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池蛙声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高罗佩|发布时间:2014-11-01 23:58:48|

 万籁俱寂,清辉一派。花园里的莲花池,在朗月映照下,波光粼粼。莲花池中间有一翼小亭。小亭的栏杆边站着一个人。他低头看了一眼竹椅上的死人,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匕首的柄竖立在死人的胸脯上,一线殷红的血,沿着他那灰布长袍慢慢往下流。圆桌上放着一把锡酒壶,酒壶边有两只瓷杯。那人端起一只瓷杯,将杯里的剩酒一饮而尽,不无得意地对死尸说:“安心去西天吧!再也不会有人间的烦恼了。”

  早已过了子夜,有谁会到这个乡村花园里来呢?莲花池对面那房舍静悄悄,黑黝黝,没有一点可疑的声影。那人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见不曾留下一点血迹,便转出小亭。刚待离开,忽听得身后一声响,不觉吃了一惊,忙转身细看,原来是一只大青蛙从池里跳上了青石台阶,正鼓凸着一对大眼睛紧盯着他。

  他吁了一口气,冷笑道:“是你这小妖物!莫非要上官府告我杀人不成?”说着狠命飞起一脚,正踢在青蛙的肚子上。青蛙眨了眨眼睛,抽动了几下后腿,便仰卧着不动弹了。

  那人忽然想起了什么,又折回圆桌边,拿起死者面前的一只瓷杯,端详了半晌,然后小心地纳入自己的衣袖。他走下了青石台阶,忍不住又看了看仰卧着的死青蛙。

  “见你祖宗去吧!”他又飞起一脚,死青蛙“扑通”一声掉进了莲花池。顿时,蛙声“呱呱”响成一片。那人又咒骂了一声,便匆匆踏过一座歪斜的板桥,出了花园门。

  东方破晓。狄公、马荣和袁凯三骑,沿着湖边向城里悠然而归。晨曦照在他们的狩猎装束上,晨风吹起一湖涟漪。时值仲夏,正是打野凫的好时机。然而他们今日却是晦气,折腾了许多时,一无所获。

  狄公如今是这韩原县的县令。马荣是他的亲随干办。袁凯则是韩原县的首富,在县城东门里开着爿大生药铺;他打野凫最有手段,故狄公常约他一同去湖滨沼泽地狩猎。

  三人放辔并驱,很快便进了建筑在山坡上的县城西门。他们在孔庙前下了马,沿着依山势开凿出的石级向上步行。县衙建在石级的最高处,十分雄伟;站在县衙门口,可以俯瞰全城和城外风光旖旎的大片湖泊。

  狄公刚要走进八字衙门,巡官就气咻咻跑来禀报道:“老爷,诗人孟岚被人杀了!他的侍童刚来这里报了凶信,说是尸身发现在他家花园内的一个亭子里。”

  “诗人孟岚?”狄公皱起眉头。“我来韩原也一年了,从不曾听说过这个名字。”

  袁凯插言道:“狄老爷,这孟岚住在东门外的一座幽雅的田庄里。他秉性恬淡,息交绝游,也不愿进城,嫌城里喧嚣混浊,故本县的百姓知道他的不多。但他的诗名却早已震动了京师,乃是清流名士一类人物。”

  狄公道:“我们立即去案发现场。洪亮、陶甘、乔泰回衙了没有?”

  巡官答道:“没有,他们仍在西界牌村查访。老爷,洪参军一早派人送来报告,说他们至今尚未发现那伙盗劫衙库的强人的线索。”

  狄公铁沉了脸,慢慢捋着颌下又长又黑的胡子,自语道:“那伙强人盗去衙库十二锭金子,一波未平,又起一波,这里竟又出了人命案。”他提高了嗓子:“马荣,你可认识去孟岚田庄的路?”

  马荣摇头。

  袁凯道:“在下认识孟先生的田庄,出东门有一条捷径。老爷若不避嫌,便由我带你们去那里。”

  袁凯一马当先在前面引路,狄公、马荣、巡官三骑后面紧跟,出东门沿着湖滨的柳荫官道急急奔去,渐渐便听得柳荫深处隐隐有丝竹檀板之声——原来东郊湖滨曲隅有一“杨柳坞”,是韩原县的风月渊薮,开着好几爿歌楼妓馆,是城里一班浮浪子弟出没的场所。

  狄公策马向前问袁凯:“袁掌柜认识孟岚?”

  “老爷,其实我与孟岚也不甚熟稔,只见过几回面。他自命清高,不近凡俗,但对人尚是谦恭宽厚,颇有仁爱之心。他两年前才迁来‘杨柳坞’后田庄隐居。那田庄清静幽雅,疏疏朗朗三四间房舍,却有一个景色佳美的大花园,花园里还有一个莲花池。”

  “他家有多少人丁?”狄公问。

  “不多,老爷。孟先生迁来这里时还是一个鳏夫。他的两个儿子都已长大成人,住在京师。去年孟先生赎出了‘杨柳坞’里的一个妓女,算是续了弦。那女子胸无文墨,又不善歌舞,只是模样俊俏一点,细皮白肉的。孟先生娶了她后,也空乏了内囊,衣食生计都仰仗别人接济。尽管孟岚比那女子年纪大了许多,但两下却倒是恩爱互敬,甚是美满。”

  狄公道:“大凡诗人都要娶一个知音的人作为妻子,才可唱随和合,不然,雅俗异趣,久则乏味,终不是美满的。”

  “老爷,那孟夫人虽不通文墨,心地可贤惠哩。又温柔,又娴静,将孟先生服侍得十分周到。”

  柳荫官道愈走愈窄,四人岔入一条小径,在林木疏密处隐隐可见到一片沼泽地,水气氤氲间深绿浅翠,别有一番景色。

  狄公四人在竹栅门前下了马。狄公推开竹栅门,顿见一座宁静幽雅的大花园,一座歪斜的板桥通向莲花池中央的小亭。莲花池畔,芳草萋萋,野花含靥,水鸟喁喁,蝴蝶盘旋。莲花池上则新荷一片,幽香阵阵。微风拂来,荷叶翩翩,波光摇动,宛如画中一般。

  袁凯道:“孟先生终日在这花园里吟诗品茶,养颐晚景。”

  狄公点点头,踏着摇摇晃晃的板桥,走到了那翼小亭里。小亭上翘着的六角飞檐上,各垂下一个铜铃。亭柱的红漆已斑驳脱落,亭顶的绿瓦也参差残缺。莲花池对面,疏疏几间房舍,被一株参天的大橡树遮蔽了大半。亭子的浓荫里只见霭霭晨雾弥漫,不闻一点鸡犬之声。

  小亭内站上四个人,便显得拥挤。狄公细细向斜靠在竹椅上的死尸看了半晌,又摸了摸死尸的双肩,扳了扳死尸的臂膊。

  “尸身刚僵硬。——天气如此闷热,四周又如此潮湿,一时不易断定死者遇害的时间,大略应在午夜之后。”

  狄公说着,将刺入死者左胸的匕首拔了出来,反复端详。那匕首锋刃闪闪,甚是锐利。

  马荣道:“老爷,这种匕首城里随处可买到,并不稀罕。”

  狄公默然,将匕首递给了马荣。马荣用一张油纸包了,纳入衣袖。狄公见孟岚瘦长的黄脸已走了形,嘴歪斜着,一对混浊的乌珠安详平静,雪白的山羊胡子并不凌乱。——显然临死前并不惊惶恐惧。

  狄公拿起圆桌上那把锡酒壶摇晃了几下,里面只剩一丁点酒了。他又拈着酒壶边那只瓷杯端详了一阵,点点头,纳入衣袖。

  他命巡官:“你去找一副门板来,设法将尸身抬回衙里。”又转脸嘱袁凯:“袁掌柜在此亭内稍候片刻,下官去池那边看了就来。”一边示意马荣,随他同去。

  狄公、马荣踩着那“吱吱喳喳”摇晃的小桥,来到莲花池畔,绕着水堤转到花园那头孟家的宅舍。

  马荣上前敲了敲门,半晌门开了,出来一个面目姣好的侍童。侍童听说是县令前来访察,忙进内屋禀报。狄公见外屋四壁萧然,微风吹隙,几件家具都十分破旧,不由对马荣道:“凶犯作案显然不是为了偷盗。”

  马荣低声说:“老爷,主妇来了。——哟,作案动机有了:年迈衰老的丈夫,年轻貌美的妻子,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总不落此套数之外,嘻嘻。”

  狄公抬头,果见一年轻美貌的女子,娉娉婷婷,轻移莲步从内屋走了出来。那女子雪肤花容,乌云不整,凤眉下一对大眼,深明透亮,颊上闪闪几滴泪珠,朱唇外朗,皓齿内鲜,狐眉抖瑟,柳腰摇摆——虽淡妆素裹,总不掩其窈窕妩媚之态。

  女子上前向狄公、马荣深深道了万福,便垂手退立一边,静候狄公问话。

  狄公温颜说道:“孟夫人,下官深扰了。人命关天,岂敢延误?万望夫人相助官府,侦破此案,拿获真凶,为孟先生雪仇。”

  孟夫人微微点头,不敢正面看狄公一眼。

  狄公问道:“夫人昨夜最后见到孟先生是何时?”

  孟夫人低声答言:“先生昨夜与小妇人在这屋里吃的晚饭,饭罢先生在灯下读了一会书,又说花园里月华当空,十分静美,便自去莲花池那小亭内饮酒赏月。”

  “孟先生常去那小亭饮酒?”

  “是的。如此炎暑天气,他三日两头都要去那里小酌纳凉,吟哦诗句,自得其乐。”

  “他可在小亭内会客?”

  “不,先生深居简出,绝少见客。即便有客来访,也大多在白天,只在这屋内呷几口茶,说几句话,便要送客了。他从不去那亭子里会客。先生爱清静,总嫌世人混浊,怕玷污了他。”

  她眼圈微微发红,眸子里闪出泪花,嘴唇颤抖,抽抽噎噎又继续说道:“我与他烫了一壶热酒,送到那亭子。他嘱我先回房睡了,说他想在小亭内多坐一会。我便自来房中安睡,谁知……谁知今天一早,侍童来我房中报讯,说先生他被人害了……就在那亭子里。”说罢泪如雨下。

  狄公问:“宅上那侍童晚间也睡在这里吗?”

  孟夫人忙答道:“不,不,侍童与他父亲住一起。他父亲在‘杨柳坞’,是一大户人家的花匠。他只是白日来这里帮活,夜间便自回家中睡觉。”

  “夫人半夜可听得什么异常声响?”

  孟夫人皱眉,略一沉思,答言:“后半夜我被莲花池内的蛙声闹醒过一回。那些讨厌的青蛙白日里从不叫唤,即便下水采莲子惊动了它们,它们亦不叫。但半夜里却最怕惊动,稍有声响,便叫成一片,久久不息。——我当时还疑心是先生从亭子回房来时惊动了它们。”

  狄公频频点头,沉吟半晌又说:“孟先生遇害时脸上神态十分平静,看来是在不提防时被歹人所杀。凶手必然是他熟识之人,故一同在那小亭饮酒,只是瞒过夫人而已。我见桌上那酒壶差不多喝尽了,但桌上只有一只瓷杯,我想问夫人一声,宅上的瓷杯原有几只?如今都在否?”

  孟夫人答:“我家共有七只瓷杯。那六只绿瓷的是一套,先生常用的则是一只白瓷的,比那绿瓷的稍大一点。”

  狄公皱眉。——他适间在亭子里只见到桌上一只绿瓷杯,并无那白瓷杯。

  “孟先生生前可有仇家?”

  “没有,没有。先生与世无争,遇事一味退让,从不占他人一分便宜。小妇人总不明白……”

  “那么夫人你自己可曾得罪于人?”

  孟夫人脸颊微微生起红晕,咬着嘴唇半晌,乃说道:“也不相瞒老爷,小妇人出拔水火才一年有余,只不知在‘杨柳坞’时触犯了谁。那时……那时纠缠的人一多,哪顾得了许多?但终也不致于会起如此歹念,竟下毒手……”

  狄公见状,略明大端,不便追问细末,送与马荣起身告辞。

  在回莲花池小亭的路上,马荣嘟囔说:“老爷,适才何不细问详里?她在‘杨柳坞’挂牌时,总有几个争风吃醋的,孟岚赎出了她,便结下了怨仇……”

  狄公笑道:“这方面的细末详里还待你去查访,你不是与‘杨柳坞’里那个苹果花有些来往么?”

  “老爷,不是苹果花,是碧桃花。”马荣噘嘴道。

  “对,碧桃花。——你此刻便去‘杨柳坞’走一遭,就先找碧桃花聊聊,打问个清楚,孟夫人当时在那里都与哪些人交往频繁。”

  马荣答应,便告辞了狄公,自去竹栅门外牵过坐骑,径往‘杨柳坞’飞驰而去。

  狄公独个来到小亭,见袁凯正与一个衣冠楚楚的陌生人在说话。

  袁凯见狄公回来,忙介绍道:“狄老爷,此位是茶叶庄的文掌柜,大名文景芳。”

  文景芳慌忙上前一步拜揖,口称“冲撞”。

  狄公淡淡问道:“文掌柜因何一早赶来这里?”

  文景芳神色不安,吞吐道:“小民只是听了孟先生噩耗,特来向孟夫人吊问……又觉不妥,恐惹是非。”

  狄公道:“如此说来,文掌柜与孟先生夫妇十分稔熟?”

  袁凯忙道:“我俩正要禀告狄老爷一件事哩。孟夫人当年在‘杨柳坞’挂牌时,与我们便有一面之交。她当时叫茉莉花,红极一时。当然,后来孟先生重金赎走了她,出谷迁乔,但旧谊犹在。我们见她婚后生活美满,也都十分高兴。”

  狄公又问:“未知你们两位昨夜可来过这里?”

  文景芳胆怯地答道:“我俩昨夜都去了‘杨柳坞’斗转参横,闹到四更,天都要亮了才回的家,哪里会到这里来?”

  袁凯道:“我回家后,稍稍收拾了猎装便来县衙等候老爷、马荣去湖滨打野兔了。”

  狄公笑了:“下官只是随意问问,不必介意。”文景芳乃感松驰,也不敢擅自去见孟夫人,便随狄公、袁凯一同踏板桥走出花园。他见莲花池上荷叶风翻,金波荡漾,不禁叹道:“这莲花池景色如此迷人,孟先生真是——”

  袁凯应声道:“池上景色固然美不胜收,只是不幽静。水中的青蛙有时拼命叫唤。”

  出了竹栅门,三人欠身作别。

  狄公上马自回县衙。

  狄公回到衙门,先去内衙签发了一道手今,命一行役火速送往“杨柳坞”,交到马荣手里,要马荣务必查清昨夜袁凯和茶叶庄文景芳在“杨柳坞”的详情,并核实孟宅的那个侍童昨夜是否当真睡在自己家里。

  狄公匆匆咽了几块香糕,饮了一盅茶,便去外厅偏室听报验尸的结果。仵作将详细验尸格目呈上狄公过目。——孟岚系匕首刺伤心脏致死。死前身子十分硬朗。死时也无奋力反抗的迹象。尸身已暂厝具棺木之内,停放在外厅的偏室里,等候公案具结,再闭棺追荐,择地落土安葬。

  马荣回到衙里已是正午。狄公见他面露喜色,神采奕奕,忙问:“你在碧桃花那里整个磨蹭了一个上午,想必磨出许多真情实迹来了。”

  马荣正经道:“公事在身,我岂敢一味与她厮恋?只因要从女子口中套出话来,非恰到火候不办。故我先与碧桃花叙些旧情,释其疑心,慢慢才将话头转到孟夫人身上,好像是无心问及而不是专门查访。后来衙里的番役又急急送来老爷的手令,故又兜了些圈子,好一番水磨功夫总算磨出了许多内情细迹。

  “原来,孟夫人娘家姓史,她名叫史晓兰,在‘杨柳坞’,挂牌时艺名唤作‘茉莉花。’她原来是北边来的人,两年前她家乡大旱,饿死不少人,她被辗转骗卖到了‘杨柳坞’,恰恰又与碧桃花在同一行院,故姐妹行里十分稔熟、亲昵。茉莉花比行院里其他的花更讨人喜欢,一来天生貌美,二来举止娴雅,三来性情温和。——她最走红运时,追逐献媚的少年子弟很多,袁凯与那个文景芳也在其中。袁凯也曾试图出钱赎买茉莉花,但不知为何,她没有答应。文景芳也动过这念头,同样遭到她的拒绝。不过,听碧桃花说,茉莉花后来有些后悔了,尤其是她嫁给了那个枯索乏味的迂腐夫子孟岚之后。而同时文景芳对茉莉花也一直耿耿思念,没有忘怀。他常对其它姊妹说,茉莉花嫁给那个干瘪老头,太可惜了,一朵鲜花插在牛粪堆上了。

  “老爷,我还打听到茉莉花有一兄弟,名叫史晓鸣,是个不成器的后生,吃喝嫖赌,无一不嗜,时常向她姐姐乞讨银子。茉莉花的一点微薄积蓄都让他吃化得罄净。那茉莉花却疼他心切,从不正面指责他,教诲他,一任他放浪挥霍。后来那史晓鸣不知怎么失踪了,急得茉莉花四处央人打问消息。好几天前,他又露面了,去找她姐姐要钱,与孟岚纠缠不休,茉莉花十分伤心,又劝慰不得。最后史晓鸣与孟岚还吵了一场,愤然离去时扬言他能从袁掌柜那里借到一大笔钱来。此后,便再也没见着过他。”

  狄公问:“你问了孟宅那侍童的事吗?昨夜他可是外出了?”

  “昨夜那侍童并未外出。老爷,这事我问了他父亲和街坊邻里。侍童他在孟宅吃了夜饭直接回家了,到家后便躺在那张破床上呼呼大睡,一直到今天天亮。对,老爷还问及袁凯、文景芳昨夜之事,我也打听清楚了。昨夜陪侍袁凯的是牡丹花,两人厮混到午夜过后,袁凯才离开‘杨柳坞’。陪侍文景芳的是杜鹃花,杜鹃花说昨夜文景芳喝得酪酊大醉,离开‘杨柳坞’时都已三更了。——噢,两人都是步行回家的,不肯雇车轿,说是月色清朗,夜风凉爽,正好醒酒,一边亦可观赏湖畔风景。

  “老爷,我打听到的便是这些,依我看来,那史晓鸣倒是个十分可疑的人物。他恨孟岚娶了他姐姐,绝了他的银钱来路,又手头悭啬,还数斥他不务正业,如今这史晓鸣又不知去向,莫不正是他杀的人?”

  狄公说:“马荣,你又饿又累,快去后厅膳堂吃午饭,好好休歇。下午无事,晚上我再来找你。对,你可嘱椽吏撰一份海捕文书,通缉史晓鸣。”

  狄公匆匆吃罢午饭,拣了个清凉的桐荫,安一张竹椅坐了,正待细细理一理孟岚被杀一案的线索头绪,当值文书就送来一件公文。原来洪参军他们已经侦悉到了盗劫衙库的那伙强人的情况。公文上说共有六人参与了那次盗劫。他们一伙在西界牌村的酒家大嚼了一顿后,便在那里将盗来的金子交给了一个少年。那少年接过包金子的包袱后,便出了西界牌村,穿入邻县的密林。第二日,有几个樵夫在那密林的一条沟渠内发现了那少年的尸身,已是脑颅迸裂,血肉模糊。匆匆验过尸,便发现那少年的嘴内有蒙汗药,故洪参军断定盗劫衙库一案是预先精心策划的。动手的一伙强人只是被人重金所雇,那少年则是中间递传,而元凶最后才出来收拾终局。——杀死少年,独吞了那十二锭金子。因那少年死在邻县的密林里,洪参军在公文中又恳请狄公亲去西界牌村外密林勘察,并申文邻县县令,协同搜捕此案元凶。

  狄公合上公文,闭目沉思。他虽然应该立即赶去西界牌村亲断此案,但眼下孟岚的人命案尚未了结。袁凯和文景芳固然有涉嫌疑,但史晓鸣呢?他的奇怪行迹说明什么呢?会不会真是史晓鸣杀的孟岚?他只觉头痛隐隐。

  凉风习习,蝉声长吟。狄公渐渐神思涣散,眼皮沉重,不觉睡去。

  狄公醒来,日已西斜,马荣恭立在他的竹椅边耐心等候。狄公懊恼不迭,口称误事。

  马荣禀道,通缉史晓鸣的海捕文书已经派人四处张贴,县城四门都增派了兵士严密监守。

  狄公点点头,将洪参军送来的那份公文递给马荣,说道:“你先将此公文细阅一遍,明日一早我们便去西界牌村现场勘查。去来一百二十里。你需张罗好一应车马侍从,听候调遣。州衙连连派人来催信,此事看来不可延误。”

  马荣去后,狄公沏了一盅茶慢慢呷着,一面又苦苦思索起孟岚一案的来龙去脉。突然,他眼盯着手中的瓷盅呆呆出神,猛然想起了莲花池小亭内失落的那只白瓷杯来。孟夫人说孟岚一向自用那只白瓷杯,早上去那小亭时因何没发现。而那客人——当然是凶手——的绿瓷杯却放在圆桌上。

  狄公放下茶盅,从窗子的方格偷觑了一下衙院四周,并无人迹走动,便匆匆换去公服,迅步穿过花园,开了东隅的角门,悄悄出了县衙。

  狄公雇了一顶大轿,直趋东门外“杨柳坞”。“杨柳坞”内灯红酒绿,人影绰绰,繁弦急管,笑语浪声,嘈杂一片。狄公草草兜了一圈,看着轿夫离去,便撩起袍襟径奔孟宅。

  孟宅那竹栅门虚掩着,并未上锁。狄公侧身闪了进去,悄悄绕着莲花池水堤摸向孟夫人住舍。这时新月如钩,夜风微微,莲花池上静幽十分。狄公俯身拣起一块石子,向池中荷叶密集处扔了过去。“扑通”一声,石子坠入池中,顿时噪起了蛙声,继而呱呱一片,闹破了这夏夜的宁谧。狄公点点头,微微一笑。到孟夫人房宅门首,狄公细听了半晌,并无声响,便上去“嘭嘭”敲门。

  木栅窗洞里闪出了灯光,有人急急拔去门闩,上前开门。

  “快进来!快!快!”

  孟夫人开门见是狄公,蓦地一惊,吓得几乎叫出声来。

  狄公冷冷地说,“孟夫人等候的是何人?”

  孟夫人低头不答。

  狄公闪进了房门,反闩了门,又问:“快说!究竟在等谁?”

  孟夫人支吾答道:“小妇人听得蛙声大噪,心中惶恐,忽想起大门未锁,正起身想出去看看……”

  狄公大声道:“正起身——不知孟夫人适间睡在哪里?”

  孟夫人没有吭声,擎着蜡烛引狄公来到一间小小的卧室。

  卧室内支着一架简陋的木床,床上铺着一条薄薄的草席。狄公上前用手摸了摸那草席,果然有余温。又问:“夫人如何知道这夜间有人会来敲门,答应得如此迅急,难道是早已约定了不成?”孟夫人不语,无限羞愧地望着狄公。

  “这就随我去衙门听审。——大刑伺候,不由你不招出那奸夫姓名!”

  孟夫人只得随狄公出了房舍,绕堤岸到了竹栅门,正碰上巡官率一队巡丁走来,狄公命巡官将孟夫人押回县衙大牢,又吩咐留下两名巡了埋伏在竹栅门内树荫下,倘再有人闯入,不论是谁,一律拘捕,押回衙门监管。

  狄公回到内衙,便将此行详情告诉了马荣。马荣听了说道:“如此说来,这案子果然不出我之意料。如今只需将那奸夫拿获,不愁他不招出杀害孟岚的详情。至于要茉莉花供出那奸夫的姓名,也不费吹灰之力。”

  狄公摇头道:“然而却有两点令我费尽猜详。孟夫人倘与人有暖昧勾当,他们间如何会面?孟岚息交绝游,足不出户,日夜厮守在她身边,她焉得遁脱身子去与那奸夫厮会?何况孟岚有客来,也都在白日,那时分孟夫人也无从肆张行事。再,孟夫人她等候那奸夫如何单拣定在那一间小小的简陋卧室?我见那张破旧的木板床只容得一人睡。——马荣,这两点却又都说明孟夫人等候的并不是奸夫,倒可能是她兄弟史晓鸣。——于是我忽然想到孟岚这案子会不会与那桩衙库盗金案有关连……”

  马荣摇头道:“我看这案子与盗劫金子之事未必有关连,我倒认为应在茉莉花的老相识间寻那个奸夫。”

  狄公沉吟片刻,忽然面露微笑,说道:“马荣,我此刻倒有一个法子,不妨试试,你立即去鲜鱼市后的金鲤酒店走一遭,命那掌柜的将手下的乞丐、闲汉、无赖叫几个来衙门听话。——那掌柜的是韩原城里的乞丐团头。此事,你也无需守密,倘能嚷得满城皆知则更好。明言告诉众人:我召集乞丐、无赖只是想从他们口中探出孟岚被杀之事的线索。”

  狄公见马荣惊愕,又笑道:“此计倘得成功,一石两鸟,保不定便可一举破获孟岚被杀案和盗劫衙库案。”

  马荣引着四个衣衫褴楼的乞丐来到内衙向狄公交差,却见内衙桌上放着几盘鲜果、糕点,还有一葫芦上好的“一品红”香酒。

  四个乞丐见桌上摆设,心称侥幸,一个个强咽馋诞,两眼欲放出火来,听随马荣吩咐,各在一张靠椅上坐定。

  狄公耳语马荣:“你速去委派四名干练衙役伺候在衙门内两庑,我这里放出那四名乞丐时,那四名街役暗中各盯着一个尾随而去。只要街市上有人与乞丐搭话,不论是谁,立即拿获了来见我。”

  马荣虽觉懵懂,却立即答应了,退下自去调遣衙役不题。

  狄公笑吟吟盛情款待那四名乞丐,嘘寒问暖,问这问那,又要他们随意吃喝,不必拘束。四个乞丐虽不明白狄公之意,但见狄公言语温和,笑容可掬,心里也踏实三分,哪顾得其中委曲浅深,便狼吞虎咽起来。不一刻,风扫残云,便将桌上的果肴和那葫芦里的香酒吞啖一空。

  狄公又问了他们一通无关痛痒的话,看看已有一个时辰,便站起送客。那四个乞丐正疑神疑鬼,茫然无所措时,听得狄公说送客,如同得了赦令一般,欢喜不胜,一个个忙向狄公跪拜叩头,抱头鼠窜。狄公点头频频,捋了捋胡须。端起茶盅呷啜起来。

  约有一盅茶时,马荣押着其中一个乞丐名唤独眼龙的又折回内衙。

  独眼龙一见狄公,慌乱下跪,叫道:“老爷高高在上,小的好冤枉也。这一两银子是那人塞在我手中,并不是我偷他的,我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就被这一位衙爷抓了起来。”

  狄公正色道:“不管那一两银子是他给的还是你偷的,本官就将银子断于你了。你尽管收下,莫要惊惶。本官只问你那人与你讲了些什么话。”

  独眼龙眨了眨发红的独眼,答道:“我折过衙门右首刚待转去大街,他向我行来,将那一两银子塞在我的手心,说:‘你随我来,快与我说官府县老爷问你什么话了,说了我再赏你一两银子。’——小人这话千真万确,没半句虚诳,望老爷明察。”

  狄公和颜道:“你可以走了。尔等但能不偷不盗,清清白白,衙里自有恩惠,可听见了?”

  独眼龙叩头及地,谢恩而去。

  狄公厉声喝道:“将犯人押进来!”

  马荣应声将袁凯带进了内衙。

  袁凯大叫:“冤枉,冤枉,马荣兄弟快放了我!”

  狄公冷冷地问:“袁掌柜非亲非故,塞一两银子与那独眼龙,却是为何?快说,你问他什么话?”

  “狄老爷,我只是想协助官府早日……”

  狄公喝斥:“住嘴!快快将如何杀死孟岚、杀死史晓鸣、盗窃衙库金子的全部罪行—一招来!”

  袁凯脸色转白,大汗如豆,却反诘道:“狄老爷此言有何根据?平白厚诬小民却是为何?”

  狄公冷笑道:“本堂岂会平白厚诬于你?孟夫人说她家花园那莲花池中的青蛙白天从来不叫聒,夜里却十分警觉,动辄便叫。我听你说,莲花池内不幽静,池中的青蛙有时拼命叫唤。——于是我得知你必是夜里去过那莲花池。昨天半夜你从牡丹花处出来后,摸进孟宅莲花池上用蒙汗药麻翻了孟岚,并下了毒手,事后你又偷偷藏过了那只白瓷杯。孟岚死时脸上平静的神态便是明证。由此,我又推出,你用蒙汗药麻翻了受你指使去与六个强人接头的史晓鸣,又狠毒地杀死了他,盗去了那十二锭金子,这一切做得不留一丝痕迹,你开着爿大生药铺,颇精药道,又能调合烈性蒙汗药。还有一点,因为你仓皇折腾了一夜,故今天清晨打野凫时箭箭虚发,一无所获。往昔你每次独个便能打死四五只。这也是你夜间杀了人,心惊神眩所致。”

  袁凯闻听彻悟,自忖难免一死,反平静地问道:“只不知老爷如何会疑心是我杀的孟岚?”

  狄公道:“孟夫人等候她兄弟的心情十分急迫,正说明她已疑心史晓鸣在外犯下了什么可怕的罪行,衙库金锭被盗事发,她心中便明白史晓鸣必参与了其事。因为史晓鸣那日与孟岚吵架之后曾扬言,很快便会从你手里得到一笔巨额银钱。史晓鸣与你的关系孟夫人早亦略知一二。孟岚心细且是个直性之人,他闻得此事,深为忧虑,且看史晓鸣不知去向,故特意破例邀你夜晚会他家莲花池小亭会面,一面探问真情,一面恳求你莫要加害于史晓鸣。你心中恐惶,担心事发,故将烈性蒙汗药倒进了孟岚的白瓷杯里。孟岚麻倒后,你便杀了他,恐被官府验出药来,又匿藏了那只白瓷杯。孟岚夜间从不会客,已迩遐尽知,故昨夜破例无人知晓,甚至也瞒过了孟夫人。可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的罪行却被莲花池中的青蛙叫破。袁掌柜,铁证如山,如今你还有何话可说?”

  袁凯失声叫道:“我昨夜将一只死青蛙踢进莲花池里,惊动得池里蛙声一片,故闲话时露了真迹,万万却没想到正是那池中的青蛙令我败露,我竟还嘲笑那小妖物不会上官府告我杀人哩。如今想来,真是天理昭彰,好畏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