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珠案-第十七章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高罗佩|发布时间:2014-11-01 22:05:16|

 狄公从惊恐中镇定过来,见那条白色手臂正指着书房的门。手臂后舒缓垂下蝉翼般的玄缎长袖。书房的门半开着,一个大汉正呆呆地立在门口。

  “你岂能藏匿过我的眼皮?快与我走近来!”轻柔的嗓音像夜莺啭鸣一般。

  狄公惊回首,见是一个容貌端丽的颀长女子,再定晴细看竟是金莲!

  柯元良闻声大惊,郭明、卞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齐把眼光朝着那女子打转。

  狄公乘人不备,赶紧收过了八仙桌上那只白手,小心纳入袖巾,一面将银烛台高举。

  门口站着的那大汉顿时萎颓下来,一对眼睛畏疑地望着金莲,脸色苍白,神情大变。

  金莲笑吟吟向他招手,他木然地一步一步走向金莲。书房门外衙官出现了,身后跟定着几名衙卒。狄公使个眼色示意衙官在门外等候。

  那大汉又走近了金莲几步,满面惊惶,步履蹒跚。他木然地注视着金莲的脸面,百感交集,五内颠倒。

  柯元良一时也发了愣,支吾着说道:“你……你该是……你怎会闯来这里?”

  金莲并不理会柯元良,只一味瞅着那大汉,两眼燃烧着灼灼火焰,满面漾着红潮。

  “今夜你倒圈套做的实实的,巴望着我往里钻。你牵着两匹马在市桥边上等,我们约定了在那里会面。我来了,上了马便出南门。你说带我去那曼陀罗林采撷些奇妙的药草,可治愈我的不孕——我的丈夫盼儿子都盼疯了。”

  她声调渐渐变了,仿佛成了另一个人。

  “我们进了那曼陀罗林,你说这药草长在林子当中,在白娘娘庙附近。我真害怕走进那个黑暗的林子,你将一个火把在前面引路,到了白娘娘庙你将火把插在庙墙的乱砖堆里。你回过头来看我那一瞬,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的双眼通红,像一尊凶神恶煞。我见那白娘娘神像,心中便有几分惊怕,但我更怕的是你的眼睛——杨康年!”

  大汉垂下了头,紧咬着嘴唇不吭声气。

  “你终于暴露了你的豺狼本性,嘴上甜蜜蜜咒天赌地,却暗中动你的歹念。你这个登徒子,竟敢骗拐良家妇女,我丈夫知道了定不轻饶于你!你这衣冠禽兽天地难容,人神共愤。你挂着一脸好笑定要将我轻薄,我奋力抵抗,挣扑着要逃跑。如今,我要当着我夫君的面告发你……你这个人面兽心的恶魔,竟在那白娘娘的神像下污辱了我!我怒骂不休,叫嚷要上官府告发你,你恼羞成怒又害怕我真的告到官府,竟动了杀人的念头。

  “你将我光裸着身子捆缚在白娘娘神像前的祭坛上,你威吓说我胆敢上官府告你杨康年,你就一刀一刀割下我的皮肉,将我的血脉一根根地切断,将我的血喷洒上白娘娘的神像。你说白娘娘多年没有供奉了,你便要将我开个戒。你说谁也不会发觉我的尸身,直至被林子里的鸟蚁啄食完或自行烂去。而柯府只以为我迷失了路或掉到河里去了。你说我休想活着走出这林子。你嘲讽地叫我向白娘娘求饶,求白娘娘给我下世转生一个男胎。我自忖必死无疑,也只得任你斩割了。偏巧那火把行将熄灭,你撇开我自去林子里捡些枯树枝来重扎火把。

  “我仰天躺在白娘娘的脚下,哀哀待毙。我突然看见白娘娘手指上那枚红宝石闪烁着神奇的红光。那红光竟暖和了我赤裸的身子——白玉石祭坛刺骨的冰冷。我心中暗暗向白娘娘祈祷,求她大慈大悲救我一命。求她显灵将我这个被侮辱、被蹂躏的女子从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手中救出来。想来也是命不该绝,白娘娘真的显灵了!我忽然感到系缚住我右手腕上的绳索松散了。我顾不得疼痛挣脱出了右手,又解开了左手上的绳索和双脚上的绳索,站起了身来。我欣喜欲狂,恭敬地向白娘娘磕了几个响头。抬头见白娘娘的脸上微笑着,两眼露出慈祥的目光。

  “我慌忙跳下祭坛,在那几乎熄灭的火把的微光中穿起了衣裙,跳出白娘娘神像后庙墙的裂罅拼命奔逃。我钻进野树林子,顾不得荆棘芒刺,衣裙几乎全撕破了,血淋淋一身是伤。这时我听见你的叫声,就像那野狼的嗥嘶。我一阵战栗恐怖,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你真的追赶来,我就狠命砸去。我发疯一样奔窜,最后终于出了林子,但迷失了路。我只觉全身火烧一样,头疼得似要裂开,后来昏迷在地上,不省人事。”

  她回头看了一下柯元良,露出浅浅一笑:“但如今我已回到了自己的家。这里,这里是我自己的家。”

  她无限委屈地朝着柯元良正待跪下,柯元良大梦方醒,慌忙绕过八仙桌来伸手将她扶起。禁不住老泪纵横,呜咽出了声。

  柯元良疑惑地望着狄公,哆嗦着嗓音问道:“狄老爷,我一点都不明白这究竟是回什么事?金莲她……她莫非中了邪,血气攻心?哪会说出这么一套痴人梦话,但又像是恍有其事。今夜她压根儿没出门一步,哪来白娘娘保护?她又怎么会——”

  狄公冷冷地说道:“你的夫人正在讲述四年前发生的事!柯先生难道还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