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珠案-第九章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高罗佩|发布时间:2014-11-01 22:03:22|

 第二天早膳后,洪参军走进内衙,见狄公正站在大书案前用嫩叶喂那乌龟。

  狄公见了洪参军便笑着说道:“这小精灵的感觉竟是十分灵敏,真令人惊异。

  这些嫩叶我们又能闻到什么气味?但你且看它——”

  狄公在椅子上放了几片嫩叶,那乌龟刚爬过书案上厚厚一册书,很快抬起头来,四下瞧瞧,又爬向椅子。狄公赶忙将嫩叶放到它的嘴前,那乌龟便津津有味地嚼了起来。狄公笑着走去推开后窗,仍将它放回到后花园的假山草石间。

  他回头问道:“洪亮,昨夜之事如何?”

  洪亮将他与沈八会见的详情回报了一遍,最后认真地说道:“沈八显然已听到了董梅之死,他知道卞大夫的船上押了巨额赌注。他疑心卞大夫背后早打通了关节,故意输了船赛而赢回一大笔赌金。沈八说卞大夫手头异常拮据。”

  “真会这样?人人都说卞嘉是一个高尚的、可尊敬的大夫。但昨天,他诊断董梅之死系由心病猝发,令人不由生疑。因为他的医道是高明的,不会有此误断。—

  —你还听到什么有关卞嘉的流言吗?”

  “没有。卞大夫是濮阳城里的名医,风声端的清正。老爷,我敢打赌说沈八非常了解董梅、夏光,只是不肯直率说出来,似有什么难言之衷。”

  狄公点点头说道:“他明显是要我们去向那个紫兰小姐请教,他不是说董梅、夏光经常去紫兰小姐那里么?噢,不知夏光回寓所了没有。我想先见了夏光再去找紫兰小姐,听听她对夏光、董梅的看法。”

  洪参军答道:“适才衙官对我说监视夏光寓所的兵士来报夏光至今仍没有露面,不知在哪里厮混了一夜。”

  洪亮停了一下,又迟疑地说道:“沈八他谈起紫兰小姐时,故意说她当年曾选入后宫。老爷,会不会紫兰小姐真知道御珠的事?当然如今看来这御珠的传说只是一个骗局。”

  狄公耸了耸肩答道:“后宫雇用成百上千的女子,那些替御膳房洗盘碟、御花园里修葺花木草树的都说自己‘选入后宫’,洪亮,你最好将御珠忘掉,我可以断言这御珠的传说从头至尾是一套骗人的无稽之谈。我一夜没有睡着,将这御珠的故事反复玩味了很久,一遍又一遍地思索这颗御珠当年如何消失,而董梅他又是如何得到它的。最后我得出结论:这颗御珠根本就不存在!而柯元良正是用这御珠的谎言来掩遮他的阴谋。昨夜我就说过,董梅、琥珀很可能早有私情。一个月之前琥珀告诉董梅她已有身孕,他俩意识到这事看来已难以再行隐瞒,于是他们决定一起逃走。但怎样搞到必要的钱呢?两人一番计议,便编造出了这个彻珠的故事。琥珀回府告诉柯元良说董梅搞到了那颗一百年前皇宫失窃的御珠,已藏在一个极为秘密的地方。她要求让她单独带一大笔钱去向董梅买下那颗御珠,初步定价是十根金锭。

  那对情人想在曼陀罗林边董邸翡翠墅里秘密会面,带了十根金锭一起远走高飞。

  “这真是一个绝妙的诡计,但是他们却不知柯元良当即便识破了这个诡计,并将计就计,暗中拟定他报复的阴谋。柯元良早猜出他俩会面的地方必在那荒僻的翡翠墅无疑。他假装听信了琥珀的谎言,又给了她十根金锭。他事先在白玉桥镇的酒店里毒死了董梅,又出钱雇下一个亡命徒去翡翠墅杀死琥珀,夺回金锭。——洪亮,你觉得我的推断如何?”

  洪参军用怀疑的目光望着狄公,慢慢答道:“昨夜我克制住了自己没有对老爷的这种猜测表示明确看法,因为当时我们正在推测各种的可能。但如今老爷你已斩截地断定柯元良犯下了这宗残酷的杀人罪行,我直率地说我实在不敢苟同老爷的看法。柯元良是知书达礼的君子,文质彬彬,兴趣高雅,哪会犯下这等污秽的罪孽?

  更何况他家道富足,怎肯轻易以身试法,杀人害命?老爷,这案子眼下有如此多的可能可供考虑,适才我还提到了卞嘉的赌注,不知老爷为何眼睛只死死盯住了柯元良?”

  狄公道:“琥珀身为他的爱妾却对他不忠,仅这一点足以使这个温文尔雅的君子犯下可怕的杀人暴行。目下这种可能最大,洪亮,我们此刻便去翡翠墅搜查。我深信那御珠不会存在,我们不必找寻,我只想白天去细细看一遍昨夜发案的现场。

  而且清晨去野外遛遛马,对我们的身子都有益处。如果我们打翡翠墅回城来时,夏光仍然没有找到,我们就直接去找紫兰小姐,看看她能否提供我们些有关夏光的线索。我定要设法拿获到夏光,无论如何在早衙升堂前我要见到他并同他谈一次话。”

  狄公站起,他的眼睛落在适才乌龟爬过的那册书上。

  “对了,洪亮,我忘了告诉你,我一夜没睡好,很早就起了身。我捡来这册书读了几段,颇为有趣。这是我前几天从县学书库里借来的。”

  狄公拿起书册,打开到象牙签标出的那一页,说道:“这是一册记载本地风物人情的书,著者也是这里濮阳的刺史,约五十年前是他自己出资刻印的。我的这位前任对濮阳的历史掌故、舆地方物、风俗遗闻极感兴趣。一天,他去曼陀罗林里那河神娘娘庙散步——那时神庙虽已破败不堪,但树林间还有一条小径可以通入,他在书中写道:

  ‘其山门及墙垣恶震塌于地动,残砾遍地,莽榛生焉。惟正殿与神像完好无损。

  神像高约丈余,直立于台座之上。台座、神像及像前祭坛浑然一体,系由一方巨白玉石雕琢而成。晶莹透润,了无瑕疵。斯真乃罕见之匠石奇艺——鬼斧神工,不过誉也。’”

  狄公将那册书挪近眼睛,说道:“这里有一条眉批道是:‘庚辰孟春余游斯庙,见祭坛与台座分离,疑两者原一体,当是著者误识。又闻祭坛中空,昔时庙祝藏金银法器于其中,于今亦湮没无迹。抑已移置户部金库耶?余命匠工于祭坛台座间填置土石,浇铸凝合,使一体焉。或曰以还其旧云。汪士信识。’”

  叶公道:“汪士信恰恰是我的前任,清廉耿直,胥吏畏服,士民感仰。这条眉批所言想来当是实情。来,再看这书上如何说吧:

  ‘神像左手手指佩戴一枚绛红宝玉指环, 其色浓郁酣漓如火光眩目。 其名曰“天视之目”,僭佩之者,灾祸立至,殃及子孙,人不敢窃焉。祭坛四隅各有一孔以系缚绳索。每岁五月初五公议遴选俊美男子以为牺牲。裸其四体,缚以绳索,使仰卧于祭坛之上。 吉时, 尸祝以利剑断其血脉,鲜血淋漓,喷洒女神之像,是谓“血祭”,以祈岁年丰穰,人富平安云。继而抬其尸,挂绿披红,满城号游。终祭献尸于滔滔波涛之中。以飨白娘娘云云。是日观者如云,万民欢腾,喝彩颂舞,且通宵达旦——竟有三朝乃息者。其状惊心怵目,惨不忍睹,而愚夫愚妇竟信之不疑,行之不辍。此俗由来云百有余年矣。悲乎!此类淫祀,以人命为戏,斯所谓是可忍孰不可忍。所幸国朝鼎新,革除旧弊,移风易俗,禁绝淫祭。

  于念久不闻此风兴作矣。或曰神像终岁身湿,甘露法雨滋润云云。余仰见白玉神像之表果有水色氤氲,未识是人伪洒漉抑或天意布施。余疑而记之,以俟后来博闻广见者。未几,日月敛光,阴风惨号,隐隐狐鸣,木叶骤下。余毛骨悚然,不敢久留,匆匆旋踵出庙。惟于塌记之残垣间俯身掇拾一方古砖以志留念。砖上有字,云嘉平壬子。’”

  狄公合上书册,长叹一声说道:“洪亮,这庙真有点稀奇古怪哩。噢,衙官已将马牵来了。”

  他们飞马从南门出了城,官道两边垂杨袅娜,鸟声啁啾。时值初夏天气,榴花盛开,间在绿杨荫里,煞是悦目怡心。运河上悬浮着一层轻纱般的晨雾,晨雾外樯帆悠远,水声浩荡。

  一到白玉桥镇,狄公便找到了镇署的里甲。里甲禀告狄公道团丁在翡翠墅苦苦守了一夜,直至破晓前才散了岗。有的说听到了曼陀罗林中有啾啾鬼哭,有的说树林里有一尾白羽怪鸟拍打翅翼几乎鸣叫了一夜。都道是白娘娘显灵了,吓得魂不附体,挤作一团,总算守熬过了一宵。里甲还说团丁搬移去了那具女尸后,他便关合了那亭阁的门,并贴上了大红盖印的封皮。

  狄公赞赏地点了点头,示意洪亮骑马折向董邸翡翠墅。一路行来见早市初上,生意正兴。折进树林间那条小径,顿觉清风徐来,幽馨阵阵,并不见有人迹了。

  他们在董邸前不远的那株参天老松树下下了马,将缰绳在多瘤的树身上系紧了,便步行向前。

  狄公发现从白玉桥镇走到董邸原来并没有多少路,昨夜心神不安,路又陌生,好像走了不少时间。很快他们便看到了那幢风雨剥蚀的门楼和爬满荒藤野蔓的墙垣了。

  他们走进了董邸大门,穿过前庭院,转几个弯,过圆洞门,刚待跨入那粉墙抱定的小花园,狄公突然停住了脚步。——一个身高肩宽的大汉正站在那亭阁前面,背朝着他们。

  亭阁的门半开着,门上贴着的封皮被撕破了,碎条正在晨风中瑟瑟飘动。

  “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狄公大声喝道。

  那大汉转过身来,神态傲慢地将狄公上下打量。狄公见那人圆圆的脸盘又嫩又白,领下一绺小胡须,上下衫袍十分齐整。

  那人上前向狄公拱手致礼,辞色温和地说道:“圣人云,敬人者人恒敬之,贵相公言语粗暴,倘若在下也仿效之,相公之意又若何?依律应是我将相公适才那问话问你们的,因为是你们无故闯入了我的地产。”

  狄公好不耐烦,厉声道:“我是本州的刺史,来此侦查一桩血案,谁敢曰无故闯入?你先回答我,你是何人,来这里干什么?”

  那人听了慌忙鞠躬致歉,堆起一脸尴尬的笑,谦恭地说道:“在下名叫郭明,是长安的药材商。四年前我从董一贯先生的手中买下了这幢馆墅。这里有双方画押的契书,请老爷过目。”说着去衣袖里抽出两张纸卷递上给狄公。

  狄公看罢契书,见附着契书的是一张翡翠墅的详细地图。狄公将契书、地图还给郭明,说道:“郭先生因何将那亭阁门上的封皮私自揭去?你不知道那是犯法的行为么?”

  郭明含愠答道:“老爷未细访详里岂可厚诬小民?那封皮并非我撕揭,我来这里时便见亭阁的门半开着。”

  “我再问你,郭先生,你为何不早不晚在这个不寻常的时候闯入到这里?”狄公心中惊异,又问道。

  “不早不晚?老爷此话问来蹊跷,小民好生疑惑。至于小民因何来的这里,这话说来冗长,老爷未必愿意细听。”

  “就说个简略的大概!”狄公冷冷地说。

  “是。事情是这样的:四年前,我的朋友卞嘉写信告诉我说董一贯先生要将这个馆墅廉价典出,劝我买进。因为我经营药材生意。这翡翠墅附属的那一大片曼陀罗林最是有利可图的药源。老爷或许知道这曼陀罗树的根茎是种昂贵的生药,为此我欣然买下了这幢馆墅。然而当时我京师铺子里这类药源充足,故一直没有想到来此勘量采伐。两年后,我决意派人来这里看看,筹划采伐之事。但卞嘉又写信告诉我说当时这里正在闹旱情,警告我如果不适时宜地来采伐那片林子,会招致本地百姓的强烈反对,说不定会弄出大乱子。因为说是那片林子已奉献给了河神娘娘,她是……”

  “别讲什么河神娘娘了!快说说你因何此刻赶来这里!”

  “以后的两年里又因生意繁忙,庶务缠绊,腾脱不出身子来这里看看。只是昨天早上当我搭乘的客船停泊在白玉桥下时,我猛然想起这里还有我的一宗产业——

  一幢馆墅和一片林子。于是我就……”

  “你昨天来白玉桥干什么?莫非是逛山水,买土产?”狄公愈下紧地问道。

  郭明心中叫苦,局促不安,皱着眉头答道:“我哪有闲情逸致逛山水、买地产?

  只是因为运河前方有我的一爿分店;那里缠上了麻烦,不得不要亲自去走一遭。故偕同我的伙计孙伟租赁了一条船,便匆匆上了路。一路并不想耽搁,谁知昨天早上船到濮阳时,船夫们听说当夜运河里有一场龙船赛,端的热闹非凡,便在白玉桥下下了锚准备过夜。无可奈何我也只得乘便上濮阳办点事。这时我想起了那翡翠墅和那片曼陀罗林。

  “我送了个信息给卞嘉,约他中午来白玉桥镇,引我去看翡翠墅。他递来口信说他正忙于龙船赛的筹备,至早也要到下午才能来见我。日落前,他果然赶来我船上匆匆吃了一盅茶,我们约定今天拂晓在这里会面。我只想稍稍在这里看一眼便催船夫开船——此刻我正在这里等候卞嘉,不意有幸遇见老爷。

  “昨天黄昏时,卞嘉将我带去白玉桥的酒店,他正在那里盛宴招待龙船赛的桨手。酒饭罢,他又引我到运河边的彩台下。他自顾去忙碌奔走龙船赛,我只得独自一个在彩台附近走马观花赶热闹。一个过路人指给我看了老爷的官船,我大着胆走上了船,我与濮阳多有生意往来,我想对濮阳的刺史老爷表示我的一点敬意。船头上没有人为我通报,我便自个走上榈梯一看,见老爷正与太太们站在栏杆边观赏风景。我不想败了老爷的兴致,便轻步退了下来,正遇上老爷府上的管家。他要为我禀报,我说我不想打扰老爷了。”

  狄公憬悟,原来郭明就是昨夜老管家说的那个蹊跷的闯入者。

  狄公问:“那么,郭先生,你的伙计孙伟没有同你在一起?”

  “没有,老爷。他有点不舒服,故早就躺在船舱里休歇了。我则看完了龙船赛,租了一匹坐骑回到了白玉桥。船夫们一个都不曾回船,我沏了一盅茶,独个慢慢喝了,再进舱睡觉。”

  “郭先生,我再问你,你为何要修葺这个亭阁?”

  郭明升起了他的两条细眉,微微一惊,使劲摇了摇头。

  狄公心里明白,不再问话,便走上台阶推开亭阁的门,走了进去。洪亮和郭明跟随在后。

  狄公见亭阁里破损毁坏得厉害,大块大块的捣红墙泥剥落下来,露出里面暗黑的青砖。半面窗扇已经掉落,地上的花砖残缺了许多,墙隅那张竹榻的四条腿也断裂了——昨夜他离开之后显然有人来这里翻腾过。

  突然身后有人发问:“你们在这亭阁里干什么?”

  狄公惊回头一看是卞嘉,便皱起眉头说道:“啊,原来是卞大夫,我们正在这里清查验对郭先生的房产,这翡翠墅因无人看管损毁严重。”

  郭明会意,乘势冷冷地说道:“卞先生,你不是答应替我留心看护这馆墅和林子的吗?”

  卞嘉心中发急,忙分辩道:“郭先生,一个月之前我曾委派人来这里看过。他回来告我说这里一切井井有序。那人对这馆墅里里外外十分的熟悉,他是这里旧宅主董一贯的儿子。我真不明白,一个月里竟会变得这样的荒败。”

  狄公道:“你们慢慢在此整理吧,我先一步走了,衙里还有公事等着问理。”

  一面使眼色示意洪参军跟随而来。

  狄公走出小花园,小声对洪亮说:“凶手今天一早又来这里,正值团丁散岗后。

  他必是听信了御珠的传说,赶来这里搜寻那颗御珠的,那门扇上的封皮正是凶手撕揭的。”

  几个青蝇飞来,绕着狄公的头嗡嗡作响。狄公狠狠地拍打着。

  洪亮道:“亭阁里已翻腾遍了,看来凶手并不曾找到那颗御珠!”

  狄公点点头。成群的青蝇嗡嗡飞着,狄公皱起眉头,又拍死了几个。他忽然想到什么,说道:“洪亮,昨夜我正是在这堵矮墙上捉到那只乌龟的。”

  他双手搁在那堵矮墙的墙阙处:“当时它正缓缓从这头爬来,险些儿将我吓得半死,我以为……”

  狄公突然止住了话,全身不由一阵毛骨悚然,双眼露出惊惶的神色。矮墙外那条小沟的野草间正躺着一具男尸,无数的青蝇爬满他的头顶心——那里粘着湿糊糊的一大滩血。

  狄公略一转念,回身飞步跑进亭阁,问郭明道:“我来之前你在这里呆了多久?”

  郭明答言:“我刚走进这花园你老爷便后脚跟到了,我还不曾去看那大厅堂呢!

  呵,不过,进来这花园之前我看了一会儿那曼陀罗林。”

  狄公大声道:“你们跟我来!”

  狄公将郭明、卞嘉引到了矮墙边,指着墙外道:“你们看那是谁?”

  郭明朝墙阙处刚一探头,顿时脸色苍白呕吐了起来。

  卞嘉一声惊叫:“这是夏光!——你看他左颊上的伤疤!”

  狄公撩起长袍翻身过墙去,洪亮,卞嘉也跟着爬过了墙,小心跳下。

  狄公蹲下到死者身旁先察看了他那粘满血斑的头发,然后又细细观察起浅浅小沟里的野草灌木。他拣起一块大砖,递给洪亮道:“夏光的头颅是被这块砖砸破的,你还可以看到这砖角上的清晰血迹。”

  狄公站了起来命令道:“你们随我搜索那片林子边缘,也许还有其他线索可发现。”

  突然洪参军大声道:“老爷,这里有一个木箱!”

  他弯腰提起那木箱的革带。原来是一个木匠用的工具箱,里面有两弓锯子,一柄铁锤和几把凿刀。

  狄公命洪亮将这木箱带走。一面又对卞嘉说:“你来助我脱去死者的上衣。”

  狄公解开夏光的衣扣,裸露出死者肌肉发达的躯干,一条破布正紧紧绕扎着他的左上臂。卞嘉松释了布条,检查了臂上的伤口。

  “这伤口是新近被一柄锋利的细刀刺戳的。老爷,这尸身尚有余温并未僵硬。”

  狄公点头,又细细搜索了夏光的衣袖、腰带、裤袋,并不曾发现有任何东西;连方帕巾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