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案-第十四章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高罗佩|发布时间:2014-11-01 23:49:02|

 乔泰坐的小轿老远就停下。他下轿后四周留心观察了,并无可疑人物走动,便快步上前敲门。

  一个老番婆开的门,叽哩咕噜一通。乔泰打了招呼便径往里院走去。一路不见人影,花园里十分幽静。乔泰便先去先前会晤倪先生的圆穹顶大厅。

  大厅里也阒无人迹。乔泰心想,倪先生及汀耶、丹纳想必正午睡,需得耐心稍候一刻。正拟各处厅馆廊轩走走,探索途径。突然听得脑后一阵风起,刚要回头,一棍正顶门心打来。只觉双眼一黑,金星乱迸,顿时合扑倒地。

  原来两个番客早躲藏埋伏。这里见乔泰倒地,不由哈哈大笑,又咕噜一阵。其中一个腰间抽出弯刀,上前便欲割取乔泰头颅。

  “感谢真主!”丹纳从丝帘后探头出头来,用胡语叫道:“这个淫邪的魔鬼终有此报。”

  歹徒见蓦地出来一个美人,螺黛描抹,笑逐颜开。欢喜不迭,争着上前与丹纳说话。

  “多亏了两位义士相救,不然我便被这魔鬼挟裹而去。——今日你两个谁是头功?”

  “阿齐兹打的棍子,该我用弯刀取首级了。——我叫阿哈德。曼瑟令我们干净利落断了这人性命。”

  丹纳笑道:“阿齐兹是头功了。丝帘后有一瓶美酒,先与我取来庆贺,再杀魔鬼不迟。”

  阿齐兹乐不可支,恨不得掇臀捧屁,殷勤奉侍。忙跳进丝帘后取酒。

  这边丹纳已搂定阿哈德。阿哈德正神魂颠倒际,忽听得丝帘后“啪”的一声,一个花瓶打碎在地。阿哈德正要问话,一柄利刃已刺入他的胸膛。一柱殷红的血汹涌而出,溅了丹纳一身。

  汀耶从丝帘后出来,笑道:“那家伙也躺倒睡着了。”

  姐妹两人忙取来凉水,往乔泰头上脸上喷洒。乔泰渐渐苏醒过来,张开眼睛。

  “原来是你两个丫头干的好事,竟要害我性命。”

  汀耶笑道:“乔都尉看看那个躺在地上的人。”

  乔泰挣扎坐起,仍觉头顶疼痛异常,隐隐欲呕吐,一摸早已鼓起一个紫血大包,幸没淌血。

  他见一个胡人躺在地毯上,满身是血,手中还捏着一柄弯刀,乃大惊失色。

  “这是丹纳的手段。乔都尉再看看我的手段。”汀耶高高掀起丝帘。

  丝帘后躺着另一个胡人,头破血流。一个波斯花瓶跌碎在地上。

  “这两个歹徒早潜伏这里,欲有所图。多亏我姐妹发觉。不然乔都尉的头颅便被割下了。”丹纳笑道。

  汀耶也道:“这两个歹徒故意杀死你在这里,我家主人便做干连人,洗刷不清。”

  乔泰忽问:“倪先生在家么?”

  “主人出去了。不然还需我两个出死力?”汀耶道。

  乔泰忍痛上前搜索了那两人衣袍,并无一件证物搜着。

  “不知两位姑娘可曾见过这歹徒?”

  “并不认识。他们是从窗户潜入的。”

  “两位姑娘如此英勇举动,拔刀救助,真正是巾帼奇侠了。”

  丹纳道:“乔都尉休东拉西扯,我姐妹今日救了你性命,你用何物来报谢?”

  乔泰笑道:“只须两位小姐开口。但凡我拿得出的,都可相赠。”

  丹纳道:“只求乔都尉一桩事。”

  “不知何事?——十桩百桩都提得。”

  “我姐姐汀耶要想嫁给你。——我们姐妹俩曾设誓相约,两个同时嫁一人。和睦相处,永不分离。”

  乔泰讪笑:“你两个傻丫头,婚嫁大事,岂可放在嘴头子上说着玩的?”

  汀耶正色道:“并非顽笑,这是真的。我们两个都应嫁与你乔都尉。——主人也一直在夸奖你哩。”

  乔泰乃觉窘迫:“我都四十岁的人了,岂可耽误你两个如花似玉年华。”

  丹纳道:“孔子圣人说过,四十而不惑,乃真正是不惑邪僻,建功立业的年纪。”

  “你两个小油嘴子,这般放肆,竟不知羞。”乔泰佯怒。“你们可认识一个买卖蟋蟀的盲姑娘?”

  汀耶噘嘴道:“乔都尉原来看上一个盲姑娘了,莫非贪图她的蟋蟀?”

  丹纳也道:“早知让那两人割了你头颅去,省得如此苦求不听。——也怪我们有眼无珠,不如盲目哩。”

  乔泰正色道:“这里杀了两条人命,还有心思调戏说笑。汀耶你去叫那司阍老婆雇一顶大轿来,我欲将这两具尸首立即运去都督府衙门禀告狄老爷。丹纳快来与我一起将这大厅血迹拭抹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