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珠案-第七章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高罗佩|发布时间:2014-11-01 22:02:51|

 狄公策马回到州府衙门已近子夜时分。他勒住马用鞭柄轻轻敲了敲铁皮包裹的大门,两个衙卒应声便将沉重的大门打开。狄公在外厅前庭院下了马,将马缰绳递给睡眼惺松的马夫,抬头见内衙书斋的窗里还亮着灯光。他提起那马鞍袋急忙向内衙书斋走去。

  洪参军坐在狄公大书案前的凳子上,正照着一支蜡烛在阅读公文。他一见狄公进来,忙站起身来焦急地问道:“白玉桥镇发生了什么事?老爷,半个时辰前,那里的里甲率几个团丁将一具女尸运来衙门。我便命仵作验尸,这里是他填写的验尸格目。”

  狄公接过尸格站在书案边匆匆看了一遍。尸格上填明死者系一年轻的已婚女子,被一柄利剑刺入心脏致死。死者原无形体缺陷,但她的双肩却有几处旧鞭痕。她已有三个月的身孕。

  狄公将尸格还给洪亮,坐下到书案后的太师椅上。他将马鞍袋放在书案上,靠在椅背上问道:“衙官将夏光带来了没有?就是董梅的那个伙伴。”

  “没有。老爷,衙官一个时辰前来报告说夏光还没有回他的寓所。夏光的房东,那旧衣庄的掌柜叫衙官不必等候,因为夏光他起居极无规律,经常一两天不回寓所。

  衙官搜查了夏光、董梅合赁的那个房间,便回衙来了。他委派了两名番役在那里监视守卫,见到夏光露面便拘捕他。”

  洪参军清了清嗓音又说:“我和欧阳助教谈了半日,他并不赞美董梅,他说董梅与夏光读书并不聪明,但品性却很是狡狯。他俩纵情声色,行止放荡,对于不明不白的钱财往来也不避嫌疑。他们虽考得了一个秀才的功名,但颇不守学规,尤其是最近几个月来,州学堂里根本没见着他俩的影子。助教说他并不为这两个孽类的自甘堕落、败坏黉门风尚而感到气愤,他只是感到很对不住董老先生,心中不免有愧。董老先生是一个有学问、有修养的高尚人物,礼义守身,诗书养老,待人接物也极是仁爱宽厚。至于夏光,他的父母均在长安,助教认为正因他行为不检,堕入歧途,他父母已不认他了。”

  狄公点点头。他打开马鞍袋将两柄刀剑先撂到一边,又解开了那幅帕巾,让那只乌龟爬了出来,烛光下龟壳闪闪发亮。忽而它停了下来,四肢和头都缩进了龟壳。

  洪参军惊奇地凝望着这只乌龟,没有吭声。

  狄公微微一笑说道:“洪亮,如果你沏一盅热茶给我,我便告诉你我在哪里又是如何与这小生灵认识的。”

  洪参军站起去端茶壶沏茶,狄公走到后窗,将那乌龟放入到窗外后花园的假山草石间。

  这时,守卫南门的校尉进来内衙报告说城门已关,并不见有一个新受刀伤的人进出。狄公点头,校尉退下自去南门。

  狄公坐下,呷了一口新茶,便将董一贯翡翠墅里发生之事以及后来在柯府里会见柯元良的情形一五一十告诉了洪参军。最后他说道:“因此,这两起案子看来是联系在一起的。它可有两个完全不同的猜测。洪亮,我先略说个轮廓大概,你帮我拟出一个着手侦查的具体程序。”

  狄公一口将茶盅里的茶喝完,润了润嗓子。

  “倘使柯元良适才告诉我的全盘属实,这案子便又有两种可能的猜测。第一种可能,毒死董梅的那个人事先就知道了御珠的交易,为了盗骗、抢劫御珠和黄金,他毫不犹豫地谋杀了董梅,并冒了董梅之名去赴琥珀的约会。当琥珀用刀子自卫时,他又杀死了琥珀,或者是他本来就想杀人灭口。另一种可能是杀琥珀的那人同毒死董梅无关,但他知道将在翡翠墅里进行的那笔巨额交易。当他听到董梅在龙船赛时突然死去,才决定冒董梅之名去赴约会。目的同样是为了夺得御珠和黄金。——两种可能同归因于盗劫,而盗劫与谋杀是有严格区分的,犯案者分居不同的社会地位,触机于不同的人事背景。”

  狄公停顿了一下, 看了看沉吟不语的洪参军, 慢慢捻着胡子,又继续说道:

  “但是,柯元良的话倘使只有部分属实,他说他不知道琥珀与董梅约会的地点是谎话,那么,我可以这样断言,董梅与琥珀都是在柯元良本人的直接策划指令下被谋杀的!”

  “这又怎么可能呢?老爷。”洪参军吃惊地叫道。

  “洪亮,你须知道董梅与琥珀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彼此早有情意。

  董梅英俊轩昂,一表人才;琥珀美貌颖慧,韵格非凡。设想一下他们两个是一对情人。彼此早就缠绵厮恋,而且琥珀进入柯府之后仍然同董梅保持着旧情。”

  “真是这样,琥珀未免负恩于柯先生了。”

  “洪亮,堕溺于情欲之中的女子其行动往往是难以理解的。柯元良尽管相貌堂堂,风度潇洒,毕竟比琥珀大了二十多岁。验尸证明琥珀已有身孕,董梅必是她情夫无疑。柯元良发现琥珀不贞,但他秘而不宣,暗中伺机报复。当琥珀告诉他董梅要卖出御珠的时候,他认为机会来了,他正可乘此将他两人一并除了。既得到御珠,又不失去金子,这样一石三鸟的机会真是千载难逢。柯元良在白玉桥镇酒店招待桨手时毒死董梅很是容易,除掉董梅之后,他只需雇用一个恶棍去那荒僻的翡翠墅与琥珀约会,令他杀死琥珀,抢去金锭并设法在那亭阁里找到董梅藏匿的御珠。洪亮,我重复一遍,这两种情形都仅仅是猜测,远远不能算是定论。我们此去勘查,须访拿到真凭实据、铁的证验才是首要之务。”

  洪参军慢慢点头,恍有所悟。他忽而忧虑地说:“老爷,无论如何我们得设法找到那颗御珠。老爷你出乎意料的出现令那凶手惊惶出逃,御珠必定仍在那亭阁里,我们此刻不如再去那翡翠墅搜寻一遍吧!”

  “不!这不必了。我已命令白玉桥镇署的里甲在那里布置了岗哨,明天拂晓我们再去细细搜查不迟。但也有可能董梅将那颗珠子随带在身上了。他的衣服在这里么?”

  洪参军从靠墙的茶桌上拿过一个押签了衙门大红印封皮的包袱。狄公撕开封皮,与洪亮一起仔细地搜查了董梅的衣服。他们查看了每一条褶缝,洪亮还切开了毡鞋的鞋帮,但也没有见着御珠的影子。洪参军只得重新将衣服包裹了,签贴了封皮。

  狄公默默地喝了一盅茶,半晌才说道:“这两起谋杀案与一百年前皇宫失窃的那颗御珠联系在一起,不能不使案情更加复杂且严重了。再说要对柯元良的人品操行作出估价也不很容易。我真想多了解一点他的生活细琐,可惜他的妻子金莲已得了狂乱之疾,丧失了理智记忆,整天只是痴痴呆呆,魂不守舍。如今琥珀已死,又有谁能知道柯元良的行止品性呢?洪亮,你可知金莲她是什么时候又是如何病成这个地步的?”

  “我听人说是这样的:四年前的一天夜里,金莲出门去拜访邻近一家亲戚,半路上突然发了病,全身燥热,口焦眼赤,魂魄散涣,神智无主。她晃晃悠悠从东门出了城,在荒野地里转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早上几个农夫发现了她躺倒在田地里,早失去了知觉。送回柯府后,一个多月病得死去活来。后来总算痊愈了,却把个脑子毁损了,失去了早先的记忆,变得又疯又痴,好不叫人生怜。——这件事当时很闹动了一阵,几乎人人知晓,闻者无不为之嗟叹惋惜。”

  洪参军用手轻轻抚摸着他的灰白胡子,沉吟半晌。又说:“老爷,会不会有这样的可能,董梅之死与那颗御珠无关。记得陶甘一次告诉我说,龙船赛中虽然普通百姓押的赌注不大,但有钱的经纪人、掌柜们之间的赌注却大得惊人。陶甘又说骗子恶棍经常在那些巨额赌注上耍弄各种诡计。因此我思量那卞大夫的九号船可能在比赛之前便暗定了要输场,这中间多的是腌脏的勾当。如果一个精明的骗子事先知道卞大夫船上的鼓手会有意外,他便会押上巨额赌注,碰碰运气。或许又正是这个骗子设计毒死了董梅。”

  狄公点头赞成道:“你说得对,洪亮,我们正要考虑到这种可能——”

  一阵敲门声,衙官进来恭敬地向狄公递上一个脏污的信封,禀道:“老爷,这信封是在夏光的衣箱里发现的,董梅的衣箱里只是些破旧衣服,一块纸片都没见到。”

  狄公命衙官一有夏光信息即来内衙禀报,行官领命退下。

  狄公打开信封,从里面抽出三张折迭齐整的纸。第一张是夏光秀才功名的凭书。

  第二张是夏光在濮阳的户籍状目。当狄公打开那第三张纸,他眼前一亮,不由扬起了两道浓眉。他小心翼翼将那张纸在书案上摊平,将蜡烛挪近一些,兴奋地叫道:

  “看,这是什么?”

  洪参军低头一看,见是一张濮阳城南门内外的粗略地图。狄公用手指指着说道:

  “你看,这里是白玉桥,这里是曼陀罗林,这个长方块是老董的翡翠墅,翡翠墅里只有这亭阁特别用字标了出来。夏光必然卷入这御珠的交易!洪亮,我们必须尽快拿获这个家伙。”

  “夏光他可能就在城里街隅巷曲徘徊踯躅,老爷,我的朋友沈八无疑知道夏光的下落。沈八他是濮阳城里丐户的团头,管着众乞丐,众乞丐见他都小心低气服他管辖,如奴辈一般不敢触犯。有三教九流消息都奉告于他,故耳目极是灵通。”

  “好个主张,你正可去问问他。”

  “沈八通常只有在深夜才呆在家里,那时乞丐们集合在他那里奉缴日头钱,将叫化得来的东西折出一份送上沈八,视作日常孝敬。我最好此刻就去找他,老爷。”

  “何需如此着急,你已经很累了,此刻你应好好睡一觉。”

  “老爷,那得整整耽搁一天!我与沈八交情颇深,我深知这老魔鬼的许多习性,只要他知道夏光下落,我自有法子套他出来。”

  “既然如此,洪亮,你这就坐乘一顶官轿去吧,带上四名番役。天这么晚了,沈八住所的左邻右舍都是些不安分的家伙。”

  洪亮走后,狄公又喝了一盅茶。他此时心里很感到忧虑,但他不愿在洪参军面前显露。一个穷秀才的死竟牵出了一百年前皇宫失窃的那颗御珠,不管是真是假,他不能拖延向上级官府呈报御珠的消息。他必须尽快弄清这御珠的来龙去脉,早日勘破这宗奇案。想到此,他喟叹一声站起身来,慢慢踱步回花园后的宅院。

  狄公以为妻妾们早已入睡,他不想惊动她们,拟自去小书房里打发一夜。但是当管家引他进内院时,他便听见阵阵笑语从灯光辉煌的前厅传出。

  老管家见狄公惊异,忙小声解释道:“老爷,鲍将军夫人和汪司马夫人晚上来宅院拜访太太,太太便邀她们留下来打牌。太太吩咐了,见老爷回府便禀告于她。”

  狄公道:“你去请太太来小书房,休要惊动了客人。”

  老管家答应去了。

  不一刻时辰,狄夫人袅袅摆摆进了小书房。她目似秋水,眉如远山,行动如风吹垂柳。见着狄公忙曲身一拜,焦急地问道:“老爷,龙船赛没有出什么意外吧?”

  “不,已经出了意外。此刻你还是回前厅陪客人们打牌去吧。我很困乏,只想独自在这里稍事休歇,管家会伺候我的。”

  狄夫人满面委屈,跪拜毕正待转身出去,狄公突然问道:“那一枚‘白板’找到了没有?”

  “还不曾找到,想来那枚牌必是掉到河里去了。”

  “这不可能!”狄公正色道。“我们的牌桌在敞轩的正中,除非是扔出到河里。

  咦,那枚牌又究竟会掉到哪里了呢?”

  狄夫人半认真半玩笑地说道:“我们结婚到于今,我还不曾见你为如此琐屑小事认真挂心过哩。老爷,最好不要再问起它了!”

  狄公微微一笑,点头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