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珠案-第十一章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高罗佩|发布时间:2014-11-01 22:03:49|

 狄公在将军庙前打听实了紫兰小姐的宅址,便下马来系了缰绳,行到一幢古旧宅子前。宅子的红漆大门边挂着一方招牌,招牌上龙飞凤舞四个草体大字:“武德道场”——题款出于东宫太子的手笔,一方盘龙方铃镌刻在招牌上。这便是紫兰小姐的宅院了。

  狄公疑惑地朝门内张望,并不见有人迹走动,便大胆跨入门槛进了宅院。折过一堵影壁,便是一间光线幽暗的大厅堂,厅堂的地上铺开一条厚厚的芦席,几个剽悍的大汉正裸着上身成双捉对地练角力棍棒。沿墙角一条长凳上坐着五六个弟子等着上场显身。——大厅堂里谁也不曾看狄公一眼。

  一个满脸横向的大汉被对手击中了手腕,痛得扔掉了棍棒,口中不停咒骂。

  “休得出言污秽!”背后忽听得有人愤怒地斥责。

  那大汉转过身来,满面惊惶,忙卑躬屈膝应道:“弟子该死,请师父息怒。”

  说着用嘴在受伤的手腕处呵了一口气,忍着疼痛从地上拣起棍棒,又赶上去找对手练习。

  狄公惊疑地打量了眼前这个硕大英武的妇人,见她几与自己一般高大,那胖胖的头颅直接长在又宽又圆的肩膀上。她一身武行打扮,俨然是一个角力大师。巨桶般的身躯系着两根红飘带,衬着天蓝灯笼裤平添三分夭俏。

  “这个大胡子是什么人?”她见狄公紧瞅着自己,不由大声问道。

  狄公急忙趋前,躬身作揖道:“在下姓任,是长安的拳师。沈八引荐我到这里,只想拜托小姐找几个生徒来指授,挣点钱糊个口。还望小姐高抬贵手相助则个。”

  紫兰小姐举起粗壮的右手,抚摩了一下她脑后的髻饼,打量了狄公一眼,开口道:“先来试试你的手力。”

  她一把抓住狄公的手掌。狄公本是个强壮有勇力的人,但此时也不得不拼出全力才勉强顶住紫兰小姐的手腕。突然她放松了手,赞道:“真不愧是个拳师!来,咱们是同行,饮一碗。”说着去方桌下酒坛里舀了满满一碗香气扑鼻的白酒递上给狄公。

  狄公接过酒碗呷了一口,喷喷称道,便问:“不知紫兰小姐从哪里学得这一番身手?真乃是女中英雄,红粉豪杰。”

  紫兰小姐大咧咧一笑,答道:“任相公还不知我的身世吧?我从小在塞北长大,学得了一身武艺。五年前我们去京师献艺,三太子将我们召去东宫大演三日,惊动得东宫上上下下目瞪口呆,喝彩不已。三太子极是仁慈厚道,他将我们收养在后花园,日夜为伴,议论武术。后来礼部不知哪个狗官在圣上面前奏了一本,说我们用邪道迷惑三太子,强令我们解散出宫。临行前三太子拉着我的手挥泪不止。又送我一锭金元宝。弟兄姊妹们纷纷散了伙,我独自流落到这里落脚谋生,教授些拳棒收点薄礼也算是一时生计。”

  狄公道:“我听人说你这里有两个文武双全的后生,一个叫董梅,一个叫夏光。

  又是秀才又擅长拳术。在下这番来正想拜见,仰睹丰采。”

  “任相公,你来迟了一步,董梅已经死了。他这人并不令人喜爱。”

  “怎么?董梅已经死了?我听说他的拳术很精,为人也极是聪明。”

  “嗯,拳术倒是不赖,也有几分狡黯,只是人品……你瞧那女子,这丫头不知怎的竟喜欢上他了。一天夜里,董梅给了她一两银子将她带到一幢空宅子里,锁上了房门却走了,来了另一个人——事情就这样。这丫头自愿上的钩,我正待要教训董梅,可惜他倒先死了。”

  “董梅经常诱骗女人吗?”狄公又问。

  “是的。不过他更喜爱搜集骨董。原先他常来这里走动,近来好像是与买卖上的雇主闹翻了。他野心勃勃,梦想一锹便掘出井来,一笔生意便发了横财。我猜来定是夏光这无赖暗中使了绊子,扳倒董梅自己接上了生意。昨天早上夏光还来这里,喝了几杯酒,还清了欠我多时的酒债。我心中狐疑,便问他:‘你几时发了财,撞上了哪一株摇钱树?’他答道:‘不,就看今夜了,今夜顺利,便可得一大笔钱。

  买卖很简单:将一只小鸡关进鸡舍。’我说:‘小心不要自己也被关进鸡舍,叫人错拿去宰了!’他龀牙一笑道:‘放心,那里是一个荒僻的所在,决不会有人听见小鸡咯咯咯的叫声。——董梅这厮不屑干,那人付的钱也不算少了。’我见夏光说话蹊跷,生怕他背里又去干那没本钱的营生,便警告他道:倘若昧着良心走邪道,小心老娘知道飞刀不认人。”

  紫兰小姐说着,突然从袖口掣出一柄尖刀。“嗖”的一声,飞刀穿过大厅堂深深扎入到大门的门框上。大厅里一声喝彩,两个大汉走到大门边用尽力气才将那尖刀拔出,恭敬捧回给紫兰小姐手中。紫兰小姐得意地一扬眉,笑道:“我这飞刀专寻那等奸淫邪恶之徒喉间胸膛落脚。”

  狄公道:“紫兰小姐见那等奸淫邪恶之徒时,只需将他们押拿来衙门由官府审理问决,切不可自行宰杀,坏了法度。”

  紫兰不以为然:“坏了法度老娘也不怕。我离开京师时,三太子赠我一纸免罪券书,即便我真的犯法,也只由后宫娘娘监管裁处,不受官府律法约束。”

  狄公争辩道:“紫兰小姐高情大义为世间除暴安良,令人可敬可佩。然终还是遵循国家法度为妥,胡乱造次反误大事。”

  紫兰冷笑道:“任相公究竟官气太重,老娘本不想道破其中机关。你来打问董梅、夏光,何必隐瞒你刺史的身分?还一味拿花言巧语来愚弄老娘,套老娘言语。

  老娘装傻。姑且认了,也不想点破你。如今老爷也毋需再明查暗访,董梅、夏光两人都不是正经人物。”

  狄公吃一大惊,不由心中悚然,又欠身施礼,乃说:“紫兰小姐,实不相瞒,夏光他今天早上也被人杀了。凶手也许便是那个雇用他的人,小姐可知道那人是谁?”

  “不,老爷,我真不知道。我若是知道了。早便一把将他揪来这里,折磨得他叫爹叫娘,再挖出他的驴心狗肺。我曾问过那傻丫头,她竟一点模样也说不出。她被拐骗那天,那空宅里一片黑暗看不清那厮面目。”

  “小姐忠肝义胆,下官感铭难忘。顺便再告诉小姐一声,沈八要我在你面前为他美言几句。”

  紫兰的脸上顿时闪出异样的光彩:“真的?他真是如此说的?”

  她开始羞怯起来,圆圆的双颊红晕弥漫。

  “他是想托媒人来正式提出婚约吗?”

  狄公道:“这个可不甚清楚,他只是说替他美言几句……”

  “美言几句,美言几句,近两个月来,他几次三番托人来替他美言几句。他得自己捉个空,亲自上门,羞人答答,难道让我反去挑着妆奁寻他?”

  狄公说:“其实我也毋需替他美言,小姐早知道他是个老诚可靠的人。呵,紫兰小姐,下官得告辞了。”

  紫兰送狄公到大门口,街上燠热得像个火炉,那匹坐骑在烈日下嘶鸣不已。狄公牵过,飞身上鞍,向紫兰点头示意,抽了一鞭信马驰驱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