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案-第廿五章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高罗佩|发布时间:2014-11-01 23:52:42|

 狄公传命轿马仪仗举丧,为乔泰致哀。明日一早启跸返京,枢榇随行。

  倪天济率汀耶、丹纳姐妹赶来衙门吊孝。倪天济伤感噎哽,汀耶、丹纳两个更是悲恸欲绝。

  温侃殷勤款待倪氏父女,心中酸甜愁喜一言难尽。从此与倪天济结为至友,往还甚密,终不提身世秘密事。倪天济遂罄其所有坚心办道,朝夕持斋。——此是后话不题。

  且说陶甘忙着协助温侃处置一应善后:将珠木奴尸身运去花塔寺焚化,梁溥府上捉到的几个爪牙凶手押往北门外凤凰岗正法。又去梁府吊孝。

  慧净率花塔寺和尚主持七七四十九天的水陆道场,追荐梁溥。梁府家政暂由梁溥兄妹的一个舅舅代摄。陶甘里外寻遍不见兰莉影踪,不禁启疑,径奔狮子坊而来。

  陶甘一口气跑到兰莉先前那间楼顶,先屏息在房门外静听片刻。房内啾啾虫声,绵蛮悦耳,心中大喜。

  “是陶相公在门外么?”兰莉已听出动静。

  陶甘推门而入。兰莉捧茶让坐,两人遂并肩坐在床沿上。

  “令兄治丧,里里外外忙成一团,你却为何偏偏躲在这里?”

  兰莉道:“有娘舅主持家务,不必我事事躬亲。再说我最怕和尚念经,与其听念经,不如躲来这里听蛐蛐鸣哀,也宽心些。”

  “兰莉小姐接连丧亡兄妹,从此孑然一身,何等孤寂。”说着不禁愀怆下泪。

  “你也丧失了最亲密的同僚。——休要过伤怀抱,有误前程。”兰莉轻轻叹息。

  陶甘酸苦地嗯了一声:“此去京师,情景惨澹。唯可以宽怀破闷的只有两匹蟋蟀了。一匹是塞入乔泰兄弟襟怀的,一匹是试院那夜你仓促遗下的。——狄老爷已立誓不再问狱破案,我从此也恬淡心志,专务读书,唯期老死长安了。”

  兰莉朝陶甘挨近一下:“看到这两匹蛐蛐便是看到了我。”

  “有朝一日,你携了这许多蟋蟀来长安看我多好啊!——这人世间只有你一个女子是心地纯美的。”

  兰莉道:“只要你的妻妾不吵骂便行。”

  “苍天可证,我陶甘至今光棍一条哩。只除你兰莉,再不会有妻妾。”

  兰莉双颊泛过一阵红晕,如胭脂轻抹,不由羞滴滴把半个脸面挨近到陶甘眉头。

  “瞿瞿。”清脆的叫声把陶甘吓了一跳。兰莉笑了:“那是金钟在歌唱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