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珠案-第四章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高罗佩|发布时间:2014-11-01 22:02:03|

 狄公从衙卒那里牵过一匹马,翻身上鞍,一溜烟儿向南奔驰而去。一路上挤满了回城里的人,谁也不曾留意于他。

  官道约有四五里是沿着运河走的,堤岸边这时还坐着三三五五的男女。绕过了一座小山岗,四面出现了幽深的树林,驰出树林到了平川便可看到白玉桥镇口的灯彩了。跨过那座高高的白玉拱桥(下面的市镇便由此而得名),狄公见运河里船帆林立,水波粼粼,那里正是镇河和运河的汇流处。

  桥对面的市廛上灯彩闪耀,一派光明,大群的人聚在店铺周围,生意兀自兴隆。

  狄公下了马,拉着辔头将马牵到一家铁匠铺,铁匠正闲着,与他几个铜钱嘱他看守这马,喂点草料。狄公暗自得意,那铁匠并未认出他是本州刺史。

  狄公沿着市街信步走去,寻思着到何处去打听信息。忽而他见河岸上一株垂杨下遮着个小小庙宇。门墙梁柱都漆成了红色,香火端的蕃盛,善男信女川流不息都朝那募化箱里扔进几文小钱。狄公走进庙里不由好奇朝殿堂内张望,一个穿着破袖的老庙祝正往悬挂的一盏油灯里加油。神坛供着一尊真人大小的娘娘,彩披绣裙盘腿坐在莲花宝座上,半张半闭一对眼睛正瞅着他,嘴唇微微蜷曲,闪出一丝薄薄的笑意。

  狄公是个坚定的正统儒者,他对这种俗祭淫祀一向深恶痛绝。今天这张娇艳的笑颜更使他感到格外不安。他皱紧眉头步下府外石阶,继续向前走去。不一晌,他看见一家修须店,店门正向着河岸。他走了进去坐在长凳上等候。抬头他忽见一个窈窕娉婷的女子正朝这店铺走来,她穿着玄缎长裙,下半个脸面用紫绫巾遮掩着。

  这女子明眼不是什么窑姐粉头,衣饰淡雅,举止雍容,倒像个官府里的贵妇人。走近到修须店门首她停了下来,将那紫绫巾慢慢摘下,紧紧瞅着狄公。狄公心中好生狐疑,一个单身女子无人陪同,此时此刻在闹市中晃荡,可会有什么见得人的勾当?

  店铺里的伙计笑脸上来照应,狄公只得安下神来随那伙计摆布。

  “贵相公打哪里来?”伙计一边替狄公梳理胡须,一边开口问道。

  “我是外乡来的拳师,正待要上京访亲去。”狄公答道。

  他知道拳师一般多侠义心肠,救人急难,故最是受人敬重和信赖。

  “今夜你生意敢情兴隆,这么多人来看赛龙船。”狄公问道。

  “相公这话说差了。实对你说吧,今夜人但有个好去处了,你不见前面那个酒店,赛船前卞相公、何相公两位阔爷摆下了酒水,单宴请那众桨手,一文铜钱不破费便可坐上桌去痛快吃喝,又谁还肯来这里化去几文铜钱梳理胡须毛发?”

  狄公点点头。他用眼角又偷觑了那个站在店铺门首的女子,那女子倚着栅栏正耐心地等着他呢!狄公思量她莫非真是个窑姐,专一等候我出去便来兜她的营生。

  他转意又问那伙计:“我见那酒店里只有四个伙计,这么多的桨手吃喝,酒食怎生整理得妥当,可不忙乱坏了他们,听说通共有九条船哩。”

  “不,他们且是不忙哩。你看那店堂后有一张桌子,他们在桌子上放了六个大酒坛,今夜这六个大酒坛黄汤盛的满乎乎的,随你自个儿舀,务要灌个痛快。两边桌上又堆造了成山的盘碟菜肴,随意挑拣,一文不收。菜肴都是珍佳上品。人家卞相公、柯相公请起客来可真个有丞相的肚量,吃人眼红得慌。他们自个儿又上上下下地张罗,忙得没入脚处,偷个闲儿还同这个那个厮恋几句……嗯,你要不要洗洗毛发?”

  狄公摇了摇头。

  伙计又自顾说道:“我敢赌个咒,那里的人都要喝到半夜醉得踉跄才肯尽兴。

  噢,听说赛船时出了事,有个打鼓的后生仰脖子伸脚去了,大伙儿可都乐了,白娘娘得了供奉,今年秋上可有个好年成了!”

  “你也信白娘娘?”

  “也信也不信。我这行营生前不靠水,后不靠山,多少可以斜眼儿闲里观看。

  我虽不去她庙里烧香,但我可不敢走近那边的曼陀罗林。”他用手中的剪子指了指方向,又说道:“那片林子都道是白娘娘的,莫道是进去,就是走近正面觑一眼都心中发毛——”

  “罢,罢,小心剪子!险些儿戳了面皮,该几个钱?”

  狄公付了钱,道了声谢,戴上弁帽,便出了这店铺。

  那女子果然迎着他走来,轻轻地说:“官家,小妇人唐突了,有句话儿要与你说。”

  狄公打住了脚步,敏捷地看了她一眼;乃低声说道:“小娘子方便,但言无妨。”

  狄公头里猜度得果然不差,那女子神态矜持,吐言温驯,正是官府人家妇人的行状。

  “适间我听说你是个拳师,乃斗胆挡了大驾,但有一事央烦,不知依与不依?”

  狄公甚得好奇,寻思这女子究竟有什事央及,故意作势道:“我是江湖间来去之人,眼瞳儿只认得银子。”

  “随我走来!”

  她走到河边那柳树荫里搬了个粗石凳儿坐下,狄公欠身坐了对面。那女子长得十分标致,年纪约莫在二十五上下,杏儿脸,不施粉黛,淡淡的绯晕使她细腻柔滑的脸颊分外光鲜动人。她一双闪闪含神的大眼睛打量了狄公半晌,乃开了口:“今夜之事也无需你冒什么风险,我要会面一个人商洽一桩紧要之事,在曼陀罗林边一幢没人住的宅子里,打这里走去约莫半个时辰。那日商定此事时我竟忘了今夜是赛龙船的日子,无赖、闲汉、捣子、泼皮都会在这里前后出没。我要你陪伴我去那幢宅子,护着我别吃人挤踩了。你只消将我带到那宅子的门楼便行。”说着她狄公想她理应把就里详备吐个口儿,故意猛可站立起身来,冷冷地说:“话不是这等说。这赏银我何尝不想得,只是我这个顶天立地的拳师哪能去助成偷会密约败坏人伦的勾当?”

  “你岂敢胡扯!”女子愤怒地叫了起来。“我要你做了什么黯味之事来?这全是正大光明的。”

  “你要我出力须先得将那正大光明的话题抖露个明白。”狄公下紧地逼道。

  “你且坐下,时间不多,我自然得先将你说服。你这个行状倒使我先几分信了你的忠诚正直。实与你说了吧,我受人之托今夜要买进一件稀世之宝,价钱已说定,只是情形不同一般,卖主要我赌誓不准走漏半个风信儿,因为还有别人想要得到这件宝物。倘若被别人知道了,卖主可从此不得消受。他此刻正在那宅子里候着我,那里多年无人居住,正是做这等买卖的一个稳实去处。”

  狄公看着她那垂下的长袖,又问道:“这般说来,你已将这笔巨金携带在身上了?”

  女子从长袖里取出一个方纸包儿,默默地递给狄公。狄公四顾无人,便拨开纸角往里一看,不觉倒抽一口冷气——纸包里面齐齐整整十根沉沉的金锭捆扎作一处。

  他将方纸包还给了那女子,问道:“不敢动问小娘子尊姓?”

  “休要胡枝扯叶!我这等信赖于你,你却恁的罗唣。”她一面平静地嗔着,一面将方纸包又纳入了抽中。重新拿出那块银饼,说道:“这买卖彼此无欺,望你好歹也信赖于我。”

  狄公点了点头,接过了银饼。

  狄公与修须店里那伙计一番交谈,心里明白到这里来搜寻董梅被人毒死的线索显然无望,酒店里宴请桨手时一片闹哄哄,任何人都可能在董梅的酒食里投毒。此刻他倒不妨留心看看这女子究竟要干什么。

  当他们穿过市廛时,狄公说:“小娘子稍息片刻,待我去买一盏灯笼。”

  那女子不耐烦了:“那地方我了如指掌,灯笼烛火反惹人眼目。”

  “但我可得要独自归去!”狄公淡淡地说。

  他在一家杂货铺前停下,摸了几文铜钱买了一盏灯笼。

  他们继续行走时,狄公忍不住问道:“未知小娘子要会的那人又是如何出来呢?”

  “他闲常就住在那宅子里。若是你感到害怕,他可送我回来这白玉桥镇。”

  两人默默无声地向前走着。刚穿进那条通向树林的暗黑小路,前面便见一群浪荡公子正与三个妓女在那里嬉戏调情。他们用下流的言语议论狄公和那女子,只是畏惧狄公高大雄武的身躯才不敢上前贸然寻衅。狄公昂头走去,更不理会。

  向前又走了好一截路,那女子突然岔进一条幽径,这幽径正通向浓密深黑的曼陀罗林。这时他们遇上了两个在树林间晃荡的无赖,彼此走近时狄公反迭了双袖,工稳着步子,警惕地摆出一副拳师迎斗的姿势。那两个无赖本想揽事,见此情状也略知些浅深,愤愤然啐了一口,自走远了。

  狄公心想:这路果然难行,那女子端的有慧眼,识英雄,不枉付了我那块银饼。

  她独自一个能平稳进出这林子?

  幽径曲折,林愈密,树愈高。地上覆盖着厚厚一层落叶,偶尔斑驳洒落下几点苍凉的月光。早已听不见市廛的喧闹,只有夜鸟凄厉的哀鸣偶尔打破这令人胆寒的静谧。

  女子转过身来,指着一棵高大参天的松树说道:“记住这株松树,你回去时,从这里左拐,一直向左便可出这林子。”

  她自顾走入一条杂草丛生的小道。她对这里一切异常熟悉。狄公急忙跟随在后,只觉脚步踉跄,几番险些绊倒在坎坷不平的路上。

  他停下稍喘了口气,惊异地问道:“小娘子,这地方因何如此荒凉?”

  “这里是白娘娘的曼陀罗林,极是神圣的地方。白娘娘时常显灵,你没听那店铺里的伙计说么?官家莫非胆怯了?”

  “小娘子放心,在下虽有点胆寒,究竟不是懦夫。”

  “好!这就到了。千万别出声!”她停下了脚步。

  狄公见惨淡的月光下一幢荒圮败坏的高大门楼,门楼两边高墙逶迤,遮没在幽黑的林木里。那女子走上水青石阶,推开了两扇风雨剥蚀几近腐朽的木门,回身轻轻地说了声“官家请自稳便”,便踅进了那宅子。狄公转身回走。

  狄公走回到那株高大的古松下不禁停下了脚步,略一寻思,便将灯笼放在地上,将袍襟塞入腰带,卷起了衣袖,然后提起灯笼回身又朝那门楼走去。

  他想要亲眼见一见那两个神秘的人会面的地方,占一个有利的隅角,从那里可以窥视着他们。如果真是一宗纯粹的买卖,他便立即离开这里,倘是有半点可疑,他便公开自己的身份,当场问破究竟是如何一回事。

  狄公轻轻推开那两扇大门走进门楼,门楼里是一个空敞的前院,周围黑黝黝一片并不见人迹。定睛细看乃见前面不远的抹角处微微有灯火闪出。狄公穿入一条黑暗的过道朝那灯火闪烁处急急走去。

  穿出过道便是一个荒凉的大庭院,庭院里野草丛生,腐术散腥。正中影绰绰一座大厅堂在惨淡的月光下显出高甍飞檐的朦胧轮廓。忽然他听到右边圆洞门外传来模糊的声响,赶紧穿出那圆洞门仔细谛听。声音来自一个台基有四尺高的亭阁,亭阁内果然有烛火晃闪,亭阁外是一个四面粉墙抱定的小花园。小花园里荒草萋萋,虫声卿卿,沿墙种植一排古柳高槐。亭阁四面窗格和顶檐瓦翎新近修葺过,而其它部分则很是荒败。正门两扇朱红格子门紧关着。

  狄公审视情势,见亭阁左边的圆墙只有四尺高,墙外大树参天,葱郁一片。他拣定了一个墙砖凸凹处飞身攀登上那堵园墙,大着胆朝那亭阁飞快爬去。当他爬近亭阁正待趴下身子向窗格里窥觑,月亮却被乌云遮蔽了,四周一片漆黑。他听见那女子说:“我先知道了你为何来的这里,我才告诉你……”接着是一声诅咒,然后是扭打的声音。女子大叫:“把手放开!”

  突然,狄公身下的墙头摇动了一下,他赶紧拉住墙外一根树桠,竭力稳住身子。

  十几块砖“哗啦啦”倒塌落到了墙下的瓦砾堆上。狄公汗流浃背,正惊惶处,忽听得亭阁里那女子一声凄厉的叫喊,然后听见门格被打开和急促的脚步声。

  狄公急忙跳下墙来,大声叫道:“休得逃跑!”但无济于事,隐隐听得远处树枝“噼啪”折断的声音,一个黑影飞身逃进了树林。狄公待要追赶,早不见了影踪。

  亭阁的门半开着,亭阁里烛光摇曳,那女子躺倒在地上。

  狄公气急败坏登上亭阁的台阶,不由在门口趔趄几步。那女子仰天躺着,一柄短剑刺进了她的左胸,剑柄露在外面。狄公心中叫苦,忙走上前蹲下到她身边,仔细端详了她平静苍白的脸——她已经死了。

  狄公愤怒地自语道:“她出了钱雇我保护她,而偏偏在我的眼皮下被人杀了!”

  她显然试图保卫过自己,她的右手紧捏着一把薄刃小刀,刀上还粘着血迹,血迹从地上到门口滴成一线。

  狄公伸手摸了摸她的衣袖,那装有金锭的纸包不见了。只有两条鲛绡汗巾和一张单据,单据上写着柯府琥珀夫人百拜交纳。

  狄公心中大疑。他听人曾说起过柯元良的正夫人多年来一直患有不治之症,为此柯元良又纳了一房侍妾,名唤琥珀。琥珀年轻美貌,想来这死者定是她无疑了。

  柯元良这个糊涂虫竟让他的爱妾独个来这儿替他买进什么价值连城的骨董,却不知原是一个抢夺金锭的圈套。

  狄公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细细看了这亭阁。亭阁里除了一把椅子和一张竹榻外几乎没有什么家具,也并不见一个可以贮藏东西的地方。内墙和天花板新近修葺过,窗格都装上了铁栅,门外挂着一把胳膊般大铁锁。他摇了摇头,紧皱了双眉,略一沉思便用蜡烛点亮了灯笼出小花园,过圆洞门,转来庭院直进那大厅堂。

  大厅堂里空荡荡,幽暗潮湿。厅堂后壁高高悬挂着一方积满尘土的匾额,匾额上三个泥金大字:“翡翠墅”,落款是董一贯。几翼大胆的蝙蝠飞来在狄公头上缭绕,地上好几尾老鼠来去奔窜,厅堂里像坟墓一般阴森恐怖,厅堂外寒气凝重,静寂虚寥。

  狄公又回到那亭阁,蹲下身来小心将短剑从女子胸脯拔出。短剑一直刺到了她的心脏,玄缎长裙浸透了鲜血。他又从女子手上抽出那柄薄刃小刀,用一块帕巾将他它们一并包裹了。最后细细看了一眼亭阁现场,才转身下了台阶。

  这时月亮又从乌云里钻出来了,狄公回头向那黑黝黝的曼陀罗林忧虑地看了一眼,那鬼怪般狰狞的大树夜来更令人胆寒心怯,毛发悚然。突然,狄公发现有人正沿着低矮的园墙偷偷走来,隐约只见那人蓬乱的头发。那人显然没有察觉狄公,自顾不慌不忙慢慢走着。狄公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怖,全身不由颤栗起来。他赶紧蹲下,轻轻地贴向那堵矮墙,抓住墙头用力翻了出去。墙外是一条长满野草的小沟,高墙头竟有六七尺高,墙外并不见有人。

  狄公屏住呼吸,眼睛死死盯着那个可怕的人。忽而狄公轻轻地吁了一口气,原来是月光戏弄了他——那只是一只乌龟拖曳着一束缠结的野草。

  “原来却是你这个小精灵在耍弄我!”狄公一把揪住那乌龟,扯去了背上的那束野草。又从袖中拿出一方帕巾将它包裹了,四角系了结纳入袖中。然后翻过墙来,跳回到花园里。

  狄公出了翡翠墅门楼,好在手中有盏灯笼,很容易地循原路回到了白玉桥镇。

  白玉桥镇市廛上依旧一派节日欢乐的情景,灯光辉煌,人群如鲫。狄公找到了白玉桥镇署的里甲,披露了自己身分,命令里甲委派团丁去翡翠墅将那女尸收后了运去城里衙门,并布置下十二名团丁守卫翡翠墅直到天亮。然后他从铁匠那里牵过他的坐骑,将袖中的两柄刀剑和那只乌龟放进马鞍袋,挥鞭驰马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