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秀歌

作者:箕子 | 4177点击 | 古代诗词 | 228字 |0人收藏

《麦秀歌》是商纣王叔父箕子朝周时慨愤而作的诗篇。此诗在寥寥十数字中,将亡国惨状和亡国原因和盘托出,而且又是凄凉悲惋。后世对此诗评价甚高。
《麦秀歌》是中国现存最早的文人诗。在此之前,据传夏启曾作有《九辨》《九问》,其词早已失传,夏商之际有《刺奢篇》,但作者已失考。
《尚书大传》卷二:“微子朝周,过殷故墟,见麦秀之蕲蕲兮……曰:此父母之国。乃为《麦秀之歌》,曰:‘麦秀渐渐兮,禾黍油油。彼狡童兮,不我好仇!’”《史记·宋微子世家》亦载此事,“微子”作“箕子”。
箕子是殷纣王的叔父,生长于古都朝歌(今淇县)。《麦秀歌》是富于感情而为血和泪的文学。“麦秀渐渐兮,禾黍油油”:麦子吐穗,禾黍茁壮,本是一番喜人的丰收景象。然而,对于亡国之人,感念故国的覆灭,心头自别有一种滋味。《中国文艺词典》称:《麦秀歌》“文词非常悲美可爱,含义最深,为后世寓意诗的发端。”后人常以“麦秀”、“黍离”来表示亡国之痛。“彼狡童兮,不与我好兮!”纣王的拒谏,致使殷商亡国,这悲恸永远成为诗人心头的创伤。可谓百感交集。
诗中叠字“渐渐”“油油”的运用,语气词“兮”的安置,形成一种音律美,达到声情相生的完美境地,显出与《诗经》一脉相承的艺术特征。

最新更新: 麦秀歌 >>2014-07-18 22:31:14

麦秀歌原文:

      麦秀渐渐兮⑴,禾黍油油⑵,
      彼狡童兮⑶,不与我好兮(4)。

作品注释:
⑴渐渐(jiānjiān):形容麦芒是形状。《古乐府》卷九作“蔪蔪”。
⑵油油:光润的样子。
⑶狡童:美少年,这里是贬称,后借指壮狡昏乱的国君。《诗经·郑风》有《狡童》篇,内容与此无涉。
⑷不与我好兮:一作“不我好仇”。

作品译文:
麦子吐穗,竖起尖尖麦芒,枝叶光润,庄稼茁壮生长。
哦,那顽劣的浑小子啊,不同我友好交往。

《麦秀歌》全部章节