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珠串-第十九章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高罗佩|发布时间:2014-11-01 22:11:03|

 狄公吩咐一路免了例常仪数,以免惊动百姓,故一干轿马兵卒赶到青鸟客店时并未引起路人注意。邹校尉与柳兵官先一步到客店布置警戒。

  众人一到客店,狄公即命鞫刑问事,先命邹校尉将客店掌柜魏成带上店堂。——店堂已排出衙厅格局,文东与康文秀分狄公左右坐定。八名军了持械恭立两边,听候调用。

  须臾魏成押到,两名军丁将他按倒在地跪着回话。魏成只觉周身麻木,皮肉颤抖不已。待抬眼望去,见正中坐着的那位老爷好生面善,却是想不起来哪里见过,心中又惊又怕,只是暗暗祈祷,唯求侥幸无事。

  狄公先不问话,转睑对文东道:“此人半个月前报官,说是他的妻子与一奸夫私奔了。”

  文东皱眉道:“他妇人私奔与三公主的珠串有何相干?狄大人难道有兴也管民事讼诉,问断平头百姓的家务事?”

  狄公道:“哎,这事不可小觑了,与三公主的珠串却有关联。你权且旁边听着,由我问理。”

  狄公拍了一下桌子,问道:“魏成,你的妻子黄氏如今身在何处?”

  “回老爷的话,说来也惭愧,贱妻不守妇道,败坏风俗,半个月前随人奔了,几同那丧人伦的猪狗。小民曾报与军营,请求将那淫妇奸夫一并追获。”

  狄公不改声色:“魏成,本官再问你,你可知道黄氏随何人私奔?”

  魏成略一踟蹰,答道:“小民头里疑心贱妻的奸夫即是店中的帐房戴宁,他在一本地图上勾画有与这淫妇出逃的路线。想来是两个密约,贱妻先行一步,谁知都遇了强人,一个被掳,一个被杀,至今一无信息。”

  狄公又问:“一个被掳的掳到了哪里?一个被杀的因何而杀?”

  魏成答日:“说是被掳,其实强人倒是与贱妻先认识,戴宁如今又死了,故尔小民认定与贱卖奔逃的奸夫应是那强人。他两人先做了圈套,单害了戴宁的性命,自去快活了,小民哪里知道这贱妇人的去处。”

  狄公莞尔一笑;“只恐怕黄氏还在青鸟客店,并未走哩。”

  魏成暗吃一惊,急辩道.“小人可对天咒誓,那贱妇人早已远走高飞。”

  狄公阴沉了脸,喝道:“黄氏系被你亲手杀死,死试至今还匿藏在后院马厩边的棚房里。——烦劳众人随本官一起去现场细看。”

  狄公引众人转到后院,绕马厩过篱笆到了那间阴暗的棚房。指着自己日前躺身的角落,命四名军丁搬去旧什物仔细寻觅。

  四名军丁将旧木橱挪开,又掀去那口破麻袋,见麻袋后有一只木箱。木箱一角已破损,漏出点点白石灰来。军丁将木箱抬起,甚觉沉重,又见木箱破损的一角爬满了蚂蚁和青蝇。狄公命打开木箱,军丁撬了锁扣,用力掀开箱盖,箱内果然盛着一具女尸,四周用石灰填塞,尸身的衣袖下竟杯有两个团子,已腐霉发黑,爬满了蚂蚁。

  魏成被押进棚房,见此情状,顿时瘫软倒地,口称“有罪”。

  狄公命军丁收厝了黄氏尸身,先抬去军营盛放,转脸对魏成道:“本官勘破此案倒不在尸臭和团子引来蚂蚁青蝇。你平着悭吝,一毛不拔,视钱财如性命,那黄氏受尽凄苦且不说。她倘若果有私奔之举,岂会不携带去她最喜爱的那大红五彩对衿衫子并一条妆花罗裙。那日我见你打开她的衣箱好一番收拾,箱中正有那两件东西,想来已被你典卖作银子了。”

  魏成涕泗满面,招道:“贱妻与戴宁眉眼来去是实,倒没见着有非分之举,那两件衫裙亦是戴宁买与她的。那日午睡时我听见他们隔了油纸槛窗说话,戴宁那厮言语百般挑唆,数我坏处,劝她私逃。后来我又见戴宁在地图上用朱笔勾画了去邻县十里铺的山路,便疑心他们果有私奔之约。一时怒起便杀了贱妻,藏尸于这棚内的木箱里,谎称随人私奔,又去报了官。事后便觉十分后悔,也只得瞒过众人,将错就错了,故此一直没忍心埋瘗。”

  狄公命军丁将魏成带了手扭,套了链索,押去军寨候判。

  回进店堂,狄公低声吩咐邹立威,将帐台那张大案桌小心搬去军寨。道是物证,不可疏忽。一乃令:“启轿回军寨。”

  文东、康文秀只觉懵懂,平白随狄公来这个市井客栈转了一圈,捉了一个杀害婆娘的犯人。心中正没理会处,狄公笑道:“到军寨本官再与你们细说玉珠串一案的本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