风长叹息,好事到头非。一点心难朽,千年愿已违。离鸾终日怨,塞雁几时回?寂寂寒窗下,无言但泪垂。谁想凤和凰,翻成参与商。灯残心尚在,烛冷泪还长。当日同司马,如今似乐昌。相思成痼疾,自觉断中肠。

  瑜娘自归之后,黎幽之冷室,使之自尽。瑜终日独自悲吟,欲殒命,然以未得与生决别,尚不能忍,乃作哀词八首以吊云:

  暗室兮寥寥,长夜兮迢迢。欣欢兮今何在,天涯兮亦何遥。愁频结兮不能消,魂已飞兮不能招。风流债兮偿未了,鸳鸯颈兮何时交。

  妾心兮悲又悲,皇天兮知不知?想思兮此际,相见兮何时?雁儿东去,燕儿西归,镜已分兮钗已离。心盟有在兮君应不违,灵神作证兮吾将谁依?在天愿作兮比翼鸟,在地愿为兮连理枝。天地兮无穷尽,此情兮无绝期。

  日在兮青天,鱼在兮深渊。天与渊兮悬何切,我与君兮合无缘!不怨父兮不怨母,不怨人兮不怨天。但怨红颜多薄命,倚门长叹泪涟涟。

  幽室无人兮与鬼交亲,微喘苟存兮与鬼为邻。愁眉兮终日颦,幽恨兮几时伸。誓此生兮不惜身,即与子兮合其真。生当为兮同室人,死当为兮同穴尘。

  春风桃李兮今何在,秋雨梧桐兮增感慨。填不平兮美满坑,偿未了兮风流债。香罗重解兮何时,佳期已失兮难再。

  百年伉俪兮一旦分张,覆水难收兮拳拳盼望。倘若不遂所怀兮死也何妨,正好烈烈轰轰兮便做一场。莫教专美兮待月西厢,何心偃仰兮苦恋时光。树欲静兮风不休,梗欲停兮波不流。海纵柘兮心尚在,石虽烂兮情犹存。于今堪叹亦堪悲,无缘佳期不到头。甘向牡丹花下死,便为情鬼也风流。

  只为君情兮苦牵缠,遂使今日兮受斯愆。窃负而逃兮真可慊,缧绁而拘兮犹可怜。父兮母兮不相见,只兮弟兮不相捐。与其苟生于人世,孰若饮恨于黄泉!

  词成,黎以公干之县,祖姑乃窃开纵瑜潜而出。

  时生家仆来探访消息,瑜乃出一简付之,命遗与生。生拆视之,不觉放声大哭。其书曰:

  妾与君自交会以来,殆始四载于斯矣。吾兄使妾眷恋之心始终弗替,绸缪之意生死弗改。瑜月下之盟,口血犹未干也;灯前之语,德音尚在耳也。妾拳拳是念,切切惟思,未尝一日而去怀,惟冀与子偕老而已。曩者中秋之行,始得遂志,自谓可以驯至百年而不负,灯前月下之心遂矣。奈何无知恶小切齿,在州构成官讼,遂至钗分镜破,簪折瓶沉。父母恶之,乡人贱之,臭秽彰闻,闺门骈笑,良可悲夫!妾今幽居别室,风月不通。正欲自尽也,则恐自经沟渎,人莫知之;正欲苟存也,则将何面目去见父母?是以犹豫未决,思欲与子一诀而后捐身也。呜呼!百年伉俪,一旦分张;千载佳期,时难再得。想迎风待月之时,握雨携云之会,其可得乎?吁!不可得也。此妾之所以长叹深悲者也,所以饮恨长逝者也。妾所以作哀词录之以奉呈焉,以表生死不忘之志。瑜泣血谨书。

  生览毕,忽焉如有所失,乃作《嗟嗟凤侣》六章以自广云:

  嗟嗟凤侣,在天一方。思之不见,我心孔伤。
  嗟嗟凤侣,在天一涯。思之不见,我心孔悲。
  嗟嗟凤侣,非梧不栖。胡为乎哉,一东一西。
  嗟嗟凤侣,非竹不食。胡为乎哉,一南一北。
  嗟嗟凤侣,遭幽囚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嗟嗟凤侣,落樊笼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使我心忡忡兮。

  生即日促装兼道而行,直抵黎之左右潜居焉。使人以密告祖姑。祖姑密以告瑜。瑜闻生至,思得一见而无由,乃作《首尾吟》二律以馈生云:

  生不从兮死亦从,天长地久恨无穷----玉绳未上瓶先坠,全轸初调曲已终----烈女有心终化石,鲛人何术更乘风?拳拳致祝无他意,生不相从死亦从。生不相从死亦从,吁嗟好事转头空。睽违已似河边柳,偶得全凭塞上翁。幽香未消幽恨结,此身虽异此心同。拳拳致祝无他意,生不相从死亦从。

  辜生是日又得此诗,越加忧惨。知瑜以死相许也,乃溺恨燥肠作赋,名曰《钟情》,密以馈女云:

  予自与卿交合之后,悲欢离合,莫不备经。然后知吾二人钟情之至,亘古至今,天上人间所未有者也。自前寓此,仓卒并日,埋身晦迹,一月余矣。思与子一会,以叙往昔之好,以成往昔之盟,以谐往日之愿,以践往日之言,不可复得,可胜叹哉!近得子所作《首尾吟》二律,感伤悲戚,怨恨凄惨,且以见吾子之无二志矣。读之再三,感之不已。呜呼!不知何时复得相见也。兹不揆愚鲁,强写情怀,作成鄙赋一篇,名曰《钟情》。夫情所钟者,皆吾与子经历之所履也,不待赘言已可知矣,然未有不因言而见心者也。吁!韩子所谓‘物不得其平则鸣’,岂虚语哉!今因人便,敬述谬作以寄吾子,希吾子其采子。虽然,文华虽工,无补于事,要在践言耳。同生死人辜辂拜献赋曰:

  心动为情,与生俱生。蕴之而为至中之德,发之而为至和之声。至微至妙,惟纯惟精。因乎万物之感,故有二者之名。叹夫人之所禀虽同,我之所钟独异。非忧惧之切心,匪爱恶之介意。杳杳焉莫究其由,茫茫焉莫窥其际。但见感乎物,应乎中,触于目,着于躬。乾旋坤转,吾情之无穷也;日往用来,吾情之交通也;春风和气,吾情之冲融也;骤雨浓去,吾情之朦胧也;泪之洒然,气之嘘然,吾情之所以如山如峰也。然一身之有限,而万状之无涯。既而乐之,乐忽变而哀,情之所钟,为何如哉!察其所由,源源而来。想其月明风清,寂无人声;兰启矣。情人止矣。尔乃一气潜消,两情不已;贯两玉而一串,洽两身而一体。岁羽岁羽〖焉焉猗猗焉,不啻乎凤之和鸣、枝之连理也。虽文萧之绊彩鸾、三郎之幸妃子,天下钟情之乐,又岂加于此哉!至若子规声若秋闺夜雨,人既归兮,臂既解兮,尔乃恨结于心,愁塞於眉、嗟赤绳之缘薄,叹鳞雁之音稀,肃肃焉,切切焉,奚啻乎雁之失群鸾之分飞也。虽溺爱之荀情、多情之崔魄,天下钟情之苦,又岂有加于此哉!鸣呼!噫嘻!吾之与之,交情之至,此於此矣!

  方跨粉墙,游洞房,待月明,窃仙香,赶云雨之幽会,期天地而长久,此情之钟于乐之一也。及其辞阆苑,归琼馆,赴佳期,望穿眼,念日月之流迈,伤春景之不返,此情之钟而为若之一也;及至久别而相逢,久窒而复通,携琴以遂相如,举案以待梁鸿,此又情之钟而为若之一也。讵意事发入于公门,身居于囹圄,埋尤剑於狱中,分明镜于江浒,此又情之所钟而为苦之一也,情兮情兮,钟情立此当何如!乐极衰生,言既不虚;苦尽甘来,方岂我诬?悼往者之不可救,念来者之犹可图。望赵卿之返璧期合浦之珠还哲此心兮,生死不殊;誓此情兮,生死不逾;身虽异处,情非二途。卿其我乎?我其卿乎?钟情这赋,止于如斯,复何言之可言仍从而歌之曰:乾坤易尽兮,情不可极。云雾可消兮,情难释江海可量兮,情难测。情之起,先天地无地无始。情之穹后天地无终。微此人兮,吾谁与同?微此情兮,吾何以终?

  瑜览赋毕,不觉失声大哭。既而,援笔修书一览以答生云:

  同生死人妾瑜试泪含涕,谨布心声,特令便人代为申达微意,以渎情人辜兄:妾惟悲欢相继,虽事势之必然,生死同途,人情之至原。皇上后土,鉴一生无二之心;霜竹雪梅,乘万古不移之节。春情如海,永不枯干;盟誓若山,何由转动。但惹---短短,特在人亡,空垂首于九原,枉分身于两处,为此悲耳,岂不哀哉!妾今在幽房,何殊地狱。吞声哽咽,绝如泣血之子规,顾影悲吟,恰似失群之孤雁。欲苟延性会,亲却不后;将殒灭生身区兄又不至。伤心积恨,岂止一端:残喘微躯,惟欠一死,感兄不弃,幸轻百里而来询:嗟妾无缘,不得一朝而朝见室迩人遐怀恨焉;月缺花残,实可伤也。近得情书飞坠,华翰傅来,别亮新奇,凄凉惨切,备尽悲欢离合之状,极夫风流慷慨之言。蹙额开缄,含泪披读,泄胸中之苦趣,开笔下之陈言。奈何纸短情长,未免言穷意并,伏乞采之,实为幸也。

  黎归,闻其母纵瑜,大怒,愈加禁锢,节其饮食。生潜往月余,不----通其消息,愈加忧快。然赖祖姑时加问,且命生姑留于此,因便窃发。

  又月余,值黎岳父之诞辰,黎偕其妻俱往之外氏。是夜,祖姑乃穴墙纵瑜而出,命佃人舁之,随生东归。数日至家,再设花烛之宴,重誓山海之盟。生乃命婢把酒,与瑜共饮。欢甚,生口占一绝以侑女云:

  经霜松柏愈森森,足见平生铁石心;
  今夜灯前一杯酒,故人端为故人斟。

  瑜接卮,亦吟一绝以答生云:

  经霜松柏愈苍苍,足见平生铁石肠;
  今夜灯前一杯酒,故人端为故人尝。

  瑜复酌酒,再酬生云:

  经霜松柏愈班班,足见平生铁石肝;
  今夜灯前一杯酒,故人端为故人谈。

  瑜接卮,亦吟以复云:

  经霜松柏愈青青,足见平生铁石盟;
  今夜灯前一杯酒,故人端为故人倾。

  瑜归之后,祖姑乘间劝黎,因许瑜归宁。祖姑密使人报生如,夫妻遂备礼起行。既至,俯伏请罪。居月余方归。瑜娘孝敬其姑,恭顺其夫,待姊妹以和友为先,遇仆婢以恩惠为本。一家内外,无不敬之。机杼之精,剪制之巧,为一时之冠,时誉翕然称之。暇日,则与生吟咏。厥后生掇巍科,偕老百年,永终天命。

  玉峰主人与生交契甚笃,一旦以所经事迹、旧作诗词备录付予,今为之作传焉。既成,乃为之赞曰:

  伟哉辜生!卓冠群英,玉质金声。懿哉瑜娘!秀出群芳,国色天香。日秀日芳。今古无双。可羡可嘉,千载奇逢。意密情浓,成始成终。洋洋美誉,流播乡闾,莫不曰善。斯色斯才,生我琼台,猗欤休哉。玉峰主人,笔力通神,相像写真,作此传让,传之天涯。

  玉峰主人庆生诗:
  几回离合几悲欢,如此钟情世所难;
  雪冻不催松落落,飞蛾难掩月团团。
  丰城龙剑分终会,合浦明珠去又还;
  从此玄霜俱用尽,好将诗句咏关关。

  俟轩陈隐公诗:
  好将诗句咏关关,青鸟何妨再探看;
  无可奈何风大急,似曾相识月团团。
  画蛇笑彼安蛇足,失马知君得马还;
  好把风流收拾起,早携书剑上长安。

  玉峰主人结:
  早携书剑上长安,莫恋人家岁月长;
  金榜题名千古旧,布衣换却锦衣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