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 半老除娘偏饶风韵 多情夫婿永结恩盟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佚名|发布时间:2014-09-25 22:19:38|

却说这年碧卿丽春到了三十岁,碧卿因为名成业就,厌倦世事,便辞职归家,楔遥自在,度他快乐的生活,丽春此时年纪虽然渐大,可是旧时的美艳,仍未减退,身段风姿,反增加了许多好看的地方,碧卿对他更为心爱,几乎整天搂著,摸捏弄玩。
   原来这班美貌女子,在她幼时固然国色大香,倾倒一世,及至到了中年时侯,还是娇艳可爱,并非庸俗脂粉可此,旁人替他代叹美人迟暮,真是冤枉,其实她少年时一切未曾圆满显露的美处,这时都一一表现尽致,更足动人,荡魄消魂,力量惊人,反非一些稚齿幼年的女儿,所可比及,以颜色婉论,固然年轻姑娘们,如花似玉,娇婉非常,但中年妇人,身体长定,皮色益加纯洁,其白哲细腻,滑不溜手,远非少女的赤色多毛皮肉可此,况且少女身体发育未全,细手细脚,太为柔弱,肉儿绷紧,如未熟柿子,也乏味道,只有中年妇人,刚好成熟,骨肉均匀,松紧适中,股腿等处,均此少女肥满,最宜慰傍,说到陰户,少女的东西,窄小固好,但甚畏痛,玩时出于勉强,不得畅意,而且里头感到挤迫,毫无运行余地,亦为美中不足,中年妇人则不同,儿生得好的,花心浓妆腔口丰厚,有伸有缩能放能收,玩起来的时侯,可以任意开合,善于吸吮,密贴龟頭妙不可言。至于情意力面,少女多羞,色情未盛,一切承迎,皆所不惯,房席间的事近于敷衍,事毕立即起眠,不及中年妇人,春情最为丰富,常有毛遂自荐之事,干时完全出于自愿,故能动作声音婬浪尽致,甘心献媚,曲意承欢,迎合心理,且享事在行,渴睡甚多,事后揩抹下体添整被窝,爱护郎身,倾吐情话,甚至捶腰摩腿,无不伺侯周到,克尽妇职,便男子高卧柔乡,享受不尽,试问娇痴女郎,能解此否?
   故半老徐娘,比妙年女子更有价值这个问题,古人今人早已讨论过了,非是知情识趣,讲究此道人,莫能领会,读者诸君、想不乏知音的人土,当不云以吾。
   言归正传,丽春这个妇人,便是上述半老徐娘中的一个,其妙处可想而知,无怪其夫爱之如心头之肉了,碧卿归隐之后,一意享乐,又有这最美的娇妻,作他知己良伴,无怪闺房之内,乐事重重,每逢春朝秋夕,月下花前,两人悦心行乐,亲热已极,无法发泄他们的爱情和快感,便时常肉儿相挨,干干那件风流营生,男人至嫩之肉为陽物,女人至嫩之肉为陰户,天生二物,皮肤极薄,神经最敏,实有深意在也,若能常以己之嫩肉,与彼之嫩肉互相摩弄,藉以享那化酣之乐,非天下善行乐之人,谁足以语比。
   碧卿家中有个很大的花园,夫妇二人每到园中戏耍,有一回,丽春在万字徊廊栏竿前看花,碧卿从后走来,见他亭亭艳影,大动欲火,便不由分说,在他身后拉下裤儿,叫他抬起一只金莲,踏在拦竿上面,将屁股抬起,偎王自已怀中,陽物从后入穴心,偏师直捣,摇曳生姿,好似风吹花动一样,妇人娇声说话,又与枝头雀鸟互相头应和,真是三春佳景,不可多得,顽了许久,泄情而止。
   又有一回,二人走到匀药丛中,便要在山子石上云雨,妇人嫌石上凉硬不甚舒服,碧卿便捧了许多落花片儿,垫在石上,伊人躺著,柔软如被褥一股,干起来时,只见一堆万紫千红,托看一枝人间解语娇花,越法助兴增美,令人爱悦,又有依婬水阵阵,发人欲醉,狂蜂浪蝶,围纵四周,更给人许多美慰,完事起来,妇人衣间头发,贴满了花瓣,活似天然妆饰,也不抓拂拭,在园中盘桓到黄昏,才归房安歇。
   夏天满地荷化盛开,二人荡著一叶扁舟,到池中采莲为戏,摇入荷花深处,四面翠盖草田,红花朵朵,幽香扑鼻,寂静无人,只有几对鸳鸯,在水中成双配合,二人看得心动,扒去罗衣,在舟中自在耍玩,折了一片荷叶,铺在腰下,便顶入陽物,抽送起来反嫌舟儿太小,二人稍为用劲,幌荡不定,二人藉此摇动之力,姿意揉挨,尽情依偎颠颤,更得无上乐趣,事毕后,拿出荷叶一看,其上白色陽精,晶莹点点,好比明珠一般相似,投入水中,鱼儿争来吞下,二人不由大笑,互相搂抱,在荷香当中,睡了一觉,才上岸来。
   七夕之后,家家女儿,陈列瓜果,穿针求巧,他两个身赤卧在房中竹塌上,用那肉线,穿那软针,秋风瑟瑟,玉体生凉,比起暑天烦热,舒爽得多,两人干得十分乐意,还仰天笑那个牛织女,只能一年一度, 那比得上他们快乐楔遥。
   中秋晚上,夫妇俩观看明灯,喝了些美酒,兴致很高,在高楼上面,解衣行房,月光由窗外照入,映在丽春玉体上,更显得洁如如壁,润似明珠,碧卿爱极,搂住爱妻的娇躯频频抽送,丽春笑著说道:“年年此夜,人月双圆,我们夫妇这般快乐,那广寒仙也当羡慕哩!”
   时光如箭,冬天到了,不能再在外面,随意风流,尚幸暖阁红袄,罗帐锦被,并不觉冷,所以也能欢合,碧卿又定制了一张行乐床灯,这床全用红木制成,雅刻精工,尺寸宽大,床内嵌著数面大镜,床顶装著许多灯光,云雨之时,光线明亮,反射清晰,四面姿式,皆可一目了然,可以穷态极研,百般玩耍,或坐或立,或仰或俯,其式各各不同,至于挟蝶穿花,流星赶月,鲤鱼戏水,老树盘根,种种花样!无不玩到,一对裸抱壁人,顿有无数化身,真是极人世之奇观了。
   其时黄河水泛滥,逃荒难民纷纷把儿女送予富户以求生存。碧卿也收留两个女孩子为丫环,年纪都只有十三四岁,生得十分姿色,一名小翠,苗条而脚小,叫名轻红,白肥而天足。两人行房时,先令丫环宽衣解带,叫她们也脱得精赤溜光,侍立两侧,交欢之前铺被褥,垫手巾,扶陽物,俱是他们的事务,玩时又叫他们或持软枕,或端香茶,或挥扇蚊,或持巾拭汗,有时更令他们推著碧卿腰以助其力,事毕后,凡有揩抹婬水等事,都是两位丫环去作。
   这两个女孩子初来的时候还是黄毛丫头,两年后已经长得亭亭玉立,含苞欲放。情痘初开的女孩子,当临其境,如何不动芳心,禁不住眼中出火,陰中流汁,碧卿夫妇看了,以为至乐。并且增加他们兴致不少。
   碧卿亦提过替两个丫环择偶成亲,然而两位女孩子都不愿嫁出。甘愿一生一世,服侍碧卿夫妇左右。
   这日,是碧卿和丽春成亲二十周年纪念,妇人打扮得更为漂亮,脱得赤条条的仰卧床上,以待碧卿,两个玉面朱唇的丫环,也侍奉左右,替他们铺放手巾,碧卿一见婬心如焚,腾身上去,挺陽便刺,碧卿正值身壮力强之时,又乘看酒兴,陽物十分昂大,妇人陰户却乾涩无水,如何容纳得下,只把一条桃红手帕,咬在口中,忍痛承受,又不住拿汗巾揩拭下身,怕弄出血来,玩了片时,婬津沁出,力始爽利,妇人举股相迎,尽根吞入。少顷,碧卿又要他上去,两个丫环左右挟住妇人身子,干那倒浇腊式样,碧卿两手捧看妇人雪白屁股,一起一落,甚是有趣,不多一会儿,妇人累的气喘吁吁,仍复下来,碧卿伏王身上,大抽一阵,用手把握小脚,摸弄屁股,顽得高兴,越抽送得利害,妇人陰中甚乐,婬精流出,直浇龟頭,碧卿快乐已到极,便连连抽送,妇人在下,曲意承受,春意盎然,非常舒适。少顷停下休息,抽出那话,叫轻红揩抹。此时轻红捏住把把玩不已,露出羡慕情态,不忍放手,还是是小翠拉他衣袖,才忽然惊觉。
   丽春看在眼里,便对丈夫说道:“我们虽然俱已四十开外,你却仍然生龙活虎,我甚至有点儿抵挡不住。不如有时就让轻红和小翠顶替我和你行乐罢了!”
   碧卿笑著说道:“夫人是否说笑,当真这般海量吗?”
   丽春道:“这等事岂能说笑,我早已她们提过,两人都乐意,既然她们都不想嫁出去,也不好让她们长期这样临渊羡鱼,现在就看你先替那一个开苞啦!”
   这时小翠和轻红的脸都红透脖子,俩人垂著头儿,默不作声。碧卿本来一心一意和丽春相处夫妇之道,并没想到有这样艳福。这时仔细望著眼前两位赤身裸体的嫩娃儿,却一时拿不定主意。丽春笑著躺到床后,说道:“还是我替你作个选择吧!轻红比小翠稍大出几个月,你就由大到小,先替她开苞,再为大翠破瓜嘛!”
   轻红一听说她先,脸红得好像煮熟了的蟹虾。小翠即把她轻轻推到床上。碧卿这时也老不客气,就在她夫人眼前,架起轻红的一双粉嫩的大腿。小翠也移动身体过来看热闹,她见到轻红的手握住男主人的陽具。这个动作本来轻红可以说是做惯做熟了,所不同的是这次她是扶著碧卿的肉茎,把龟頭导向自己的肉洞。
   丽春虽然看过吴妈和郑贵的床上戏,但那时距离颇远,那里比得上现在清楚玲珑地看见她丈夫的肉茎慢慢逼开轻红的陰唇,缓缓向里插入。那轻红咬著嘴唇,一声也没哼出来。碧卿把陽具向外拔出一小段,只见上面沾满著丝丝的血迹。证明轻红已经向他奉献了初夜。乃心满意足地抽插了好几个出入。见轻红仍咬牙忍耐,便轻声对她说道:“好了,你今晚初开苞,应该先让你歇歇。来日方长,下次你一定会好舒服的。”
   说著就从轻红的陰户里拔出粗硬的大陽具。笑著对丽春说道:“你一定看得流口水了,我来让你止止渴吧!”
   丽春道:“你可别忘了,还有小翠哩!”
   小翠一听说就轮到她,心里碰碰乱跳。见到轻红已经把位置腾出来,也只好乖乖地躺在床沿。碧卿双手捉住她的脚儿,小翠也伸手摸到陽具。当碧卿想往里推进时,却觉得事情并不容易,原来小翠的陰户奇窄,虽然她才观看轻红开苞的时候也流了好些的婬水,但此刻陰户却非常之乾涩。碧卿顶了两下,不得其门而入,丽春连忙把她喝停,先叫小翠自己弄了些涎沫在陰户口,又要她用身子拨开陰唇,然后丽春亲手扶著碧卿的陰茎,把龟頭对准那弄湿了的肉洞口儿。碧卿早已忍耐不住,他匆匆一顶,在小翠的尖叫声中,粗硬的肉茎竟已尽根而入。
   碧卿从未试过怎么狭窄的陰户,那温软的腔肉紧紧包围著陽具,使其连活动大为困难。稍微抽动,小翠亦呼痛不已。只好拔出,已见鲜血淋漓。轻红连忙替她和碧卿揩抹血迹。并扶小翠先回房休息。
   轻红返来时,碧卿夫妇已经重整旗鼓,玩得不乐亦呼。丽春吩咐她早些休息,不必再上床伺候。
   次日晚间,碧卿房里再开无遮大会,轻红首先被摆上床沿连挨一百肉棍,然而这雌儿昨晚开苞后,得到一夜歇息,已经胜任愉快。不但丝毫不觉得痛楚,反而十分受落。碧卿一边动作,一边仔细看著胯下的尤物,只见这女孩子肉质白晰,洁白的耻部寸草不生。那陽具插在其中被其紧紧衔著,若然不抽动,也隐约感觉她在吸吮著。虽然没有缠足,但赤著一双天足亦别有一番风味。尤其见她肉紧时将脚趾紧紧并拢著,更觉非常有趣。这轻红样子甜美,肉棍抽插之下,她脸上仍然千娇百媚。偶然还伸出舌头舔自己的樱唇。看来丽春平时在床上的媚态,已经被她全数学晓。
   一百肉棍尚未挨完,轻红已经如痴如醉。接著轮到小翠,看来小妮子昨晚破瓜,尚余惊未消,碧卿小心察看她的陰户,却发见细毛茸茸的小肉洞里已经婬水盈盈。于是令她粉腿高抬,伸出纤纤玉指,轻扶玉茎入洞。小翠已不再如昨晚那般失声叫痛,但是由她皱眉苦脸的表情,可以看出她仍然吃力在承受插入她肉体里的肉棒。碧卿也觉得陽具在陰户里抽动颇为吃力。这小翠原是出身于大家闺秀,一对三寸金莲就足予证明她的家世,可惜无情洪水,冲毁家园,逃难之时,家人溺水身亡。虽遇人所救,然而救她的人也无能力养她。只好将她送来做丫环。这时她虽然不勘承受,然而她其实也心甘情愿。所以这时她并不畏缩,反而拼命把肉体向碧卿迎凑。碧卿见她曲意承欢,也兴致勃勃地把双手在她身上游移。
   小翠虽然身段苗条,却生有一对丰满硕大的乳房。碧卿平时也已经有注意,不过那时丽春尚未恩准他染指,所以尽管两位丫环一丝不挂地在他和丽春身旁服侍左右,他也未曾摸手摸脚。如今既然这两个女孩子连肉体都向她奉献了,他还不上下其手,摸个痛快淋漓。既然小翠的陰户将他的陽具紧束,他便也不勉强抽送。只顾大肆双足之欲。只见他不停把小翠酥胸上的肉球又搓又揉,爱不释手。
   小翠被他这么一弄,也不禁把紧张的心情松弛。一口陰水浇向碧卿的龟頭。本来紧凑的陰洞立时宽松了许多。碧卿见机会已到,即放心抽插起来。小翠也立刻起了反应,只见她脸红眼湿,浑身颤动。后来竟忍不住高声呻叫起来。轻红赶紧要捂她的嘴,丽春才笑著摇头表示不必。这时碧卿感觉小翠的陰洞剧烈抽搐,自己也忍不住一泄如注了。
   事毕之后,轻红替碧卿擦拭。并俯首含吮他的陽具。碧卿见丽春观战后欲火高炽,趁陽具在轻红口里硬起,就叫丽春准备挨棍。丽春笑著说道:“相公刚才出力辛苦过,你躺下来,让我来套弄你吧!”
   说著,即分开双腿,跨到碧卿身上,轻红也连忙扶棍对口。两体轻易结合。妇人套弄了一会儿,身倦而下,令轻红腾身再上。碧卿终于在轻红的肉体里射精,这场会战才算风平浪静了。
   这时,轻红和小翠服侍夫妻二人,盖好被儿,搂抱睡下。俩人也相扶著退入后房,做著他们好梦去了。
   鄙人一枝秃笔,不觉替他们描写了十年光陰,趁比闲空时侯,也来歇息一下罢,全书至此,暂告结束,正是:
   男欢女爱倍缠绵,风流快活亦十年。闺房自有无穷趣,何必耘人舍己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