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珠案-第十二章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高罗佩|发布时间:2014-11-01 22:04:03|

 狄公策马向西奔驰。紫兰小姐一番话给了狄公一个崭新的侦破线索,回衙门之前他想拜访一个人。

  狄公在孔庙对面一家大店铺前下了马。店铺的大门上悬挂着一方招牌,上面四个古篆大字:“苍松山房”——古篆字下又有六个小字:“骨董,珠宝、玉器”。

  店铺防卫森严,底层窗户都装上了栅栏,楼上的窗台前也布下一排铁钉。

  狄公推开大门进去店铺。

  一个年轻的伙计堆起笑脸忙上前招呼。

  “贵相公有生意请进楼上账房洽谈。掌柜刚从乡间回来,那里前日挖出了一方珍贵的汉碑。”

  狄公穿过店堂里一排高高的骨董橱,上了楼梯。楼上账房宽敞明亮,桌椅屏几,煞是整齐。正中墙上挂着一幅褪了色的金碧大山水,西墙下立着一个大书架,书架上堆着许多图书,字画。

  杨掌柜坐在乌檀木书桌后,背靠着太师椅正细细鉴赏着一个朱砂红细颈大花瓶。

  他一见狄公慌忙站起,轻轻将花瓶放在书桌上,便鞠躬致礼,口称怠慢。一面从书桌下抽出一张乌木靠椅让狄公坐了,又亲自沏了一盅新茶,递上给狄公,乃开口说道:“狄老爷真想看看那幅古画?我昨夜跟你说了,我深信那是一幅罕见的珍品,题作是《雪夜访戴》,来,狄老爷先用茶。”

  狄公摘下墙上挂着的一柄圆绸扇,轻轻扇着,说道:“杨掌柜,那幅画还是改日再来瞻赏吧。此刻我正路过宅上,故顺便来看望你,并打问个信儿。”

  杨掌柜呷了一口茶,好奇地望着狄公。

  “不瞒杨掌柜说,我目下正被接二连三的杀人案弄得焦头烂额,魂不守舍。你知道董梅和琥珀夫人,你也许已经听说今天早上夏光也被人杀了。”

  “夏光?!不!我不曾听说。对,我记起了这个名字,早先有个人告诉我说,一个名叫夏光的骨董掮客专一与盗贼歹徒厮混,干一些没本钱的生意,劝我不要买他弄来的赝品。他会不会是被他的那班狐朋狗友杀死的?”

  狄公长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夏光的死看来与董梅、琥珀之死大有牵连。杨掌柜,我此刻真是面墙而立,一筹莫展。只缘了这一点我才贸然登三宝殿,想请你讲一讲你的一些同行、主顾的情况,因为这三起案子都与骨董买卖有些瓜葛。还望杨掌柜大义为重,不吝赐教,救下官一时之急。”

  杨掌柜又深深鞠了一躬,说道:“狄老爷虚怀垂询,我杨康年不胜荣幸,但我早已置身于是非之外,不以物务撄心。只是除几个老主顾我很少留意过什么人,更不去听街头巷尾的流言,也从不上茶肆酒馆。拙妻已死了十年,两个儿子在南边亦早已成家立业。我活在世上孤然一身,只有我的骨董与我为伴了。骨董是我的性命,我活着的唯一寄托。我几乎过着一个苦行僧的生活,食无求饱,衣不求暖,与人无求,与世无争。我看见人多便头疼,你看我连一个使女都不雇,我并不乏钱用,我还怕笨拙的使女在屋里碍手碍脚,打碎我的花瓶呢!白天有伙计料理铺子里一些账务,晚上独自一个把玩半生里搜集来的骨董,再也没有谁来打扰我。这样的日子已经多年,也习惯了。莫说城里的事,说实话,我渐渐连身边的事都变得不闻不问了。”

  “杨掌柜,我此刻感兴趣的正是你的几位老主顾。比如说卞嘉卞大夫——你认为他这个人怎样?”

  杨掌柜慢慢喝完了茶盅里的茶,润了润嗓子说道:“卞嘉,虽是个大夫,正如老爷知道的他也收买珍珠、玉器,尤其是珍珠。珍珠可以入药,很多大夫和药师都爱收藏几颗珍珠。但卞嘉他买进很少,且很有讲究,选择得极严,只拣晶润透彻的收藏。他无意于买卖,并不为了赚钱,这一点上他同他的药材生意的同行郭明不同。

  郭明专一收购价格昂贵的珠子,他买进珠子或骨董纯粹是为了赚钱,一有机会便重新卖出,赢得巨利。郭明把钱银看得最重,他是一个十分精明自私的经纪人。柯元良偶尔也不惜高价从他那里买进珍贵的骨董,如一次他从郭明手中买进一只狻猊古铜鼎,竟被郭明诈去五根金锭。”

  狄公道:“我见到过郭明,他家在京师开着爿大生药辅。”

  “但他时常旅行,至少每月要来一次濮阳,但去来极是秘密,一般人都不知道。”

  “为什么?”狄公警觉地问。

  杨掌柜微笑了一下,正色答道:“因为郭明他也向卞嘉在濮阳的同行供应生药材,这一点卞嘉还蒙在鼓里,故每回他来濮阳都不露风声。”

  狄公又问:“你知道郭明来濮阳时经常在哪里耽搁?”

  “他每回来濮阳,不是呆在船上,便是住在西城的八仙旅店。狄老爷,那八仙旅店是个破旧简陋、房金低廉的小客栈。”

  狄公道:“我知道这个八仙旅店。郭明爱钱如命,定是个十分悭啬之人。”

  “在郭明看来银子便是性命,他认什么骨董、珠子、人参、鹿茸?只要赚得钱便是第一等重要之事,他与柯先生乃真有所谓霄壤之别了。人家柯先生只要是骨董看得中意,从来不惜代价的,就是拼得变折了家产也都心甘,当然,他有的是银子。”

  杨掌柜沉吟片刻,又继续说道:“至于我自己,或多或少介乎于柯、郭两人之间。我的生意是买进卖出,要糊口当然要赚钱,但我往往会发疯般地珍爱一件骨董,仔细收藏起来,别人就是出天大的价钱我也不肯售出。随着年岁渐老,我的癖性变得更坏。以前,我最爱欣赏观玩柯先生所收藏的那些精美绝伦的骨董玉器,至少隔五、六天便要去一次柯府。但最近这三、四年来,只是柯先生盛情邀请我才去他那里一次,去了也只是在骨董收藏室里转转,足不出外一步。后来,我干脆就不去柯府了。我妒忌,我怕看他的收藏品——这种妒忌使我愈加孤僻了,骨董有时也使我生烦恼。”

  他摇了摇头,脸上露出惨淡一笑。突然他问狄公道:“老爷,你发现董梅被谋害的线索了吗?就是卞嘉九号船上的那个年轻鼓手。”

  狄公笑道:“还没有一点线索。乱哄哄的白玉桥酒店里谁都能在他的酒盅里放毒。我们还是回头说柯元良吗!我常听人说他对骨董有非凡的鉴赏眼光,我看他在选择夫人上也同样有慧眼。尽管他的妻子金莲已病了四年,但仍是一个绝色的女子,我昨夜碰巧见到了她。至于他的爱妾琥珀,则更是一个窈窕妩媚的人间仙姝。”

  杨掌柜不安地在太师椅上摇撼了一下,半晌乃说道:“狄老爷说的是,柯先生的眼光确实不曾看错过什么。当琥珀夫人她还是老董府上一个小丫环时,柯先生有巨眼重价买下了她,教她识字读书,教她应穿什么衣裙,如何装束自己,选用怎样的铅粉胭脂。柯先生又亲自为她选购耳环、项链和其它首饰。不消一年琥珀小姐便焕然一新,面目大异,出挑得袅袅婷婷,韵格非凡了。真可谓是沉鱼落雁之姿,闭月羞花之貌。然而老天竟不容得她,故祸不单行,金莲染上不治之症缠绵床第,奄奄待毙。而琥珀小姐又被人惨杀于荒郊夜月之下,令人不禁欲为之垂两行同情之泪。

  自来红颜多薄命,果然如此。”

  杨掌柜喟叹频频,又沉吟了半晌。

  狄公道:“古人说名者公器,不可多得,看来绝色美人亦公器耳,多得果然不祥。人眼红,天还妒忌哩。”

  杨掌柜点头领悟。他默默地端详狄公半晌,突然说道:“狄老爷,我不妨私下告诉你,柯元良相有异纹,命里多克,他原不该得到金莲、琥珀两个尤物。我说一事与老爷听听,一日,柯元良给我看一枚纯净透明的波斯玻璃碗。那真是一件无价之宝,他化了巨金从番客手中买进。我拿在手中细细观赏,口中不绝称赞。但我却发现玻璃碗的底部有一绿豆般大小疵点,我微笑地指给他看,说道:“可惜,可惜,金无足赤,这稀世之宝竟会有如此一点暇疵。柯元良劈手从我手中夺过那玻璃碗,仔细看了,颜色大变,竟狠狠地将它向地上摔得粉碎。——罪过,老爷,真是罪过。”

  狄公一怔,说道:“倘若是郭明便不会这样狷急了,卞嘉也不会这样做。噢,我依稀听得说卞嘉他尽管斯文正经,拘谨安分,但却是一个地道的浮浪子弟,品性污劣之人。当然他的行止十分谨慎,究竟畏人耳目。”

  “不,老爷,我从未听说他去过那三瓦两舍,花街柳巷。但他真的去那种地方,也不会有人指责他,因为谁都知道他的老婆又丑陋,又凶悍,自己既不生育,又不允他纳小。卞嘉他人品正直,循规蹈矩,我真疑心他是如何端平家庭内务,平平安安不生风浪的。”

  “我又听说卞嘉目下钱财困窘,手头十分拮据。”狄公又说。

  杨掌柜溜了狄公一瞥,皱起了眉头。

  “钱财困窘?不会吧。不过他真还欠了我一笔钱哩。我不信他会手头艰难。他是一个精细谨慎的生意人,且医道高明,妙手回春。濮阳城里的上流官绅富商都请他看病抓药——柯夫人金莲之病也是他一手诊治的。”

  狄公点点头,呷完最后一口茶,好奇地看了看手中那枚像鸡子壳般薄的茶盅,又放回到桌上,慢慢捋了捋他那一把整齐乌亮的大胡子,说道:“杨掌柜,我再问你一句话,你对那桩著名的御珠失窃案作如何观?听说御珠一百年前被人从后宫盗出,至今不知去向,未知你听到过什么有趣的传闻。”

  杨掌柜微微一惊,答道:“当年宫中搜索了七天七夜,尚不见个影踪儿。我看来那御珠必是皇后娘娘自己藏匿无疑,她偷偷藏过了那颗御珠,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将皇上宠嬖的几个妃子整治,最后将她们竟折磨至死。皇宫似海,那金门宫墙里不知发生过多少人间悲剧。再说,即使是外人胆大偷了,却永远不敢露眼,更不敢出脱,且又担了杀头的风险,何苦来呢?”

  狄公问:“‘如果这御珠真是被外人盗出皇宫,难道便真的无法脱卖?”

  “当然,绝对的没法子。四海之内,九州之中,谁敢做这宗买卖?不过……不过,倘若盗珠者与住在广州、泉州等沿海地方的波斯、大秦、大食等番客番馆有来往,那他便可将这御珠卖给他们,获得巨额的钱财。如果这样,那颗御珠早就出了洋,到遥远的国度去了。老爷,我思想来这倒是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脱卖御珠的法子,既赚得大量金银,又不会冒多少风险,招致可怕的后果。”

  狄公频频点头,恍若有悟。忽然他又问道:“杨掌柜,你曾经到过曼陀罗林中的白娘娘神庙没有?”

  杨掌柜低下了头,沉思片刻,答道:“老爷,我倒是几番想去瞻拜,只因那密密的曼陀罗林早没路可通了,故夙愿未酬。再说当地百姓十分迷信白娘娘,擅自闯入往往有不测之祸。不过,老爷,我虽没有见过那神庙,却有一册书,这书中有那神庙详备的描述。”

  杨掌柜说着站起身来去那书架中取出一册书递给狄公,说道:“这册书是老爷的一个前任刻印的,都有好几十年了。”

  狄公接过书翻了翻,又回递给了杨掌柜:“我衙里也有一册同样的书,书中对白娘娘神像的描绘甚是精细哩。”

  “老爷说的是。我何尝不想亲眼看看那尊神像?”杨掌柜的眼中闪出神往的光辉,灰白的两颊浮现出一层微微的红晕。“听说那神像是汉朝的遗物了,连同它的台座,是用一整块白玉石雕琢而成的。神像前有一方祭坛,献祭的后生就在那祭坛上被宰杀,用他的血来洒祭白娘娘的神像。当然这是过去的风俗了。如今老爷能否将那片曼陀罗林整修了,再筹款鸠工重建神庙?老爷只需说白娘娘对自己的神像被废、神庙被毁感到愤怒,近来已屡示凶兆,眼见要降下灾难来了。当地百姓闻说是要重建神庙必是欢欣雀跃,纷纷服务义役。老爷,这是一座汉朝古庙,倘修得焕然一新,重起香火,足以成为濮阳城一处古迹名胜。老爷顺民情,成美举,也是移风易俗的大事,又何乐而不为?”

  狄公听罢,连声称道:“这真乃一个恳挚的建议,我将好好加以考虑。但我却不喜那神庙又重新弥漫起淫祀的香火,这是有悖圣人教诲的。噢,杨掌柜,衙门里还等着我升堂问理公事,我得告辞了。”

  杨掌柜道:“说来也巧。这几起杀人案有关联的人物都是我的老主顾。我想此刻我应去衙门看审,必要时可站出来披露真情为老爷做个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