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园图-第十一章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高罗佩|发布时间:2014-11-01 23:21:42|

 狄公、陶甘回到衙署,马荣、乔泰迎入内衙。

  狄公问道:“城里情况如何?”

  马荣答言:“平静无事。只是死人的数目仍在上升。新渠已挖通,渭水已经流入城里河道,阴阱全部管制。广成仓出过点小乱子,很快平息了。”

  狄公点头微笑表示欣赏。

  狄公将他同陶甘查访了叶奎林家和何朋家的全部情况向乔泰、马荣一一讲述了一遍。

  乔泰、马荣禁不住对这案子的复杂情节感到极大兴趣,纷纷议论起来。

  马荣道:“我看来何朋必是杀人凶犯无疑。他血气刚强,焉肯平白受叶奎林侮辱?

  他自己不是说几番气得要一箭射旁叶府枕流阁的竹帘。再说,珊瑚暗中求助于他,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竟不能拯拔一个弱女子出水火,还算什么将门之后、勋爵世胄?”

  乔泰道:“老爷所言极是。叶奎林正是故意摔破青瓷花瓶,留下一幅柳园图案,指示官府勘破线索。再者,何朋的体格和膂力也足以泅渡过运河,沿那石柱爬上到枕流阁长廊的窗台。或许他同珊瑚早已约定,里应外合,齐力杀死叶奎林。”

  狄公微笑摇了摇头。说道:

  “今夜我见何朋讲述柳园图时,情绪很是激动,象是被强烈的感情冲突苦恼着。他讲他曾祖父的故事恰仿佛在讲他自己的身世一般,几番见他强抑住胸中起伏的感情,露出痛苦又无可奈何的神色。如果真是他为了珊瑚杀的叶奎林,他又为何自己讲得如此坦露,切切之声不绝于口。试想他心中要杀叶奎林,又如何肯吐出一箭射穿枕流阁竹帘的愤激之词。他坦率地自认钟情于珊瑚,又痛恨叶奎林的鲜廉寡耻,他岂不是将自己的脖子引向刽子手的刀刃么?故我思想来珊瑚并不是十分关键的人物。——柳园图的线索还是存疑待断,暂且不去惊动何朋,但留意他的举止行动。”

  陶甘说:“何朋貌似爽直诚悫,也须提防他肚内奸诈。摊出部分事实而隐匿最紧要的案情关节是狡诈的惯犯惯用之伎俩。令我不解的是他因何对叶奎林的眼睛感到如此恐惧。”

  “童谣的一句不是说‘失其目’吗?”乔泰道。“叶奎林的一只乌珠不正是被打出了眼窝?——童谣指的是‘梅、叶、何’,‘梅’摔破了头,‘叶’掉出了乌珠,轮到他‘何’便是‘失其床’了——这‘失其床’又是什么含义呢?可能何朋正在对‘失其床’感到恐惧。——天知道这首童谣果真有谶纬一般的神秘魔力。何朋不是说他的死期不远了,他被这种预感死死缠住,摆布不开,故忧心忡忡——这正是杀人犯最惯常的心理。”

  狄公道:“最使我感到迷惑不解的倒是这珊瑚为何要在叶奎林和何朋两人之间故意播弄纠纷,挑起争斗。叶奎林比何朋有钱,且又包揽下了珊瑚。珊瑚又为何故意向何朋暗递秋波,求他救助。我疑心这一切都是故意的安排。珊瑚决非寻常的女子,她有预谋、有筹划,自然亦有目的。她的目的很可能便是叫叶奎林与何朋互相残杀。——她定是受人指派无疑,我们查清了她的背景,真正凶身也便水落石出了。还有,卢大夫也是一个不守本份的浮浪轻薄之徒,也须严加监伺。”

  马荣忽然想到什么,又说:“近几日巡俭来报告,大街小巷常有身穿黑袍褂、头戴黑帽兜的收尸队乘危打劫,勒素钱财之事,还有公开持刀抢劫的。他们的防疫装束反成了为非作歹的掩护。营里只因人手不足,收罗了一些闲汉无赖,谁知竟成了治安的一大隐患。”

  狄公勃然大怒,用拳头猛击了一下书案,说:“我摄领京衙原巴望奸宄敛迹,盗贼潜踪,人民悦服。谁知竟忽虑了如此一等邪行奸恶之斗筲之人。各营巡丁严加缉查,倘有拿得违法作乱的收尸队,当即拉到市廛热闹处鞭答三百。犯抢劫财物、奸淫妇女等重罪的,便验明正身缚去西市杀头,以儆效尤。——乱世须用酷法,只要不枉杀无辜,铸成错案便行。否则京师的靖安无法维持。陶甘,还有一事你须去办了。梅先生的葬礼一完便委派衙员将梅夫人移家凤翔。留意不要让卢大夫缠住她。她年轻漂亮,卢大夫图谋叵测,不可不防。”

  陶甘答应了,说道:“老爷,外人都说梅夫人出身予名门大族。我仔细查阅过梅府的族谱、家谱,并不曾查考出梅夫人的党族世系。她的姓名也是十三年前与梅先生结婚时才首次填上。——除了知道她的姓名、年龄外,其余几乎一无所知。这名门大族的说法不知依凭了什么。故我颇疑心梅夫人的出身未必高贵,很可能倒是行院里巨价卖出来的行首班头。梅先生又一向讳言夫人的身世,且他家财万贯,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未知老爷作如何观。”

  狄公点头微笑,不置可否。沉吟了一会却转脸吩咐马荣道:“你巡夜到新月桥时,留意看看何朋家那柳园,是否还亮着灯火,打听实了有没有客人拜访。我同陶甘适才去时,他似乎在等候一个客人。我不完全排除他同珊瑚共谋的可能,如果珊瑚果真去了柳园拜访何朋,你就传我命将他俩一并拘捕。我这里就委派人去查清那珊瑚的身世和背景。

  马荣,你的前额如何起了疙瘩?”

  马荣抚摩了一下前额,尴尬地笑道:“说来倒也惭愧。我在五福酒家等候乔大哥时,酒店里四个无赖正要调戏一个年轻女子。我待要上前解救,不料被绊一胶,前额撞到在一个桌角。待我爬起时,那女子竟自打退了那四个无赖。我看清了,她用的是衣袖中藏着的一枚鸡子般大的铁弹丸。”

  狄公感到有趣,说道:“我听说那铁弹丸能置人于死地,最是巾帼女侠惯使的武器。”

  “那女子一弹打折了为首的无赖的胳膊,剩余的晓得厉害便四下奔散,逃出了酒店。

  不过,老爷,我总不明白她为何只携藏有一枚铁弹丸。按理是两边衣袖各藏一枚,如那袖中飞刀一样,左右开弓,使人躲闪不及。”

  “你已认识了那女子?”狄公问道。

  “她名唤蓝白。是一个名唤袁玉堂的走江湖演木偶傀儡戏的艺人的女儿。她还有一个孪生妹子,名绯红。——绯红即是晚膳后在衙署外被卢大夫调戏的那个卖唱的女于。

  孪生一对都生得标致俊俏,只是那绯红懦弱了点。”

  狄公点头频频。吩咐大家就寝。

  沙漏正指着后半夜子丑之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