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珠案-第十四章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高罗佩|发布时间:2014-11-01 22:04:32|

 狄公转回内衙,忙摘了乌纱帽,褪下锦缎官袍,换上了那领凉快的细纹葛袍,吩咐衙役将他的午膳送到书斋并备下一盆干净的井水、手巾以便洗盥。传话值防衙官回来即来书斋禀报。

  衙役答应退下,狄公低着头在书斋内来回踱步,思索着案情最近的进展。夏光显然是在他的主人的指意下出钱雇下这三个歹徒,无疑他的主人正是那个杀人的真凶。然而住在老君庙后的那个孟老太婆会不会认识这个人呢?看来这太容易了,反倒可能不大。但有些复杂疑难的案子往往正是在幸遇上一个突如其来的契机而迎刃而解、水落石出的。

  衙役将午膳端进书斋,又送上一盆冰凉的井水和一方清洁的手巾。

  狄公匆匆进了午膳,头脑只一味萦绕着这三起杀人凶案,连酒菜的味道都不曾尝出。他感到侦查已经到了一个转捩点,因为罪犯的动机最终暴露出来了。起初他将贪财看作是主要动机,罪犯的目的在于盗劫御珠和黄金,以后他推倒了贪财的设想,认为嫉妒才是这御珠案的关键。现在看来嫉妒也应退到次要地位,因为这三起杀人案都与一个贪狠残暴的淫魔有关,其作案无疑是为了虐害女子满足其邪恶的淫欲。罪犯一旦怀有这种邪恶的冲动,在他的阴谋遇挫或罪恶暴露时便容易激起狂暴的行动而不顾一切严重后果。

  嫌疑已经圈定在三个人之中,狄公此刻面临的是一个嗜杀成性、行为疯狂的恶魔,他会随时肇端杀人。案情又缠上那颗神奇玄妙的御珠,他没有时间去作系统的、广泛的、详备的背景调查,他必须刻不容缓采取最明智果敢的行动,斩断魔爪,大白案情。但他此刻要采取什么行动呢?针对哪一个嫌疑呢?——狄公头脑里依旧疑云弥漫,一片混沌暖昧。

  狄公呆呆坐在太师椅上苦思冥想。书斋里闷热异常,他满身是汗却一点儿都未曾觉察到。

  突然衙官急匆匆闯入书斋跪倒在狄公面前,狄公心中纳罕,慌忙问道:“出了什么事?”

  “启禀老爷,卑职率领四名番役赶去老君庙后南小街,很快便找到了姓孟的老婆子住的宅子。那里原来是一幢古老的园邸,但残破荒圮早已不住人家,惟有后院东南隅角的宅子修葺得十分齐整,那便是孟老婆子的家。那孟老婆子孤身孀居,常闭门不出,只有一个帮佣的女仆每天早上去她那里帮助料理点粗重活。邻里隔壁常见深夜拂晓男男女女进进出出,都疑心那宅子是一个私窑。由于那宅子背面临河,两边是一片瓦砾场,故十分的幽僻,宅子里的人在干些什么,街坊邻里也看不真切,听不仔细。因此……竟也没有人知道是谁杀死了孟老婆子。”

  狄公惊叫:“什么?!你说什么?孟老太被人杀死了?”

  衙官胆怯地点了点头。

  “你为何不早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细细讲来!”

  “老爷,孟老婆子她……她被人勒死了。”衙官沮丧地答道。“就在我们到她家之前一刻有人拜访了她,因为桌上的两盅茶还是温的。孟老婆子躺倒在地上,一张靠椅翻倒着,一条绸巾紧紧勒在她的脖颈间。我立即上前将绸巾解开,一摸已没了脉息。她的尸首已带回衙里,此刻仵作正在验尸哩。”

  狄公紧咬着嘴唇不吭一声。这是第四个被杀死的人了!他竭力抑制住心中的怒火不使喷发出来。半晌乃平静地说道:“这不怪你,你还是出色地履行了你的职责,你可以走了。”

  衙官心中一块大石落地,站起身来急忙退出,却正与洪参军撞个满怀。

  洪参军在值房已听说了孟老太遇害之事,他一进书斋便焦急地问道:“老爷,这又意味着什么呢?”

  “这意味着我们面临的是一个极端凶恶且极端狡狯的对手。”

  狄公将适间紫兰小姐闯入公堂之事与洪亮细说了一遍。接着又说:“那罪犯必定是路上看见了紫兰小姐将那三个无赖和牡丹小姐押来衙门。那三个无赖他并不认识,因为夏光与他们谈交易时他没有参加。但他却认识牡丹小姐,他在某次宴席上看见了她并动了邪念,将她列入他将来虐害的对象。他见此情状马上明白是紫兰小姐路见不平出来阻挠,治住了那三个无赖。那三个无赖无疑是夏光所雇,他们一旦押上公堂肯定会招出孟老太的宅子,因为夏光正是遵依他的吩咐将牡丹强劫去孟老太家的。于是,他当机立断抢先一步赶到老君庙后孟老太家里,亲手勒死了孟老太灭了口。——看来事情就是这样。”

  狄公叹息一声,转而问道:“洪亮,你会到了沈八没有?”

  “会到了。我与他谈了很长时间,他尽他所知道的都告诉了我,因为他想得到衙门里那笔悬赏——那是我故意诳他的。看来他丝毫不知这御珠案的底细,他只知道几个暗中左右龙船赛输赢的人与一桩骨董生意有瓜葛。”

  狄公叹道:“又是骨董生意!我的天,怎么每一个与杀人案有关系的人都对骨董有兴趣?”

  “至于郭明,老爷,那八仙旅店的账房说他是一个性情和平十分安稳之人;他依例拜纳房金,从不揽事惹非。我查阅了账册,发现去年以来郭明共在八仙旅店前后住歇过八口。那账房说他经常出其不意地来到濮阳,不过他每回住歇从不超过三天。他经常一大清早出去,直到深更半夜才回旅店。也从未见有人来旅店拜访过他。”

  “郭明最末一次来濮阳是什么时候?”

  “约二十天之前。郭明偶尔也要旅店掌柜替他寻觅个妓女,但他指明不要收费昂贵的行首班头,人模样也不需十分标致,只要清洁健康、价格低廉便行。我去了八仙旅店附近的一家烟花窑子,找到几个曾应接过郭明的妓女。她们也似乎说不出什么东西来,她们觉得郭明这个人也不好也不坏。郭明从不曾对她们有过什么非分的要求,她们毋需作出努力来讨他欢喜。他从不给她们额外的赏钱,是否生性吝啬。

  老爷,有关郭明只有这些了,不过,我始终不解,因何老爷对郭明要作如此一番详尽而细致的调查。”

  狄公微笑正待答话,仵作进来书斋,鞠躬行礼毕,恭敬递上一份验尸格目,禀道:“老爷,这孟老太看来才五十出头,除了脖颈留下深深的勒痕之外,全身并无暴力损伤迹象。在下推测,凶手正陪同孟老大饮茶时借故站起离开椅子,当他绕到孟老太背后时冷不防用一条绸巾套住了她的脖颈。——凶手勒得很猛,以至那绸巾几乎嵌入孟老太脖颈间的肉里,险些儿当场勒断喉管。”

  狄公道:“多烦先生指教。说来也惭愧,至今尚未勘破一桩,尸首倒增至四具了。你将这尸首暂时收厝了,这样闷热的天气,尸首很快便会腐烂,必须尽早安葬。

  对,柯元良先生已将琥珀夫人的尸首认领回去了吗?还得尽早通知夏光在京师的父母来濮阳领尸,不管他们认不认儿子。再问先生一声,那三个歹徒的伤势如何了?”

  仵作答道:“依在下看来,那两个几天之内便可痊愈,只有一个伤了喉咙的恐怕要过几个月才能开口说话。”

  狄公点头,示意仵作退下。又转脸对洪参军道:“看来那三个歹徒都受到了不轻的惩罚,紫兰小姐果真是手段不凡。哦,这天怎会如此的闷热?洪亮,瞧你满头大汗,衣袍都湿透了,快去将那窗户打开。”

  洪参军打开窗户,将头伸出窗外,很快又缩了回来将窗户关上。

  “老爷,外面比屋里更热,一丝风都没有,少刻恐怕便有大雷雨。”

  狄公唤衙役换过铜盆井水,拈起手巾自己拭了,又拧了一把递给洪亮。

  “适才我将这三起杀人案又从头至尾细细回忆了一遍,孟老太之死并没有改变我的根本推断,我现将眼下案情进展总括出来说与你听听。”

  “老爷最好先讲讲你因何要怀疑郭明,这一点我最是迷惑不解。”

  “我少刻便要去找郭明,他在我的设想推断中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脚色。洪亮,还是让我有条不紊一个一个地来理清这些复杂疑难的头绪吧。我深信这三起,不,四起凶杀案可能都出自于同一个淫暴残忍的恶魔。至于究竟是谁,我们尚无直接的线索。这恶魔极端敏感,万分狡诈,他总是事先——那怕仅仅是抢先一步——将有可能危及他安全、导致他败露的人毫不犹豫地除掉。琥珀、董梅、夏光还有那孟老太都死了,眼下没有一个证人,没有一条直接可牵引出他来的线索。况且重复出现的骨董生意这个令人生疑的主题,再加上一百年前失窃的那颗御珠、朦胧出现的白娘娘的奇怪阴影以及她那座神秘莫测的曼陀罗林——这一切可以交织成一个五光十色神奇玄妙的故事,茶余酒后同一二知己细细回味,纵横猜测。然而我却必须尽快猜破这些哑谜,驱除迷雾,拿获真凶。如果时间拖延一久,这个狡狯的恶魔无疑会掐断我们此刻手中还捏着的那有限几根间接线头。如果条件许可,或他认为有必要,他还会制造更骇人听闻的杀人惨剧。”

  洪参军递上一盅新茶,狄公接过仰脖一口吸干,润了润喉咙又继续说道:“杀人的恶魔究竟是谁?三个人同时是最大嫌疑——每一个都有作案的可能和条件,更重要的是每一个都有言之成理而令人信服的犯罪动机。

  “但比较而言,我仍然认为柯元良是首要的嫌疑,其大概轮廓我已同你说过。

  如果他确是本案的元凶,我试着来安排一下他的犯罪程序。

  “柯元良雇用董梅为他搜集骨董,同时也为他猎取女子供其淫乐。董梅诱拐来女子乘黑夜偷偷送到老君庙后的孟老太家,而柯元良自己则蒙了面或乔装打扮去那里。他慷慨地赏赐给那些女子大量的钱银,故很少弄出风险。这事唯一不足之处便是他必须依赖董梅,而偏偏董梅又是一个狡黠精明、野心勃勃之人。他漫天要价,有时还不免勒索讹诈柯元良,而最使柯元良恼怒至极的则是他与琥珀有私情,并使琥珀怀了孕。柯元良决意要杀死董梅和琥珀,他等待着适当的时机。作为第一步他解雇了董梅,当然他得找寻个体面的托辞并给董梅一笔优厚的酬金,堵死他的口。

  然后他改雇夏光,夏光不及董梅狡诈和贪婪,因此也不易惹出麻烦,更不敢讹诈勒索他。

  “当琥珀告诉他董梅搞到的那颗御珠要出脱时,柯元良见复仇雪耻的机会来了。

  柯元良是一个对骨董深有研究的行家,他断定那颗御珠根本不可能存在,这只是董梅、琥珀两人精心设计的一个骗局,目的是借此从他手中骗得一大笔钱远走高飞。

  柯元良思忖这正是他将计就计顺手落刀的绝好机会。

  “柯元良召来了夏光,他叫夏光先不忙去诱拐牡丹。此刻他脑子里已筹画了一个阴险狠毒的杀人计划。柯元良给了夏光一张董邸翡翠墅的地图,图上标出了一个亭阁。告诉他说今夜龙船赛后董梅与琥珀必在那个亭阁会面,琥珀身上带着从我这里偷去的一包金锭。柯元良要夏光冒董梅之名去那亭阁杀死琥珀并将金锭取回。当然他答应给夏光一大笔酬金。钱,柯元良他根本不在乎。很可能柯元良当时便已拟定了随后便除掉夏光的全盘计划,做得滴水不漏。

  “昨天夜里,当他与卞嘉一起在白玉桥酒店招待龙船赛众桨手时先毒死董梅。

  单除掉这董梅,便可称是一石三鸟:首先,他雪了耻复了仇,解了心头之恨;其次,他翦除了可能招致他罪恶行径败露的隐患——董梅知道他的全部底细;再次,董梅一死,卞嘉九号船必输.他押了一笔巨金的赌注可以净赢。

  “夏光按约摸到了翡翠墅并在那亭阁里杀死了琥珀,他将琥珀身上携带的那包金锭带回交给了柯元良。然后柯元良乃告诉夏光说董梅在那亭阁中找出藏匿了的一颗御珠,琥珀又携去这么多钱,两人正是想带了黄金和御珠一并逃走到远方去逍遥快乐。夏光不知是计,便答应翌日清晨再去翡翠墅那亭阁搜寻御珠。今天一早,城门刚开,柯元良便与夏光分头去了翡翠墅——柯元良是骑马去的,他骗家里说是去散散郁闷,将琥珀不幸遇害的悲痛忘掉一点,夏光则扮成了一个赶早工的木匠。于是柯元良趁夏光认真搜寻御珠时,不提防用一块大砖砸碎了夏光的头,将他死尸扔到矮墙外的水沟里,然后骑马回城。

  “中午,柯元良赶来公堂看审,想试探官府的虚实。他见官府没有动静,很是放心,没等退堂便出了衙门自顾回去家中。但在半路上他忽见紫兰小姐押着三个无赖和牡丹走向衙门,看这情景象是去告诱发拐牡丹之事。他虽不认识这三个无赖,但他一眼认出了牡丹。他马上明白,这事可能要败露并最后牵涉到他——孟老太一旦被拿,必定会供出他来。柯元良赶紧抢先一步到孟老太家亲手勒死了她。于是万事大吉,可能导致他败露的后患全翦除了。”

  狄公捋了捋他的胡子,洪参军替他斟上一盅新茶。狄公呷了一口,又用冷手巾拭了拭脸面,继续说道:“倘若柯元良无罪,那么他妻子金莲的病真是起于一次可怕的脑病的袭击,而琥珀背上的鞭痕也只能是她在董府当使女时被董一贯抽打出来的。再次,柯元良确实信了御珠之事。——这不奇怪,我乍听之下也轻易地信了它,这御珠的传说太迷惑人了,叫你不能不信。好,如今你须忘却我适才说的一切,将柯元良撂到一边,再来细细推敲第二个重要嫌疑卞嘉的犯罪动机和犯罪经过吧。

  “首先,卞嘉犯罪的动机可能是什么呢?我思量来正是一种挫败后沮丧的心情使他变得道德败坏和生活放荡。他用这种生活态度来作为对他凶悍的妻子的反抗,他的妻子嫉妒成性,不许他纳妾,为之他精神十分苦痛——他尚没有孩子。再者,他的职业又逼得他要假装正经,强作斯文,他不敢公开与妓女鬼混。也许他天生来便是一个性子残忍阴毒的人,但他遮蔽得严实,发泄得巧妙。起初,卞嘉只是暗中寻些低贱出身,才貌平平的女子厮混,中间拉皮条的起先是董梅,后来则是夏光。

  他俩先后受雇于卞嘉,这同适才解说柯元良的原由一样。

  “然而这个邪恶的人渐渐开始追求起颖慧典雅、知书识字的贵妇太太、闺阁淑媛来了。那些粗俗的、低贱的女子已不再能满足他不断升华的变态的欲望。这时他的眼睛盯住了琥珀夫人,琥珀不仅年轻美貌风度翩翩,而且知诗书,通文墨,娴淑幽雅,韵格高绝,与一般女子判若霄壤。卞嘉常去柯府,他按时为金莲看病,暗中却窥伺琥珀动静。当然要从柯元良手中攫夺去琥珀极非容易,柯元良视之如掌上明珠,胜过任何一件骨董珍宝。故卞嘉只能耐心等候时机。他命夏光严密监视柯府里外情况,如果夏光能为他将琥珀骗上手,他许诺付给夏光一笔很高的酬赏。

  “夏光从董梅口中探知他龙船赛后要与琥珀在翡翠墅会面交易一颗御珠,当然董梅不会透露御珠的交易是他们精心密谋的诡计。夏光见机会来了忙报告卞嘉,一心想从卞嘉手中得到那笔高额的酬赏。他草草绘了一张董邸翡翠墅的地图,他必是早先随董梅去过那里几次,故地形很是熟悉。他对卞嘉说只须设法先将董梅支开,他便可冒董梅之名去翡翠墅会面琥珀并将琥珀反锁在那个亭阁里,然后卞嘉便拿着地图寻到那亭阁收拾他的‘被关进了鸡舍的小鸡’——一旦事发,谁都认为是那些无赖闲汉犯下的罪孽,并不疑心到卞嘉、夏光头上。

  “卞嘉喜出望外。他心中盘算不仅要攫获琥珀,还要夺得那十根金锭——那笔钱正好用来解决他钱财上的匮乏。不管他信不信御珠的故事,他心中明白董梅正是打算那夜与琥珀一起远走高飞,而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

  “卞嘉在白玉桥酒店里招待众桨手时,偷偷在董梅酒食里投了毒,除掉了董梅他一举二得:一来他摆脱了这个深知他罪恶底细的证人;二来他故意输掉自己的船而赢得巨额赌注。

  “当夜,琥珀在亭阁里认出来人不是董梅,便知坏事,但夏光这时已不让她出那亭阁,企图将她绑在那张竹榻上然后锁门。琥珀奋力抵抗并掣出一柄尖刀戳伤夏光的臂脯,夏光怒起便杀死了琥珀。其实夏光并非有意杀死她。只是琥珀反抗太猛,他心一急不知轻重便失了手。正在这时我出人意外的出现了,逼使夏光不及搜寻御珠,只拿了琥珀身上那包金锭匆匆逃出了翡翠墅。

  “他回城详细将经过回报了卞嘉,琥珀虽没锁住但抢得了一包黄金,他仍要卞嘉付给他那笔酬赏。然而夏光却不知卞嘉比他更狡狯十分,残忍十分,卞嘉已拿定主意,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杀死夏光斩绝后患。卞嘉假意允诺他的要求,他深知夏光性贪,便诱骗夏光去搜寻那颗御珠,夏光当然一口应允。于是两人第二天即今天一早再去翡翠墅。——同样,卞嘉乘夏光不备,杀死了他。来,洪亮,再给我一杯茶,我的嗓子干极了。”

  洪亮问:“卞嘉杀死夏光之后因何不立即逃走,还留在翡翠墅与郭明会面?”

  狄公道:“卞嘉性狡狯,多诡计。我猜来他必是先在翡翠墅外的林子里一边躲过,让郭明先进来那花园看罢亭阁里外凌乱景象才露面去会他。但他从林子里出来时,却见你我也在亭阁之外,心中虽十分狐疑但也更是放心,因为你我同郭明三人都成了他的证人——他比我们三人后到翡翠墅。剩下的部分同柯元良的推测情形一样,中午衙门看审他也早一步退出公堂,他也是在街上遇见紫兰小姐和牡丹和那三个无赖,他赶到老君庙后孟老太家抢先一步勒死了孟老太。——简言之,琥珀虽死,但他却已摆脱了董梅、夏光和孟老太的干系,他仍可高枕无忧。尤为重要的是那十根金锭正解救了他钱财上的困境,而且在龙船赛的黑交易里又赢得了一笔数目可观的赌金。”

  这时远处传来隐隐雷声,书斋内似乎阴凉了不少。

  洪参军沉吟半晌,说道:“老爷,这第二个设想端的有理。依我愚见卞嘉杀人的可能最大,不仅老爷适才言之凿凿,我尚可举出两点为老爷补充。一,卞嘉故意诊断董梅系心病猝发而死,意图蒙蔽老爷脱却干系。二,他又诡称龙船赛后亲眼见到夏光回城。”

  狄公点头频频:“嗯,这两点更意味深长。但我们仍不可贸然断定卞嘉便是那魔君元凶。假设、推断究竟不能作定罪的依据,再说董梅之征象也有七分像心病猝发,昨夜卞嘉在熙熙攘攘的人流里也难免看错人,将另一个脸上有疤痕的人认作是夏光了。”

  “那么,老爷,究竟又是谁修葺了那个破旧的亭阁呢?”

  “多分是董梅修葺的。那里原是他家的旧宅,他虽在城里租赁了房子,但仍时常去翡翠墅歇宿,很可能还在那里与琥珀幽会。但他修葺那亭阁并非储放他的骨董,我头里曾错误地这样假设过。那装有铁栅的窗子,那加固了的门户,那把胳膊般大的铁锁,所有这些并非防范外人的闯入而是防范关禁在亭阁里的人逃出来!对于那些干不干不净勾当来说,这亭阁远比老君庙后那孟老太家适宜。正如夏光告诉紫兰小姐的那样,没有人会听得见‘小鸡的咯咯咯叫声’。”

  洪参军不住点头,他慢慢拧着颔下一把山羊胡子,忽然皱起了眉头又问:“老爷,适才说有三个最大嫌疑。不须分说,剩下的那个必是郭明无疑了。我是想说…

  …”

  突然书斋外传来一阵皮靴的急步声,洪亮忙刹住了话头。——衙官冲了进来,气喘吁吁地禀告道:“启禀老爷,卞大夫……他……他在孔庙前街遭歹徒暗算,险些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