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叩朱扉潜求艳色 宿绣衾始露其形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梧岗主人|发布时间:2014-08-31 14:16:49|

诗曰:
   访美痴心未肯休,维扬佳丽可贪求,已留客邸成鸳侣,又溷梨园缔凤寿。
   冤俩结因词丽艳,孳根种自貌风流,沿途更有萍踪合,盟社招贤阻北游。
   话说花春见了这女子不觉魄荡魂飞,暗自想道:“这丽人想就是主人之女,我曾遍城暗访数日未能如愿,真是踏破铁鞋难觅得,得来全不费功夫。巫山咫尺,竟有如许妙人在此,若非今朝一面岂不使佳人埋没。”徒叹于邂逅之无缘耳。少顷用过晚餐,挑灯静坐因很想那美人的形况,题吟四绝道:
   其一 嫁王年纪最关情,额畔垂之覆绿云,非是司空偏见惯,否花衫子柳丝裙。
   其二 闲来无事立回廊,玉手频频掠鬓傍,一点樱桃莺啄破,声声佯唤小梅香。
   其三 新梳云发插金钗,淡抹浓装色色佳,裙底自怜莲瓣小,见人微露绮红鞋。
   其四 似向傅源觅艳踪,未曾相识已相逢,春风万树桃花影,肯引刘郎路几重。
   吟罢,只听得轻轻有叩门声,暗想:此时夜静更深,谁来叩门?那叩声又来得频甚,莫非即是日间所见之丽人乎?亦低声问道:“叩门者是谁?”外面又寂然无语。遂个举烛启扉见槛外立一女子,果就是日间所见的。欣然引进,将门闭上道:“适才得见芳容,渴望再逢,但恨糜饭无缘,洛水神姬不能与我兴阳台之梦耳,乃蒙芳卿垂眼怜我客的凄凉来通佳好,小生何幸如之。”
   那女子轻撩裙掩面说道:“今日与君一面不禁起怜,故不惜自惹之羞,叩扉相见,君勿以桑间濮上之女视妾也。”花春道:“芳卿何出此言,自古猩猩惜猩猩,怜美爱才人有同志,注得姻女,闺礼概以为真私奔之例论哉。”两人比肩坐下相与通问一翻,知此女小字凌霄,略谈数句,遂相拥抱入帏。
   花春本就日间思念已久,如今飞来艳遇且不欢喜若狂。不由兴浓,未及温承,扯下那女子罗裙就乱摸,拨弄得女子嫩腹下细缝内湿淋滴滴。凌霄推其手道:“相公今妾自投而来,必求大畅而归,君不必心急,待奴妾与相公脱光了必能大畅。”言毕时衣裙既除,一丝不挂,又将花春脱得够精光赤条。花春见此女子是个惯家,又见
   他白嫩嫩滑腻腻一身好肉,真个儿魂飞,两人抱着拈在了一起。你看他两个:
   淫兴俱发,朱唇紧贴,粉脸斜偎,鸳鸯交颈,鸾凤穿花。一头是:喜孜孜笑吐舌头,呷呷津津唾甜。另一头:怒冲冲狂送肉剑,刺杀杀阵阵颠欢。千般搏弄,妖娆万种情。柳腰脉脉,樱口气喘,香汗滴滴,酥胸荡漾,阵阵颠狂,通身舒畅。身颤颤,鼻喷火,元阳狂泄,热津津喜煞了骚美娘。
   两人云雨罢,曲尽温承,凌晨别去,订以后期,于是潜来暗去约有数宵。
   一日花春出外闲玩,偶在梅柳巷前经过,忆着濮小姐之事,未知可有商议否,遂欲进内一访。梅婆正要出门,见了花春走来道:“相公来得正好,老身正欲到寓相商前日所认之事。唯有一条计策可见千金一面,但不知相公乐从否?”花春道:“有甚妙策得见千金小姐,有甚不从。”
   那婆子道:“濮太爷曾奉吏部张大老爷之命,要选十数名俊俏女子教习梨园进献京师,今岁春间有一女班名曰月霓班,演习已久可以进献。不料前日忽有生角患病不起,现在空缺候补,濮太爷使我访一聪俊女子补入。我看相公聪明风流却也乔妆得过,若肯扮为女子混入梨园就可得见小姐一面,见过后即可见机而作,以图脱身金蝉之计,相公以为如何?”花春鼓掌笑道:“此计妙绝,就此乔扮便了。”
   那婆子遂往里边拿出头钗环衣裙等物,将花春方巾除下,梳了一个时新的盘发,蓝衫卸去穿了一件鱼白飞花布衫,束上一条深色布裙,又把乌靴脱下穿上一双九寸长的板尖花鞋。见梅婆笑道:“幸亏老身的脚寸与相公相佛,故有这双不曾上足的新鞋,不然倒一时难觅。”又拿些脂粉与花春敷好。梅婆道:“相公如此一扮竟与濮小姐不相上下。”花春闻言遂与梅婆借镜相照,也暗暗欣喜非常。
   二人同出门来把门锁上。花春问道:“前日闻得妈家呼唤烹茶是有一位令爱的,为何把门锁上?”梅婆道:“小女昨日往母舅家中去了,所以不在。”那花春同梅婆一路行来,傍人见者无不唧唧称赞。不多时到了濮太尊府,径入里边叩见,太爷细细盘问此女来由,自有巧言唐塞交银立契补入班中,花春即以身价银子赏了梅婆。
   话休絮表,花春见这须梨园之女俱在十四、五的青年,虽不十分艳丽,颇有一、二分姿色,恐破露机关难成美事,故不敢现出本相与他们兴云布雨,唯是勾肩引颈相为戏调而已。
   却说花春英姿灵敏,这些规模歌唱不消学得已是神而明之。一日太尊有事上省去了,内堂夫人传班演戏点了西厢正本,花春妆了生角做到游殿跳墙,见他丰裁俊雅举止嫣然,夫人与小姐皆喝采道:“此女入班未久,而曲按工商雍容有度,如此心灵神慧,实属可嘉。”那花春暗中注眼紫荆,果然可称国色,梅婆之语不差吧。少顷戏方演罢已是黄昏时分,赵小姐传令生角进房领赏,花春听了不觉魂飘天外,即随了使女来至小姐香房,见紫荆粉面微红醉倚杨妃榻上,愈增出一种媚态
   。花春走近榻傍将身跪下道:“小姐在上,婢子叩见。”那小姐忙将手扶住道:“罢了。”遂命坐下,将方才演戏的妙处极为赞美,说他歌喉婉转舞袖翩迁,演习未久而遂能神化入妙诚兴事也,又将姓氏年庚细细问答了一遍。花春偶抬头见妆台上堆着无数书籍,其中有一纸花笺露出在外,遂身走过取出一看,红笺上有诗一首题是泳月韵,限搂头,休忧愁头,限敛云晴空冰轮,乍涌中坎西厢诗一首。其诗曰:
   云影花阴月半楼。敛容面望粉墙头。
   昨开王户风轻拂。容卷珠帘待不休。
   冰镜朗吟之子拜。轮波微动是人忧。
   乍来厢下疑瑶岛。涌到银河织女愁。
   花春看罢赞道:“情怀尔尔触手,生春下笔几忘限字之苦,有此奇才香闺增色矣。”紫荆闻言欣喜道:“你如何识解诗中意味,莫非也识得几个字会做两句诗的么?”花春道:“略知粗浅,小姐如若不嫌婢子僭越,敢题和小姐一首。”紫荆道:“文墨一道,乃天下之公不拘上下贵贱,可以题咏有甚僭越,但恐此题限拘字,未得挥洒如意,你若果能吟咏,待我另示一题以试笔你道如何?”花春道:“这倒不妨待婢子聊学,以博小姐之一笑便了。”遂把香墨浓磨下笔于花笺上和就云:
   云开月影下花楼,欣拜嫱西未卸头,晴夜迎郎来可是,空厢待约眼无休。
   冰寒绣户凉风拂,论挂急纱少妇忧,乍见半疑登玉宇,涌金波处动人愁。
   吟罢递于紫荆,紫荆展见直惊喜得疑神注目半晌无言。乃谓花春道:“你有如此奇才,乃身充贱下,混迹梨园岂不是美玉沉埋深为可惜,不如待奴禀过父亲另觅一女补入班中,你且在我闺房中,日遂相伴你意如何?”花春喜之不胜道:“得蒙小姐垂怜,真是婢子万幸了。”遂相与并坐言谈,更加怜爱。花春乘间问道:“小姐如此青春为甚不与君子好逑调琴瑟,尚可鸳帷寂寞绣枕孤眠?”紫荆道:“只因人才难得尚待宇闺中,讵可致叹,使鸳寿误订。”花春道:“小姐意见要怎样的人才便可缔盟偕老。”
   紫荆道:“奴家静处深闺不能鉴别天下人才定其优劣,然自我揆度起来,若论貌,你演戏时之文采可观即当目之真,君瑞相亦不过如此也;若论才,你和咏月之评直,可谓阿堵传神,香坛圣手,即六朝名士之你亦可与之并座。但恨才则真才貌乃假貌,只可作绣帘之伴不能谐锦帐之欢,若世上男子才貌有如汝者,便可订百年之好,而遂我愿矣。”花春见
   他言语来得凑巧正可乘间挑逗,遂说道:“蒙小姐如此雅爱设婢子此时果是一个张生,未知小姐肯作崔莺莺否?”濮小姐亦笑道:“若使你果做得张生,奴亦何乐而不为崔莺莺哉?”
   言谈久之侍女俱已静睡,花春道:“此刻重门紧闭,人俱熟睡,婢子不能出去,只好在小姐房中安宿了,不知可许婢子与小姐共枕鸳帏否?”紫荆笑道:“我与你联芳于翰墨之场,当略去夫贵贱之迹,不久要禀过父亲与你缔为姊妹,此夜同衾正可共剖情肠,破香闺之寥寂有何不可,错认奴作崔莺以日间跳墙赴约之风流以加之于我。”花春遂掩上朱扉,背着灯光把衣裙卸下,遮遮掩掩,光身入了罗帏。
   紫荆笑道:“此夜非佳期会也,你何故作此害羞模样?”亦解衣宽带入帏就寝,花春将右手轻轻拨行,与小姐面上偎腮摸弄,觉遍体滑若凝脂,香如腻粉,抚了紫荆的胸膛双指捻其乳头说道:“莫说别的,就是小姐这两颗嫩乳,亦觉温柔香软,妙不可言,婢子欲吟诗一首,以诗赞其美未识小姐容否?”紫荆道:“如此最妙快且吟来。”花春亦不假思索信口吟成七律一首,以嘲调紫荆云:
   酥娘年少最温存。生怕萧郎醉后扪。
   春盒双双花并蒂。巫峰雨雨夜销魂。
   几曲浴罢浮香露。一弱灯前映指痕。
   温软玉肌娇又畅,解衣羞与阿侯吞。
   紫荆听道:“情虽入妙,尚可未能贴切,你说萧郎醉后扪,问你萧郎在哪里?”花春道:“小姐若果欲见萧郎,待婢子就当萧郎便了。”言毕,双手且在他细嫩嫩的身上摸弄,戏调久之紫荆芳心已开,春情荡漾,不由伸手摸向花春嘻道:“你不也和我一样的身子怎当得萧郎。”花春搂住
   他道:“说当的便可当的。”
   边说边用下身紧贴紫荆小姐的嫩腹下摩荡着。紫荆只觉俩人紧贴的小肚下有一硬硬的热突突的东西,伸手一摸,触到一根粗粗大大长长的头园尖尖的肉棍子,吓得紫荆惊讶万分。花春遂乔扮细情一一剖诉谓紫荆道:“小姐曾经说过的,我若做得张生来,小姐白头为崔莺,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佳期之会,小姐不得推矢也。”紫荆无奈只得娇口说道:“妾乃千金之体,相公如此恋我,勿使我白头吟可也。”花春亲其腮道:“小姐今肯见怜,小生敢不以心相报。”
   言毕,吮其口将舌尖伸进他口中舔搅了一阵,手抚其一双嫩乳,捻其二颗鲜鲜红红的樱桃似的乳头。紫荆被花春这舌与舌一触,乳头一捻,顿感舒舒麻麻,一阵晕脑软绵绵似醉似痴。花春这时欲火炽如焚,不由吮其乳伸手摸其妙处和抠其阴户,只觉淋淋阴水已布,不由挺马跃进玉门关。紫荆莺声道:“妾乃初发的芙蓉,风雨难禁,乞相公护持。”花春道:“小生自会怜香惜玉,自有软软款款的手段,有道是春宵一刻值千金,其中乐趣无穷,小姐就宽心罢。”花春前有红日葵数人之经历,驾轻就熟,肩架其双腿,用手拨开它的阴户二肉瓣,龟头放在肉瓣中磨蹭,缓缓浅进浅出,岂多温存,几多摩弄,亲个嘴儿舌尖相裹似糖粘,弄得个紫荆小姐舒舒展展欲罢不能。此正是:鸳鸯戏水翻红浪,狂蜂采蜜花吐香。女貌郎才真可羡,春宵一刻脔禁尝。
   且说花春用轻轻缓缓的手段破了紫荆小姐的身子,两人海誓山盟,恩恩爱爱赤身相抱而睡。到了明日,起身梳洗已毕,紫荆惊谓花春道:“君混迹于女优中数日,未知曾露本相否,倘已破露机关则昨宵在房一宿,难免他人暗中滋议。”花春道:“小生唯恐乔装事露,难与小姐相亲,故虽混迹于红粉之中,唯把春心捺住不露其形,小姐不消虑得。”紫荆闻说中怀坦放,是日又留住花春在房道:“奴家前日曾得两题,一是咏笑,二是咏影,却未曾赋就合,日闲意无事就将二题与你分咏,如何?”花春见有待女在前,仍自称婢子道:“既如此,小姐咏影待婢子咏笑便了。”旁边侍女遂个轻磨香墨,各送云笺一纸。花春先题就云:
   曾闻一笑惑阳城,合阳相逢百媚生,偶尔解怀增绰态,嫣然愿我送微情。
   低头红晕春波脸,冷齿香消小口樱,绝世风流描不出,倩兮灯下伴卿郎。
   花春题罢,见紫荆纤纤玉手轻执银毫,也在那边题写了其诗云:
   相亲相近莫相离,乌有先生信有之,依约送君灯暗处,模糊伴我月明时。
   独来静夜何人捉,偷入深闺不尔疑,真个形骸同傀儡,循墙面壁一无知。
   二人互看诗句,共相赞美不已。是夜,仍留花春在房安睡。言语间问及花春混迹梨园,将来作何计较。花春道:“我已得令小姐芳容恋盟缔,就此心可放矣,我此去北上,无论春闱捷与不捷,来岁春尽必至,此情媒求合其约,请小姐宽心等待我,明日趁你令尊不在就要潜踪遁天了。”紫荆闻言踌躇半晌道:“郎君虽欲潜踪上京,就难与家尊见面,然须请一冰人,将君姓氏一通,并君之青年才富秋幄争元,倍详其细,好使家父留东床一座,以待君耳。若使君径北上残月蹉跎,恐家君作主缔姻妾,将何以回挽?”
   花春道:“我在维杨亦无故旧相知可托,若就令梅婆前来说事,恐令尊未肯全信,必欲面见小生奈何,我想令尊既欲挑选人才为雀屏之射,一时亦未能得,数月之内谅无变故,小姐且请放怀。”紫荆道:“君家既如此说,奴且安心待约,令听春雷始发必再会君便了。”花春道:“小生无物为赠,唯带得一幅美人图佩之如珍,明日到寓取出,命梅妈妈带来潜交小姐聊表盟海之束。”紫荆道:“被梅婆识破机关奈何?”花春道:“乔装之宵出自梅婆,彼作事老成,岂肯把机谋泄漏,彼即知道我与小姐有约,这不妨害。”遂过了一宵,明日起身与小姐握别一翻,遂入班中与众女优闲谈,竟日自然问及小姐何故留宿两宵之事尽不细表。挨到黄昏时分,竟不与班中女伴得知,悄然遁出府门。
   先到梅婆家中换了衣服,梅婆忙问道:“濮小姐的容貌如何?可见老身说话并不虚缪么?”花春点头称是,就将与濮小姐缔盟订约之事细细说明。梅婆笑道:“若非老身有此妙计,焉得相公皆其美事。”花春道:“小生自时时感念的,我今还有事恳求于你,我去了就来,你且在家等我一等。”
   那花春匆匆来到寓处,取了画幅,又取白银五十两,命画箧张灯同到梅婆家中来。谓梅婆道:“这幅画图烦你悄然带去,交与紫荆小姐,这五十两银子,若是濮太爷因不见了人,要你身上交还才价,可将此银还了他,若是免得,越发你的造化了,十两银子也赏了你,我明日消停一天,后日清晨就要长行了。”那梅婆闻言大喜道:“相公作事这等周到,老身与别人办事多年,从未曾有如相公这般慷慨的。”
   那花春遂别梅婆,回到寓处,用过夜膳,命家人各自安睡。挑灯静坐以待美人,哪知漏鼓频催,竟不见是人到来,只得解衣安寝了,明日与店主人弄清房金,命家童叫定船只,打点明晨起身。心中想道:“今夜那人出来好赠与图,与彼相别了。”等到了晚间,静候多时,见凌霄仍至,问及数日在何处掩留。花春饰词以对,也不述以真情,遂与凌霄盟誓一翻,嘱伊安心守约,后会不远。正在言语,忽听得外边叩门声,二人惊惶失色,谓定是败露机关是非难免了,只得令凌霄潜向榻底躲藏。
   花春战抖抖持了灯火,启扉看来,却非别人,乃是梅老婆子。便问道:“夜静更深,老妈来此干甚?”梅婆道:“我奉濮小姐之命,有送别诗四首,赠与相公。命我于万叮嘱于你,必须早遣冰人为红丝之订,断不可延迟时日致叹惜哉,恐误一生。我恐相公明日早行,不及相会,故急忙到此通达。”花春又问道:“月霓班中之事,可曾发觉么?”梅婆道:“相公昨夜遁出,他们已着急差人寻访,只怕太爷来,尚要着老身追寻哩!”花春道:“小生感谢你的。”
   那梅婆言毕别去,花春即把扉掩上,展开诗笺一看,见是四绝其诗云:
   其一 愁听清猿梦里长,几多深送断人肠,销魂事去无寻处,密讯红笺有几张。
   其二 来时笑厌最堪怜,此夕回肠几万千,眼底乍抛人一个,西风渺渺月连天。
   其三 目断天涯倦倚楼,浅尝滋味透当愁,世间唯有情难说,溪水随君向北流。
   其四 金炉香尽漏声起,相见时难别亦难,一曲离歌而行泪,更无人倚玉栏杆。
   看未毕,那凌霄在榻底步出,笑道:“你原来,又与甚么濮小姐有约,我家姨母与你作合的,故在外担搁这几日,适才问你竟尔不吐真情,可见男子负心,从古如是。你此去都中占鳌得意,自有贵宦千金选乘龙,奴凌霄之约,只怕要付诸东洋大海了。”花春道:“芳卿何出此言,实不相瞒,小生曾立志要访十位佳人,以谐琴瑟,尚恐美人难觅,未能如愿以偿,贵贱之迹岂所计哉。莫说卿是良家闺女,可订鸾俦,就是青楼少妇,若果有拔萃的姿容,小生亦甘与之为配,决不以其为逐水杨花,而情生菲薄也。实情剖告,愿芳卿谅之。”凌霄道:“妾以愿君不负约足矣,岂敢有妒心哉。”花春遂取画图赠于凌宵,是夜欢爱尽情,巫山之梦曲尽交媾之道,直弄得凌霄浑身舒爽,几承雨露方才夜深别去。
   到了明日,将行李发下舟船,一路行去,在船中取出画图增上两幅,一幅是美人秉烛正视的模样,一幅是华堂演戏,自己扮作张生,濮小姐在筵饮酒的模样,画毕细观,真觉情景活现。
   那日到了一个地方将船停泊在岸,见城中风景甚是可观,也不带家童,独自一人上岸飘然行去。约行数里,到一静僻之处,遥望见一座园林,古树连云,层层绿荫,只见园门大开,有许多车马停驻在外。心中想道:“此处莫非任人出入游玩,何妨进去赏览一翻,又道地陌人生不可造次。”车马虽停不见游人络绎正在躇疑,见粉壁上贴一张银红单纸,上写的是结社招贤小启,遂念道:“窃以东汉伦才共企文章之,盛西园载笔,群夸风雅之。”尚未看完,从内走出一园公来道:“相公来得正好,今日正是社期,里面请坐。”
   花春欣喜,遂欣然步入园中。此时正是秋尽冬初,但见篱菊枝残,井棺色老,唯小之芙藻间斗艳,枫叶争红,观之靡荆约待百步外见有两童子在前迎接,引花春渡过小桥傍一紫围栏处曲曲行去。众人见花春衣带整齐,风度翩翩,不敢傲慢,尽皆起身道以姓氏叙谈,俱欲花春诗一首。花春道:“诸位先生在座,晚辈何敢献丑。”众人合应声道:“花兄少年英俊,自是才藻不凡,少顷笔走龙蛇,我辈定邀荣未照矣。”遂送过一纸红笺有数题在上:梅聘海棠赋,以占群芳,还求嘉耦为韵落叶七律诗四首:其一得秋字,其二得红字,其三得深字,其四得株字;秋闺词一曲:调限隔溪;梅令采菱歌四首:不构韵。
   看毕命童子引至一间书室,四壁图书尽社季风流之句,几呈玩好皆玲珑珍重之奇,自是目不暇接,见几上云笺铺就,童子轻磨香墨以待濡毫。花春暗想道:“一日功程要完就诗赋歌词四则,若非我花春已被他压倒矣。”也不假思索,信笔挥来,早已完就。遂袖了诗笺出外,这个童子也随出来通报主人。
   谁知主人方为见面,花春不觉忽然吃惊。看官们你道花春与他们相逢邂逅并无宿怨,非有旧仇,为甚吃惊起来。且把此情慢慢的揣度一翻,少停续下回便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