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珠案-第二章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高罗佩|发布时间:2014-11-01 22:01:35|

 狄公和他的内眷正坐在官船尾部高高的敞轩里打麻雀牌。冥色渐浓,手上的牌面已经不易辨认了。他们的官船泊在运河里离其它船只稍远的地方,运河上下船舫鸦轧,首尾相接。

  今天正是五月初五——一年一度的龙船节。午后日头转昃,濮阳城的百姓犹如流水般涌出了南门,熙熙攘攘挤拥在运河岸边的彩台下——龙船赛的终点。彩台上披红垂绿,旗幡猎猎。

  狄公是这里的刺史,他将给夺魁的赛船发放奖礼。刺史来此也不过是凑凑这典仪的趣。但狄公对这节日倒是十分的热心,他在日落前一个时辰就离了城,带了内眷扈从,坐了三顶大轿赶到他的官船里。官船停泊在彩台对面,彩台下早已人山人海,万头攒簇。狄公在船里草草进了晚膳,用了点甜羹。晚膳后,他们便坐下来玩牌,等着月亮出来,赛船开始。

  薄暮时分,江风微寒。歌声、笑声从远近水面飘来。一应船上的灯彩都点起来了。宁静而幽暗的水面上顿时倒映出一派绚丽摇目的光彩。这景致真仿佛是仙境一般。然而牌桌上的四个人都专心致志地打着他们的牌。玩麻雀牌是狄公家的癖好,他们玩起牌来也煞是认真,又还有许多奥妙的法门和复杂的讲究。这时,牌局正临胜负的关键。

  小妾出了一枚牌,一面回头吩咐茶炉前蹲着看火的两个丫环道:“将我们的彩灯也点起来吧,恁的暮黑,牌儿上的花都看不清了。”

  狄公正思量着桌上这牌局,忽抬头见老管家走进敞轩,不由得恼了火:“又是什么事?莫不是那个蹊跷的客人又来了不成?”

  半个时辰前,狄公和他的妻妾们正靠在栏杆边观赏河上景致时,曾有一个陌生人踅上了船。管家刚待要通报,那人打住了脚步想了一想,又下船走了,道是他不想烦扰狄老爷了。

  “老爷,这番却是卞相公和柯相公叩求拜见。”眉须皤白的老管家恭敬地禀报。

  “传他们进来。”狄公叹了一口气。

  卞嘉和柯元良是负责筹备这次龙船赛的。闲常里狄公坐衙升厅,问理公事,很少与他俩有什么来往。卞嘉是位名医,开着一家大生药铺子,柯元良是濮阳城有名的古董宝玩商。

  “他们坐不长久。”狄公笑着对三位妻妾说。

  正夫人噘嘴道:“这个不妨事,不过你不许偷偷将牌换了。”

  三人一齐将自己的牌朝下放倒,起身走避到屏风后去了。狄公乃站起向等候在敞轩外的客人点头示意。

  “两位相公进来请坐。”狄公和蔼地说:“你们许是来禀报龙船赛的事吧,想来诸事都预备就绪了?”

  两位古板正经的乡绅穿着素绸的长褂袍,头上戴着黑纱便帽。

  “正是,老爷。”卞嘉答道。他声音干涩却善于辞令。“柯先生和我刚离开白玉桥,通共九条船都在起发点编排定妥。”

  “桨手都不错吧?”狄公问道。一边回头提醒端茶上桌来的丫环,“小心把牌撒弄乱了!”说着赶紧也把自己的牌面朝下放倒。

  卞嘉答道:“每条船上的十二名桨手,不消几日都募全了。二号船上的桨手全是运河船夫,他们赔了誓今番非要赢了城里人不可,争夺之剧烈自不消说。柯先生和我安排他们在白玉桥镇的酒店里尽情地饱吃了一顿,此时他们正心急着上场哩。”

  “卞大夫,你的九号船且是轻快,我的那条敢情是输,究竟是船身太沉。”柯元良噘了噘嘴说道。

  狄公道:“柯先生,听说你的船是严格按着我们祖先传下的古老样式打制的,只这一层就不同一般。”

  柯元良的脸上浮起一丝笑容。他相貌端然,骨格奇拔,风度翩翩,举止优雅。

  听了狄公这一句奖美的话,慌忙欠身答道:“狄老爷乃是知音了,我断不敢忘了我们祖先的旧制。信而好古,吾道不孤啊!”

  柯元良累世乡宦,诗书传家,他一生只读圣贤书,又是骨董古物的收藏家。狄公也曾几番想亲眼看看柯元良搜集的古人字画。如今听了他这番话,心中赞许,不禁深有感慨地说:“听柯先生之言,端的快慰。古往今来,普天之下,但凡有江河水渎之处就有庆贺这龙船节的风俗。海内的百姓劳累终年亦只有在这一日里可尽情取乐一番。”

  “本州百姓都道是赛龙船可使河神娘娘开个颜儿,河神娘娘一开颜那年头便风调雨顺,河塘鱼满,”卞大夫道。

  柯元良皱了皱眉,看了卞嘉一眼,说道:“往昔,这赛龙船行动就着了魔道。

  赛船之后,用一个活人供祭,照例在河神娘娘庙里杀一个美貌的后生,披红挂绿,唤作是‘白娘娘的新官人’。那贡了牺牲的人家竟还认作是难得的风光。”

  “幸而国初定鼎就废止了这悖戾人情的淫祭。”狄公道。

  卞嘉忙道:“然而白娘娘的阴魂却还不曾消歇。此地百姓至今还供奉着她的神像,河神庙里终年香火不断。我记起四年前,赛船时翻了一条船,有个人淹死了,闹得这一州百姓纷纷扬扬都称是吉祥兆头,道是该年敢情五谷满囤,人畜兴旺。”

  柯元良不安地看了看卞大夫,他放下茶盅站起来说:“狄老爷,告辞了。我们此刻还要到彩台上去看看奖礼预备齐妥了没有。”

  卞大夫也只好跟着站了起来,他们拜辞了狄公出敞轩匆匆下船去了。

  三位夫人紧接儿从屏风后转将出来,又坐起了牌局。小妾急急地嚷道;“都剩几枚牌了?正是煞末一搏了!”(狄仁杰注:这位小妾是我的同乡——苏州人,煞末就是最后的意思)

  丫环送上新沏的茶,四个人又专心致志地打起了牌。狄公缓缓地捋着胡须,算计着招式。他的牌势已“三线归元”,只等“三筒”或“白板”任何一枚。“三筒”

  已全出齐了,还有一枚“白板”在外,若是谁将那枚“白板”打出来,他就赢了。

  狄公瞅着他的妻妾们兴奋而发红的脸颊,寻思着那枚牌究竟在谁手里。

  突然,近处一声巨大的花炮轰击,接着是一串儿爆竹声,隐隐有萧鼓乐动。

  “出牌啊!”狄公对着他上家的大妾不耐烦地催道。“已放焰火了!”

  大妾犹豫了一下,拍了拍她晶光油亮的头发,然后往桌上打出了一枚“四索”。

  “我赢了!我赢了!”小妾兴奋地叫着摊下了牌。——她只等着这枚“四索”。

  狄公失望地问道:“你们谁把那‘白板’藏住了,我多时间只等候着这枚倒霉的牌。”

  他们把牌放倒,谁都没有“白板”,剩下的牌里亦没有。

  狄公皱着眉头说道:“这可是作怪了,桌上只有一枚,我这里一对,另有一枚‘白板’端的生翅飞走了不成?”

  “莫不是掉到了地上?”正夫人说道。

  他们一齐朝桌底下看,又抖抖衣裙,都没有。大妾说:“会不会是丫头忘了放进匣子里?”

  “岂有此理!”狄公气恼地说。“匣里倒牌出来时我通数了一遍,每次倒牌我依例都要数过一遍。”

  “嘘——”的一声,然后又是一阵震耳的巨响,运河被焰火落下的密雨一般的彩星照亮了。

  “寻什么‘白板’!这红绿花伞儿一天光星,恁美的景致都不看了?”正夫人说。

  他们急忙站起来,都走到了船栏边。焰火正从四面升起,爆竹声连响成一片,人群中爆发出了高声喝彩,一弯惨淡的银月在天空挂出。此时竞赛的龙船已驰出了白玉桥,观赛的人们纷纷地议论着他们下的赌注。

  “我们不妨也来押个宝吧!”狄公乘兴说道。“今夜就是那穷愁小民也都要赌上几个铜钱。”

  小妾拍手赞同:“老爷主张的是,我押三号船五十铜钱。这两天我手气正旺。”

  “我押五十在卞大夫船上。”正夫人也发了兴。

  “我押五十在柯先生的船上,我信先祖旧风。”狄公道。

  忽然,他们看到两岸船上的人都站了起来,伸长了脖颈注视着运河转弯处,赛船就要作最后的冲刺了。狄公和他的妻妾又靠到栏杆边,紧张期待的气氛也感染了他们。

  两叶扁舟从岸边驰出,在彩台前的运河中分开扎下了锚,船上的仲事官展开了一面大红旗。

  远处鼓声隐隐,船虽是尚未见到,但可知是逼近了河弯。

  人群乱糟糟呼喊起来,九号船已转过河弯。狭长的船身内十二名桨手,两两并排,应着船中央的大铜鼓的节奏拼命地划着。一条大汉宽胸阔肩,袒露着上身,扬着两个鼓捶疯狂地擂着大铜鼓。舵手则把住长长的尾舵,向桨手们大声吼叫。刻画着龙头的船首扬头翘起,河里白浪飞溅,岸头吼声震天。

  “是卞先生的九号船,我赢了!”正夫人禁不住喊了起来。

  九号船的龙尾巴后出现了第二条船的龙头,那龙头张大着嘴正仿佛要咬住前面的龙尾巴。

  狄公道:“那是二号,运河船夫的二号,他们正鼓劲在追赶呢!”

  二号船的司鼓是个五短身材的精焊小子,他发狂一般擂着鼓,撕裂着嗓子不住地吼喊。二号渐渐逼近了九号,它的龙头已咬住了九号的龙尾。人群震耳欲聋的呼喝声将鼓声都淹没了。

  又有四条船在河弯上出现,但谁也没去理会。所有的眼睛都盯住了九号和二号。

  二号船速飞快,更逼近了九号,狄公能看清九号船上的司鼓脸上的狂笑。此刻他们离终点只有十来丈,仲事官垂下了大红旗,指示着终点线。

  突然,九号船的大个子司鼓动作停了,右手的鼓捶僵在空中,像是他仰看着这支鼓捶惊呆了,转眼间便见他扑倒在大铜鼓上。桨手们眼望着他一时都发了愣,几支桨搅碰在一处,船身略微一倾慢了下来。九号和二号同时从终点的大红旗下面穿过,但九号落下了半只船的距离。

  “可怜的小子,才要得手,竟是误了,早不该灌得那么多。”狄公叹了一口气。

  两岸人群呼声雷动,群情激昂,亦多有惊异惋惜的。

  当九号和二号浮到彩台边时,其余的七条船也过了终点线,每条赛船都受到了激动的人群热烈喝采,一派鼓乐喧动起来,焰火重新从四周升起。

  狄公看到一只小船朝他的官船划来,他对妻妾们说:“敢情是来接我去发送奖礼了,老管家伺候你们先行回府,少顷我了却此事,随后便回。”

  三位妻妾转身拜送,狄公下了官船。卞嘉和柯元良早在搁桥边上等候着他。狄公下到了那条小船,拱手对卞嘉说:“卞先生,这番输得却是可惜了,想是那司鼓病得不重吧?”

  “我这就去看看,老爷。他是条雄壮的好汉,许是困乏了,松动了脚力,不消一刻便可恢复的,老爷不必挂虑。”卞嘉说道。

  柯元良站一旁没吭一声.他心神不安地捋着胡须,双眉紧锁着。

  他们上了岸,衙官带了六名衙卒向狄公致礼。卞嘉和柯元良将狄公引上彩台的悬梯。狄公一登上彩台,他的中实的的属僚老参军洪亮便将他拽到竹漆屏风后的内室,替他换上了一套深绿色锦缎官袍,系了玉带,戴上了乌纱帽。

  “衙里都没什么事吧?”狄公问道。

  洪参军点了点头,说:“掾吏、衙役赶早放了班,回家胡乱整理了酒饭都赶来这里看龙船赛了。”

  “你且先去看看九号船的司鼓是什么回事,才要到终点,竟败倒了下来。”

  狄公装束停当出来到彩台前面,彩台下挤满了赶热闹的人群。衙卒让龙船的桨手们排列成行,引舵手走上彩台。狄公好言嘉勉了几句,发放了奖礼——红纸包里一块印糕和几文散钱,给输了的船二号船则是大红缎檀香盒,盒内二十两足色纹银。

  末了,狄公祝一州百姓都交鸿运,发财致富。一时人群中大声鼓掌,喝彩不已。

  致辞毕,狄公踱步进行漆屏风后的内室,洪亮面色阴郁地向他禀报:“老爷,那司鼓死了!仵作道是被人用毒药毒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